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六章 阳寿换阴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二十六章 阳寿换阴命

    “阳寿换阴命?”我顿时迷茫了,这阳寿的意思谁都知道,可这阴命,又是什么意思?

    福缘斋主点点头说:“不错,阳寿换阴命,也可以叫做阳寿换阴寿,这就是落阴术最大的用处。免-费-首-发→【追】【书】【帮】所谓阳寿,自然就是人的寿命,而阴命,就是幽冥之鬼,在阴间的寿命。”

    “鬼魂在阴间,原来也是有寿命的?”我再次不解,鬼明明是死物,怎么会有寿命?

    他解释道:“那是自然,人有阳寿,鬼有阴寿,阳寿尽,则死而为鬼,阴寿尽,则转世投胎。但人的寿命很短,鬼的寿命却很长,尤其是那地狱恶鬼,身在地狱中遭受无尽苦难,更是盼望早日脱离苦海,怎奈这些地狱恶鬼的寿命偏偏最长,所以,那些人便施展落阴术,以此来达到修改生死寿元的目的。”

    他继续道:“凡施展这种术法,需要分为三方,一是施法者,二是献祭者,三是受益者。简单来说,便是抽取献祭者的阳寿,通过落阴术,把这阳寿送给地狱恶鬼,以此来减少它在地狱受苦的时间。然后才能得到这恶鬼的阴寿,两下对冲,以阳寿换阴寿,再把这阴寿转嫁到受益者的身上,这么一来,那受益者,便可以续命了,而且从理论上来讲,只要不被天道发现,上不封顶。”

    我听完之后,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这位福缘斋主的话,简直就是颠覆三观,这个世界上居然还会有这么可怕的术法存在,以人的阳寿换恶鬼的阴寿,再转嫁到其他人身上,那岂不是说,被续命的人,已经算是半个恶鬼了?!

    回想起柯坤城的样子,再结合这位福缘斋主的解释,我瞬间就相信了,这件事极为有可能存在,那柯坤城的阳寿已尽,早已应该是个死人,现在活在他体内的,就是一个恶鬼!

    福缘斋主看着我的满面惊骇,神情依然很是淡然,又说道:“这件事,虽然听上去有些耸人听闻,但的确是真实存在的。还有,你也不要慌张,阳寿换阴命,换来的虽然是恶鬼的寿命,但通常来讲,那受益者也可以基本正常的活下去,只是,这种术法必须要瞒过天道,否则不但受益者一命呜呼,连施法者也要受到极大伤害,仅他折损的阳寿,怕是他几辈子都还不清了。”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缓缓坐了下去,思索着说:“瞒过天道,我似乎明白了,他只给人续命十年,是不是就是为了这个缘故?”

    福缘斋主点头道:“不错,一个人若是平白多了十年寿命,这在天道看来,是完全在合理范围内的,因为人的寿命并不是固定的,多几年,少几年,完全是自己的德行决定,只要不太离谱,都是正常的,所以,这个术法可以说是钻了天道的空子。”

    南宫飞燕想想也说:“可是这十年对于一个人来说或许已经挺多了,但是对于地狱恶鬼来说,是不是太少了点呢,我曾听说,地狱恶鬼所要受的苦难,都是以万年来计算的,这区区十年,值得恶鬼去跟人交换吗?”

    福缘斋主叹道:“南宫姑娘,你要知道,人为万物灵长,能享受一世人生,那是极难的事情,即便轮回百次,也未必能得到一次做人的机会,所以,人的阳寿极为宝贵,恶鬼若是能得到人的十年阳寿,所能抵消的阴寿,又岂会是区区十年?只怕百年都是不止,更何况,地狱恶鬼得到阳寿之后,所换出去的那部分阴寿,带有一些它的魂魄特征和意识,也就相当于变相的让它在人间享受了十年生命,这么好的条件,哪个恶鬼会拒绝呢?”

    我和南宫飞燕同时恍然,原来是这么回事,只是我的心里此时疑问一箩筐,马上又问道:“那么现在,我该如何救那个献祭者的生命呢,还有,她按理说只是被抽取十年生命,为何就会耗尽生命,难道说,她一共只有三十年的阳寿吗?”

    “这件事情,便是我所正要讲到的,这术法的阴损之处了。你可知,那被抽取生命之人,为何会被称作献祭者,或者叫祭品么?那是因为,她虽然只是被这种换命之术抽取十年阳寿,但她实际所失去的阳寿至少要三十年,同时,还要承担施法者因施术而带来的身体损害,可以说,所有的负面情况,一股脑的都压在了她的身上,她岂有不死之理?”

