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二章 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四十二章 脸

    我和邵培一在房间里,仔细的观察和寻找起来。★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这房间内,阴气的确很重,走在房间里,身上都不时的冒寒气,而墙壁和天花板上的霉斑,越看越是诡异,忽然有那么一个瞬间,无意中抬头,我竟然觉得某一处的一块霉斑,看起来竟有些像是一张扭曲的,人的脸孔。

    然而这感觉只有刹那,当我定睛再去看的时候,那种感觉就消失了,那块霉斑已经和别的霉斑连在一起,变成了其它的形状。

    邵培一忽然拉我,指着屋子角落的一个佛龛说:“你看,老太太生前真的是很虔诚信佛,看那么大的香灰炉,里面都满满的,还有这个,咦,这个是做什么用的?”

    他指着的是佛龛前的一个小碗,那里面装着小半碗的生米,旁边还摆着半杯水,看了看我,纳闷的说:“好像没有拿这东西供佛的吧?”

    我上前看了看,也是有点奇怪,这佛龛里供奉的是弥勒佛,还有观世音菩萨,前面摆着个大号香炉,里面满是香灰,这都是正常的,但桌子上摆着半碗生米,半杯水,这是干什么用的呢?

    供佛,的确是没有拿这个来供的,但除了供佛,我又想不出这两样东西摆在这里的意义,我和邵培一对视一眼,眼中都露出疑惑,我想了想,回头问那保姆徐婶道:“我能问下,你家过世老太太在这里摆着生米和水,是做什么的?”

    徐婶看了看那两样东西,神色倒是正常,却摇了摇头,说:“这我也不知道,老太太弄什么东西,都神神秘秘的,虽然我负责老太太的生活起居,但这些事,她从来不说,我也从不多嘴。”

    居然连保姆都不知道这两样东西的用途,我皱了皱眉,再次看了看佛龛,又看看四面墙壁和天花板,忽然觉得空气中似乎有种难以言喻的气息,和声音。

    但仔细听,却又什么都没有了,我下意识的把手放在腰间,差点就想用驱字诀往墙上拍了,不过想想,还是没有出手,对邵培一使了个眼色,转身走出了这个奇怪的房间。

    我们俩又陆续走遍了这别墅内其它的房间,却都是一切正常,似乎所有的问题,都集中在老太太生前所住的这间房内。

    这下子情况就明确了,我和邵培一又到别墅外面查看了一下,没发现什么状况,于是就告辞离开了。

    我对邵培一说,这地方闹鬼是肯定的了,不过为什么那个姓罗的,半年的时间都没发觉呢,你在问他的时候,他是什么样的反应?

    邵培一明白我的意思,他对我说,昨天在打开那个房间的时候,那个罗先生很意外,很吃惊,应该是之前并不知情,而且他说过,他是个很孝顺的人,一直很遵守老母亲的遗言,自打老太太走后,从来没有打开这个房间,对于里面的一切,他更是不太了解,只是知道老太太信佛,但由于生意太忙,一年中在家也待不了几天,每次回来都是给老太太花钱买很多东西,但是老太太每天都在家做什么事,他知道的并不多。

    我揉了揉鼻子,有点无语,一年在家都待不了几天,老母亲每天在家做什么事,都不清楚,这也叫孝顺?

    邵培一耸了耸肩,也表示无法理解,不过这并不重要,人家的生活方式如何,也跟我们无关,我们俩所要做的,就是今天晚上再次上门,捉鬼,然后把这事查个水落石出。

    我们俩接下来找了个小饭馆,吃了点东西,我又把这些天的经历事情给他讲了一遍,他听的眼睛都快掉出来了,一个劲的打量我,最后一拍脑门,懊悔的说:“他娘的,早知道这么过瘾,我就不回去了,哪怕早回来几天也好啊。”

    我揶揄他道:“你回来也白扯啊,我的萨满大人,你的能力是召唤东北仙堂的大仙,还得跨越山海关,千里迢迢的过来,那得费老鼻子劲了。如果真是下了古墓,没有大仙的帮助,你说你怎么办?”

