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四十三章 鬼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四十三章 鬼屋

    在学校里那次,墙壁上出现鬼脸的事,只不过是一个鬼脸,而且还是有人施法,但这一次,不仅是货真价实的鬼脸,而且,并不是一个,而是一群!

    我迅速看了邵培一一眼,他的眼睛都直了,呆呆的盯着天花板和墙壁,很显然,他也看见了。★首★发★追★书★帮★

    但姓罗的那家伙就站在我们身后,却是一脸茫然,只是带着迷惑和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不断的打量我们,似乎在等着我们给他一个解说。

    我懒的跟他多说,于是回头看了他一眼,低声说:“罗先生,请你回避一下,这里面的情况很复杂,我不知道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什么?”

    他使劲摇头:“说实话我什么也没看见,二位先生,昨天这位邵先生就说我家里有问题,来了之后也发现了一些事情,但我始终不懂,这些到底是……”

    我挥手打断了他说:“这些东西,你就不用懂了,所谓不知不罪,你要真的懂了,恐怕以后烦恼就越来越多了,这样吧,你先在外面等一会,我们俩进去,要看看情况。”

    他倒是不争执,听我们这么说,忙退到了后面,我和邵培一点了点头,一起走进了这个闹鬼的房间里。

    房门,随即关上了,我的心里却是踏实了不少,抬头看看四面墙壁和天花板诡异的霉斑,回头低声问邵培一道:“我说,开整不?”

    邵培一点头:“嗯,整吧。”

    我说:“你整我整?”

    他说:“你先整,你整完我再整。”

    我笑了,这东北话听着真是亲切,既然这样,那就开整吧!

    不过,是开灯整,还是关灯整呢?

    我略微想了想,开灯和关灯,鬼魂都在那里,不闪不避,所以,还是不关灯吧。

    我试探着伸出手,在墙壁上的霉斑上摸了一把,只觉入手滑腻,放在眼前一看,是一种绿色的类似苔藓或者的东西,再放在鼻子下面一闻,一股奇怪的气味刺鼻。

    这绝不是普通家里潮湿所长的东西了,我心念微动,也没犹豫什么,当即就掏出一张驱字诀,啪的一下,就拍在了墙壁上。

    白天的时候我就想这么干了,但是白天鬼魂不宜出没,我怕我用驱字诀,给人家鬼魂造成麻烦,所以还是晚上比较特殊,否则要是万一因为我的缘故,给人家整了个灭家之祸,那我可就是罪人了。

    因为在我这里,鬼和人都是平等的,我不会因为人的缘故去歧视鬼魂,也不会因为鬼魂的缘故,去对人们不好。

    所以,我这枚驱字诀,只是想将它们驱除出屋子里而已。

    驱字诀发动,登时就是一道光芒闪过,竟瞬间闪烁在墙壁上,那些霉斑都似乎在光芒中更加清晰了。

    不过,这光芒只维持了一瞬,没多长时间,就消失了,我定睛往墙壁上一看,顿时惊讶了,那些霉斑还是老样子,并没有丝毫改变。

    而那枚驱字诀,竟缓缓的从墙壁上飘过下来,然后,轰的一下,居然就化为灰烬了。

    我大吃一惊,这驱字诀,我虽然用的少,但每次也都是无往不利的,这一次,竟然化为灰烬,这墙壁里面,究竟是什么级别的鬼怪?!

    我飞快的和邵培一交换了眼色,他也很是吃惊,毕竟我的本事他见过,这种符咒烧掉,目标物却没反应的事情,已经说明了这件事不寻常。

    我二话没说,立刻又掏出驱字诀,再次拍在了另一面墙壁上,这一次,居然跟前一次一样,墙上的霉斑丝毫变化都没有,而那驱字诀压根无法在墙壁上贴住,也是瞬间化作灰烬的命运。

    我心中暗暗想,这可能也未必是驱字诀不管用,说不定,驱字诀着火的原因,就是因为已经成功驱走了鬼魂,发挥过了作用,才会着火的吧。

    但说实话,我根本没见到被驱走的鬼魂在哪,整个过程都很安静,既没有惨呼声,也没有尖叫声。

    邵培一也上前伸出手,摸了摸墙壁,皱了皱眉,但却没有把手移开,而是沿着霉斑的轮廓,抚摸了起来。

    我不由寒了一个,心说那一个个霉斑,都是鬼魂的脸孔,你这么干,是要摸鬼魂的脸么?

    邵培一也不理我,手在霉斑轮廓上一边摸着,一边嘀嘀咕咕的好像在说什么,我却一句也听不清,就见他摸了一会之后,就把手缩回来了,抬头皱眉看着我说道:“好奇怪。”

    “奇怪?有什么奇怪的?”我不解,邵培一思索了下说:“他告诉我说,他很饿……”

    “饿?”不知怎的,我身上又冒上一股凉气,刚才邵培一明显的在跟一个鬼魂交流,但是他却什么都没问出来,只是得到了一个消息,那个鬼魂说,他饿……

    “那,他有没有说,他想吃什么?”我问道。

    “他无法表达清楚,只是说他饿,这是一种本能,就像,婴儿刚出生时的状态。

    我忙摆手道:“你可算了吧,拿鬼魂和刚出生的婴儿比,天底下也就你能干出来……”

    邵培一却说:“那你可就错了,刚出生的婴儿,本来就是鬼魂投胎,婴儿和鬼魂比,那不也一样么?”

