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八十八章 往哪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八十八章 往哪跑!

    灰蒙蒙的天空下,银色的无忧河畔,彼岸花红白相映,我呆呆的站在河岸旁,望着邪术师阿南和龙婆婆对峙,周围一片死寂,风声里,却隐约传来阵阵阴魂的啾啾之声,又仿佛,是许多野鬼在同时悲泣。★首★发★追★书★帮★

    阿南的脸色变了又变,挤出一丝笑容道:“龙婆,你老人家这就不必了吧,如果我惹你老人家不高兴了,我马上离开就是,这……”

    龙婆婆哼声道:“你错了,这跟我并没关系,你擅自侵扰阴灵,又打伤阴差,现在阴灵愤怒,要出来报仇,要知道,它们都是没有什么理智的,我可管不了……”

    “别!您可别跟我开玩笑,您也知道,我这人不知轻重,要是为了逃命,不小心伤了这里的阴灵,到时候我岂不是有罪了,您老人家,这是逼我犯错啊……”

    我听的忍不住想笑,这阿南一脸邪气,牛逼哄哄,遇到龙婆婆,居然完全换了一副嘴脸,他是连哄带骗,连唬带吓,看样子,随时都准备好逃跑了。

    龙婆婆却不理他,转头问:“阿九那孩子怎么样啦?”

    严大叔在旁道:“没什么事,大概、大概是他道行还不足,强行召唤那么多阴灵,一时承受不了吧。”

    龙婆婆叹道:“可怜的孩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你就留下来吧。”

    她说着,眼中忽然射出精光,周围的阴灵厉啸之声立时大作,阿南忙大叫道:“慢着慢着,我这就把收取的阴灵放掉……”

    阿南手势一起,登时一团黑雾涌出,隐约间里面便有众多阴灵嚎叫着蹿出,阿南趁机倒飞而起,宽大的黑色斗篷在半空带起猎猎风响,居然就要逃跑。

    而那许多阴灵冲出后,我才发现,那压根就不是刚才他收取的大鬼,却是那些赤条条的阴灵,这家伙分明是想来个混淆视线,来糊弄龙婆婆。

    我忙叫道:“婆婆,千万别放他走!”

    龙婆婆冷哼一声,拐杖重重往地下一戳,喝道:“他跑不了。”

    漫空阴雾随着她这一声喝,突然急速聚拢变幻,那众多阴灵瞬间被阴雾笼罩,竟随之便消失了。但阿南趁着这时机,已经冲天飞起,逃的居然快速无比。

    我望着半空中那一道急飞的乌光,叫道:“婆婆,他在那……”

    龙婆婆再次冷哼一声,那阴雾便立即化作翻卷的旋风,竟向着空中的阿南直追过去,沿途更是带起无边阴雾,声势越来越是浩大,远远看去,就如同一条巨大的黑龙旋风,在追着那一个拼命逃跑的小小萤火虫。

    我看的已经呆住了,只是阿南的速度确实快速的难以想象,好几次那龙卷风都已经把他罩住,却都被他逃脱了出去,龙婆婆在地面仰头观看,喃喃道:“这家伙,倒是个人物,今天他要是能跑出去,也算了不起了。”

    我皱眉问道:“婆婆,这个阿南,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这么厉害,幽冥黄泉,他都来去自如?”

    龙婆婆目光紧盯着半空,闻言缓缓道:“一个出卖了灵魂的人,一个见不得人的人,不,他已经不能算做是人,从上一次我见到他时,他就已经该死了,没想到,又活了这么久。”

    她说的很是含糊,我有些没有听的明白,正要继续问,龙婆婆忽然目光一紧,喝声:“不好,难道他已经修炼成功了么,他居然要跑出去了……”

    我忙抬头去看,就见那一点乌光已经高悬天际,在这灰蒙蒙的世界里,已经快要消失不见了,而身后那一条黑龙旋风虽然去势凶猛,却始终还是距离那乌光差了一截,无法追上。

    我不由也急了,要是在这种情况下他都能跑掉,那真是奇迹了,忙喊道:“婆婆,你能不能马上把我送回去,抢在他回去之前,否则要是让他先回去了,那……”

    我正要说要是让他先回去了,那肯定会第一时间找到我的肉身,加以毁坏,那么,我就永远也回不去了。

    但就在这时候,天空那已经快要消失的乌光突然再次放大,我忙定睛仔细去看,就见那乌光仿佛从天而降一般,竟然在眨眼间便穿过了那一片阴雾,直直的掉落下来。

    我顿时吃了一惊,难道阿南突然又改变主意不跑了么?

    龙婆婆也是微愕,猛的一挥手,那漫天阴雾便立时停止了追击,缓缓漫散开来,任那乌光在天际笔直降落,忽然咦了一声说:“那是什么?”

