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八十九章 金蝉脱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八十九章 金蝉脱壳

    原来,就在我在冥界的这段时间里,人间竟已经过了两天。首发www.zhuishubang.com

    我一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就吓了一跳,不过还好,蓝宁告诉我,我并没有被火化,现在正乖乖的躺在南宫飞燕的家里,一群人守着我呢。

    那天,我在城南西街烂尾楼,一个人独自走进了那一团黑雾之中,但实际上,我却是不知不觉的魂魄离体,肉身当即昏倒在地,人事不省。

    蓝宁吓坏了,怎么叫我都没有反应,正要冲进去救我,那黑雾却随即关闭,一个奇形怪状的石头落在地上。

    蓝宁正不知所措,却在这时,冷清扬恰好赶到,蓝宁并不认识冷清扬,没想到冷清扬却能看见她,见她站在我的旁边,我却昏迷不醒,就误以为蓝宁有恶意,当即举枪射击,却被机灵鬼拦住。

    一番解释后,冷清扬才搞清了事情的原委,于是先收好那块石头,又叫来一队警察,把那些枪手统统带回警局,然后独自留了下来,和蓝宁一起商量办法。

    但是研究了许久,也没搞清这石头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时已经天黑,冷清扬有心想把我先带走,但是又怕我的魂魄失落在这里,回来后找不到肉身,正在纠结的时候,南宫飞燕却和邵培一,还有神捕门的向羽,忽然同时出现了。

    三人一见这场景,忙追问原因,当得知我竟是被诓骗到这里,又为了找她和邵培一才遇到意外,急的不行,用了很多方法都无效,无奈只得把我先带到她的家里,几个人一起研究对策,邵培一甚至做法招魂,却是一律都无效。

    转眼过去了一天,我仍然昏睡在床上,丝毫没有醒转的迹象,南宫飞燕忍不住了,表示她要回家,去请人来,不过这时蓝宁却从我腰间的乾坤袋里面出来,说她已经有了主意。

    前面说过,獬豸神君在闭关,蓝宁回去之后,央求了整整一夜,才请了獬豸神君提前出关,獬豸一见那个石头,便立即说,这不是人间之物,乃是冥界的一块顽石,拥有沟通两界的特殊能力,只要法力足够,便可以开启通道,到冥界去救我了。

    当下众人大喜,但开通冥界通道这个活,却没人能做到,南宫飞燕也不行,最后还是獬豸神君厉害一点,却也费了不少力气,终于打开了通道,那石头里面黑雾涌出,一个奇异的世界才呈现在众人面前。

    但为了安全起见,最后还是獬豸神君带着蓝宁一起进入冥界,众人留下守护我的肉身,以防敌人袭击。

    就这样,獬豸神君和蓝宁来到了冥界,也就是三岔口,但这里地域广阔,常年阴雾弥漫,要想找到我也不容易。两人四处寻找,都没见我的踪迹,后来却意外见到了天空异象,那正是龙婆婆施展法力,追击阿南的时候。

    后来阿南化作一道乌光,直飞天际,獬豸神君从光芒中看出其邪而不正,当即飞上拦截,阿南速度就算再快,却怎么比得了上古神兽,眨眼间就被追上,并硬生生的被逼落下来,等落地之后,就见到了我们。

    这就是蓝宁所知道的全部经过,我听的是瞠目结舌,既感叹这事情的离奇,又欣慰南宫飞燕和邵培一他们原来并没出事,但同时也很是气愤,这该死的阿南,还有那个龙老大,要不是我福大命大造化大,接连遇到贵人,恐怕早就死在这冥界三岔口了。

    我瞪着阿南,哼声道:“你这家伙,现在真相大白,一切都是你故意陷害我,说吧,你到底给南宫飞燕他们下了什么套,把他们引走,骗我过去的?”

