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四章 天机先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五十四章 天机先生

    福缘斋主却没说话,脸上依然带着微笑,缓缓闭上了眼睛,我正要追问,司徒先生上前一步,对我摇手道:“不要多说了,这些人是龙五修炼的刀奴,金刀门虽然千百年前是玄界正派,但流传下来的法门太过霸道,你刚才又破了他们的法身,要知道,你们韩家禁法,只要运用得当,能破天下所有禁忌者的法门,所以,他们已经遭到金刀门秘法反噬,都活不成了。★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我顿时愕然,本来只是想破了他们的法,我可并没想要他们的命啊。

    “这、这岂不是我害了他们八个人的性命,司徒先生,你看这……”

    我有意救他们一命,司徒先生却摇头道:“他们这种刀奴,是龙五用了金光刺穴之法,把那股凌厉霸道的金刀诀劲气硬生生灌入他们身体里,如果法门不破还好,法门一破,金刀诀劲气失去控制,在他们体内乱窜,很快就会将他们碎尸万段,斋主用的方法是最正确的,把他们收入地下,好歹也算入土为安,你就不必纠结了。”

    入土为安,我暗暗握紧了拳头,这叫哪门子的入土为安,这分明是给那柳树妖当养料去了,八个活生生的人,因为我的一念之差,就这么送了命,我盯着那八个人消失的地面,心里是说不出的难受。

    南宫飞燕在旁劝道:“弟弟,你也不用在意,这八个人,说不定跟着龙五做了多少害人的事呢,你想,他们到处拆迁,一定遇到过不少钉子户,不愿离开故土的人,以龙五的性格,肯定是赶尽杀绝,所以这八个人都是打手甚至杀手,他们死了,也是罪有应得,你难受个什么劲?”

    她这一说,我才算略略好受了点,抬头看了福缘斋主一眼,今天这一战,以福缘斋这个大钉子户的胜利告终,不过听龙五最后的话,却似乎还另有深意。

    面前又是黑影一闪,黑脸鬼出现在前方,向福缘斋主躬身下拜,嘀嘀咕咕的开始汇报工作,婕妤也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我趁机拉过了南宫飞燕和司徒先生,小声问他们,这三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连轮回阁都关闭了?

    司徒先生微叹不语,南宫飞燕见我纳闷,忙给我解释了起来。

    原来这三天里面,轮回阁并没发生什么事,但司徒先生却预料到将有大事发生,因此提前关闭了轮回阁,又因为要救治猫奴,所以和南宫飞燕一起,赶到了他的一个老朋友家里,因为以他一人之力,很难将猫奴救活,唯一的方法就是让两个魂魄同时存在,但那样的话,猫奴仍然还会是野性难驯的,当本体魂魄意识清醒的时候,和正常人无异,但猫奴魂魄占据主动地位的时候,这就是个出了笼的猛虎,随时都可能伤人。

    所以,他们找到了那个老朋友,在共同努力下,用了两天时间,才将猫奴残暴的本性成功压制,两个魂魄得到了平衡,现在猫奴正常的时候仍然会记得自己是谁,但只要司徒先生一声令下,她将立即化身为那个暗夜中的凶残杀手。

    我听的明白,但心里还是有点惴惴,下意识的瞄了猫奴一眼,她的眼神依旧冰冷,黑暗中一双眼睛黑亮黑亮的,浑身都散发着野性的气息,活脱脱就是只小野猫啊。

    在我的心里,这依然还是个危险人物,而且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不过我也不好说什么,司徒先生能救了她的命,这已经是不容易了,再说现在也算是站在我们这一边阵营了,只是希望司徒先生能控制好她,可千万别出什么差错才好。

    此时大地已经恢复了平静,柳树妖也消停了,福缘斋主对我们拱拱手,说道:“各位请便,我还有些事要处理,今日之后,相信敌人绝不会甘心,如果有需要帮助的地方,还希望咱们互相通气。”

    话音一落,他大袖一挥,黑脸鬼,还有婕妤,便和他一起消失在了原地,不知去向了。

    我看着他们消失的地方,不由挠了挠头,转身问司徒先生:“这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跟他走到一起去了,难道你所说的老朋友,就是他?”