    就见天空中那道乌光越来越是清晰,却是不断扩大,越来越亮,看上去就如同一枚从天坠落的大号闪光弹,眼看就要降落到我们的面前。

    龙婆婆忽然挥动拐杖,叫道:“来的是谁,快些停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龙婆婆话一出口,那道炫目的光就已经到了头顶上方,随即,那团光芒里面响起一声异啸,声震荒野,听上去竟让人情不自禁的意动神摇,不自主的油然而生膜拜之心。

    龙婆婆神情忽然一动,脸上顿时生出讶异之色,叫道:“莫非是……”

    那白光渐渐散开,从里面却是跳出了一个白衣少女,我定睛一看,立时震惊无比,这竟然是蓝宁!

    蓝宁满脸兴奋之色,远远就看到了我,招手道:“公子,你没事吧?!”

    看着蓝宁突然出现在这里,我的胸口顿时涌上一股激动,迎着她便跑了上去,大声道:“我没事,我没事,你怎么来啦?”

    我冲上去一把抓住蓝宁的手,心头激动不已,蓝宁也是颇为欣喜,回头指着那白光说:“当然是神君带我一起来的啦……”

    “什么?”我愕然,抬头看去,却见那白光已然退散,一人一兽正站在那里,那人披着黑色斗篷,正是阿南,但却是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而在他的对面,一头高大的神兽,用独角死死抵着阿南,两只大眼睛瞪着他,呲牙咧嘴的,满脸都是嫉恶如仇的模样。

    我顿时大喜,居然真的是獬豸跑过来了,正要过去打个招呼,身后龙婆婆已经走了过来,带着喜色道:“原来是獬豸神君到了,我就说,谁能有这般法力呢。”

    獬豸眼珠一转,看了看我们,忽然一声长啸,阿南在啸声中站立不稳,扑通跌倒在地,獬豸身上闪出一片白光,刺得我睁不开眼,片刻后白光散去,再一看,獬豸居然化成了一个穿着青袍的年轻人,看上去比我似乎还要小个一两岁的样子,容貌俊秀英武,半长的头发披在肩上,笑眯眯的看着龙婆婆,躬身行礼道:“龙女婆婆,你好哇。”

    我再次惊讶了,这龙婆婆、居然还是什么龙女?不过我看着她这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样子,实在是和龙女联系不到一起。

    龙婆婆呵呵笑道:“你现在继承了你父亲的神位,了不起啦,还记得我这个老太婆,难得难得。”

    獬豸化作的年轻人脸上带着笑意道:“我哪算什么继承神位呢,就瞎混而已,再说,现在也没人信这个了,马马虎虎。不过,能帮婆婆抓到这个家伙,我倒是挺高兴的,喂,说你呢,过来跪下,给龙女婆婆认错!”

    他一把揪住阿南,叫道:“还有,给你韩爷认错。”

    阿南虽然厉害,但在他手里就跟个小鸡似的,苦着脸跪在地上连声道:“我知道错了,都是我的错……”

    獬豸又叫道:“呸,你得自己招供,说,你都哪里错了?”

    “啊?我、我……”阿南对着我们打躬作揖,“我不该、我不该……我不该和韩家为敌,我不该闯入三岔口,我……”

    “不行,这算狗屁的认错,你得认识到你错误的本质,重新说,说不好就没完!”獬豸瞪着眼珠子叫道,那神情还真有点像他的真身。

    我笑道:“神君,跟这种人就别费心思了,估计他压根就不知道错在哪了。”

    阿南连连对我作揖磕头,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连声道:“韩家小爷,是我鬼迷心窍,一心想着报仇,我知道错了,我该死,求你们饶了我吧,我在地下深渊苦苦修行百年不易,今后绝对不敢再害人了。”

    獬豸伸手给了他一巴掌,哼声道:“闭嘴,我让你认错,没让你求饶,再多说一个字,打死你!”

    “是是是,我错了,我不说了……”阿南遇到这么个不讲理的,估计也很郁闷,直接就趴在了地上,保持着跪拜的姿势,一声不吭了。

    我无语的看了看蓝宁,蓝宁也是掩口偷笑,獬豸这才看了我一眼,上下打量一番,比划道:“你、那个,没事吧?咳咳,这丫头非拉我来救你……”

    我笑着上前道:“是,多谢神君了,只是不知道,上面现在情况如何了?”

    獬豸挠了挠头,似乎有点懒得讲,他回头看了一眼蓝宁,蓝宁自然会意,于是忙走上前来,对我讲出了刚才我走之后,上面所发生的事情。

    龙婆婆看着我们,微笑不语,双手缩在袖中,眯着眼,也静静的听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