手机上阅读

第一零七章 福缘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零七章 福缘斋

    邵培一纳闷地说:“不是早告诉你了,准备好一个问题,快想快想……”

    我挠了挠头,问个什么问题呢?

    他说过,那福源街79号的主人,可以帮助有缘人解答任何一个问题,但是,仅限一个问题。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可是,我现在心中有多少个问题?连我自己恐怕都数不清,最重要的,自然就是韩家的诅咒,这些日子以来,这件事情就像深埋在心底的一个隐疾,虽然没有发作,但却如魔咒般令我时常在午夜惊醒,那是挥之不去的命运之患。

    我若是以此相问,那个神秘的福源街主人,能回答出来么?

    我并不抱希望,这是韩家传承千年的诅咒,历时千年,韩家高人辈出,却都没人能够破解,这个福源街79号的主人又会是什么来头,难道能解开韩家千年之谜么?如果他真有那等本事的话,想必韩家先人早就来找过他了吧?

    所以我觉得,这个人恐怕是虚有其名,号称能答世间所有事,多半也都是唬人的,要知道,世间事纷繁不休,纠缠错节,他能知道十之一二,估计已经是了不起的人物了吧。

    如果这件事他不知道,那么退而求其次,问一下那位阴阳师司徒陨的下落又会如何呢?比起禁忌师家族的诅咒,这个应该会靠谱一些吧。

    还有,我又想起了何田田,若是问一下那个施邪术换取别人生命的男子下落,想必他也能知道吧?

    还有,爷爷现在究竟是生是死,那个屡屡跟我作对甚至要不死不休的年轻人又是什么来历?那个纸咒师的下落,甚至被我深藏在箱底的夜魔之子的獠牙,玉貔貅中的双尾獬豸,这些,无一不是悬在我心头的疑惑。

    一时间,竟然涌出了这么多的问题,我紧皱眉头,难以决定,邵培一问我:“想好问题了没?”

    我苦笑:“想出了一堆。”

    “那你就挑最重要的,最疑难的,要知道,每个人只有一次提问的机会,问过了,以后就不能再问了。”

    我想了想,也只能这样,那么就从最难的最重要的问起,如果那人无法回答,就逐渐降低,只到他能回答得出为止。

    于是我对邵培一点了点头,示意我已经想好了,他没说什么,转头带路,一起往那个福源街79号出发。

    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这还是上次的那个福顺街,走在街巷中,四周仍然是静悄悄的,我有些纳闷,就问邵培一,这里怎么死气沉沉的,难道这么多家住户,都没人出来遛个弯,说个话的?

    邵培一回头看了我一眼,低声说:“别嚷,来这里一定要安静,不要打扰了左右邻居。”

    我一愣:“什么意思?”

    他神秘地说:“难道你以为这条街上住的都是人类么?告诉你,要不是那个黄泉摆渡人送我们过来,连这条街你都找不到……”

    我愕然。

    原来,在这座城市里,这竟是一条根本不存在的街道……

    我们径直走到了街道的尽头,迎面仍然是那面厚厚的墙壁,邵培一回头对我呵呵一笑,说:“我先,还是你先?”

    我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他忍着笑对我说:“那好,我先来,记住了,在我们的面前其实什么都没有,你所看到的,只是你的眼睛所看到的,而眼睛……“

    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眨眨眼说:“是会欺骗我们的。”

    说完,他再次对我呲牙一笑,转头就走进了那面墙壁之中……

    我目瞪口呆,没错,他的确就那么走了进去,走进了那厚厚的墙壁之中,那墙壁荡起一阵涟漪,他就如同一步踏入了水波之中似的,缓缓的消失了,最后只剩一只手留在外面,居然还对我招了招手……

    看着邵培一整个人消失了,我是愣眉愣眼,再次上前摸了摸那面墙壁,又用手使劲敲了下,顿时咧了下嘴,还挺疼,这墙壁是不存在的么?我咋没看出来啊。

    不过他说了,不能被眼睛所欺骗,我试着往前走了走,结果那面墙结结实实的挡在前面,鼻子差点没撞破,这玩意有点太难了啊。

    我皱着眉想了半天,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不能被眼睛欺骗,那我闭上眼睛不就完了么?

