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四章 活死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二十四章 活死人

    猫奴可可,瞬间就化作战斗姿态,浑身野性散发,凶相毕露,我不由退了一步,皱了皱眉。★首发追书帮★

    面前这性感火辣的身体里,隐藏的却是一个凶魂,要知道,猫的性子本就凶狂,何况是惨死老猫的魂魄糅合而成,那是完全没有理智,残忍嗜杀的。

    常猎户见我面露犹豫,哼了一声,拳头捏的嘎嘎作响,大步上前道:“侵入古墓者,杀无赦,这女娃子你要是下不去手,我来。”

    他居然以为我是不忍心下手,瞪眼看着猫奴,目光渐渐冷了下来,就如同,看着宿世的仇敌。

    常猎户不知这猫奴的厉害,竟要以一对拳头来对付,我正要阻拦,但心中却生出疑惑,记得他曾说过,他是这里的守山人,继承祖辈遗训,职责是拦阻闯入山中之人,免遭杀身之祸,但若有心怀不轨之人闯入,他便任之而行。

    可是,那句侵入古墓者杀无赦,却似乎不大对头……

    常猎户赤手空拳,站在了我的面前,仰头看着猫奴,周身突然散发出一股阴寒的煞气。

    我不由吃了一惊,这神秘的深山老猎户,怎么会有这等气势,这……

    不等我多想,他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已经彻底刺激到了猫奴,就见猫奴嗷呜怪叫,面目扭曲,身形微晃,便瞬间到了常猎户身前,只见白光一闪,竟是一爪狠狠向他的胸前抓去。

    这一爪凌厉异常,看上去足以将常猎户的胸口掏开,然而常猎户却是不闪不避,胸膛一挺,竟硬生生的受了这一爪……

    我暗叫不好,耳中只听一声大震,猫奴这一下如击铁石,嗷呜大叫,身形倒翻而出,再看常猎户,居然毫发无损,好端端的挺立在原地!

    我大吃一惊,常猎户难道是突然金刚护体不成,就凭猫奴刚才这一击,但凡是血肉之躯,无论是谁,都绝对不可能硬接下来,除非他练就了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或者穿着钢甲,但这是基本不可能的……

    常猎户再次冷哼一声,道:“你有本事,再来接我一拳。”

    话音一落,他突然欺身上前,右拳摆动,带出呜的一声异响,竟如雷霆般重重轰出,击向猫奴,动作虽然不比猫奴更迅捷,但威猛之势却强了何止数倍。

    猫奴瞳孔收缩,也是不闪不避,抬爪就去格挡,两下相交,却是高下立判,猫奴整个身体被这一拳击的再次倒飞而出,而常猎户只微退两步,却是大喝一声再次踏步上前,姿势不变,又是一拳轰出。

    猫奴目光中透出凌厉杀意,再挡,却再飞出,常猎户这次只退一步,仍然是继续大喝一声,挥拳如风,继续轰击!

    常猎户接连三拳,猫奴倒退出足有十米开外,竟然连半点便宜都没占到,我在一旁都看傻了,这常猎户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如此深藏不露,我现在几乎已经可以断定,他绝不是一个简单的深山猎户!

    猫奴连连后退,恼怒异常,最后一次翻身落地,却也学乖了,再不硬接硬挡,身形跃起,凭着极其灵动的身法和速度,开始绕着常猎户打起游击战。

    这一来,常猎户的拳头都落了空,不得不说猫奴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常猎户对准猫奴面门一拳挥出,然而拳头刚刚挥动,猫奴就已经到了侧面,他急忙收拳变招,但猫奴却已经是又回到了后面,等他转过身去,猫奴却又到了前面。

    而且猫奴不止速度快,力量也是不小,常猎户被猫奴绕着转了两圈,身上就已经中了数爪,虽然没有受伤,不过也是被猫奴连连击退了好几步,神情间有些略显狼狈。

    不过他悍勇得很,虽然连连被击中,却是无畏,铁拳挥动如风,反而更加凌厉沉重,猫奴在他的身周环绕突袭,片刻间也不知出爪多少次,却并没有对常猎户造成什么太重的伤害,但每次被常猎户击中,却都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看着这两人打架,我不知怎么想起来小时候,邻居家的一头大狗和小猫的争斗。小猫灵活,抓的大狗遍体鳞伤,却没有致命伤,大狗笨重,但只要被它咬中一口,小猫就有性命之虞。

    这常猎户和猫奴在一旁乒乒乓乓的打的愈发热闹起来,墨小白在一旁完全看傻了,我也是目不转睛,但见这俩人翻翻滚滚,缠斗在一处,竟是难分胜负。

    看了一会,我的注意力才稍稍分散,不管怎么说,这常猎户现在总是站在我们一边,而且有他能牵制住猫奴,这也是好事,倒省了我不少手脚,至于他的身份,相信很快就会明了。

    我的目光转移到了不远处低头坐在地上的黑袍人身上,那边打的已经不可开交,但这黑袍人却依然是完全无动于衷,始终都是垂手低头,整个身体缩成一团,盘膝坐在地上。

    这家伙到底是谁?

