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三章 得而复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五十三章 得而复失

    时间一点点过去,洪浩仍然昏迷不醒,南宫飞燕和邵培一也不知去向,而杨晨在那里对着洪浩研究了半天,似乎看出了什么门道,在寝室里找了半壶水,倒进杯子里,又找到纸笔,画了张符,拎在手里,手指比比划划的,念叨了一阵,接着一把火烧掉,把纸灰化进水中,最后撬开洪浩的牙关,把那一杯符水灌了进去。★首发追书帮★

    洪浩牙关紧咬,淋淋漓漓的,也就勉强灌下去半杯,然后我和他一起,把洪浩抬上床,过了片刻的功夫,就见洪浩的脸色渐渐转了,黑气稍稍退了一些,又过了一会,紧咬的牙关松了些,人虽然还是昏迷,但看起来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杨晨观察了一阵,松了口气说,他体内邪气已经祛除大半,这条命应该没事了,不过还得修养几天,回头让他去吃些补中益气的汤药,慢慢也就没事了。

    杨晨问我,这洪浩施术害人,怎么处理?我说,他倒也没造成太大的后果,再说也是被人胁迫,倒也不能对他如何,就便宜了他吧。

    杨晨想想说,这倒也是,估计等他醒来,以后也得休学了,而且那股邪气没个几年时间都无法彻底祛除,也算对他的惩罚了吧。

    洪浩这里暂时没事了,我又指着那玩偶说,这个怎么处理?杨晨说,简单得很,一把火烧掉,还有他用来画人脸的那个红色颜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下,我们就在屋子里翻了起来,果然在洪浩床下发现一个牛皮纸包,里面装着类似朱砂的红色粉末状物体,也不知究竟是什么。

    我们把这些东西都放在地上,放火去烧,但那玩偶人头却根本烧不着,无法点燃,我试了半天,也只是把玩偶人头上缠绕的黑线烧了个精光。

    这个有些诡异了,因为那玩偶看上去就是个布娃娃,怎么竟然无法烧起来?甚至我们烧了半天,上面连一点灼痕都没有。

    我和杨晨面面相觑,搞不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杨晨挠着头,皱着眉,翻了半天眼睛,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似的,过了一会,他忽然一拍巴掌,恍然道,我明白了,这玩偶被人施法,能避水火刀兵。

    我惊讶道,能避水火刀兵?这也太变态了吧,难道水火不侵,刀兵不伤?

    杨晨笑着说,就是这样,这是以物施术的很高境界了,不信你现在试试用剪刀去剪,保准剪不动。

    我不由摇头吐舌,倒也没真的去试,杨晨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满脸兴奋的对我说,你看我给你弄个厉害的,分分钟破了这个法。

    说着,他在屋子里抓了个盆出来,把水壶里剩下的水都倒了进去,伸手指在水中边划边念叨,然后再次聚精会神的画了一张符,用火点燃之后,丢进水中,随即,奇迹发生了!

    就见那一盆水,忽的燃起了熊熊大火,就好像这根本不是一盆水,而是一盆汽油,杨晨满面紧张,把那玩偶人头丢了进去,然后我们便一起紧张的观察起来。

    刚开始的时候,那玩偶人头毫无反应,在水里飘飘浮浮,却只片刻的功夫,那玩偶人头的面目忽然变了,竟然出现了痛苦的表情,随即,嘭的一下燃烧了起来。

    杨晨紧盯着这一幕,又把那红色颜料倒了进去,就如同浇了汽油一样,火焰再次炽烈起来,我们两个站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看着,这火足足烧了将近半个钟头,才渐渐弱了下去,那玩偶人头也彻底化为灰烬,又一会之后,火焰才灭掉,再看那水盆中,连一点水都没有了,盆地只剩一层黑糊糊的东西。

    杨晨施展了这神奇的法术,让我是大开眼界,同时也惊讶不已,分明就是一盆水,他施了法之后,竟然就变成了如同汽油一般,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管怎么说,那个玩偶人头总算是处理掉了,我这才大大松了口气,一颗心终于放下了,抬头又望望窗外,皱了皱眉,南宫飞燕他们现在会怎么样了呢?

    说来也巧,我正想到这里,窗外就哗啦一声响,两个身影窜了进来,我定睛一看,正是南宫飞燕和邵培一两个人。

    只见这两个人满身灰尘,就好像从什么洞里刚钻出来似的,南宫飞燕身形落地,一脸的不高兴,邵培一也是苦着脸,看着我只是苦笑。

    我大为纳闷,这俩人到底干嘛去了?没等我问,南宫飞燕就气呼呼地说:“呸呸,真是倒霉,遇到这个变态。”

    “变态?什么变态,你们刚才不是追那个东西去了么,到底怎么了?”我问道。

    南宫飞燕掐着腰不吭声,邵培一说:“别提了,我们一路追下去,本以为能顺藤摸瓜,没想到在外面遇到埋伏,转了半天才走出去,结果掉进个土坑里,好不容易才钻出来......”

