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一章 前往古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一十一章 前往古墓

    面对这千年树妖的疑惑,我也没隐瞒,于是就把家中的事,挑拣那些能说的,跟他说了一遍。免-费-首-发→【追】【书】【帮】

    当然,我也只是告诉他,韩家人苦苦熬了几百年,却都没能破解家族的诅咒,到了我这一代,更是步履艰难,前途渺茫,爷爷为了找出家族诅咒的破解方法,甚至不惜借用了我的生命,却依然没能成功,这直接导致了我的额定生命,或者说使用年限已经不足三十岁......

    他听了之后,又是沉默半晌,缓缓的,却是叹了口气,说:“难道,这就是天道的平衡么?可是,凭心而论,韩家禁忌师的所作所为,的确都是为人舍己,天道何忍......”

    天道,天道......我默默的念叨了几句这两个字,也摇了摇头,叹道:“天道这两个字,太过沉重了,或许,从我韩家人背负上使命的那天起,就已经注定了这悲剧结局吧,这感觉,就有些像是......制约?”

    说出这两个字,我自己也不禁悚然动容,没错,这的确有些像是制约,对能力的制约,可是我有些不明白,如果要制约,完全可以限制能力,限制自身的突破,为什么要在给我们韩家人能力的同时,却要用这种方式来制约呢?

    天道,天道,到底,什么才是天道?制约我韩家人的,又是否是天道呢,这一切的背后,究竟是诅咒,还是天意?

    我深吸口气,对这千年树妖说:“多谢柳前辈刚才所言,事实上,对于韩家先祖的事,我是毫不知情,而且对于这诅咒之说,其实也是一直疑惑,只到今天才无意中得知了当年的真实情况,虽然我还是不知道这诅咒究竟是什么,但,多谢柳前辈不计前嫌,愿意与我说这些话,晚辈感激不尽。”

    这番话,我是发自肺腑的谢意,如果不是他,我可能永远都无法得知当年的事,他哈哈笑道:“不错不错,你这孩子倒是懂事,时隔数百年,我早已经不计较了,放心好了,我不会在拿数百年前的事,来找你麻烦的,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也愿意把当年的事对你多讲述一些,唉,你也知道,我在这里其实很闷,婕妤那丫头常说我性格沉静,不喜多言,实际上,我是个很喜欢自由自在的人,哦不,是个喜欢自由自在的树,只不过我在这里闷了好久,又没有人愿意听我诉说当年的事,心情不好而已......”

    他啰啰嗦嗦的跟我说了一大堆话,我不由有些想笑,原来这千年树妖看起来挺威严,骨子里居然还是个有点话唠的家伙,可笑婕妤居然说他不喜欢说话,却原来只是因为没有知音而已。

    “所以,韩家的年轻人,如果你以后没事,可以常来找我聊天,刚才和你说的一番话,我觉得很开心,我好像,又再次回到了当年自由自在的生活......”

    我一看这千年树妖又要大发感慨,忙打断了他,说道:“柳前辈放心,以后只要我有空就会来陪你聊天,实际上我很喜欢听故事,尤其是以前的老故事,你以后不用愁没有听众了,但是我现在却还有事要去办,所以,我得赶紧走了,等下次,我再来听故事,不过......”

    “不过什么?你有事尽管说,只要我知道的,能够说的,一定都告诉你。”

    我心中暗喜,心想这千年树妖原来也跟那些孤独的老人一样,平常看起来性情孤僻,不爱搭理人,但一旦有人对了他的脾气和心思,并且愿意听他唠叨,他还是对人很好的。

    “柳前辈,那我就直说了,实不相瞒,前日夜里来的猫奴,你也知道,我正在追踪她的下落,想要将她和她背后的主使者一网打尽,但现在的目标已经指向了百里外的那座古墓,我有些疑惑,那古墓到底是怎么回事,里面又有什么秘密,我们如果贸然前往,是否会有什么危险呢?”

    我一口气把这些疑问提出,然后静静的等他回答,这千年树妖默然片刻,才说道:“那座古墓周边数十里荒无人烟,古墓附近,更是寸草不生,是个极为凶险的所在,你确定,你们的目标是在那里?”

    我深吸口气说:“没错,这是多半已经确定了的,柳前辈,听起来你对那里很熟悉?”

