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五章 生命的禁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三十五章 生命的禁忌

    原来,这种恶鬼真的有自己的语言,南宫飞燕说,进入地狱的鬼魂,便和人间彻底脱离了关系,按照六道轮回来说,已经进入了地狱道,就不会再用人类的语言。「^追^书^帮^首~发」

    世间有通灵之人,或是修炼的精怪,能够通过神识来彼此沟通,自然就能听得懂这恶鬼的语言,因此,南宫飞燕和獬豸神兽都能明白,唯独我的功力还差很多,自然就听不懂了。

    但南宫飞燕说,刚才那个恶鬼虽然交代了,但是由于它只是一个残魂,带有本体的部分意识而已,所以交代的不是很清楚,断断续续的,有些支离破碎,表达不清、

    大概的意思就是,它本是地狱底层一个不知年月的罪魂,整日受火海刀山酷刑,苦不堪言。但是忽然一日里,一名鬼将将它提去,之后迷迷糊糊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自己的意识就忽然到了这个身体里,冥冥中有声音对它说,它可以在这身体内,享受十年的生命。

    于是它就极力的想控制这个身体,但开始的时候似乎有什么东西镇住了它,不过封镇力量很快就弱了,于是它就越发的肆意起来。

    它是地狱之鬼,不知时间年月流逝,又知道自己只有十年时间,心里很是害怕,同时也能感受到本体在地狱中受苦所给它带来的负面影响,于是在受刑的时候,便开始变得疯狂,并且十分惧怕时间。

    但昨天,柯坤城突然叫人在办公室内挂满了钟表,这让它很是害怕,歇斯底里的发狂之后,本想把那些钟表统统打碎,但却不知为何,一股来自无形中的力量,竟把它连同柯坤城一起抓回了地狱,那个鬼将责怪它,到了阳间之后胡作非为,早晚被人发现,于是罚它入火海受刑一日,以示惩戒,然后再放它到阳间。

    但一日时间还没到,它就稀里糊涂的又被丢了出来,但却没敢出来,因为它感受到了外界的危险,于是便藏身在柯坤城泥丸宫的周围,却没想到,先是有银针引魂,它正苦苦对抗,又有獬豸一角顶来,便再也撑不住,被瞬间逼了出来。

    最后,这恶鬼苦苦哀求,说自己也是可怜之人,已经在地狱受苦无尽岁月,这一次也是稀里糊涂被弄到人间,虽然一直妄想占据这个身体,但是并没有作恶,只是想真真正正的享受十年生命而已,如今被獬豸发现,自知不可能幸免,只求能够痛痛快快的神魂消散,不想再入地狱受苦了。

    所以,獬豸最后一犄角把它顶死,神魂俱灭,反倒是帮助了它,不然的话,它要是再被打入地狱,势必还要增加本体的受苦之期,若是自己被净化,反倒还能给身在地狱的本体减轻业力。

    我这时才恍然明白,原来刚刚獬豸是在帮它,并非残忍嗜杀,可是这恶鬼是解脱了,别人怎么办呢?

    柯坤城已经渐渐恢复了意识,听到了我们的一些谈话,挣扎着爬起来,哆哆嗦嗦地说:“原来,我真的去了地狱……”

    我扶着他坐了下来,看他面色,已经是灰败一片,知道他已经是命不久矣,那恶鬼脱离了他的身体,就等于续命的术法被破,他随时都可能……

    南宫飞燕摇头道:“虽然去了地狱,但你的魂魄被封泥丸宫,这是为了保护你,而只让那个在你体内的恶鬼受刑,这说明地狱的执法者并没有滥用刑罚,你就知足吧,而且那地狱之火只对灵魂起作用,你的肉身并没受到什么损害,否则,你现在根本不可能坐着跟我们说话了。”

    柯坤城似乎也知道这一点,不住喘息着对我们说,他已经知道自己错了,但是已经无法挽回,只求我们,不要把这事情的真相说出去,还有,他已经签下遗嘱,死后愿意把他所有的财产捐赠出去,希望能够让更多渴求生命的人,能够继续活下去。