    我惊讶道:“不是吧,什么人设的埋伏,能把你们困住?难道你们出去这么半天,什么都没发现?”

    邵培一说:“那倒不是,我们当时追出去后,出了围墙跑出很远,在一个土丘后发现了一个人,那个黑影显出行迹,原来是个黑毛大猴子......”

    邵培一对我说,当时那个黑毛大猴子,把那面银镜交给那人手中,他和南宫飞燕欲要上前夺回,没想到那人竟早有埋伏,在土丘周围用土石设下一座迷阵,他和南宫飞燕没有防备,跑进去之后,顿时满眼黄沙,遍地荒原,竟然不辨方向,同时也失去了那人的影子。

    他们俩虽然各有本事,但是对阵法半点不懂,就这么在迷阵里胡乱闯了半天,也没能走出去,还掉进一个巨大的土坑之中,陷住双脚,黄沙从四面八方涌来,差点把两人活埋,结果在关键时刻,忽然听到一声哈哈大笑,随后黄沙退去,荒原消失,再定睛看时,两人却是站在那土丘之上的一个方圆不到一米的小土坑之中,而那人大笑之后,就已经是鸿飞冥冥,再也找不到踪迹了。

    南宫飞燕气愤非常,狐仙一族,本就以迷幻能力见长,却没想到这一次居然陷入别人的迷阵,在一个小土坑里挣扎了半天,当真是丢死个人,气恼之下还要追踪,但一是完全没有了方向,二是邵培一见机不好,死死拉住了她,南宫飞燕自然是不服,邵培一却认为那人非同寻常,不可力敌,继续追下去恐怕不妙。何况当时的情况下,那人显然并不想伤害两个人,否则,两人迷迷糊糊的时候,他完全可以出手伤人,而实际上只是困了两人片刻,这已经是个警告了。

    只是那银镜丢了,这却是让人跌足,可也没办法,邵培一为人谨慎,好说歹说才劝住南宫飞燕,于是无奈之下,两人这才无功而返,悻悻而归。

    听了他们的话,我已经明白了那人是谁,仔细又一问,邵培一讲了那人的体貌特征,衣着打扮,果然没错,就是那个人无疑,而那个黑毛大猴子,自然就是他养的山魈了。

    我原本以为那个山魈已经被我干掉了,却没想到会附身在洪浩的体内,更加没想到,会突然现身抢走银镜。

    我们几个互视几眼,脸上都是凝重的神情,要知道,那银镜关系重大,若是找不回去,蛇族一家和黄七太爷的恩怨就不能妥善解决,虽然现在有南宫飞燕作证,又有那个蛇族少年常庆亲眼所见,可是现在空口白牙,何况又把银镜丢失,这一来,恐怕蛇族更是要大怒了。

    其实在我看来,这还是其次,因为银镜虽然丢了,但我们要是不说,蛇族一家也并不会知道,在他们心中,银镜本来就是丢失许久的,所以这个问题倒不大。

    现在最重要的是,那个神秘年轻人究竟为什么要费劲心机盗取银镜?这个银镜又会有什么特殊的作用?他拿到银镜之后,又会用这东西做什么事情?

    根据那个神秘年轻人的一贯表现,我觉得他就算不是什么恶人,但行事也是正邪难分,古里古怪,反正,肯定不会拿去拯救世界,做什么善事。

    我们几个聚在一起,又仔细的分析了一遍这整个事件,一致认为学校里的事已经过去了,因为那人的目的已经达到,我们下一步的行动,应该马上找回银镜,要知道,邵培一和蛇精家族的约定也是有期限的,他对我们说,在他找到银镜还回去之前,黄七太爷一家还是不能洗脱嫌疑,关外总香堂黄三老太爷的意思,不找到银镜,就不让黄七太爷返回关外。

    洪浩人事不省的躺在床上,我们谁也没理他,这也是他自作自受,他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接下来的后果就要他自己来承受了,我们保住他一条命,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回到寝室之后,阿龙已经醒了,只是迷迷糊糊的,意识还有些不是很清楚,就像是睡觉睡迷糊了似的,而小胡子也已经睡着了,轻轻的打着呼噜,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忽然有点羡慕他们,这叫什么?这就叫难得糊涂啊,等明早,阿龙彻底醒来之后,根本不会知道今天都发生了些什么,生活还是一切如常,只是,我现在肩头的事情,又多了一份,那就是尽快找到那个年轻人,找回银镜。

    当然,想要找到那个年轻人,也是个让人头疼的事,我翻来覆去的一夜难眠,满脑子都在思索着这件事。

    还好,在第二天早晨,太阳升起的时候,我心中就已经有了主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