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不祥之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不祥之物

    这老人,莫非就是掌柜的?

    我放下了电话,抬头说:“掌柜的,一个小玩意而已,不至于大动干戈吧?”

    老人淡淡笑道:“我要是说,这完全是为了你好,你相信么?”

    “为我好?呵呵,老先生,我们素未相识,也不是一条道上的人,你这么说,我也很想相信,不过,我谢谢你的好意,我还是觉得,这东西我自己带着比较好。首发www.zhuishubang.com”

    我对他说道,老人摇头说:“年轻人,不要太固执,如果当你知道了这东西的真正来历,恐怕,你就会把它当做烫手的山芋,恨不得马上丢掉了。”

    他越是这么说,我就越是认定了这东西的神秘和重要,试探着对他说:“既然老先生如此了解,那何必遮遮掩掩,有事说开了岂不是好?实不相瞒,我得到这个东西,虽然是偶然,但也是冒了点风险的,若是不弄个清楚明白,我是不会甘心放弃的。”

    老人看了看我,皱眉道:“有些事,不要太好奇。年轻人,好奇是会害死人的,我直接说给你吧,这东西是个不祥之物,为此物而死的人,可说不计其数,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留在我这里,我高价收购,价格你随便开,二是你赶紧把这东西丢掉,丢的越远越好,否则,等到报应一到,这世上谁也帮不了你了。”

    我不由心惊,这东西居然这么可怕?但这老人的话,让我更加坚定了,我是禁忌师,这东西既然是不祥之物,害人之物,那就触犯禁忌,这件事我管定了。

    我笑了笑说:“老先生,多谢你的提醒,但我要是把这东西丢掉,岂不是会害了别人?若是留在你这里,我也于心不忍,我想,既然是我得到了这东西,那就是天意,无论有什么,都由我来承担吧。”

    老人没有再说什么,直盯盯的看着我,似乎想要看穿我的内心,我毫无惧意,坦然望着他,良久,老人默默摇了摇头,道:“君子不强人所难,我这里不是强盗巢穴,没有人会抢夺你的东西,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也无话可说,只是我要告诉你,你身上带着此物,就等于生死簿上被勾了名字,能否活下来,就看你的本事了。”

    说完,他忽然轻轻拍了下手,便再不多看我一眼,转身走进了内堂,门帘后,那伙计又走了出来,仍然是面带微笑,对我做了个请的手势,说:“请自便。”

    我看了看他,微微一笑,转身走到门口,推开门,外面站着的人已经不见了。

    虚惊一场,我走出门外,松了口气,再拿起那枚铜钱看看,回想那老人的话,身上不由一阵发寒。

    收好铜钱,往前走去,我心里想,或许,某些真相,就快浮出水面了吧。

    再次来到迎仙路古玩市场,刚走到街口,就和一个人迎面相撞,顿时满怀温香,还是个女的,我不好意思的正要道歉,抬头一看,却居然是南宫飞燕。

    就见她满脸焦急,一把抓住我,使劲摇晃道:“你小子死哪去了,让你别走远了,你可好,跑哪去啦?让我为你着急……”

    我被她晃的头晕眼花,但却感受到了她语气里的真情流露,不由心中一暖,苦笑道:“姐,别闹了,我快被你晃吐了……”

    南宫飞燕一愣,随即就停了手,笑眯眯的说:“呀,你终于叫我姐了。”

    我也愣了,是啊,还真的是这样,貌似以前从来没叫过,不过我这其实只是随便一说,就好像每次和阿龙打闹,他求饶时候都会喊哥似的,想不到,南宫飞燕还当真了。

    好吧,我也没多说什么,其实在我的心里,管一个五百年的狐狸精叫姐,我始终有点抵触,但既然她这么说了,我也只好笑笑,打岔说:“你刚才干嘛去了?我也担心你呢。”

    南宫飞燕神秘一笑,却拍了拍我的头说:“好乖好乖,姐姐没有白疼你,诺,这个是给你的礼物,刚才答应你的。”

    说着,她递给我一个盒子,我好奇的低头一看,却是一部手机。

    这……刚才不是说请我吃面就行了么,咋还给我买这个东西去了?

    我愕然,南宫飞燕笑道:“别傻乎乎的样子,今天是我发工资的日子,早就想送你点东西了,拿着用吧,这样以后联系起来就方便了。”

    我心里一阵感动,看着她说:“谢谢你。”

    打开盒子,这居然是一部现在比较流行的苹果手机,我再次愣了,抬头对她说:“这个也太贵了吧,你一个月工资多少钱啊?不会是又给人家冥币了吧?”

    她又拍了我一巴掌,说:“哪那么多废话,里面已经替你保存我的号码了,拿着玩吧。”

    我无语,打开崭新的手机,号码簿里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名字:姐姐。

    不知为何,我胸口涌上了一股说不出的感觉,眼角似乎有点湿了,忙把手机收了起来,再次对她说了声谢谢,她却流露出些许失望,但稍纵即逝,笑道:“谢什么谢,你刚才去哪了,事情办好了没?”

    我定了定神,这才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都跟她讲了,南宫飞燕听的直皱眉,伸手把那枚铜钱要了去,拿在手里看了半天,忽然说,要不,我拿回家里,让我娘看看,她老人家见多识广,兴许能认识。

    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我想了想,就摇头说:“还是算了吧,这东西据说是个不祥之物,人家劝我丢掉,我都没同意,还是别给你们家添麻烦了,我已经决定了,我要离开学校。”

    “为什么?”她讶然道。

    “唉,为了不给大家找麻烦,你知道的,学校里已经够乱了,现在我又把这铜钱带在身上,随时都可能有危险上门,要不,你帮我请个长假吧?”

    她想了想说:“倒也不用太长,反正快要放假了,这样吧,既然你这么想,不如搬到我那里,如果真有危险,还有我呢。”

    我吓的连连摆手,开什么玩笑,搬到你那里?那不是羊入虎口了么?

    她见我不同意,笑了下,也没说什么,于是和我一起商量起来……

    我们俩最后研究了半天,忽然我想起个好地方,那里保准没人去,安全又清净,而且周围没有人家,谁也不会受到牵累。

    这地方就是,福缘斋附近那一片拆迁地。

    南宫飞燕一拍手,兴奋地说,那可是个好地方啊,不但没有人烟,而且寻常人连去都不敢去,再说,那里还有熟人,关键时刻,还能给你帮忙。

    我想起了那里面的几家钉子户,那个小狐精婕妤,黑乎乎一团的黑脸鬼,不由也笑了,说不定,他们还真能帮上忙呢。

    于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学校里面暂时也没什么事,邵培一又送黄七太爷返回关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至于上课,我只能在心里默默给张老师道歉了。

    我们俩商量好之后,就一起跑到了那片老城区,拆迁地,其实这里真的挺不错,尤其靠近福顺街的地方,几栋房子基本都是完好的,我们俩找了间最完整的,进去看了看,居然连设施也挺齐全,简单的用具都在,只是大门和院墙塌了半边。

    南宫飞燕开始还有点小兴奋,不过随即就担心了,她说,你自己在这里,我不放心啊。

    我笑着说,就算我在学校里住宿舍,难道你就能一直守在我旁边了么?

    她一想也是,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就笑着说,那好吧,反正这里没人,你就住这也好,我也可以方便随时过来,现在,咱们出去买点生活用品吧。

    说着,她挽起我的胳膊,就往外走。

    我不由苦笑,我的狐仙姐姐,我是要在这里隐居,不是跟你同居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