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八章 钓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八十八章 钓鱼

    虽然我并不是很同意,南宫飞燕却还是给我把这房子布置的跟个新家似的,而且这里水电煤气应有尽有,弄点吃的,自己居然也能过日子了。「^追^书^帮^首~发」

    而且这房子所处的位置,距离福缘斋也很近,把房子收拾得差不多了之后,我忽然想起个问题,于是问南宫飞燕:“那几个‘钉子户’不会来找麻烦吧?”

    南宫飞燕笑着说:“放心吧,那几个人都是受福缘斋主约束的,不会胡乱来,再说,我虽然跟他们也不是很熟,不过婕妤一直叫我姐姐,如果有事,她会叫人帮忙的。”

    不得不说,这变化来的实在太快,昨天还在学校里生活,今天居然就搬了出来,下午的时候,我又回到学校,带了几件衣服和零用物品,和阿龙他们打了个招呼,就说我有事,要出去一段时间,然后把我的新手机号码告诉了他们,让他们有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

    就这样,我的隐居生活就算开始了,南宫飞燕和我在小屋里闲聊了一下午,给我讲了很多她以前的故事,和她小时候在山里的一些趣闻,我也跟她说了不少爷爷当年的事,还有我是如何跟爷爷传承了禁忌师,她显得很高兴,叽叽喳喳的,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个狐狸精,倒像个小燕子。

    天黑的时候,我本来还有点怕她要跟我一起住,却是多虑了,月亮刚出来,她就站起身,对我说,现在是月圆之夜,她得去山里修炼。

    我忽然想起了狐狸拜月,传说中,狐仙修炼的时候,除了要吸收天地灵气,还要吸收日月精华,每当月圆之夜,都要在山巅修炼,头顶骷髅拜月,吸取月光精华。

    南宫飞燕拜月的时候,会不会也是这样呢?

    我很是好奇,试探着一问,她却笑着拍了我一巴掌说,顶什么骷髅,那是没成气候的小狐狸才干的事,是为了化成人形,跟我没有可比性的好不好?

    我把她送到了门外,一起抬头望着天空初升的圆月,南宫飞燕怔怔的出了会神,忽然叹气道:“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自由的时候。”

    我忍不住笑了,问她:“怎么,你不喜欢修炼?”

    她摇头:“不是不喜欢修炼,只是觉得不自由,因为,我们虽然能够化为人身,但月光是我们的力量来源,所以,在月圆的那几天,必须要拜月修炼,不然的话,就会现出原身。”

    我恍然,原来是这么回事,南宫飞燕转头对我笑笑,说:“如果有一天,我在你的面前现出原身,你会不会怕?”

    我愣了下,随即笑道:“怎么会呢,你就算现出原身,也一定是很美丽的,为什么要怕你?”

    她又咯咯的笑了起来,轻轻拧了我一把说:“你现在也学会甜嘴巴了,讨厌。”

    我心中一荡,脸立刻红了,她掩口一笑,对我挥挥手,便忽然腾空飞起,月影下,她化作白裙飘舞的仙女,迎着月光,翩翩飞去。

    我仰着头,望着这美轮美奂的场景,一时竟呆住了,南宫飞燕就像月宫仙子一般,低头对我嫣然一笑,忽然喊了句:“自己小心点,有事给我打电话啊……”

    得,这画面瞬间就被破坏了,我苦笑着挥挥手,眼睁睁的看着她飞走了。

    我独自回到了屋子里,也没闲着,把周围都布置上了,墙壁大门,门窗四角,贴满了镇字符,因为我知道,昨天那个黑衣女,随时都可能找上门来。

    当我都布置好之后,圆月已上中天,我在院子里发了一会呆,夜风渐冷,又过了一会,天空居然飘起了雪花。

    我愕然,想不到今冬的第一场雪就这么突兀的来了,我仰头望着月光下纷扬的飘雪,忽然想起了家乡,长白山下的那个山脚小村。

    记忆中的过往,在这刹那涌上心头,我默默的站在院中,望着周围的荒凉,和月光下的飘雪,思绪一下子飘到了千里之外。

    雪花不大,落在脸上,冰凉的感觉,我却已经浑然不觉,整个人在这时候仿佛进入了一个奇妙的境界,大地空旷,圆月高悬,雪花飘扬,天地间一片茫茫,我的心神在此刻几乎又要融入其中,那漫天飞雪,在我眼中飘落的速度变得很慢,而每一片雪花的形状,也都渐渐放大,变得清晰起来……

    我惊讶起来,努力睁大了眼睛,伸出手,正要捉住其中一片雪花,却在这时,耳中忽然传来一声轻响。

    我几乎是瞬间就回过神来,却见墙角似乎有个人影晃动了一下,我下意识的身子一动,就蹿到了墙角处,伸手一把抓住那个人影,喝道:“谁?”

