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三章 厌胜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零三章 厌胜师

    “啪!”

    瓷瓶落地,清脆的碎裂声,几乎是在我的心里响起,震的我浑身一颤。「^追^书^帮^首~发」

    这瓷瓶,居然真的打碎了!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除了那老者和伙计之外,墨小白更是吓了一跳,颠颠的跑了过去,探头一看,吐吐舌头说:“我的个乖乖,居然真碎了啊,这……谁干的?”

    那小伙计气呼呼的说:“谁干的,你干的,我说不让你碰,一定是你刚才没放好,师傅,今天不能放他走,这瓷瓶您说过的,价值连城啊……”

    老者却并没在意,淡然一笑,道:“算了,这不能怪他,今天起来,我就已经知道,这瓷瓶今日有粉身碎骨之厄,所以才把它从外面挪到了里面,但没想到,却还是难逃命运。”

    那伙计不吭声了,却仍是一个劲的瞪着墨小白,我迷糊了,转头看看南宫飞燕,她却是神态自若,笑道:“老人家神算无双,说的肯定不错,这世间之事,往往都有定数,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老者没说什么,只对伙计吩咐道:“去把碎片收拾一下,丢掉吧。”

    “丢掉……师傅,那可是巫山云雨瓶……”伙计惊讶道。

    “什么巫山云雨瓶,现在也只是一堆碎片,留之无用,弃之可惜,不如弃之,免得看了伤情闹心,你记住,世间之物,无论曾经如何辉煌闪耀,但当有一天跌落尘埃,摔成碎片之时,就一文不值。”

    老者的话居然暗含哲理,伙计愣了愣,若有所悟的点点头,便转身去收拾了。

    我皱了皱眉,这老者给人的感觉总有点云山雾罩的,我看看南宫飞燕,给她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接下来怎么办,她对我微微颌首,用口型告诉我:直接问。

    我当下会意,有了她这一层关系就好办了,于是转头问那老者道:“老先生,这件东西,其实我留着也没用,送你也完全可以,更何况你本是为了我好,但是,这件事对我关系重大,我不可能把这东西给你之后,自己就脱身事外,所以,只要老先生能帮我这个忙,给我提供一些线索,比如说,昨天晚上偷袭夺宝的人,在什么地方藏身,那这个东西对我也就没用了,我愿意双手奉上。”

    我说的这些话,虽然委婉,但其中含义却是直截了当,就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只要你帮着我把那猫奴找到,我就把这什么炼魂鼎给你,否则,一切免谈。

    老者目光望着前方虚空,一时并没说话,似乎正在想着什么,于是我也没吭声,干脆退后一步,在旁边静静的等,我知道,他是在思考。

    良久,他的目光才缓缓收了回来,眼角仿佛有精光闪过,随即就眯了眼,看看我们三人,摆手道:“好吧,既然如此,你们跟我来。”

    我心中暗喜,他这么说,应该是同意了。

    于是我们三人就跟着老者一起进了后堂,那伙计一脸不情愿的收拾了瓷瓶碎片,看着我们进了内堂,只得捏了捏鼻子,站在外面。

    墨小白路过他的身旁,嘻嘻一笑,还给他抛了个飞眼,我顿时无语,这是要闹哪样啊?

    那伙计翻了个白眼没理他,只当看不见。

    我们三人走过一段不长的通道后,便到了后堂,这是一间标准的客厅,正中一张八仙桌,两侧太师椅,老者招呼我们坐下,又喊人上了茶,这才不急不慢的,对我们讲了起来。

    老者说,我们的来意,他早知道,而想要找那个猫奴,也并非难事,只不过这件事牵扯颇多,他还是希望,我们能及时抽身,因为这件事情,就连他也不愿多管。

    这基本上就是废话了,不管他说什么,我早已打定主意管到底了,因为这不仅仅是禁忌师的责任,也是我必须要走的路,因为只有我先成为一个合格的禁忌师,才会有破解家族诅咒的能力和可能性,如果我遇到什么事情都退缩,都不去管,安逸倒是安逸了,但是几年后,等待我的只有诅咒降临。

    老者没有说话,默默喝了口茶,忽然从怀中取出一枚铜钱,拍在桌上,我定睛一看,顿时惊讶了,这居然也是一枚厌胜钱。

    我抬头问老者,这厌胜钱究竟是怎么回事?老者叹口气说,这就是我不愿卷入其中的原因,也是我不让你多管闲事的原因,因为,这是一场大猎杀……

    大猎杀?!

