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二章 装鬼的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九十二章 装鬼的人

    婕妤也愣了下,却嘻嘻笑道:“我是扫把精变的,你信不?”

    我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亏她想的出来,没想那假扮丧尸的哥们却好像信了,愣愣的说:“扫把精?居然真的有扫把精?我还以为我姥爷骗我的呢……”

    我无语了,敢情这还是个实心眼,我赶紧打马虎眼:“什么扫把精,她是我表妹,不是什么东西变的,那个,限时十分钟,现在也快到了,咱还是赶紧走吧。「^追^书^帮^首~发」”

    这哥们居然能看出婕妤不是人类,这倒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为了安全起见,现在是走为上策。

    我拉了婕妤,赶紧就往外走,而这哥们也爬了起来,垂头丧气的跟在我们后面,边走边把身上的衣服往下脱。

    婕妤回头道:“喂,你跟着我们干嘛?”

    这哥们翻了翻白眼:“谁跟着你们了,我下班了。”

    我笑道:“你这下班也太早了,刚上午十点多好不好?”

    这哥们道:“废话,你们要是不来,我都不用上班,结果还挨了一顿踹,我容易么我?”

    我想起刚才他的话,不由好奇道:“听你的意思,刚才那个僵尸还有贞子,也都是你?那可是真不好意思了,打了你三次啊……”

    谁知他气呼呼道:“什么三次,四次!刚进门口那个尸体也是我……”

    我目瞪口呆,婕妤却是哈哈大笑,笑的腰都弯下了,那人开始一脸郁闷,瞪着婕妤,后来却也嘿嘿笑了起来,说:“算了算了,我在这一年了,你们是胆子最大,下手最狠的,我也认了。”

    说着话,就来到了出口,这哥们又跑到旁边地上抄起一个电锯,吼吼叫着冲了过来,我忍不住想笑,都到这时候了,他还没忘了他的工作,看来还挺敬业。

    我和婕妤装腔作势的大喊大叫着跑了出去,而那人也随后出来了,却是跑到旁边洗脸换衣服去了。

    婕妤很是开心,蹦蹦跳跳的,笑的眼睛都是弯弯的。我也心情大好,之前的郁闷心情暂时被抛在了脑后,走出鬼屋后,外面的阳光很好,照在身上暖暖的,一点都不像冬天的感觉。

    这时,那个装鬼扮僵尸的人也走了出来,他换了身衣服,洗干净了脸,居然是个跟我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个头也跟我差不多,就是看着有点愣头愣脑,脸色苍白,不知是因为营养不良,还是在鬼屋里待的,眼睛似乎还有点散光,看人的时候显得有点呆。

    说实话我还真怕他去告状,说我们俩殴打鬼怪,因为刚才婕妤那几脚踢的确实有点狠,不过他走出来之后,眼睛看着婕妤就直了,可能是因为刚才鬼屋里光线暗,看不清,而此时阳光明媚耀眼,婕妤笑靥如花,让他整个人都看傻了。

    婕妤叉腰道:“喂,装鬼的,你看什么,告诉你,我刚才可是只用了一分力气踢你哦,谁让你吓唬我了。”

    这人嘿嘿一笑,露出整齐的牙齿,说:“我也告诉你,你踢我那几脚,我压根就没疼,我其实只是很奇怪,你真的是扫把精嘛?”

    我晕,他怎么还记着这个事,我赶忙拉过婕妤,打岔道:“别胡说八道,我说,你们这里头咋就你一个人,从门口一直到终点,换了好几套行头,来得及么?”

