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三章 生死抉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三十三章 生死抉择

    生死抉择,这本就是人生最难的选择题之一。「^追^书^帮^首~发」

    可我眼前这位常猎户,哦不,是常队长,他给我的问题却要更难数倍。

    如果要死,怎么样才能死,如果要活,怎么样才能活。

    看看这问题问的,放眼世界,谁听说过?

    反正我没听说过,这他娘的压根也不是人类能问出来的问题啊!

    想死,多么简单,谈起自杀方法,世间恐怕有几千几万种,可这对于常队长来说,却是千难万难,因为他无论用什么方法都不会死,他根本就不用生理器官的机能来维持生命的,就算身体腐烂只剩白骨,都死不了,这份痛苦,当真是生不如死,想死,何等之难?

    想活,看似也很简单,只要不死,那就是活着了,可对于他来讲,同样是不可能的事情,他现在连心跳都没有,胸前一个拳头大的透明窟窿,基本上可以说已经跟人类没啥关系了,这样说起来,他却又跟一个死人差不多。

    不生不死,半生半死,难生难死,这就是常队长目前面临的最大困惑。

    可是,我又能给他什么帮助呢?

    我心中念头转了无数,他竟然用满怀期待的目光看着我,这一刻,他甚至似乎已经忘记了什么擅闯古墓的禁令,也不再大声叫喊杀无赦,此时,他只是一个可怜的人,一个历经千年劫难,却不生不死的人,此时,对于他来说,什么金国,什么古墓,什么王者,什么守护,统统都是屁话,他只是想搞清楚,自己到底该是活人,还是死人。

    我叹了口气,缓缓对他说:“要我说,你现在是活人,不但是活人,而且你以后还要继续活下去。”

    他瞪大了眼睛,道:“哦?这话从何而说,我分明已经是个死了千年的老僵尸......”他说这话的时候扫了墨小白一眼,又继续道:“我现在连心跳都省了,你却怎么说,我是个活人呢?”

    我微微笑道:“你错了,生和死的界限,其实从来都不是以这一具皮囊为标准的,有些人活着,他在别人眼里却已经死了。有人死了,但他在别人眼中却是永远活着。生和死,指的并不是肉身,而是,灵魂。”

    他愣愣的看着我,已经听的呆住了,我又说:“灵魂不灭,人就是活着的,灵魂灭了,那才是真正的死,你就算没有肉身,但你的灵魂永远存在,你就是活着的。你记得过往,记得岁月,记得逝去的一切,更何况现在你还有肉身,好端端的站在我们面前,这不是活人,又是什么呢?”

    他的眼中流露出迷茫的神色,已经被我的话弄迷糊了,喃喃道:“难道,我就要一直这样‘活’下去么,可是......”

    我说道:“你先不要这样问我,你先问问自己,你是否想为你的王,永世守护这座被遗弃的古墓么?”

    他眯起了眼,道:“王的命令,虽然历经千年,可我当初发过誓言,永世守护,无论生死,凡有擅入古墓者,杀无赦......”

    我忽然有些奇怪,问道:“我倒是很好奇,到底是哪位王者,有这等威严,让你甘愿千年不变的守护在这里。”

    他目光中渐渐露出敬畏,望着空旷的石室,缓缓道:“你可知道,金国一位开国大将,完颜宗弼,他战功赫赫,威震天下,被封为都元帅,越国王,世人皆称其四太子,又名兀术。”

    我顿时瞪大了眼睛,惊讶的张大了嘴巴,金国完颜宗弼,兀术,金兀术?我勒个去......金兀术啊?!

    提到这位金国大将,貌似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当然,说起完颜宗弼,可能没几个人知道,不过金兀术,却是大名鼎鼎啊,但凡知道岳飞的人,就必然知道金兀术,这两人可以说算是一辈子的生死冤家,岳飞传的故事,我更是从小就经常听爷爷讲过。

    不过金兀术竟会在这里修建陵墓,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但想来也算正常,因为在当时宋朝已经丢了半壁江山,这里正是大金国的地盘,而在一些民间说法里,这一带也的确有金兀术陵墓的传说。

    这常猎户说出墓主身份,众人都是惊讶,他脸上露出一丝傲然神色,却随即黯然道:“我和这墓中众守卫,虽然并非守护元帅的陵墓,而是守护冥界通道,但元帅令出如山,我等甘心奉命,只是千年已历,众兄弟苦熬岁月,身不能动,魂魄不安,我现在只希望,能让兄弟们早日得到安宁,魂魄早入轮回,我们在此地苦守千年,怎么说也算对得起当年的承诺誓言,也该够了。”