    那人影缓缓现出身来,我定睛一看,却是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妙龄少女,正瞪大了眼睛看我,眼神里流露出惊讶的神情,却正是那个小狐狸精,婕妤。

    我见是她,微微松了口气,却没放手,问她:“你在这里干嘛?”

    她撅了撅嘴,喊道:“你放开我,坏人。”

    我不由一愣,下意识的缓缓松了手,纳闷道:“胡说,我怎么是坏人了?”

    “你弄疼我了,你就是坏人。”她凶巴巴的说。

    “那你半夜翻人家墙,你也是坏人。”我忍着笑说。

    “哼,这一带都是我们的地盘,我想去哪就去哪,你管不着。”

    “哈哈,可是现在这个屋子暂时归我了,你翻墙进来,不打招呼,就不怕你燕姐姐骂你?”

    她听我这一说,才哼了一声说:“哼,要不是燕姐姐的面子,谁也别想住进来,要知道,我可是钉子户。”

    想不到她还真拿这三个字当好词了,我无奈道:“好了好了,我就在这里待几天,也吵不到你们什么,不过,最近可能会有不好的事发生,你们最好提高点警惕。”

    我这一说,她却嘻嘻笑了起来,一改刚才凶巴巴的样子,对我说:“好啦好啦,燕姐姐都跟我们说了,我就是来试试你的,没想到你还有两下子,好啦,你自己玩吧。”

    婕妤说完,居然站起身来,拍了拍手,对我眨了眨眼,扭头就走了。

    我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墙外,半天才回过神来,还以为她来找我有什么事,没想到就是来瞎溜达的。

    被她这一打扰,我也没了刚才看雪的心情,当然,那种奇妙的境界,再也进不去了,我回想那一刻我所表现的速度和反应,心里有些暗暗惊讶,然而再想找到那种感觉,却已经是不可能了。

    我想了半天,抬头望望夜空,又看看四周,似乎没什么动静,身上渐渐有些发冷,索性回到了屋里。

    这一整夜,我都在等待,然而一直到了东方发白,也没出现什么异常情况。

    我有点疑惑,昨天晚上,我在学校里待着,那黑衣女都能找去,怎么到了这个地方,反倒没事了?

    难道说,是因为福缘斋,和这里的几个钉子户?

    不过这理由应该不成立,要是那枚铜钱真的很重要,无论我在哪里,也会有人上门的。

    清晨,我推门走出了屋子,院子里铺着薄薄的一层雪,踩上去,发出轻微的咯吱声,我精神不由为之一爽,正想活动一下,旁边墙头忽然又钻出一个小脑袋。

    “早上好。”

    我回头一看,却是婕妤,正笑眯眯的对我打招呼,我也笑了下,对她摆摆手说:“你也好,吃早饭了没啊?”

    婕妤趴在墙头,神情有些沮丧:“没有早饭啊,我记得上次吃东西,还是两个月前,佘婆婆给我带的几个果子……”

    啊?我不由目瞪口呆,她都俩月没吃东西了?这也太可怜了吧。

    我顿时心生怜悯,对她招招手说:“刚好,我这里有方便面,还有鸡蛋,我请你吃。”

    婕妤眼睛一亮,却随即摇头说:“不行,佘婆婆他们都不吃饭,我也不能吃。”

    我笑了:“这是哪门子规矩?”

    婕妤想了想说:“黑叔叔从来不吃饭,柳伯伯也不吃,佘婆婆偶然会吃几个果子,她告诉我,不能吃人类的食物,说要是吃了你们的食物,身子就会变重,变胖,就飞不起来了。”

    这又是哪门子理论?不过想想,古时修道之人讲究辟谷,差不多也是这个道理吧。

    这一个白天,我哪也没去,中午的时候南宫飞燕又来了,还叫了婕妤来聊天,婕妤跟南宫飞燕俩人很熟,叽叽喳喳的就像两只小燕子。

    晚上,南宫飞燕又走了,照例去山中拜月修炼,她说,月中的七天,是修炼的最好时机,再过三天,她就不用再去了。

    于是又剩下了我一个人,独自在院子坐着望天,一边想着心事,一边等待着可能到来的危机。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真的很别扭,我就像是一个坐在河边钓鱼的人,偏偏自己就是鱼饵,也不知道,最终是自己把鱼儿钓上钩,还是被鱼儿拖下水。

    然而又等到了深夜,周围依然是没有半点动静,连婕妤也没有来,我等的有点发闷,又焦急,眼看就快到子时,正是圆月当空,夜风清冷。

    忽然,心口处,再次传来了奇怪的感觉,心跳,突然加速!

    血液,似乎又在沸腾……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