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七章 竹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五十七章 竹鸟

    这让我们大为惊讶,昨天折腾了那么久才架起来的房梁,居然又垮掉了?

    杨晨爷爷脸色很是难看,面对那人的苦苦哀求,在屋子里反复踱步,只是不吭声。★首发追书帮★

    那人哀求一阵,见杨晨爷爷不说话,叹气说,如果这件事解决不了,那也只能把那块地舍弃了,新建的房子也不要了,总好过家里出事,不得安宁。

    没想到杨晨爷爷突然说,现在你即便烧了那房子,恐怕也难得安宁。

    他说,昨天去看房梁的时候,就已经四下查看过,那房子的风水方位并没有问题,所选的日子也是吉日,偏偏就是那房梁作怪,而现在既然房梁已经烧掉,用符法镇住,房子里的煞气也已经除了,这种情况下,新的房梁再垮掉,那就一定是另有蹊跷了。

    他说到这里,却又犹豫了,杨晨在一旁迫不及待的说,会不会是那个冤鬼太过厉害,符法没有镇住,让他又跑回去了?

    杨晨爷爷瞪了他一眼,说,小孩子不要多嘴,如果那冤鬼真有那么厉害,架梁的这几天早就出人命了,哪里会只是垮掉那么简单,这事跟你们无关,赶紧收拾了东西回学校去。

    老头说着话,就连连挥手示意我们离开,杨晨却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一动也不动,老头有点不高兴,对他扬了扬巴掌,却终究还是摇了摇头,无奈的放下了。

    他这举动有点反常,我心里暗想,难道他已经看出了什么不祥之兆,不愿杨晨我们在这里受到牵连?

    想了想,我开口说:“会不会是那房子地下,或者周围,藏有什么妖物作祟?又或者,有什么人故意破坏?”

    杨晨爷爷一听,上下看了我几眼,却没说什么,默默的走到外面,拾起一堆竹篾,坐在地上鼓捣了起来。

    那人急的不行,又想上去和杨晨爷爷说话,不过却被杨晨拉着了,他使了个眼色,低声说:“我爷爷正在给你想办法,等着就行了。”

    然后,他拉着我,悄悄的跑到一旁,示意我不要做声,偷偷看了起来。

    杨晨爷爷独自坐在地上,也不吭声,仍旧是佝偻着腰,那一堆竹篾在他的手中上下翻飞,就跟有了生命一样,而老人的眼中也渐渐焕发出神采,整个人的气势都变得不一样了,这一刻,我突然在他的身上,看到了我的爷爷当年的影子。

    片刻之后,那一堆竹篾在老人灵巧的手中,就变成了一只竹鸟,有尾有翅,骨架丰满,尖喙细长,活灵活现,老人又拿起刻刀,在竹鸟的头部刻出两个眼睛,又拿出墨斗,弹了些墨在眼睛里面,那竹鸟便登时有了灵性一般,栩栩如生起来。

    我看得满眼惊讶,杨晨得意洋洋,那徐姓乡邻更是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而老人在做了竹鸟之后,又起身找了一张黄纸,拿出剪刀,三下五除二的,就剪出一把纸剪刀,然后把竹鸟和纸剪刀都递给那人,整个人一下子变得虚弱了许多,慢吞吞地说:“你拿着这两样东西,到了你的房子之后,就把竹鸟放在地上,然后按我说的去做,如果发生了什么异常,你就......”

    他话没说完,那徐姓乡邻就扑通一下跪了下去,磕头如捣蒜一般,哭丧着脸说:“杨老先生,杨老神仙,您老人家发发慈悲,送佛送到西天,您的这神物,我们这种俗人哪里敢碰,再说真的有什么奇异之事发生,我们怕都怕死了,只怕要误了您的神物啊......”