    阿南趴在地上,却一声不吭,全身都缩在黑色斗篷下,就像一个认罪的囚徒。

    我见他不说话,心里愈发有气,指着他说:“你别以为不说话就可以了,上次在古墓深渊里面,让你跑了,这次可没那么容易了,你这家伙罪大恶极,那个……”

    我忽然没词了,无论我说什么,这邪术师阿南都趴在那,就是不说话,我不由挠了挠头,要说我这人就是吃软不吃硬,他这老老实实的,我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其实,我也知道,这种祸害绝对留不得,不过要是在气头上,我兴许还能痛下杀手,现在气也消了,心情也好了,看着趴在地上的这个可恶的家伙,倒下不去手了。

    好像,他除了和我作对之外,也没听说他有什么害人的事吧?这罪大恶极的罪名……

    我正发愣,獬豸神君不耐烦了,骂道:“坏人就是坏人,我一看就知道,这小子以前肯定没少干坏事,你不用犹豫了,刚好这里是冥界,我看他也不用回去了,就留下吧,没准还能帮龙女婆婆卖茶水呢……”

    龙婆婆哑然失笑,摆手道:“我可不用他,要是……”

    她说着忽然瞄了我一眼,目光里满是笑意,我不由恍然,她敢情是相中我了啊,不过卖茶水这个活,我可干不了……

    獬豸神君眼珠一转,嘿嘿一笑,随即指着阿南叫道:“喂,让你留下来卖茶水,干不干?这可是好差事,将功赎罪的机会……说话啊,你要不同意,我就直接送你去地狱报到了,喂,你……”

    他说了半天也不见阿南回话,甚至连动都不动,愤愤走上前,抬腿一脚就踢了过去:“我让你卖茶水……啊?”

    他一脚把阿南踢翻,却顿时呆住了,我们几人上眼一看,也是大吃一惊,他这一脚踢的哪里是阿南,分明只是一个空荡荡的斗篷,阿南竟已经不知去向了。

    这家伙居然跟我们来了个金蝉脱壳!

    “混蛋……出来,你给我出来!”獬豸气坏了,当即又化作獬豸原身,独角挑起斗篷,几下撕的粉碎,怒吼着跳上半空,四处横冲直撞,找寻着阿南的下落。

    龙婆婆也是满脸惊容,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伸手招呼道:“算啦算啦,他既然跑了,也是他的本事,居然连我都没发现,哼,这是他自己作孽,不知把握机会,既然这样的话,以后连卖茶水都没他的份啦,快下来,咱们一起,送我这乖徒弟回人间!”

    我尴尬道:“婆婆,我、我没什么本事的,你收我做徒弟,我又不能留下,这恐怕不太好吧……”

    龙婆婆笑眯眯说道:“无妨无妨,老太婆看中你是个好孩子,不但心地善良,根骨又这么好,我就……”

    她说到这里忽然叹了口气,抬头望了望天空,说道:“不瞒你说,这个坏透了的人,当年,也是我的徒弟……”

    她这话说出,除了獬豸神君没什么反应之外,我们几人都是大吃一惊,愣愣的看着她,又想想那邪术师阿南,简直难以相信,这两人,居然会是师徒?

    龙婆婆望着远方,脸上露出了一丝怅然,仿佛是对逝去岁月的感伤,又好像是对往事的回忆,缓缓自语起来……

    她说,那是大约在一百五十年前,那时的阿南,还是一个少年。

    那一天,龙婆婆和往常一样,独自坐在黄泉客栈门前,守望着这孤独冷寂的三岔口,等待着那条黄泉路上的有缘人。

    就在这时,少年阿南,从远处蹒跚而来,和所有阴魂一样,他目光呆滞,脚步踉跄,望着这阴雾弥漫的异世界,眼中满是迷茫。

    按照惯例,龙婆婆给这阿南也喝了一碗忘忧茶,本以为他和别人一样,喝了忘忧茶之后,就会踏上黄泉之路,走向下一个轮回,但却没想到,阿南喝了忘忧茶后,却并没有忘记世间的忧愁烦恼,反而悲悲戚戚的哭了起来。

    龙婆婆大为惊讶,好奇之下,便问阿南为何哭泣,莫非在人间竟有什么连忘忧茶都无法忘却的难事么?

    阿南见这位婆婆慈蔼可亲,不由悲从心来,大哭一场之后,便把自己的经历对龙婆婆讲了出来。

    龙婆婆说到这里,又是微微叹息,语声里,似乎充满了对阿南的惋惜,和深深的遗憾。

    时间,仿佛在此刻缓缓流转,回到了一百五十年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