    我这回算是彻底明白了,站起身再次对福缘斋主施礼一躬,感激道:“真是要多谢斋主了,要不然的话,这件事恐怕我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出个头绪来,但现在事情既然已经明白了,我还得救人,我还想问问,那生命垂危的献祭人,和被鬼魔附体的受益人,现在可还能有救么,还有,怎样才能抓到那个施术之人,以避免他以后再去害人。”

    福缘斋主忽然沉吟起来,笑而不语,我有些急了,正要追问,旁边的童子忽然开口道:“韩先生,请问您刚才写在纸上的问题是如何提问的?”

    我一愣,答道:“我写的是,关于柯坤城和何田田买命事件的真相……”

    童子笑道:“那就是了,我家主人已经把真相对你全部讲出,你的问题已经结束了。”

    我不由愕然,顿时拍了一下脑门,后悔不迭,刚才写下问题的时候,心里只想着查明这件事的真相,却忘了问破解的方法,现在人家这意思就是没下文了,不管了,这可怎么是好?

    我张了张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人家定了规矩只回答一个问题,总不可能为我破坏。

    我转头又看看南宫飞燕,期待着她能有什么办法,谁知她也是无可奈何地对我摇摇头,耸了耸肩,示意我这件事就此为止了。

    我暗骂自己笨蛋,这唯一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弄清了真相虽然很不错,可是我最需要的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啊!

    不过我这人一向不钻牛角尖,郁闷了一会,便安慰自己,凡事十有八九都不圆满,这是定律,如果我这一下子不但弄清了真相,还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那就有些太过奢望了,有些事,还是要通过自己努力。

    想到这,我便豁然开朗了,再次起身道谢:“斋主之言,令我茅塞顿开,实在是感激不尽,青天就此告辞,去寻求救人之法,待此事完结之后,再来拜谢。”

    说完,我便示意南宫飞燕,我得走了。南宫飞燕起身,却向福缘斋主说道:“请问斋主,上次我拜托的事情,现在如何了?”

    福缘斋主笑道:“南宫姑娘莫急,此事不日便有结论。”

    南宫飞燕露出一丝失望,说道:“唉,又是‘不日’么,上次来你就说‘不日’便有结论,现在又是‘不日’,这‘不日’到底是几天啊?”

    看南宫飞燕撅嘴皱眉的样子,我忍不住好笑,顺嘴对她说道:“不日的意思,就是不知道几日,你还急什么嘛,等着就好了,斋主神通广大,肯定能帮你解决的。”

    南宫飞燕扑哧一下笑了,福缘斋主也哈哈大笑起来,于是我便向他告辞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告辞了,刚才打扰斋主入定,实在是不好意思,青天‘不日’后定当再来拜见。”

    我小小的幽了一默,转身就要走,福缘斋主却叫住了我,我转过头,只见他面色微微有些诧异,问我道:“这件事没了下文,你就没有一点后悔,或是不甘之念么?”

    我笑笑说:“我能得到斋主指点,已经是福泽不浅了,既然问题只到这里便结束了,那也是我的造化,哪里还敢奢求,有那后悔不甘的心,还不如自己去多做努力,才是正途。”

    福缘斋主面露嘉许,点头道:“难得难得,实不相瞒,你是我这许久来,第一次见到的,不为自己所求之人,要知道,我能解答世上一切问题,就能帮人实现任何梦想,而这唯一一次机会,你却只用来救人,我不得不道一声佩服。”

    我心里一动,莫非他看我心眼好,要再送我一次提问的机会不成?

    于是我对他说道:“人人都有自私之念,说老实话,我也是犹豫了许久才做这决定,谈不上什么佩服,只求无愧于心吧。”

    福缘斋主点点头说:“好吧,既然如此,我便也求无愧于心一次。”

    我一听这话,他似乎真是要为我破例啊,于是忙道:“那青天多谢斋主了。”

    他却摇了摇头说:“你先别谢我,我所定的规矩,一定是不能破坏的,所以,我还是不能如你所愿,告诉你破解之法。”

    “那……斋主此言何意?”我有点懵了,既然不能告诉,那又说这话干啥?

    “呵呵,我虽然不能直接告诉你破解之法,不过,却可以给你一些指点,且待我推演一番……”

    我顿时大喜,他口中说不能直接告诉我破解之法,但有了他的指点,那其实也没什么区别了。

    我满怀期待的等着他指点,他却缓缓闭目沉思,仿佛就在这一刻已经入定了一般,我知道,他这是在进行所谓的推演,于是也没敢做声,就在旁边静静的等着。

    谁知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我渐渐有点焦急了,他这里面的时间和外界不一样,一个小时顶十个小时,他可别这一入定就是几个小时甚至一天,那可是什么都来不及了……

    就在我有些坐不住了的时候,他忽然睁开眼,莫名其妙的问我:“你可是叫做韩青天?”

    “不错,我正是姓韩,名青天。”

    “哦,原来如此……”他说着,忽然摇摇头说:“既然这样,我想我帮不到你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