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二章 厌胜之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五十二章 厌胜之术

    这寝室里,也只是住了他一个人,看来待遇不错,但他见了我们之后,却也只有惊慌的神色,而没有惊讶的表情,分明是早就知道什么。★首★发★追★书★帮★

    看了手机里面的照片后,他哑口无言,脸如土色,面对我的问题,一个字都说不上来。

    我也不着急,因为杨晨进来后就在屋子里到处找了起来,刚才我们说这几句话的功夫,杨晨就已经踩着一块地砖低声道:“这里是空的。”

    我眼前一亮,既然是空的,那就说明有问题,我让邵培一仍然按住他,走到杨晨面前,就见他已经蹲下身,从怀中取出个小工具,插入地砖的缝隙之中,三下两下就把地砖撬了起来,移开一看,下面掏出了一个洞,里面放着一个人头!

    但杨晨拿出来之后我才看出来,原来并不是人头,而是一个玩偶的头,这玩偶的身体不知去向,就这么一个头摆在里面,头部贴着符咒,上面插着针,缠着黑线,也不知是做什么用的。

    我们几个人看着这诡异的玩偶人头,面面相觑,心头不禁冒出一丝寒意,邵培一揪着那家伙坐倒在地,我抓着那人头跟他来了个面对面,冷冷道:“你最好按我刚才说的,好好配合,否则我绝对让你生不如死,说,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做法害人!”

    最后一句话我运用了精神力,声音虽然不大,却令他浑身激灵一下,整个人差点瘫软,脱口道:“我叫洪浩,我、我不是做法害人,我只是、只是在帮人找一件东西……”

    他这话一说,我和邵培一迅速对视了一眼,他居然也在找东西?

    “你在找什么,需要用这种方法,那个鬼脸你是怎么捣的鬼,说!”

    我一声厉喝,洪浩又是一个哆嗦,口中颠三倒四,却是支支吾吾,不肯说出实情,同时眼珠四处乱转,就好像在等着什么似的。

    南宫飞燕等的不耐烦,五指成爪,扣在他的顶门,冷声道:“既然你不肯老老实实的说,那我就来帮你。”

    南宫飞燕指尖忽然冒出白烟,就跟电视剧里的九阴白骨爪似的,我都看呆了,接着就见洪浩脸色霎时变得苍白,整个人萎顿不堪,眼神渐渐迷离起来。

    南宫飞燕收了手,笑眯眯地对我说:“好了,你问吧。”

    我也对她笑笑,随手一拍桌子:“说,你到底是在害人,还是在找东西!”

    洪浩眼神迷离,讷讷地说:“我、我在找东西,我没有害人……”

    我抬头看看南宫飞燕,她也对我点了点头,看来这话倒不是假的,我随即又问:“你说你没有害人,可你为什么做这个邪法,深更半夜弄个鬼脸吓唬人,你到底在找什么东西?”

    “我、我是为了找东西,才这么做,那个人告诉我,必须找到那个东西,那是、是一个镜子……”

    他这话一说出来,我立刻就抬头看了邵培一一眼,他也是满脸惊讶。

    镜子?

    难道是邵培一找到的那面银镜?

    “你说清楚,究竟是什么镜子,为什么要用这种方法来找?你说的那个人,又是谁?”

    在我的追问下,这个洪浩颠三倒四,断断续续,前言不搭后语的,就把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在大约两个月前,刚刚开学没多久,他在夜里遇到一个神秘人,轻易的就制服了他,并当面施展了一手很玄乎的法术,立刻就把洪浩吓傻了,那神秘人称要洪浩帮忙,在学校里找一样东西,并传授了他一种特殊的秘术,给了他那个玩偶的头颅,要他在半年之内,务必要找到,否则,就来取他的性命。

    洪浩自然很是害怕,于是只得按那人的吩咐,也花高价独自住了一间宿舍,并按那人所说,把玩偶的头埋在地下,配合那种秘术,立刻附身在玩偶之上,灵魂出窍,在墙壁内四处游走,寻找着那人所说的镜子。

    这法术极耗精神,洪浩也只能每天夜里施展片刻,就这么过了一个月左右,还真让他在一处墙壁内发现了一面古怪的镜子,而且巧的很,就在他所住的寝室楼下。

    但是发现了镜子,不等于就能取出来,于是他通知那个神秘人,神秘人又再告诉他该如何如何去做,洪浩再次按其吩咐,找到了镜子所在的位置,开始在那里施术。

    这个办法说来简单,就是施展秘术,扮鬼吓人,在墙壁上以一种神秘材料画出人脸,辅以秘术,就会很快渗入墙壁,然后施法人在另一处,施展法术,那人脸就会随其心意现形,叶祥飞半夜所见鬼脸,就是如此而来。

