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四章 鲁班天书的秘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七十四章 鲁班天书的秘密

    杨老先生缓缓道:“千百年来,世人提起鲁班经,鲁班法,鲁班天书,第一个念头想起的,就是那些神奇的法术,和鲁班天书缺一门的诅咒。★首发追书帮★但纵然修习鲁班天书之人命中不全,又有绝后的风险,却仍然有许多人红了眼睛,想要得到这部奇书。”

    伊胜缓缓收起了月华水镜,面色凝重,盯着杨老先生,没有言语。

    杨老先生继续道:“但事实上,流传在世间的鲁班经,有许多个版本,里面虽然也记载了一些小法术,但更多的,却是机关之术,建筑之学,这是鲁班先师给我们后人留的宝贵遗产,是真正对世人有益的精髓部分。可惜,现在的人却对鲁班经的建造学部分嗤之以鼻,一心只记得鲁班经中的法术,所谓舍本逐末,也就是这个意思了。可你们知道,为什么鲁班先师留下遗训,凡是修习鲁班天书之人,都要命里不全,甚至断子绝孙么?那是因为,鲁班先师一面不愿让自己毕生所学失传,但又不想让那些法术流传民间,被心存不良之人学了,危害世间。”

    我听得暗暗点头,他说的有理,世人都道鲁班天书恶毒,诅咒世人,但实际上,这却也是鲁班先师的一番苦心,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法术流传下来,但又不至于泛滥,同时加以约束,这才能保得世间安宁。

    而杨老先生说到这里,话锋一转,仿佛在对我们讲述一个古老神秘的故事一般,缓缓讲述了起来……

    他对我们说,世人都认为修习鲁班天书,会断子绝孙,其实不然,现在流传在世间的所谓鲁班天书,根本就不是真本鲁班天书,后人仿造而已,所谓断子绝孙,也跟他们无关,顶多也就是家道运势受些影响。

    而真正的鲁班天书,传说中只有鲁班先师的几大弟子代代相传,而他杨家的先人,就是鲁班先师的弟子之一。

    断子绝孙的说法,也是针对修习这真本鲁班天书的人来讲。

    但是,既然说是断子绝孙,却又为什么,这鲁班天书能再杨家传承了千年呢?这千年来,杨家后人不但没有断子绝孙,反而代代绵延,时至今日,虽然人丁凋零,家门不幸,但却也没有断子绝孙的说法。

    这就是因为,凡是真正的鲁班天书传人,都必须是真正的家传手艺人,要学鲁班天书里面的法术,必须要先学鲁班天书中的建造之术。

    这,就是鲁班天书真正的秘密。

    而到了杨晨这一代,这位杨宏先,杨老先生,虽然不愿让孙子学习鲁班天书,一心想把孙子送去上大学,想要从此脱离命运的束缚,做一个自由自在的普通人,但是,从小还是教了杨晨不少的手艺活,比如木工,瓦匠,以及鲁班天书中一些没有什么妨碍的小法术,杨晨虽然说多半是他偷学,但实际上还是杨老先生默许。

    所以,杨老先生所说这一番话的意思,就是要告诉伊胜,想要鲁班天书,先成为一个合格的木匠,运用鲁班天书里面的建造奇术,做出会走路的木头人,那才算是拥有了学习鲁班天书的资格,换句话说,才不会断子绝孙。

    杨老先生这番话说完,再看伊胜已经傻眼了,很明显,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么多内情,而要学习鲁班天书,必须先成为一个木匠,这一点对于他来说,显然更是不可能的。

    但是不成为木匠,学习鲁班天书就得断子绝孙,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不得不开始打退堂鼓,总不能为了学习个法术,把自己搞的绝后吧?

    只见伊胜听了这话,重重的冷哼一声,不屑道:“鲁班天书,好了不起么,偏要搞出这么多花花肠子,哼,若不是门中传说,这鲁班天书是我们很久前遗失的宝物,我才懒得来找。”

    杨老先生呵呵一笑:“鲁班天书流传在世间,早已有两千多年,其中曲折,不是我们可能猜测到的,但就以今日之事来说,鲁班天书,你怕是拿不走了。”

    伊胜又是哼了一声,却没再说话,橙月上前一步道:“这位老先生,你的确法术精妙,鲁班天书,乃是稀世之宝,民间奇书,也的确只有在民间,才能发挥它的最大作用,实不相瞒,我们此番前来,本是想要瞻仰鲁班传人的风采,但我这位大哥,心高气傲,一直就想和鲁班传人比试比试,倒并非是存心想要抢夺鲁班天书。再说,这就即便真的是我门中遗失之物,在杨老先生家中已经传承多年,尽得鲁班天书之精髓,也算不辱没这宝物,我们这些人,还能有什么可说的呢。”

    我在旁不由暗暗点头,这位橙月姑娘倒是个明事理的人,比那个伊胜要强上百倍,但她说两人只是来瞻仰鲁班传人的风采,我倒是不信,说不定只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而已,如果伊胜抢夺鲁班天书的事,她早就不赞同,为何到现在才现身出来呢?