    他无所谓地耸耸肩说:“本来是有好几个人的,这不是冬天了嘛,来游乐园的人也少了,人家都改行了,不过我就喜欢装鬼,所以就留下来了,装一场鬼,赚十块钱。”

    我恍然,心里忽然一阵难受,这小伙子看着挺好的,偏偏上这鬼屋里来装鬼,而且吓唬我们俩十分钟,才赚十块钱,还被踢了好几脚,真是,不好意思啊。

    但我也帮不了他什么,于是就和他道了声再见,婕妤笑着挽住我的胳膊,冲那小伙子扮了个鬼脸,摆了摆手,我们俩就转身离开了。

    这一次鬼屋历险,给我的印象倒是挺深,尤其那小伙子的笑容,虽然看着有点呆,但却给人很是温暖的感觉,是那么的真诚和自然。

    接下来,我和婕妤又四处转了几圈,我也是第一次在这城市里走了这么多地方,下午的时候,我忽然接到了南宫飞燕的电话,她开口第一句话就问我,你把婕妤拐带到哪去啦?

    我无辜的对她说,拜托,明明是她拐带我好不好?

    南宫飞燕笑了,也没说太多,只是告诉我,赶紧回来。

    她的语气似乎有点疲惫,我心中一沉,难道又出什么状况了?

    回去的路上,婕妤悄悄对我说,青天哥哥,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踢那个人么?

    我摇头,她却说,因为刚开始的时候,她感觉到了那人的身上,有一股阴气,她当时还以为,那人真的是鬼,所以才会追打,而后来发现是人,才故意胡搅蛮缠的。

    我不由愕然,那人身上有阴气?我怎么没感觉到,我说,人家可能是在鬼屋里面待久了,那里都不见阳光,难免会有些阴气森森的吧。

    婕妤却摇摇头说,不是的,这是一种天生的直觉,你们人类,不懂。

    好吧,我不吭声了,我的确无法理解一只狐狸精的直觉,不过我心里其实也很奇怪,为什么那个人,一看到婕妤,就会问她是什么变的呢,难道,他也不是人类?

    婕妤说,他是人,但却是个奇怪的人。

    我搞不懂了。

    当我们回到家里的时候,南宫飞燕已经在了,她见我们回来,忙上前打量半天,见没有什么状况,才放了心,却拧了我一把说:“你好大的胆子,要是婕妤出了半点事情,今天晚上连我都保不住你,你知不知道?”

    我惊讶了,居然这么严重?婕妤忙上前拉着南宫飞燕笑嘻嘻地说:“燕姐姐,你别说青天哥,是我磨他出去的,他也没带我乱跑,就是逛逛街而已嘛,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

    南宫飞燕摇摇头,伸手刮了刮她的小鼻子说:“你呀,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以后不许再这样了知道吗?”

    婕妤连连点头:“嘻嘻,我知道啦,以后我都乖乖的。”

    南宫飞燕看了看她,也是没了脾气,叹口气,抬头对我说:“昨天晚上,学校里出事了。”

    “啊?出什么事了?”我脱口问道,同时心里一惊,难道我搬出来都没有用,那些神秘人,还是找到学校里面去了么?

    “是一个巡夜的保安,受到了不明物体的攻击,差点丢了命,现在还躺在医院里,胸口有好几道巨大的伤口,就好像,被什么猛兽抓伤了一样。”

    我不由惊愕,几乎是瞬间就想起了那个黑衣女,忙问道:“那是什么时间发生的?”

    “大约九点多一点,要不是有人发现的早,估计那人就没命了,我也是今天下午才知道,就急忙来找你,没想到你还跑出去了。”

    九点多一点,我默默的计算了一下时间,如果真的是那黑衣女干的,那么九点多她就应该知道我并不在学校里,一晚上的时间,她没理由找不到我吧?

    可事实上她并没有来,子时的时候,来的却是辛雅,按照这时间来算,九点多,到子时十一点,不到两个小时,刚好够从学校赶到这里的时间。

    我不由再次打了个寒颤,心头掠过了一丝不详。

    我问南宫飞燕,今天晚上还要不要去拜月修炼,不如留下来跟我一起准备御敌如何?南宫飞燕想了想说:“好吧,今天可以不去了,但是我却有点事回家,所以,大概得晚点来找你,真要是有事的话,别忘了及时给我打电话。”

    我点点头,正要和她约一下时间,却在这时,旁边的婕妤叫了起来。

    “哎呀,我身上的玉佩不见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