    我为自己突然窜出来的这聪明劲高兴了一下,随后就闭上了眼睛,只当前面是学校操场,方圆一百米内空旷一片……

    我径直走了过去,这一次,貌似真的毫无阻碍,我闭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身体就像一直穿行在空气里,忽然眼前一亮,似乎有光闪耀,随即,就听到了一个童稚的声音。

    “欢迎来到福缘斋,客人远来即为有缘,请睁开眼睛吧。”

    我猛然睁开眼睛,却见自己已经身处一座灯火辉煌的精舍之中,四周布置古色古香,颇有韵味。这一刹那,我简直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古代,微微一怔,就见自己的对面正站着一个不及弱冠的垂髻童子,脚穿麻鞋,身穿宽袍,正微笑着看我。

    而邵培一站在他的身旁不远,这精舍内除了他们俩,就再无旁人了。

    我一时有些发愣,看着这童子对我微微躬身施礼,挥手示座,也有些别扭地对他拱了拱手,又扫了一眼邵培一,开口道:“在下韩青天,远来倒谈不上,不过却是打扰了。”

    童子似乎很满意,微笑道:“客人不必客气,我家主人早立下规矩,愿为世间有缘人答疑解惑,客人既然前来,还请落座,待我奉茶。”

    说罢,这童子就施施然走入了后堂,转身不见了。

    我看了看邵培一,他对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我先坐下,不要多说话。

    我纳闷地坐下来,看着他也走了过来,才小声地说:“这哪个朝代的?怎么说话这么别扭?”

    他对我微微摆手,也压低声音说:“别乱说话,在这里就是这样,谁也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这福缘斋,是个很神秘的地方,你不要试图当着人家的面刨根问底……其实我听他们说话也别扭……”

    我满心疑惑,又四处打量了下,正不明所以,那个童子已经走了回来,托着茶盘,笑着端上两份清香沁脾的香茶,说道:“客人请用,这是我家主人所秘制的万载青空茶,外面难得一见呢,二位先请暂用,以候主人。”

    他一说出这茶的名称,我心里就是一跳,万载青空茶,这不是南宫飞燕当初给我喝的那种么?莫非他们之间也有什么关系?

    我忽然想起了南宫飞燕的留言,上面所说的正是有事找她,请到福源街79号,如此看来,想必南宫飞燕和这地方,倒是应该颇有渊源了。

    不过,他这话的意思,难道是主人不在?

    我端起茶碗,微微呷了一口,和上次喝茶的感觉又有些不同,上次南宫飞燕的万载青空茶,入口甘美,如同琼浆玉液般让人回味无穷,但这一次的万载青空茶,相较之下,却是多了几分淡淡的清香,让人更加的心旷神怡,一经入口,只觉整个人的心神都随之畅然安定,心不慌了,气不乱了,估计一口气上五楼都不费劲了……

    旁边的邵培一似乎早就知道这茶的好处,也不客套,端起茶来咕咚咚一饮而尽,抹了抹嘴说:“渴死我了……”

    我晕,这家伙才真正是牛嚼牡丹,这么好的东西,他居然用来解渴……

    “好茶,绝世好茶。”我摇头晃脑的赞叹道,“此间主人,必是高人雅士,只不知主人何在?青天可能有幸一见?”

    此情此景,我觉得我要是跟他说“你家主人上哪了,啥时候回来?”,这种大白话,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我是干不出来邵培一那种煞风景的事……

    童子微微笑道:“客人来的却是不巧,主人昨日外出,至今未归。”

    我顿时大为失望,想不到说了这么半天,敢情不在家啊?

    邵培一却不管那些,开口道:“那他啥时候回来?”

    得,我刚才没好意思直接说的话,让他说出来了……

    童子仍然笑容满面,答道:“主人外出,有时一两日,有时三五日,有时七八日,客人若是无事,可在此等候,等主人回来后,再相见不迟。”

    我无语,你就直接说不知道哪天回来不就完了?七八天,我哪有时间在这里等着啊,不用多,我要三天不回学校,估计就有人报警了。

    我皱眉道:“既然这样,那我们来的不巧了,不过在这里等待,我们却也没有时间,外面还有十万火急的事情待办,不如,我们过些天再来吧。”

    说着话,我看了一眼邵培一,他倒也没什么反应,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似乎也同意我的意见。

    童子想了想说:“其实我所说的时间,只是外界的时间而已,算起来并不长……不过既然客人有事,那就请自便,但客人若是有什么问题,可以留下,等主人回来后,我自会给主人过目。”

    “这个……”我犹豫了,要说问题,我这肚子里有一大堆,本来是打算挨个问的,此时要我留一个问题,我留哪个是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