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三章 夜魔之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八十三章 夜魔之牙

    蓝宁突然从玉貔貅里面出来,并称獬豸为神君,要把我手中的夜魔之牙带走。首发www.zhuishubang.com

    她说,这东西能招来邪恶之灵,最好是按照獬豸的意思,带进玉貔貅之中,用灵力压制住,以免后患。

    我惊愕了片刻,寻思了半晌,却是对她摇了摇头,我觉得,如果这夜魔之牙要作怪,绝不是简单压制住就能解决了,如果真的有什么邪恶之灵,即便夜魔之牙藏了起来,难道邪恶之灵就不会出现了么?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让我把夜魔之牙带在身上,这样若是能引来邪恶之灵,我将之除掉,岂不更好?也免得祸害世人。

    蓝宁听了我的意思,大为赞佩,她说,公子宅心仁厚,日后必定福泽不浅。

    我不由苦笑,韩家人自来便是宅心仁厚,处处为世人着想,却哪个有好报?

    我转移了话题,问蓝宁这些天究竟发生了什么,蓝宁说,那天獬豸神君回到玉貔貅之中后,见到她也很是惊讶,不过在打量她一阵之后,却露出很高兴的神情,扬手间,一座宫殿拔地而起,然后要蓝宁做他的使女,说只要蓝宁答应他,便可以在这灵域古境中自由生活,而且还可以用灵域中的灵气来修行,只要她肯用功,早晚可以脱离鬼体,修成灵体,不再是一个女鬼了,而她前几天一直没出来,就是按照神君的吩咐,在里面闭关修行。

    我听的惊讶不已,扬手间,宫殿拔地而起?那獬豸,他有手吗?还有,这玉貔貅看似普通,里面却竟然还有个什么灵域古境,那又是什么东西?甚至蓝宁还可以修行,脱离鬼体,修成灵体,这又是怎么回事?

    面对我的疑问,蓝宁笑着说,神君不止有手有脚,还是个高大英俊的美男子呢,里面的灵域古境,就是一片充满了灵力的类似仙境一般的地方,广阔美丽,有山有水,但却冷冷清清,没有半点生灵,或许就是因为这样,神君才会要她留下来当使女的吧。

    至于修行灵体,蓝宁说,她也是听神君说了之后才知道的,人死为鬼,鬼是灵魂最低级的形态,难以脱离轮回之苦,又要受许多高级生命形态的欺负,怕见阳光,怕遇恶人,随便一道符咒,都能令鬼体痛苦不堪。

    而灵体,则是鬼体在修炼之后的进化体,能够脱离轮回,独立生存,白昼可现身,可直接与人沟通,可以施展一些法术,打个比方,就类似于某些修炼的精灵,灵魂脱离本体的形态,比鬼体要强大很多。

    我听的有些糊涂,蓝宁又解释说,这个很简单,打个比方,就像是人类修行道法中的高人,可以元神出窍,修炼金丹元婴,她修的这个灵体,便类似这种东西,只不过已经没有本体。

    我这才听懂了,金丹元婴这东西,的确是很强大的,甚至可以说是修道之人的第二生命,但同时也是很脆弱的,如果没有很强大的时候,脱离本体,那是很危险的,会有许多邪道中人觊觎,一旦被抓去,就会被修炼成邪恶的法宝,或者丹药,被人一口吞掉,增长功力。

    尤其蓝宁压根就没有本体,单单修炼灵体,这更是要冒很大风险的。

    蓝宁却无所谓的笑着说:“即便有危险,也好过一只孤魂野鬼,处处受人欺负的强,再说,有神君的灵域古境保护,只要躲在里面不出来,谁也伤害不了她。

    我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再说,做一只孤魂野鬼虽然更安全一点,但是也没有多少自保之力,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魂魄迟早会慢慢消散,即便能够得到机会再入轮回,也是进入最底层的畜生道,饿鬼道,根本不可能再成人身了。

    但修成灵体,脱离轮回,就意味着孤注一掷,成功了,便从此强大起来,自在成仙,失败了,就永远神销魂散,那就真的完蛋了。

    我问蓝宁,你真的想好了么?其中的利害关系,非同小可。

    蓝宁坚定的说,与其堕落沉沦,随波逐流,那还不如孤注一掷,如果成功了,先成灵体,再修鬼仙,到时候谁也不敢欺负。

    说到这里,她惨然一笑,说,再入轮回,也只是受无尽苦楚,不如豁出此身,拼了这一世逍遥自在。

    我不仅为她叫好,想不到蓝宁柔柔弱弱,骨子里却有如此胸襟气魄,好个拼这一世逍遥自在,我高高的给她竖起了大拇指,对她说,你尽管放心修炼,只要我在,就会像保护妹妹一样,来保护你,今后你也别叫我公子了,就叫我哥吧。

