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五章 又见伊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七十五章 又见伊胜

    只是周围一片寂静,也看不出哪里像是有人的痕迹,我该往哪里走呢?

    拿出手机,我想给南宫飞燕打个电话,但是想了想,又收了起来,现在情况不明,还是悄悄的进去为好。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从腰间摸出了一张隐字符,想了想,又伸手把所有的符都取了出来,一看,顿时傻眼了,因为乾坤袋里面剩下的符,所有有用的符加在一起,居然只有十多张了。

    我拍了下脑门,真是糊涂了,最近实在太忙,连写符准备弹药的机会都没有,原来已经快要弹尽粮绝了,多亏提前看了一眼,否则的话,待会如果打起来,那可是要倒霉了。

    我忙清点了一下,发现这些符里面,镇字符一个都没有,驱字符有四张,破字符有两张,定字符只有一张,隐字符有一张,而应该没有什么用处的引字符有十张,火字符也有十张。

    这加起来其实也不少,不过引字符肯定是没用了,这个吸引的引,和隐身的隐,虽然是同音字,但作用却是完全不同。

    还有火字符,这个说不定也有用,不过这里到处都是建筑材料,我要是在这里放火,搞不好就得闹出一场火灾,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用的好。

    我随手把这两种符都收了起来,只留下两张破字符,四张驱字符,一张定字符,这可怜巴巴的七张符,就是我的全部家当了。

    至于隐身的隐字符,我则是准备立刻就使用的,根据上午的经验判断,这玩意的有效时间大约就半个小时左右,时间久了,就要失效,而且现在我浑身上下就这么一张隐字符,一定要利用好。

    接下来,我又戴上了血玉扳指,这就算是全副武装状态了,然后就抓着那张隐身符,小心地往距离我最近的一栋楼走去。

    这栋楼只盖了几层,还没有封顶,我走到楼下,看里面看了一眼,此时正是阴天,这楼里面看着更是阴暗,呜呜的风不知从哪里灌入,又吹出来,发出阵阵怪响,再配上这据说曾有过闹鬼传说的烂尾楼,这气氛实在是让人有点寒毛直竖。

    我并没有管这些,深吸口气,迈步走了进去。

    里面却更是阴暗了,隐约带着股潮湿的气息,脚下是凹凸不平的砂石地,往前看,是一片空荡荡的大厅,几根孤零零的柱子立在那里,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整个一楼,一眼就可以看遍了,并没有丝毫异样,在我左侧前方不远处,就是一条简陋的楼梯道,通往楼上。

    上楼看看。

    我又继续往前走,也没多想,只是提高了精神力和注意力,把周围附近一切的声音都收在耳中,然后缓缓迈步踏着楼梯,来到了二楼。

    二楼和一楼的格局有些不同,不过仍然是一目了然,这里也是什么都没有。

    身旁,仍然是楼梯。

    正要迈步上三楼,我却停了下来,想了想,这样不对劲啊,这一栋楼,差不多就有个六七层的样子,这里一共四栋楼,算上后面那个刚盖了两三层左右的,勉强算是五栋,加在一起,至少也得有二十几层楼那么高,难道我都要一层一层的爬上去?那还不得累死我啊……

    再说,要是真有什么情况,人家在明我在暗,又是以逸待劳,恐怕到时候我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一露面,就让人家给干掉了。

    不行,这样不行,我得想个主意。

    我走到了这里的一个窗口,往外面看去。

    这个角度和位置居然很巧,后面几栋楼都尽收眼底,我这才发现,这几栋楼是呈品字形排列,而且楼与楼之间的间距,居然很小,大约也就不到20米。

    这让我有些奇怪,按理说,在这么空旷的荒地上建的楼,应该很宽敞才对,虽然我从小在乡下长大,但这些日子也了解了一些,这么小的楼间距,是绝对不合理的。

    这周围又没有什么其它的东西阻拦,为什么不把楼建的宽阔一些呢?

    但这问题只在我脑中闪了一下,此时此刻,我没有闲工夫为这的楼间距操心。

    不过,这么近的距离,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主意,既然我现在看不到这里面的虚实,那就来个引蛇出洞好了。

    我心念一动,血玉扳指红芒微闪,挥手间,一个小型的破字诀已经成型,我看准了窗外,双手尽力推出,那破字诀便凌空飞了出去,堪堪飞出二十米的样子,红芒忽然有些微弱,我知道这是已经到了极限,忙在心中默念:破!

    那红芒便如我所愿,在二十米外的半空中,轰然炸响,而且这里地处空旷,周围又有五栋楼围绕,爆炸声传出后,居然有阵阵回声响应,远远的传了出去。

    我缩身在窗后,往外观看,却果然被我料中,这爆炸声还没彻底消失,就从前方的一栋楼里,冲出了七八个人,个个手里拎着刀,探头探脑的四处张望。

    我精神一震,忙仔细看去,这些人都是生面孔,手里拎着的也只是普通的砍刀,大约和电视里古惑仔那种差不多,却不是什么金刀。

    我仔细看了片刻后,就发现在他们跑出来的那栋楼旁边,一堆砂石旁,隐约有几辆车停在那里,上面罩着深色苫布,似乎是故意做的伪装,如果不是刻意去看的话,恐怕真的难以发现。

    我脑海里飞快的运转起来,这里是建筑工地,这些人看上去有些像是打手,再加上这几天的种种迹象,我已经大致算出了他们的身份,应该都是龙腾建工,龙老大的手下。

    应该不会错了,昨天那两个金刀杀手,肯定就是龙老大的人,他们想要暗杀我,却没能成功,于是今天就又生出幺蛾子来了,趁邵培一外出的时候,把他绑架,南宫飞燕去找,恰巧碰到,于是就又追到了这里,却不知是被什么人困住了。

    一定是这样的,以那个龙老大的能力,南宫飞燕要对付他,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面前的这些人看上去只不过是一些小喽啰而已,我相信,在那栋楼里,一定还有更高级的人物,说不定邵培一和南宫飞燕,此时就在那里面。

    但是从周围静悄悄的气氛来看,如果他们真的在,恐怕也已经受制于人了。

    我心头愈发焦急起来,而这些人出来查看了一会,自然是一无所获,这破字诀爆炸后,什么痕迹都不会留下,他们看了半天,什么也没发现,正疑惑着要退回去,忽然从楼里面又走出来一个人,挥手叫这些人站住,然后抬起头来,往四下里打量着。

    我一看见这人,却是登时气不打一处来,因为这人穿着一件黑红相间的袍子,满头长发在脑后束了起来,趾高气扬的样子,让人一看就心生讨厌,而且,还是 我的老相识。

    伊胜!

    这家伙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原来却躲在幕后和龙老大勾结在一起,暗中对我们下手,我说他怎么很久没消息,还以为这家伙改恶从善了呢。

    他站在那里,仰天看了看,又往四处打量了一番,脸上似乎露出了邪邪的笑意,忽然吩咐了那些人几句,那些人很听话,一股脑的都跑进了楼里,于是就只剩伊胜自己,站在那里。

    我心中不由一动,这家伙跟我交手数次,对我的招数应该很熟悉,刚才那个破字诀,他更是见过很多次,莫非他从刚才消散的红芒,和那声爆炸中,已经猜出了我在这里?

    我心头念头急转,却仍然没动,就见伊胜忽然抬起头,似有意似无意的往我这边看了一眼,然后,将衣服撩了下,居然不慌不忙的在楼口的台阶上,坐了下去。

    这该死的家伙,莫非他是故意做给我看的,他是在那里,等着我么?

    此时此刻,我究竟又该怎么做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