    司徒先生摇头:“不是他,我们只是凑巧在那里遇到,之前又认识,所以一起赶回来而已,你知道么,今天很是凶险,如果不是你牵制了那龙五,他今天说不定真有能力把这里拆了,最起码,那个柳先生也要大费周章,甚至大伤元气,五行之中,金克木,那金刀门,本来就是柳先生最大的克星。”

    我心中一惊,看来那龙五来头还真不小,这样的话,后面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怕是麻烦大了。

    南宫飞燕道:“别想那么多了,管他怎么样呢,咱们谁也不是吃素的,再说,你犯得上为这事烦心么?”

    她忽然对我眨了眨眼,往福缘斋方向使了个眼色,我心里明白,她是想对我说,这是福缘斋自己的事,咱们尽一点朋友之谊就可以了,可不要趟这个浑水。

    好吧,我其实也知道,福缘斋来历不明,目的不明,我还真没想过管太多,既然南宫飞燕也这么想的,那以后还是慎重些为好。

    邵培一走过来拍了拍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南宫飞燕的态度,我定了定神,看了他们几眼,司徒先生不动声色的往远处指了指,示意我们应该马上离开了。

    于是我们便不再耽搁,当即往外走去,周围虽然还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没处理,不过这已经跟我们无关了。

    我们随着司徒先生,直接回到了轮回阁,坐定之后,我迫不及待的问他,到底有什么事要发生,让他居然关闭了轮回阁。司徒先生说,他并不是关闭轮回阁,只是暂停营业而已。

    他这明显是答非所问,我正纳闷,他笑着问我:“你可知道,轮回阁以前的名字么?”

    这我上哪知道去,南宫飞燕接道:“很久以前,这里原来是叫做天机阁的。”

    我愕然,司徒先生摇头道:“我以前名号是天智者,又叫做天机先生,这里便叫做天机阁,并不是个古董店,而是专门给人测天机的,当然,非有缘之人,我是不理的。”

    司徒先生说,他当年开设天机阁,本是为了和福缘斋作对,因为在那时候,能满足世人所有愿望的福缘斋,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他穷极一生之力,也没能找到福缘斋在哪,最后一气之下,便自己开了个天机阁,号称能解答世间所有天机奥秘。

    几年下来,他便为自己搏了个天机先生的雅号,在当时的玄界之中,也是鼎鼎大名,他自己也是颇为得意,因为只要是别人想问的问题,没有他回答不出的,后来日子久了,有些原本不好开口的天机,他为了好面子,也都硬着头皮说了出来,虽然有所保留,不过毕竟还是泄露了很多不该说的东西。

    后来有一天,一个人上门来找他,提问了些刁钻的东西,当时他颇为费了些心力,总算是窥得一丝天机,但是还没等跟那人说起,家里便接二连三的发生变故,当时司徒先生就知道,自己所发现的,是根本不能触碰的天机,别说讲出来,就连窥测,也是大罪过。

    但如果不说出来,天机阁的招牌就要被砸,他这天机先生也将成为笑柄,纵然大家都知道,有些天机不可泄露,可谁让他当初说了大话呢?

    最后约定期限已到,司徒先生经过几天思考,自己把天机阁的招牌摘下,恭恭敬敬的放在那人面前,对那人说,世间从此再也没有天机阁,他愿意为自己所泄露的天机,所犯下的过错,承担一切责任,以及惩罚。

    但那人却并没多说什么,只是哈哈大笑一阵,指着他叹道:“天机先生,可怜你这天机先生,只能看到别人的天机,却永远都无法知道,关于自己的未来。”

    司徒先生知道遇上真正的高人,于是忙问那人是谁,不料那人说完这番话之后,就转身消失了,空中却缓缓飘落一张黄纸,上面写着:一百年后,自会相见,如果你再到处泄露天机,决不饶恕。

    司徒先生大为震惊,从此之后真的关闭了天机阁,也弃掉了天机先生的名号,隐姓埋名许多年后,算起来日子将近,知道那人还会来找他,于是便找了个地方,开了这家轮回阁,做起了古董生意,轮回二字,意思便是百年轮回,以此来等待那人的到来。

    我听了这段故事后,不由大为骇然,这么算起来的话,司徒先生百年前就已经成名,那他今年得有多大年纪?还有,这次他关闭了轮回阁,难道是为了躲避那人么,可是他开设这轮回阁的目的,岂不就正是为了等待那个人的到来,这似乎,有些自相矛盾……

    我把目光投向了司徒先生,期待着他能给我一个答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