    蓝宁却是笑着一撇嘴,说,人家比你大一百多岁呢,也不害臊。

    我哈哈大笑道,南宫飞燕比我大五百多岁呢,也才当了个姐姐,你这一百多岁就别提了。

    她嫣然一笑,却说,公子对我有救命之恩,再造之德,我就有心叫你一声哥哥,也是羞惭,我表面叫你公子,实际却是当你是我的恩公一般,蓝宁不敢,也不配造次,我还是叫你公子,心里好过。

    我也明白,她实际上是自惭形秽,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残魂野鬼,我就也没有勉强,只对她说,今后好好修炼,如果有事随时可以出来找我。

    蓝宁重重点头,又嘱咐我千万小心那夜魔之牙,不要大意,然后,就悄然隐去了身形,化作一团烟雾,回到玉貔貅之中去了。

    我再次拿起这玉貔貅,只见上面闪出一道七彩之光,随即便消失了,仍然还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看上去不值十块钱的破烂玉。

    但谁又能知道,就是这么一块不起眼的玉器,里面竟然隐藏着一个神秘的灵域古境,还有一只上古獬豸神兽,以及一个修行灵体的小女鬼呢?

    想来也有点好笑,我原本还以为獬豸会对蓝宁不利,却没想到那家伙居然看中了蓝宁,还把她收为使女,教她修炼,这真是蓝宁的福气,而蓝宁所说,獬豸居然是个高大英俊的美男子,这更是让我大为惊讶,心里想,既然他能化为人身,为什么每次出来都是那一副逗比二货的模样呢?

    我胡思乱想了片刻,就把玉貔貅收了起来,看了看那夜魔之牙,心想这东西凶兆已现,不能再放回柜子里了。

    想了想,我索性找了根红线,把这夜魔之牙层层缠住,然后贴身收好,放在胸口的位置,心想如果这东西再有异常,我第一时间便能知道了。

    而说来也是奇怪,蓝宁出来之后,这夜魔之牙就再也没乱跳过,只是在那里微微颤抖,当被我用红线缠住后,更是老老实实,一动不动了。

    看来这东西果然有灵性,或者说,魔性,多亏今天被我发现及时,否则后果真是难以想象。

    收拾好了这一切,阿龙在旁边却忽然迷迷糊糊的说话了。

    “你们两个他娘的不睡觉,叨咕什么呢……”

    我忙躺了下去,装着睡着的样子,打起了呼噜,阿龙翻了个身,却什么都没说,继续睡觉了。

    这一个月圆之夜,就这么有惊无险的过去了,然而这一夜发生的事,却是足以让人惊心动魄。

    今天是周一,南宫飞燕刚好有课,早上起来,我便带了那枚铜钱,去找南宫飞燕,想让她看一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办公室外面,我刚好遇到了她,于是忙给她使了个眼色,两人走到僻静之处,我拿出铜钱,南宫飞燕只看了一眼,就干脆的摇头说,不认识。

    我讶然道,你怎么会不认识,这不是厌胜钱吗?

    南宫飞燕敲了我脑袋一下,笑着说,你知道是厌胜钱,还来问我?这东西古玩市场一大堆,有什么稀奇的。

    我苦笑道,事情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如果你知道这厌胜钱的来历,就不会这么说了。

    于是,我当下就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都告诉了她,南宫飞燕听后,也是大为惊讶,歪着头想了半天,自语道:“要不,再去问问福缘斋主?”

    我一摊手,无奈道:“一人一次机会,反正我是没有了,你看看还能找谁,要不把阿龙带去?”

    南宫飞燕摇头说:“凡夫俗子,除非有机缘,自己找到福缘斋,否则咱们带去也没用。”

    我有点郁闷,看来这福缘斋的规矩还不少。南宫飞燕又想了想,忽然说:“对了,这城里还真有一个古玩市场,里面五花八门,三教九流的东西都很多,要不,你去那里问问看?说不定就能有高人,认识你这枚厌胜钱呢。”

    我不由一喜,忙问她那地方在哪,南宫飞燕说:“我也不知道,只是曾经听人说过,那地方叫迎仙路,好像就在城南天桥附近。”

    迎仙路,城南天桥附近,我暗暗点头,又是城南天桥,昨天本想在那里好好转转,结果被个小偷给搅合了,今天刚好再去一趟。

    我正要离开,南宫飞燕却叫住了我说:“我跟你一起去吧,反正闲着也无聊。”

    我惊讶道:“你一会不是还有课吗?”

    南宫飞燕无所谓地说:“没事,找个人代课就行了,本来我也懒得上课,上街逛逛多好。”

    我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失笑道:“这学校都成了你家开的了。”

    我本是句玩笑话,谁知,她却点了点头说:“嗯,差不多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