    我缓步走了过去,同时提高了警惕,但直到我走近这人身旁三米内,他依然毫无反应。

    而且,我在这人身上,感应不到半点活人的气息。

    我心中忽然一动,这人,难道就是这古墓的主人?他之所以不动,是因为他早已是一具白骨骷髅?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猫奴又为何守在他的身旁?

    我沉思半晌,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强烈的好奇心,走上前去,缓缓伸手,掀开了这人头上的斗篷……

    下一刻,这人面目露出,我心中蓦然一惊,倒退两步,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因为这人竟看不出是活人还是死人,是肉身还是骷髅……

    严格的说,他就像是一具干尸,脸上只有一层黑色的皮包裹,坐在那里了无生气,但仔细看却又没有干尸那种僵硬感,说他是干尸,倒更像是一个活死人……

    我这么想着,身后却是传来噗嗤一声笑,回头一看,墨小白不知何时也走了过来,指着这人说:“他怎么长的跟我们村那个走阴差这么像,半死不活的。”

    “他是你们村的走阴差?”我诧异问道,我知道这个走阴差,就是过阴人的意思,替阴间办事的,墨小白难道认识他?

    “呃,我可没这么说,只是有点像而已,都黑瘦黑瘦的,跟鬼似的……”

    原来他是胡说八道,我微微皱眉,正思量着这人的身份,突然,身后猛然间响起一声尖锐的怪啸,听上去,正是从那深壑裂缝中传出!

    我霍然转身,忙跑了过去,却刚好见到那深壑裂缝中忽然射出一道白光,又急又快,眨眼间就飞出裂缝,在半空一个盘旋,便刷的落在地上。

    我吃了一惊,定睛再看,就见白光中竟现出一个人来,明眸皓齿,黑发垂肩,美目流转,却一眼就看到了我,随即加快脚步跑了过来。

    这竟是失踪半天的南宫飞燕!

    我顿时喜出望外,忙迎了上去,正要说话,却见她身后的深壑裂缝中突然又冲出一团黑气,南宫飞燕飞扑上来,先是一脚把墨小白踢飞,然后一把抱住我,竟把我带起半空,远远跃出,这才喝道:“你不要命了!”

    我张了张嘴,却只说出三个字:“怎么了……”

    她没回答,却转过了身,就见那黑气在空中缓缓缭绕,竟也慢慢化作人形,在半空冷冷的盯着我们,忽然发出了一声冷笑,随即,便猛然射出,目标竟是坐在地上的那个不知死活的黑袍人!

    这变化太过突然,我瞪大了眼睛,看着这惊人的一幕,就见那黑气连绵不绝的从那黑袍人头顶涌入,只片刻间,便完全融入进去,随即更加骇人的事情发生了,就见刚才还是如干尸般黑瘦的黑袍人,身躯忽然就鼓了起来,就像是个充气娃娃似的,眨眼间,便已经是个活生生的人,哪里还是什么干尸?

    我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整个人都惊呆了,下一刻,这人忽然睁开双眼,精光毕露,冷冷的看着我们,忽然冷笑一声,缓缓站了起来。

    我瞬间就明白了,这人一定就是猫奴背后的主使者,而他刚刚应该是神魂出窍,和南宫飞燕做了一番搏斗。

    空旷寂静的大厅中,空气似乎在这一刻凝固了,我们互相凝视着,眼中神色都颇为复杂,就连一旁常猎户和猫奴的战斗,似乎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良久,这人忽然阴森森的开口道:“今天好热闹,居然有这么多人赶来送死,呵呵呵呵,我倒是能省点力气了。”

    南宫飞燕哼了一声说:“大言不惭的家伙,就凭你么,我倒要看看,今天是谁能笑到最后。”

    这人盯着南宫飞燕,嘴角微翘,露出一抹残忍的笑意,道:“小家伙,别着急,你很快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