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三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三天

    其实,压根就不用调查,这拆迁的是龙腾建工,来的人姓龙,这已经很明显了,虽然我不是本地人,但只要随便出去一问,估计很多人都会知道他是谁。★首★发★追★书★帮★

    我更加好奇的,还是婕妤冷不丁吐露的那句话:福缘斋快要完全出现在人间。

    不过她显然不想多说,匆匆就跑回去了,我看着她的背影满腹疑惑,但也只好自己去找答案了。

    我走到刚刚那个小头目在地上做手脚的地方,低头看,那里竟赫然插着一枚一指长的金色短刀,上面缠着一圈黄色的符纸,而且那符纸上正闪着金色的光,刀身微微轻颤,就好像在和什么力量在争斗一般。

    我登时明白了,这个金刀就是那龙总搞的鬼,他用这个东西,借金克木的五行相克之理,硬生生逼住千年树妖的地下根系捣鬼,刚才那根形似藤蔓一样的东西突然枯死断裂,就是这个缘故。

    想不到这平山城内居然是藏龙卧虎,一个建筑公司搞拆迁的,居然也有修道高手,一枚金刀就逼的千年树妖断了一根藤蔓,而且走的时候连金刀都没带走,这说明了,人家只是略施小技而已。

    我望着这枚金刀,一时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但就在这时,那金刀颤抖的幅度忽然加大,终于嗖的一下飞出地面,当啷一声落在十数米开外。

    我暗暗松了口气,看来这金刀威力还是有限,对于树妖来说,也只能阻挡他片刻而已。

    我附身拾起金刀,仔细看了看,这金刀倒是没什么太特殊的,上面缠着的符纸已经在刚才瞬间烧化,通体都是金色,样式看上去古老而又独特,不过我翻过来一看,那刀把上居然有字。

    安阳顶新工艺品加工厂。

    我不由晕了一个,敢情这还是现代加工厂出产的量产品,而且还是工艺品,不过想想也是,要真的是祖传的古老物品,谁会舍得就这么丢弃呢?估计多半都是仿制的吧。

    我把这金刀收了起来,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我目前唯一的物证,说不定在这金刀上面,就大有文章可作。

    那千年树妖在把金刀甩脱之后,就没再吭声,婕妤也不再露头,我想了想,对墨小白说,要他暂时先回去上班,别因为现在的事耽误工作,有事情我会去找他的,毕竟人是要赚钱吃饭,吃鬼又不顶饿。

    小白咧嘴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倒是很听话,转身看了看福缘街里面,就扭头走了,不过走出几步后回头看我,说:“表哥你说错了,谁说吃鬼不顶饿的?”

    我不由愕然,不知怎么回答他,他也没在意,说过后,便转身离开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脑子里胡思乱想着,忽然想起一个问题,这件事,跟我有关系么?

    貌似是没什么关系啊。

    我不由挠了挠头,这件事,应该是福缘斋的事,而福缘斋,明显并不属于这个人间,那么,我是不是有点多此一举?

    脑子里一时有点乱,我重新捋顺了一下思路,确定了自己现在最应该做的事,一是明天去轮回阁司徒先生那里,去看猫奴的救治情况,二是七天后,古墓僵尸的请求,我该如何回复。这两点,才是目前最重要的。

    至于这福缘斋拆迁的事,我看还是交给福缘斋主处理吧,既然婕妤说,福缘斋即将完全出现在人间,那么,这件事我还是静观其变为好。

    主意打定,心里踏实了不少,于是我回到小屋内,告诉已经看傻了眼的小胡子,让他马上回学校,这里已经不是久待之地,而且回去后不要对任何人说起今天看到的事情,更不要跟人提起可可的事,每天晚上早点回寝室睡觉,不要乱跑,如果有什么危险情况,马上通知我。

    小胡子一一答应了,却是吓的脸色发白,战战兢兢,看着他那副样子,我皱了皱眉,忽然想起个主意,于是从身上掏出几张符咒,大略扫了眼,大概有两张镇字诀,三张定字诀的样子,一起都交给了他,嘱咐他一定要把这东西收好,万一发生什么诡异事件,随便一张符拍过去就好。