    我又一次听到了这个字眼,记得在东湖的时候,我清晰的听伊胜说过,那一次,他对我说,这是一场死亡的游戏。

    老者这次没让我久等,也没有卖关子,他说,这是一场厌胜师之间的大猎杀,无论生死输赢,都是他们的事,和旁人并没关系,而他们的所作所为,一切的目的,只是为了一个:收集铜钱。

    他说,厌胜师,是一个极为特殊的职业,在最初的时候,并没有厌胜师的称谓,那些会厌胜之术的人,也大多是一些民间工匠,或者是一些心术不正的巫师,但不知何时,这个行业里面,出来了一个绝世的天才,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方法,居然把许多民间的厌胜术的传人,都召集在一起,成立了一个组织,并自称为厌胜师。

    这个厌胜师的组织,创立的初衷,却是好的,因为凡是加入组织的厌胜师,都可以学习高级的厌胜之术,但却禁止作恶,只许用自己的能力,为世人谋福,所以,这其实应该算是个正派组织。

    但让人无语的是,这厌胜之术并不像其它种类的法术,可以凭着一心喜恶而行,别忘了,厌胜之术本是脱胎于鲁班天书,而大多数人学习的厌胜术,并不是真本鲁班天书,他们学习的内容虽然也很玄妙,但其中却有一条规矩,很是要命。

    那就是,学习了厌胜术,必须害人。

    那变了种的鲁班天书,不管是什么版本的,上面都会有这么几句话:看了书不学,断子绝孙。看得懂不学,断子绝孙。学了不害人,断子绝孙。

    换句话说,但凡学厌胜术的人,就必须要害人,否则就要断子绝孙。

    这规矩实在让人蛋疼,但那时候鲁班天书真本早已失传,普天下所有会厌胜术的人,几乎没有完全没害过人的,谁不怕断子绝孙呀。

    但这么一来,那个创立厌胜术组织的人,他的苦心就差不多白费了,因为跟他混的那些人,也怕断子绝孙,于是,这组织在做了许多好事之后,慢慢的,又有人忍不住,开始害人……

    实际上,这也是一种人性的卑劣之处,到底能不能断子绝孙,这个倒是其次,主要是,害人,能够带来对自身的巨大利益。比如说看见谁不顺眼,害了他,看见谁有钱,害了他,要是有人花钱雇佣害人,那就更好了,不害白不害啊。

    于是,这厌胜师的队伍,很快就良莠不齐,乌烟瘴气起来,纵然其中有那么一些正义之士,想要改变厌胜师在世人眼中的形象和名声,却也是苦于无能为力。

    慢慢的,这组织出现分化情况,产生了许多小的内部势力,大家各自为政,只为了自己的利益行事,已经完全忘记了组织创立的初衷和本意。

    后来,厌胜师组织的创立者,痛下决心,为了彻底整顿厌胜师的队伍,下达了猎杀令,同时封存了厌胜师中的高级秘术,号召正义的厌胜师们,猎杀邪恶的厌胜师,并立下规则,凡是集齐一百枚厌胜钱,就可以获得厌胜祖师的最高秘技,站在厌胜师的最高巅峰,企图以此来整理内部。

    但是这个时候,正义和邪恶几乎已经没什么界线了,尤其这猎杀令一下,整个厌胜师内部都疯狂了,因为都想能够得到组织内的最高秘术,这其实也是他们加入组织的真正原因,所以,人人都说自己是正义的,厌胜师们互相攻击,杀戮,不择手段,以夺取对方的厌胜钱为最终目的。

    一时间,大乱顿起,每一天都有厌胜师被人杀死,抢走厌胜钱,但杀死别人的厌胜师,早晚也会被别人杀死,每个人几乎都朝不保夕,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这时候,厌胜师组织的创立者,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却已经来不及了,无奈中,他只得闭了死关,声称祖师秘技就在自己身上,然后修改了猎杀令,改为每十年一次,规矩不变,仍然是以一百枚厌胜钱为胜,然后就可以来到他闭死关的地方,取走祖师秘技,如果有人违背这个规矩,那么就会受到厌胜术中最可怕的诅咒。

    这个规矩一出,所有厌胜师都不得不遵守了,因为一是他们也渐渐意识到,这样杀戮下去,到最后恐怕一个人都活不下去,这已经不是猎杀,而是屠杀了。

    二是这位厌胜师组织的创立者,本身就是一位非常厉害的厌胜师,众人虽然胡作非为,但没人敢触犯他所立下的诅咒,因此,这十年一次的猎杀令,居然就这么长期的执行了下来。

    只不过,这也不知过去了多少年,却始终都没有人能够顺利得到一百枚厌胜钱,因此,那传说中的祖师秘技,也就成了一个不解之谜。

    这,就是大猎杀的由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