    他这一说,我才终于明白了他的真正目的,而站在他身后的那些僵尸武士们,虽然个个面无表情,狰狞恐怖,但却一起低了头,显然在他们残留的意识里,也对此事耿耿于怀。

    不过这事可却难办了,我放眼看去,这石室各个通道都挤满了密密麻麻的僵尸武士,粗粗一算,怕是有数千人,虽然其中有武士,也有奴隶,但渴望自由和重生的愿望,却是一般无二。

    我皱了皱眉,低头思索了片刻,常猎户的意思很明白,他是想让我帮助他们,脱离这守护古墓的苦差,早入轮回,获得新生,毕竟千年的岁月实在太久远了,我不由暗叹口气,看来无论什么样的誓言,也抵不过时间的侵袭,终究是会变的。

    但这可是个大难题,要超度这么多的千年老僵尸,工程实在太过浩大,再说,我现在只有一枚度魂针可以引渡魂魄,面对这么多的僵尸,我顿时生出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我回过头,和其他几人互相对望示意,他们也都微微耸肩,表示爱莫能助,我其实也没指望,这几个人,打架追踪什么的还可以,超度魂魄,那得是阴阳师的活。

    想到阴阳师,我就忽然想到了司徒陨,于是心中登时一亮,忙开口对常猎户说,我可以帮助他们,但是需要回去想想办法,因为这工程量实在太大,难度又实在太高。

    常猎户头一仰,问我需要多久,我迟疑片刻,没答应他具体的时间,因为我实在是没有把握,但面对他期待的目光,我又不忍让他失望,再说,此时此刻我们被人家包围,还得脱身啊。

    于是我告诉他说,七天之内,我必定会有消息给他,而且我以禁忌师的名义承诺,这件事,我会管到底。

    常猎户这才放了心,仰头向天,长长叹息,对我说,他依然还会在山中的小屋中等我,不过,他不想再看见其他人,因为在我履行承诺之前,他还是要奉行责任:擅入古墓者,杀无赦......

    最后,常猎户伸手一挥,那些僵尸武士登时如潮水般退却,但跟之前的隆隆声不同,这一次竟然是悄无声息,我不由暗暗吃惊,看来这些人都是训练有素,进退有法,之前是为了震慑我们,故意弄出来的声响,而现在的无声撤退,才是真正的本事。

    片刻间,通道内干干净净,所有的僵尸武士都消失了,常猎户独自站在那里,仍然是面无表情的指着其中一条通道,对我们说:“从这里出去,每逢石室,便走最右侧的通道,然后,你们就会看见古墓的大门。”

    我对他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样,咱们后会有期。”

    当下,我们再不犹豫,便一同从他指着的那条通道走了出去,转出了几个石室之后,前方果然出现了墓室大门,向羽上前掀动机关,那大门扎扎传来机括转动之声,他微笑道:“这里就是我进来的门户,看来那近卫队长,倒是没骗我们。”

    大门缓缓开启,天光透了进来,我们不由露出了恍如隔世般的笑容。

    外面已是清晨,看来我们在这古墓里待了整整一夜,回头看看,众人身上都是有些狼狈,多少都带了些伤,就连南宫飞燕,也是略显憔悴,发丝微乱,看着我眨了眨眼,调皮的笑道:“这回你又接了个大生意,上千的僵尸等着你解救咧。”

    我苦笑道:“别闹了,我只是答应他帮他想想办法,至于有没有用,我也不知道。”

    冷清扬忽然道:“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他说完话,也不管我们的反应,居然说走就走,墨小白在后喊道:“哎哎,别急着跑,咱们打的赌还没完,那个猫奴你不抓啦?”

    冷清扬头也不回的说:“废话,猫奴已经被你们抓走,还打个屁的赌,不过我要警告你们,猫奴绝没有这么容易就被制服,就算你们灭了她的魂魄,但是要想救人,可就难上加难了。”

    他这一说,我才想起来,猫奴的事情还没解决完毕,还有那个邪术师......

    墨小白在旁边忽然说:“表哥,我刚才看见那个邪术师了。”

    我愕然问道:“你说什么?你在哪看到的?”

    “呃,就在咱们从那个青铜门出来的时候,我看到那个邪术师已经没有了头,但是,却从地上站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