    獬豸走了过来,看看柯坤城,独角对他指了指,却又摇了摇头,转身走开了,不再看他一眼。

    柯坤城人之将死,也能够看到獬豸,眼神中流露出复杂的神色,我对他说,这就是传说中能辨是非善恶的神兽獬豸,它对你以角相抵,说明你做了错事,但却又转身走开,这是说明,你的本质还是个好人。

    柯坤城很是激动,他身体靠在那张宽大的椅子里,仰头呆呆的凝视着满墙的钟表,看着那秒针滴答,时间流逝,嘴角满是苦涩,低低的叨咕着:“生命……时间……生命……时间……”

    我叹了口气,俯身再次把那红木雕像捡起,最后看了柯坤城一眼,又看了看那些钟表,悄悄的退了出去。

    走在午后的大街上,感受着难得的阳光,我已经明白了,无论是柯坤城,还是何田田,都已经无法追回流逝的生命了,柯坤城的生命是自然终结,何田田的生命,却是已经和恶鬼对冲,换了五百万,但她没想到,这代价却是如此的大。

    只不过,若是何田田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母亲的病愈,一命换一命,那倒也算是不亏了,更何况,有了那五百万,她的家人也会生活的更好,这样想来,或许心里就能好受些吧。

    当天下午,邵培一回来了,我叫来了阿龙,一起送何田田和她的家人踏上了返乡的路。

    何田田出人意料的回光返照,笑着和我们告别,她对我们说,虽然这些天她一直昏昏沉沉,但我们所做的一切,她都知道,她要感谢我们。

    我很是惭愧,折腾了几天,最终却还是没能挽回什么,她却说,她一直以来的心愿,就是让家人都能生活的更好,让母亲健康长寿,既然现在这些已经实现了,那她的离去也就有了价值。

    临走之前,她对我们说,你们都是好人,都会有好报,还有阿龙,以后一定会找到更好的女孩。

    这一切,就这样结束了,何田田仅剩的数天生命,将和家人一起度过,并且最终将无牵无挂的离开这个世界,或许,这也是她所能得到的,最好的结局吧。

    夕阳下,何田田一家人的身影渐来渐远,她回身对我们招手,灿烂的笑容挂在脸上,一如她从前般美丽。

    只是,我却默默的握紧了拳,这事情虽然告一段落,虽然不悲不喜,虽然没有大起大落。但是,那个施展邪术的人,却还是不知所踪,没人知道他是谁,也没人知道他在哪。

    但我知道,只要这世界上还有不甘心死亡的人,还有需要金钱的人,这交易,就将依然存在。

    时光,永远不可能逆行,生命,终究会有终止,这是天道,没有任何人可以违反。

    不管多么神奇的法术,想要和天道对抗,逆天而行,其结果都必然是惨败。

    时光流逝,悄如流水,我们再也无法回到过去。我们所能做的,只有珍惜现在,珍惜眼前人。

    这就是一个关于生命的禁忌。

    ……

    晚上的时候,我们再次去了福缘斋,那位斋主听了所有的经过后,也是默默感慨,他拿过我带来的红木雕像,仔细看了看,对我说,在冥狱中,共有二城一池,分别为枉死城、铁围城,和血污池。

    其中,铁围城周匝万里,高有千里,其城纯铁,中间囚禁难计数之罪魂,在城的四周,有铁蛇铁狗吐火守卫。而我所拿来的这个红木雕像,就是铁围城之守卫铁狗的形象。

    我不由恍然,这红木雕像,一定就是那个施术之人所雕刻,目的是用来震慑住换命的地狱恶鬼,避免它为非作歹,惊扰天道。

    换句话说,也是为了迷惑天道的一种办法。

    不过我还是有个不解的问题,那施术之人,冒着这么大的危险,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福缘斋主目光深邃,微笑着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那人这样做,自然是有原因,你想想,以他之法换命,每次十年,但又有谁知道,他究竟换了几年呢?”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脱口道:“难道他是吃回扣?”

    福缘斋主大笑不语。

    我的心中不禁燃起了希望,只要他有这种弱点,那么,我就有机会抓住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