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七章 抓小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七十七章 抓小偷

    城南,天桥。★首★发★追★书★帮★

    对于我来说,这是个很陌生的地方,但这一次,和寻找福缘街那次不一样,我一说这地方,人人都知道,于是很顺利,我随便打了个车,就到了城南天桥。

    我遇到的这位司机,还是个热心肠,碎嘴子,在他的口中,我得知了,这城南天桥之所以有名,是因为这地方在过去是一个大杂市,全城的三教九流聚集地,什么摆摊的,卖艺的,唱戏的,剃头的,算卦的,都围在这里,就跟天津的老天桥差不多。

    当然,时至今日,那些五花八门的行当多半已经消失了,司机说,这些年里,天桥已经变成了一个夜市,那些老行当里,也就剩下几个算卦的,整天摆个摊子,坐在树荫下,翘着腿,喝着茶水,骗两个零花钱。

    我听到这里,默默在心里想,算卦的,这个职业,倒是应该比较符合阴阳师的特征,不过,这阴阳师三个字,听上去就很高大上,算卦的,却给人感觉就是个骗子,但是杨宏先杨老先生给我的信里分明说,让我来城南天桥寻找,难道说,我要找的那个阴阳师,其实就是一个算卦的?

    好吧,算卦的就算卦的吧,只要是那个人就行,要知道,我来平山城就是为了找他,这都一晃过去了几个月,眼看着这一年都要接近尾声,好不容易有了点线索,别说他是算卦的,就算他是捡破烂的,我都认了。

    再说,大隐隐于市,谁又能说天底下算卦的就都是骗子呢?

    我琢磨着,总得有几个真正的高人吧。

    然而当我到了这城南天桥的时候,还没等下车,就傻了眼。就见前方拦着施工牌,地面上已经被挖开了一片大坑,所有行人车辆都从另一侧狭窄的路上通过,很显然,这里在施工。

    我疑惑的问司机,这是在干嘛?司机说,这不是修建地下人防工程嘛,以后要建地下商场,过街通道什么的。

    我想想又问他,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原来天桥下那些人都去哪了?

    司机说,大概有半年多了,至于那些人,都散了,谁还打听那些,或许,以后修建成的时候,还会回来也说不定。

    我不由心中大为懊恼,又问他,那这个什么工程,要修建到什么时候?

    这司机就像个百事通,对我说,两年之后。

    我顿时气馁了,两年之后,娘的,到那时候我大学都毕业了,不行不行,我可等不起。

    唉,我一阵郁闷,好不容易有了线索,却又让一个工程给搅合了。

    司机见我坐在车上发呆,就问我,你到底下不下车?

    我这才回过神来,想了想又问他,知不知道,那几个在这里摆摊算卦的人里面,有没有一个叫做司徒陨的。

    这回,这司机却是不知道了,他摇了摇头说,他从来也不算卦,也不信那玩意,再说了,据他所知,这些摆摊算卦的,都没什么名号,无非是叫个什么高瞎子,郭瘸子,厉害点的叫个什么刘半仙,吴一仙的,哪来那么文雅的名字,还司徒陨,司马光的。

    我不由苦笑,看来从他这里是不可能得知更多的东西了,不过对于他这半天的司机兼导游,我也很是感激,掏出五十块钱递给他,也没要找零,于是就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不管怎么说,也是到了城南天桥,好歹也得走一走,看一看,找一找,兴许能有什么线索呢,我一直觉得,人生在世贵在坚持,不到真正的最后一刻,永远都不要轻言放弃。

    沿着路边,我缓缓向前走去,漫无目的,就在旁边有一座破旧的青石小桥,横在路中央,而这条路,看着也很是有些年头,青石铺成,看上去古旧得很,但又有一股子岁月的沧桑感。往前看,一片空地上挖开了大坑,几台机器在里面施工作业,发出震耳的轰鸣声。

    我有些感慨,这无情的岁月,终究有一天是要逝去,站在天桥下,我仿佛看到了许多年前,这里热热闹闹的场景,喧嚷的街市,攒动的人群,形形色色的行当,五花八门的吆喝。

    但时至今日,那些人都已作古,只有这老街天桥,虽然还保持着当年的模样,只是,曾经的天桥广场,马上就要被现代的人防工程所替代,露天的街市,也会变成地下商城。

    而我旁边的这座天桥上,居然也写了一个红色的,大大的拆字,还画了个红圈,很显然,这也是即将要被拆掉废除的建筑。

    也许是职业病,我忽然就对这个拆字产生了兴趣,站在旁边看了半天,不由连连摇头,心里想,我这禁忌师虽然厉害,可这个拆字,我却写不出来。

    不对,我写倒是能写的出来,但是写出来也不管用。

    想想看,人家写个拆字,无论是什么房屋建筑,百年老宅,千年古刹,统统都是难逃被拆的命运,但是我要写个拆字,多半得被当成乱涂乱画,整不好还得被罚款。

    而且我写字,得偷偷摸摸的,遮遮掩掩的,人家这拆字,明晃晃的,看着都让人瘆的慌,谁也惹不起。

    我叹了口气,这个字那个字的,我看,天底下这个拆字最厉害啊,所过之处,一片废墟,简直比机枪大炮还管用。

    胡思乱想了一阵,我就再次往前走去,心里想着,看看路边哪里有没有什么摆摊的,过去问一下,既然有了这个线索,怎么说也得捋着这条线找下去,平山城毕竟就这么大,我就不信找不到。

    不过这里似乎真的是没有摆摊的了,连人行道都被占了一半,狭窄得很,挤挤挨挨的,走了几步,真别说,路边出现了一个摆摊的。

    不过倒了跟前我就泄气了,这是一个老太太,满头白发,身躯佝偻,坐在地上,面前摆着一些针头线脑,袜子鞋垫什么的。

    我本来想开口问问,不过说了两句话,老太太压根听不清,耳朵都聋了,我也没办法,估计她这么大岁数,问也是白问,但也不忍心就这么走,于是蹲下身去,掏出钱包,心想随便买双袜子吧,老太太也不容易,看着都得有七十多岁了,还得自己摆摊谋生。

    我随便拿了双袜子,正从钱包里掏钱,忽然身后涌过一大波人群,这通道本来就狭窄,还有个摆摊的,这就更狭窄了,刚好我在掏钱,身后这么一挤,我没注意,顿时被挤的一个趔趄。

    不料就在这时,旁边一个人忽然闪电般出手,从我的手上一把抢过钱包,然后撒腿就跑!

    我靠!我顿时就懵了一下,长这么大还从来没碰见过这事,人家小偷起码还避讳点人,这家伙直接明抢啊?!

    “抓小偷啊……”

    我撕心裂肺一声喊叫,随后就追。

    就见前面那个小偷兼劫匪,在人群中如同游鱼般穿梭,居然速度丝毫不减,跑的非常之快,而那些人也没有一个敢出手抓他的,纷纷闪避不迭,就一个老头给他来了个腿绊子,但那小偷轻轻一闪就躲过去了,身形在人群里左右穿插,只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前方。

    这家伙逃跑的功夫不赖啊,我顿时发了狠,从小我就是学校长跑队的冠军,现在更是敢从三楼跳下来,都不带眨眼的牛逼人物,你小子敢偷我钱包?作死!

    我三两步就挤出了人群,一眼看见那家伙就在前方不远处,跑的正欢脱呢,于是我猫下腰,运了运气,开始抓小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