    时间久了,自然就会有人来管这件事,最有可能做的,就是砸开墙壁,看一看里面究竟有什么情况,这样一来,墙壁砸开,里面的银镜就会现世,那个神秘人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而在我们砸开墙的那天晚上,其实已经没有事了,但洪浩把这件事办成了,就想看看楼下到底什么情况,于是就用那玩偶的能量,自己灵魂出窍,趴在楼下天花板上,想查看一下情况,但却被杨晨发现,一声喊,大家都起来了,洪浩得意洋洋,就在天花板上耀武扬威,却没想到我冲了进去,一道驱字符打出,刚好拍在他的脸上,幸亏他跑的快,要不然整个脸都得被灼伤,不过他心中存了报复之心,本想突然袭击咬我一口,却没成功,最后只得吐吐舌头,悻悻的收了法术。

    洪浩说到这里,差不多就算真相大白了,我们也都明白了,互相对视几眼,都是一脸的惊奇。

    因为这件事,说起来有点太过于匪夷所思了,恐怕翻遍所有的恐怖故事,都没有这样的解释。我们找来找去,谁也想不到,这墙壁鬼脸,其实却是人为。

    邵培一想了想,随手取出了那面银镜,对洪浩说:“你来看看,你要找的,是不是这个东西?”

    洪浩眯着眼睛,眼神有些呆滞的看了看,半晌才点头说:“是、就是这个,我在墙壁内看到过,是这个……”

    邵培一再次抬头看了看我,又看看南宫飞燕,三人都是不解,杨晨站在一旁,更是插不上话,只是满脸狐疑的看着我们,同时摆弄着那个玩偶头,一副很是感兴趣的样子。

    我再次问他:“你说的那个神秘人,到底又是谁,他是什么模样打扮?”

    洪浩的目光呆呆的盯着邵培一手中的银镜,迟疑着说:“他、他是、是……”

    他的话说的断断续续,我们几个知道这是最关键的时候,同时聚精会神起来,然而等了半晌,洪浩的话还没等说出口,在他的体内突然窜出一个黑影,我们猝不及防,还没等反应过来,那黑影已经劈手夺下邵培一手中的银镜,一声怪吼,扑棱棱撞出窗外!

    南宫飞燕反应最快,探手抓出,却还是慢了一点,只在半空中抓下一把毛发,我也随之冲到窗前,但见那一道黑影迅疾无比的跳下窗户,在夜空中只一闪,就彻底的失去了踪影,让我连追都无从追起。

    邵培一也已冲了过来,见此情况大急,踏上窗台就要追出去,南宫飞燕跺了跺脚,也是满脸恨意,随手拉住邵培一的胳膊,对我喊道:“小天,你在这里守着,我们前去追敌!”

    说完两个人就同时从四楼窗户跳了出去,我也急了,你们去追敌,让我在这守着?我也追了上去,然而脚步踏上窗台的时候,就见两人的身影已经到了地面,奔着一个方向一溜烟追了下去。

    得了,这回我是彻底没法追了,我也跺了跺脚,满心不甘,但这时候跑下楼肯定来不及了,回头看看洪浩,他已经口吐白沫,昏迷不醒,脸上笼罩了一层黑气,就像个死人一般。

    我恨恨的咬了咬牙,这个家伙害人,我还得救他,但是没办法,现在情况未明,肯定不能让他死了,我问杨晨这到底是什么法术,杨晨紧锁眉头对我说:“按照我的看法,这应该是一种极为高明的厌胜之术,和世间寻常的利用木偶草人之物不一样,这种厌胜之术,已经可以做到以魂施术,甚至不用那施术人亲自出面,就找了洪浩这么一个傀儡,就可以替他施术,甚至还能在洪浩体内设下另一道法术,这更是达到了以人施术的程度,可谓是变化莫测,鬼神难防,那个神秘人,绝对不简单。”

    听了他的话,我深吸口气,眉头也拧成了个大疙瘩,低头看,地面上飘落着几根刚才南宫飞燕抓落的毛发,附身捡起一看,却觉得这东西似实物,又似虚体,突然,冷丁想起一物来。

    这好像是那个山魈身上的毛发!

    我心中猛的一动,转头就抓着洪浩,想要问个究竟,但看到他的样子,又缓缓放开了,默默摇了摇头,脑海里浮现起一个人的身影来。

    那个曾和我有过一场死约的神秘年轻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