    我不想跟他争论这个事情,听上去就瘆人,婴儿和鬼魂是一样的, 亏他说的出口……

    不过他能跟鬼魂沟通,这倒让我意外,之前好像没见过他有这样的本事啊。

    “它除了说饿了,还说什么?”我问道。邵培一摇头说:“它就反复的说这么一个字。”

    我想了想,对他说:“你既然能和鬼魂用这种方式沟通,再问问别的,看怎么说。”

    他点头同意,于是再次伸出手来,沿着墙壁上的霉斑轮廓,继续抚摸起来……

    他边摸边往前走,开始的时候神情很是疑惑,但越来越是严肃,沿着墙壁走了一段路后,整个脸色都变了。

    我看着他的反应,心头已经知道不妙,当下也没多问他,赶忙集中精神力,紧紧的盯着面前的情景,让自己沉浸在一个物我两忘的境界之中----其实就是盯着墙壁发呆,不去想任何事情,集中注意力……

    耳中渐渐传来了极为细微的声音,好像是某种电磁波在空气中传递,我心中一动,再次提高了精神力,同时默念三神咒,让自己静心,静神,静身……

    终于,我隐约听见那声音愈发嘈杂起来,初始还只是一个或几个声音,慢慢的就变得像是一群人同时说话,努力分辨,那嘈杂的声音,竟然只有一个字。

    “饿……”

    我靠,我吓了一跳,难怪邵培一脸色那么不好,敢情这么多的鬼魂,说的字都一样。饿,这得饿成什么样,才能达到这个程度,见到人别的话都不会说,就是饿啊?

    这些鬼魂,又都是哪里来的呢?

    邵培一依然还在沿着墙壁走动,他所到之处,饿声一片,我索性啪的一下关了灯,顿时在我的面前,在那四面墙壁上,出现了许许多多的人脸,都挤在一起,面孔各异,却都从墙壁中伸出了极为细瘦干枯的手,无力的挥舞着,似乎想要抓住邵培一一样,口中不约而同的都念叨着一个字:饿……

    关了灯之后,这声音愈发的阴森恐怖,粗粗看去,这墙壁上的面孔已经是难以计数,而在天花板上,此时也已经浮现出了人脸,却是一个个愁眉苦脸,瞪着无力的眼神,向下凝视着我们。

    这他奶奶的,我们俩这是掉鬼窝里了啊……

    我连忙给邵培一挤眉弄眼的使眼色,想让他赶紧回来,他却还是自顾往前走着,就像根本不知道那些鬼魂正伸出了手,正在拉扯着他。

    我见他根本不往我这边看,整个人忽然变得痴痴呆呆的,一下子明白了什么,赶忙跳了过去,镇字诀啪的出手,正打在邵培一前面的墙壁上,那里的几个鬼魂伸出手臂上面顿时冒起了青烟,嗖的一下就缩了回去,我趁机一把抓住邵培一的胳膊,硬是把他拉了回来。

    邵培一愕然回头,眼神里都有点迷糊了,看了我两眼,这才缓了过来,又看看那墙壁上挥舞着的鬼爪,挤挤挨挨的鬼脸,下意识的退了两步,满脸的惊讶,一个字脱口而出:“靠……”

    我严肃地对他说:“你就别靠了,你不是能请神驱鬼么,现在你表现的机会来了,这四面墙,加上天花板,我估计得有几百个最少……你现在可以开始了。”

    邵培一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苦笑道:“我开始什么啊,几百个鬼,请神,估计我要能把阎王爷请来才行……”

    这群鬼还在撕心裂肺的样子喊着饿,我心中愈发惊奇,盯着这群鬼看了一会,脑中忽然一闪,这群鬼,难道就是传说中的……

    我正想到这里,门外忽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同时一个声音喊:“开门,快开门……”

    这竟是那个姓罗的,邵培一看我一眼,冲过去就把门打开了,就见他惊慌失措的看着我们,满脸都是恐惧,语无伦次的指着外面说:“你们快来看,外面墙上,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俩忙跑了出去,顺着他的目光一看,顿时也惊讶了,就见这门口的上方,竟然出现了一片潮湿的霉斑,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门缝向外蔓延……

    我登时就惊讶了,他奶奶的,难道刚才用驱字诀,惊了这些鬼魂,现在想要换个地方了?

    我丝毫没有犹豫,从腰间摸出张镇字诀就丢了过去,然而我没想到的是,这镇字诀飞出,碰触到那片霉斑的时候,居然飘飘的落了下来,无效!

    我靠,我清晰的记得,禁忌笔记中,韩家禁法第一层,破鬼破妖,眼前这些东西虽然诡异,但分明是鬼,怎么可能不在禁法的控制范围之内?

    我有点懵了,就见这片霉斑,迅速的顺着墙壁角落,往前方蔓延而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