    伊胜听了这话,翻了翻眼睛,看着天空,只是不吭声,就跟这事和他无关似的,杨老先生也缓缓点头,欣慰道:“这位姑娘是个明白人,但修习鲁班天书的确凶险万分,注定命里不全,我这两条腿,已经是彻底残了,也算是遭了报应吧。”

    橙月皱了皱眉,回头问道:“大哥,老先生的腿,还能治愈么?”

    伊胜摇了摇头:“厉魄入体已经三天,他现在只不过双腿残疾,已经算是万幸了,要想救回,不可能了。”

    杨老先生微笑不语,面色坦然,我却上前道:“伊胜,你这么说,算是什么态度?杨老先生没招谁没惹谁,好端端的,就落了个双腿残疾,你好意思么?再说那只不过是散魂厉魄,你能放出来,难道就收不回去?”

    伊胜冷笑一声:“你有本事你就去收,你当那是寻常厉魄么,再说,要不是那天他破了我的法,把那大鬼打的粉碎,鬼头中的厉魄也不会突然蹿出。反正我就是只会放,不会收,你们若是有气,那就来找我打架好了。”

    我靠,我顿时鼻子差点气歪了,这家伙简直是蛮不讲理啊,战争狂?还是打架有瘾啊?这个伊胜到底是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成天就琢磨着到处惹事生非,真是够让人无语。

    我指了指伊胜说:“你要是手痒痒想打架,我随时奉陪,但是杨老先生是无辜的,你今天必须想办法把他的双腿治愈,否则的话,你于心何安?”

    我本想说否则的话,我就跟你没完,但一想这话不能说,伊胜是个巴不得出乱子的人,我跟他没完,说不定正合他意,等于自找麻烦啊。

    伊胜嘴角一勾,不屑的笑了下,正要说什么,杨老先生却呵呵笑道:“不怪他,不怪他,这是我的命,只不过借他的手而已,实话说,这两条腿一废,我心里倒是踏实了,就算了吧,大家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也就是了,若是强求,反而不好。”

    杨老先生倒是心胸开阔,这一来我也不好说什么了,橙月微微一笑,说道:“老先生心胸宽广,非常人能及,我们倒是惭愧了,既然这样,那我们也只好对老先生说声抱歉了,且容我们一段时间,回到门中之后,若是有救治老先生双腿的办法,一定再来给老先生赔礼疗伤。”

    这只不过是一句场面话而已,杨老先生自然听的出来,也没在意,只微微点头,说道:“罢了,只要让我们爷孙俩以后过的安宁一点,就谢天谢地了,还希望你们能帮我们保守秘密,鲁班天书,绝不能轻易现世,否则,后患无穷,到那时候,我们都是历史的罪人。”

    伊胜冷着脸默然不语,橙月施礼道:“老先生说的对,请放心,此事绝不会外传。”

    她又看了一眼卧在地上的杨晨,道:“他只是脱力晕迷,还请不要担心,老先生,那我们就此告辞了。”

    说完,橙月瞥了我一眼,却什么也没说,手挽起伊胜的胳膊,伊胜重重哼了一声,瞪了我一眼,身后就突然出现一个黑洞,伊胜再次露出一丝邪笑,缓缓道:“韩青天,咱们后会有期……”

    他忽然探手入怀,却脸色大变,厉声道:“我的东西呢,还给我!”

    我知道他说的是那面银镜,哈哈大笑道:“可笑可笑,你口口声声说是你的,有什么证据?再说,你上次从我们手中夺走,我又从你这里抢回,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咱们这也算半斤八两,彼此彼此,你要有本事,下次再来抢回好了。”

    伊胜满脸怒气,紧咬着牙,目光中露出一丝杀气,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和橙月一起,向后退入黑洞之中,随即两人便渐渐消失了。

    院子里终于恢复了平静,我看看倒卧在地上的杨晨,又看看杨老先生,苦笑一声,忽然浑身无力,眼前一黑,软软昏倒在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