    杨晨爷爷默默无语,那人却只是苦求,我看出老人并不愿意前去,心中一定是有所顾虑,不由上前道:“你这人真是不懂事,杨老先生已经给你们很多帮助了,还不知足,难道就为了你们家里的事,不顾别人的为难。”

    杨晨爷爷叹气道:“并非是我不去帮你,只是我已经算出,这事如果我亲自出面,怕是对我有不利之处,我所能帮你的,也就这些,如果这竹鸟和剪刀都对付不了那邪祟之物,我想我也无能为力了,几十年老邻居,我也算尽心了。”

    那人愕然无语,杨晨听他爷爷这么一说,也是皱了眉头,自告奋勇道:“既然爷爷你不方便去,那我去一趟好了,反正这东西我也不是第一次见,我知道怎么使用。”

    杨晨爷爷沉下脸来,却没说话,就见他的右手缩在袖笼里,脸色不断变化,似乎又在算着什么。

    良久之后,他沉吟半晌,看了看杨晨,缓缓说道:“你要是一定要去,那就去吧,这件事情,只怕是躲不掉了,只是我已经老了,膝下就你这一个孙儿,你要是肯听我的话,那就去做,可保我杨氏一门无恙,如果你不听话,将来没有人给我养老送终,我也无可奈何。”

    老人这话一说,我心中不由凛然,杨晨也愣了,上前大声说:“爷爷您放心,我知道您这几十年来帮助了许多人,最是心软,我这次去,一定按您的吩咐办,绝不会自己自作主张,我一定好好的回来伺候您。”

    老人眼角有些湿润,叹了口气,说了两声报应,就把杨晨叫了过去,低低的在他耳边嘱咐了一番,杨晨眯眼听着,一个劲的点头,却满脸都是兴奋。

    过了一会,老人交代完了,就把那竹鸟和纸剪以及一块枣木罗盘交给杨晨,满脸慈爱的看着他,挥挥手说,去吧,爷爷以前从来没让你去做过什么,这一次,就算是你帮爷爷的忙了。

    杨晨重重点头,说声爷爷放心,就拽着我,和那徐姓乡邻一起出了门。

    此时此刻,我也对这件事重视起来,不再像昨天那样,只是觉得好奇和好玩,我隐隐觉得,这件事必有蹊跷。

    当我们再次来到那新房的时候,情况比昨天还要严重,那崭新的房梁丢在地上,上面满是焦痕,就好像被雷火灼烧了一般,几个人远远站在旁边,正翘首往我们这边看着。

    我们走了过去,徐姓乡邻满脸紧张,招呼众人都闪开一旁,然后杨晨意气风发的走上前,先是仔细看了看那房梁,又取出那块罗盘,绕着房子缓慢的走了两圈,满脸紧张的盯着那罗盘,半天之后,才大致确定了一个方向,于是把罗盘收起,从我手里拿过竹鸟,嘴里嘀嘀咕咕的念叨了几句,就把竹鸟放在地上,从怀里抓出一把谷米撒在竹鸟面前,然后告诉众人,一起退后,谁也不许喧哗。

    众人哗啦一下就退开了十米开外,我也不例外,只有杨晨抓着纸剪,站在竹鸟身后,脸上的神色又是紧张,又是兴奋。

    当我们都退走之后,他又念叨了几句咒语,把什么东西按在了竹鸟的头上,然后迅速退后,紧接着,就见那竹鸟忽然一跳,扑扑翅膀,居然活了!

    所有人都看傻了眼,接着就见那竹鸟又是一跳,跳到那一小堆谷米面前,低下头,啄了几粒,便仰头叫了一声,翅膀扑动,就那么缓缓的飞了起来。

    我心头砰砰乱跳,瞪大了眼,我虽然也是有点小本事的人了,但却从来没见过这种神奇玄妙的法术,分明是竹篾扎成的竹鸟,施了法术,喂了谷米,居然就能飞起半空,这简直太过不可思议了。

    杨晨也显得十分兴奋,同时也很是紧张,他抬头盯着那竹鸟在半空盘旋数周,忽然一声鸣叫,就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从高空直直俯冲下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