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八字真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八字真言

    “我看到了地狱!”

    辛雅这话一说,我登时就觉得一股寒意从后脊梁窜起,迅速遍布全身,地狱,她怎么会看到地狱?

    刚才明明是让她预测一下何田田的事情,怎么跟地狱扯上了关系?莫非,她预测到的竟然是何田田死后下地狱的情景么?

    我再次打了个冷颤,却没问她究竟看到了什么,我知道,她刚从那可怕的一幕场景中恢复过来,最好暂时不要再回忆起来,否则将在她的心里永远留下阴影。「^追^书^帮^首~发」

    但,我虽然低声安慰,叫她不要多想,那应该只是种幻觉,辛雅却睁大了眼睛,喃喃的自语起来……

    “我刚才闭上眼睛,想着何田田的事,却不知怎么,来到了一个奇怪的洞穴,里面有好多奇形怪石,但却都是血红色的,洞穴的中央,是一个暗红色的血池,我仿佛就在血池上空飘过……”

    辛雅缓缓讲述道,那血池里面翻翻滚滚的冒着数不清的血浆之泡,灼热的气息在血池上方升腾,转眼间,她就飘到了洞穴的顶部出口,外面的天却是昏暗无比的,天空中布满了汹涌的惨烈血腥之气。

    她放眼四望,满眼都是血色,没有天空,只有一片低垂的暗红色天幕,大地广阔无垠,有高山,大海,有湖泊,有树木,有各种稀奇古怪的场景,更多的,却是密密麻麻的人群。

    然而她仔细看,那高山却是刀山,那大海却是火海,那湖泊却是血湖,那树更是挂满了刀刃利剑的铁树!

    那人群,却仿佛是无数受刑的阴魂。

    这里,竟似乎是地狱的场景。

    辛雅呆呆的在空中飘荡,有风缓缓吹起,她便随之飘荡,那风中,却带着无尽肃杀的血腥之气和惨烈哀嚎的亡魂之意,深深的震慑住了她的灵魂。

    她身在半空,紧张无比的往下看,下面到处都是刀山火海,石磨血池,刀锯刑架,无数阴魂在其间受刑,嚎哭惨叫之声响彻不断,往远方看,又有无数口巨大的油锅,里面满是热油,许多阴魂在油锅里翻滚挣扎,被炸的啪啪作响。

    她几乎神魂惊散,整个人摇摇欲坠,但见这无尽的血色大地之上,到处都是一幅幅可怖至极的地狱景象,在远方,又有许多铁牢笼,困住了数不清的阴魂恶鬼,一个个面目狰狞,沮丧号叫,却永远也无法得脱……

    辛雅缓缓说到这里,便停住了,她睁大眼睛,那美丽的眸子里满是惊恐,我暗叹一声,伸手抚在她的额头,低声在她耳边说:“好了,那只是你的幻觉,或许,何田田真的已经无法可救,对不起,什么都不要想了……”

    她缓缓闭上眼睛,情绪再次渐渐平复下来,却咬紧了嘴唇。

    我知道,她看到的,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地狱了。

    地狱,是阴间的监狱和刑场,是囚禁和惩罚罪孽深重的亡魂的地方。

    辛雅见到的这一幕场景,大概就是说明,何田田的生命即将到了尽头,她马上就会在地狱受这种种刑罚和痛苦。

    看着惊魂甫定的辛雅,我心中很是歉意,待她稍稍恢复之后,就提出带她出去走走,吃点东西。我的意思是转移下她的注意力,让她多接近一些阳光,和别人多些交流,能更快的驱散她内心的阴霾。

    于是,我们就在外面随意走了走,散了散心,又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时间很快到了中午,她忽然说想去舞蹈室,让我不用陪她了,我明白,她是不想让太多的同学看见我和她在一起,她觉得那会对我不好。

    我没有反对,她去练舞也好,总比一个人待在宿舍里发闷要强的多。

    我和她分开后,一个人无聊,就跑到实验楼那里转了转,自从救出蓝宁之后,我还没有来过这里,听小胡子说,前些天这里发生了闹鬼事件,门窗都毁坏了,锁头也掉了,玻璃也碎了,屋子里也凌乱了。

    学校领导还下了命令,要加强夜间管理,给每个校工保安都发了电棍和对讲机,并且要求进行内部排查和外部防范,对这种损坏学校设施的行为一经查实,必须严惩,必要时可以追究其法律责任。