    小胡子怀揣着符咒,忐忑不安的回学校了,我四处看看,也想离开,却忽然发觉,这天下之大,居然没有我的安身之处,甚至此刻发生这事之后,想找个地方安静的待一会,都没有。

    我微微有些黯然,想了想,还是回到了原来的小屋里,把自己的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就想离开,我已经打好主意了,现在福缘斋态度不明,不宜久留,再说当初来这里就是为了引猫奴出来,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也该走了。

    上次南宫飞燕给何田田租的公寓,她一次付了一个月的租金,现在还没到期,而且我也有钥匙,我决定,先去那里待几天,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不过我正要离开的时候,婕妤忽然来了,她一副怯怯的样子,看着我,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难为的事不好说出口,同时目光里还带着一股子期待的意味。

    我有点纳闷,这丫头从来都是直性子,有话从不扭捏,这回是怎么了?

    在我的追问下,她憋了半天的劲,才终于对我说:“你能不能暂时留下来?”

    我不由惊讶,我又不是福缘斋的人,我留下来干嘛?

    她说,福缘斋主这几天一直不在,而佘婆婆始终在他身边,黑脸鬼也要过两天才能回来,家里其实只有她和一个柳伯伯,今天来的对头,似乎有点厉害,柳伯伯太闷了,不管有什么事,从来都不会跟她商量,所以,她希望我留下来陪她……

    我恍然明白,原来这丫头是害怕了呀,不过想想也是,今天那人展现出来的,绝不是一个生意人,一个建筑公司老总所能表现出来的东西,如果有人跟我说他是个邪派中人,甚至是灵界的人,我反倒会多信一些。

    看着她可怜兮兮的眼神,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了,想想问她,如果三天后,那伙人再来攻击,你怎么办?

    婕妤一仰头说,我跟他们拼了,我是钉子户,就要有钉子户的风格,坚决誓死不能让他们拆迁成功,现在福缘斋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出差错。

    我立即看了她一眼,她却像是已经考虑好了似的,也没说什么,耸了耸肩,,说:“你不要看我,看我,我也不会说什么的,福缘斋的秘密……你慢慢总会知道,但你不要想能够从我这里得知。”

    她的态度居然坚决得很,我倒也不好逼迫什么,只得苦笑道:“好吧,你不想让我问,那我就不问,不过咱们先说好了,那些人说是三天期限,那我就在这里等三天,到时候如果你们福缘斋的人回来了最好,如果没回来,那我也必须要走,因为我还有别的要紧事做。”

    婕妤见我这么说,连忙点头,满脸立刻就挂上了笑容,蹦蹦跳跳的,冲过来挽住我的胳膊说:“表哥你最好了,说好了,三天哦……”

    无奈,我只得在这里待了三天,这三天时间里,婕妤天天缠着我讲故事,我搜肠刮肚的把自己知道的那点故事都讲了,她还是不满意,撇着嘴对我说,几百年前的老故事,她比我清楚,有些事甚至都亲眼去看见过,所以,我要是给她讲故事,就现代社会发生的事。

    想想也是,给一个三百多岁的狐狸精讲老故事,我这不是鲁班门前弄斧子,关公面前耍大刀么?

    但要讲起现代的故事,那可就多了,我仗着这个狐狸精没怎么在人间生活过,所以发挥的超级好,甚至一个学校里的趣味故事,都能让婕妤听的哇哇乱叫,满眼小星星的看着我。

    在第二天里,我本想去轮回阁看看猫奴的事,没想到婕妤说什么都不让我走,她说,这三天里,你哪也别想去,柳伯伯已经封锁了路线,没有我们的帮助,你现在想走都走不了了。

    我顿时惊讶,这婕妤到底搞什么名堂,难道非要硬生生的把我留在这里三天?她这么干,又有什么目的?

    但婕妤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任凭我怎么问就是不说,她只反复强调,三天后,你可以随便离开,但这三天,哪也不许去。

    好吧,不去就不去,反正南宫飞燕也是要去打探消息的,到时候,她一准会来找我的,到时候我让南宫飞燕去和婕妤说,这个小丫头,有点太缠人了。

    不料,第二天,没有动静,第三天还是没有动静,我一连在这里等了三天,简直是坐立不安,心急如焚,而就在这时,婕妤忽然跑来对我说,你可以走了。

    我登时就愣住了,这是什么个情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