    “呵呵,实话对你讲,只要我愿意,这方圆百里内,都是我的势力范围,我若是想摧毁那个古墓,也只不过举手之间,只不过......算了,这些也不必多说,我只能告诉你,那个古墓原是千年前,一个无名王者所建,至于是谁,我也不得而知,我只知道,这古墓建成之后,便天现凶兆,后来那个无名王者也没有入内,其后几百年里,周围的田地渐渐荒芜,人丁也逐渐凋零,世人都说那里是极阴极煞之地,但这与我无关,那是人类的事情,所以,我从来没有去过问过,这一切的真相,还要靠你去揭开了......”

    他又是啰嗦了一大堆话,不过这些话却听的我一阵心惊,古墓建成,便天现凶兆,周边数十里荒无人烟,古墓附近寸草不生,这可怕的景象,又意味着什么?那个猫奴背后的主使者,难道竟会在这么一个可怕的地方藏匿,那么,他又到底是谁?

    只是话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得怀着满腹疑惑,再次对这千年树妖一鞠躬,恭敬道:“既然如此,多谢柳前辈指点了,晚辈这就出发,不管那古墓究竟有何凶险,一去便知。”

    他缓缓道:“不错不错,你虽然年幼,倒是颇有你家先祖之风,不过你也不必叫我什么前辈,我们又不是同道,我看你和南宫飞燕那妮子,还有婕妤那个丫头交好,不如就随她们,叫我柳伯伯好了。”

    我心中一喜,他肯这么说,那就是说,他已经接受了我,并且,已经和婕妤她们享受一样的待遇了。

    当下,我便乖乖的叫了声柳伯伯,他乐的呵呵大笑,说是数百年来,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韩家人也能叫他伯伯。

    我感觉似乎有些不对,我叫他一声伯伯,怎么他好像还很高兴似的,他跟我只不过是初次见面,甚至,我根本都没有见到他的面,只不过是见到一棵变态的大树而已,这关系,按理来说不应该发展这么快吧?

    他却没管那么多,只见在他的笑声中,我的身后突然一声响亮,顿时云雾散开,刚才的门户已经出现在那里。

    带着疑惑,我离开了他的青木幻境,不得不说,我无法理解一棵树的思维方式,但不管怎样,这次误打误撞,也算是有收获,我隐隐觉得,千年树妖的话里,似乎还流露出一丝惆怅和不甘,他说他是一个喜欢自由自在的树,现在却被桎梏在这里,不能自由活动。

    我心里暗暗想,这福缘斋,似乎也是天地间一个巨大的秘密。

    走出这里之后,手机忽然急促的响了起来,我打开一看,居然一连串的进来了十多条短信,全部都是南宫飞燕发来的,内容一句比一句简短,一句比一句紧张,但是所表达的意思都完全相同,让我火速前往西南方向,百里之外的古墓。

    我顿时紧张了起来,如此看来,她和墨小白已经是找到了那个猫奴的下落,我赶忙嘱咐小胡子,就待在这里,哪都不要去,等我回来。

    接下来,我出门叫了辆出租车,让他送我去那个地方,可我却忽略了一点----那地方根本没有人愿意去。

    我急了,接连叫了几辆车都不带我,最后我实在找不到车,却忽然心里一动,顺手就摸出了那个黄泉摆渡人柯南的名片......

    拨通电话后,柯南居然说他在送一只迷路的小兔子回家,让我等他一会。我心里明白,他所说的小兔子,应该不会是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爱吃萝卜爱吃菜的那种,恐怕,这又是一个妖精吧?

    但这就跟我无关了,我在原地等了他大概十几分钟,柯南就开着他牌号3721的车子赶来了,上车后,我二话没说,直接手一挥,目标,西南古墓!

    以前无论我们去哪,柯南都没问过,不过这一次,他居然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但却也没说什么。

    一路上,我一直催他快些,再快些,柯南也不说话,把车子开的飞快,我瞄了一眼迈速表,却是吓了一跳,好家伙,这速度都已经上了时速三百了。

    于是,也就是十分钟左右,柯南忽然一脚刹车,把车子停在一处荒僻的山间,回头看了我一眼说:“你确定,你真的要去这里?”

    我点头坚定的说:“嗯,我确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