    我当时听了是哭笑不得,这学校明知是闹鬼,却还搞了这么一出,真是让人无语,不过小胡子后来说,学校已经决定,明年会对这栋老的实验楼进行翻建,所有教室重新规划,到时也会上一批新的教学设施和器材。

    我想,这也是个好消息吧。

    回到宿舍后,推开门,阿龙正打了一盆水在洗脸,这家伙最近失眠,估计这是刚刚起床,

    我忽然就想跟他开个玩笑,吓他一跳,于是就蹑手蹑脚的走到他的身后,嘿嘿嘿的怪笑了几声。

    结果阿龙嗷的一声叫,水盆直接打翻,整个人脚下一滑,扑通一下就摔倒在地,眼看着捂着屁股就站不起来了。

    我一见不好,这下子惹祸了,忙过去把他拉了起来,然后赶紧找拖把擦地,心里暗想这不是没事闲的么,我吓唬他干啥呀,这回还得自己收拾屋子。

    他哎哟哎哟的揉了半天屁股,看着我把地上收拾干净了,这才哼哼唧唧的说:“你要吓死我是吧,这大白天的,你这冷不丁的……”

    “你还好意思说,大白天的,你也害怕啊?”我一边说着,一边把拖布戳到了墙角,指着外面说,“这都几点了啊,日头都正午了你才起来,再说你胆子不是一直挺大的么,怎么我笑了几声你就吓怂了?还打了盆水在宿舍里洗脸,你咋不去洗漱间?”

    阿龙瞪着眼睛说:“还不是让你们给吓的啊,一个个的都不是正常人,本来我好好的,结果你告诉我半夜不能照镜子,不能讲鬼故事,吓的我连夜生活都省了。这回来了个邵培一更不正常,上个厕所他说里头有鬼,我哪还敢去啊?哪回都得拉个人跟我一起去,现在搞的我都精神失常了。”

    我不由好笑,说:“你说说你怎么个精神失常法,我倒挺好奇,你这家伙哪顿饭也没少吃啊?”

    “跟吃饭有屁关系啊,你是不知道,我现在每次去洗脸,一闭眼睛我就觉得旁边有人站着看我,后来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结果,我闭哪只眼,那个人就在哪边看我,都吓死我了,结果打盆水回屋洗,你又吓唬我……”

    “哦,居然有这事?”我有点好奇,这是真的假的?

    “是啊,我还能糊弄你,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鬼看着我,反正我现在就这样,上厕所白天的时候还好点,主要是不敢洗脸,你说说你们多坑人吧……”

    看着气呼呼的阿龙,我还是觉得好笑,这种事,其实要说起来多半还是自己吓唬自己,那么多人去洗脸,那鬼咋就非得看着你啊?你长的也没多好看,还是个抠脚大汉,要我说,还是心理作用,自己吓唬自己。

    于是我就劝他,别自己瞎琢磨,人家鬼也是有作息时间的,晚上还有可能出来溜达溜达,大白天的,人家也要休息,你洗你的脸,怕它干啥?

    没想到我这么一说阿龙更害怕了,哭丧着脸说,你说那玩意说的,动物园老虎大白天也睡觉休息,你敢去它笼子里待着不?太平间的死人不会动弹,你去过一夜试试!

    这家伙说的也对,我挠了挠头,笑道,既然你非要这么想,那我就没办法了,不过我可以教你个法子,叫做八字真言,你要是害怕的时候就念一念,这八字真言就是:八方无碍,心境空明。不管在什么情况下,要是你觉得心里发慌,莫名的害怕,都可以念诵几遍。

    阿龙像得了宝贝似的,忙不迭的记下了,还特意撕了一张纸,把那几个字写了下来,边看边念:八方无碍,心境空明,八方无碍,心境空明……

    我笑着摇了摇头,这一个人要是心里有了魔,有了鬼,就总会想着念着,即便是什么都没有,也总会自己疑神疑鬼,没事自己吓唬自己,不就是洗个脸,上个厕所么,有啥好怕的?就算有鬼,他还能从洗手盆里钻出来,从厕所里爬出来?

    我也懒的管他,就躺下休息,拿起本古书看了起来,顺便打发时间,因为晚上的时候,邵培一找的那个黄皮子三哥,就会来报信了。

    不过,今天早上起床就没见到邵培一,这大白天的,他又跑哪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