    邵培一却对我神秘一笑,说:“怎么的,你以为我就会召唤师的活么?告诉你,就算我是召唤师,那也是史上最暴力的召唤师,我只是懒的出手而已,回头等有机会了,我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我不由笑了,说:“算了吧,我又不是鬼啊怪的,尝不到你的厉害,其实我倒是很好奇,你的请神驱鬼方式是什么样的呢?难道就跳大神?”

    “跳大神怎么了?我的职业就是跳大神好不好,只不过我请来的都是真仙,哼哼,到时候你就瞧着吧……”

    邵培一嘿嘿一笑,却不等我回话,直接就拿起了手机,对那个罗先生说,让他做好准备,今天晚上,我们还会一起上门,给他解决问题。

    电话挂断,我又冒出个念头来,邵培一这也算给人驱鬼捉妖,按照规矩,这个事没有免费的啊。

    “嘿嘿,你还没告诉我,咱不会是无偿服务吧?”我问道。

    “啊,这个自然,天底下哪有无偿免费的事呢,不过我也只是给大仙要点供奉而已,干我这行的,忌贪财。”邵培一回答的干脆利落,我也没说什么,不贪财是好事,我记得禁忌笔记里面也曾说过类似的话,禁忌师,若是为财才帮人做事,那就已经失去了禁忌师的资格。

    吃完饭后,我们俩在外面转悠了一会,这天就渐渐黑了下来,于是我们再次直奔罗家别墅而去。

    这一次,我和邵培一一进房门,客厅的沙发上正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如邵培一所说,看着就很富态,典型的土豪范,见我们来了,忙站了起来,上来握手道:“邵先生,有劳了,这次要不是你发现的早,我还不知情呢,怎么样,今天晚上需要我做什么不?”

    邵培一一笑,道:“什么都不用,你只要静静的坐在客厅,等着我们办事就好,如果顺利的话,一会就完事了。”

    这罗先生此时才注意到我,点头道:“不知这位小先生怎么称呼?”

    我一听就有点别扭,先生就先生呗,还小先生,难道我很小么?

    我说:“你不用客气,我也不是什么先生,叫我小天就行,我们俩是朋友,也是搭档,今天的事,我们俩一起给你办。”

    他看了看我,脸上却有一丝狐疑,不过随即便消失了,忙招呼我们上楼,说:“二位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吩咐,如果真能解决了,一定重谢。”

    从他的话里,我已经听出了端倪,他似乎有点根本就不怎么相信我们的感觉,这也难怪,邵培一看着虽然老点,大概能比我大几岁,但也是嘴上没毛那种,我今年连二十岁都不到,在人家眼里更是个愣头青。

    这年头,连捉鬼都开始看脸了。

    邵培一自然也听出了他的意思,悄悄对我撇了撇嘴,也没说什么,于是和我一起缓步走上二楼,就在上了楼梯右手第三间的门口,我们俩停住了脚步,此时从门缝里,已经能感觉到丝丝凉气,好像比白天更要冷一些。

    我也没吭声,站在了那房间门口,屏息静气,集中了精神,想要去感知一下里面的状况,顿时就感觉到了一丝寒意从房间里面透出,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我伸出手按在门上,对邵培一点了点头,深吸口气,缓缓地推开了房门。

    房间内,灯光通明,看来白天我们走的时候,那保姆徐婶应该就把灯打开了,为了晚上壮胆。

    我再次抬头看了看墙壁和天花板,霉斑依旧,但是怎么看都只是霉斑,白天那一个瞬间闪过的感觉,并没有出现。

    哼,以为不出现,就找不到你了么?

    我默念了两次三神诀,让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伸出手,把灯光啪的一下关掉,然后抬头再看,眼中的情景赫然大变。

    只见那天花板上面,竟密密麻麻的贴着许多个虚影,一张张扭曲的脸孔,正不约而同的盯着我看……

    我心中顿时一惊,再啪的一下打开灯,那些人脸顿时又变成了霉斑。

    一缕寒意爬上了我的脊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