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九十九章 死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九十九章 死仇

    现在,我多半已经把这事情弄清了,夜魔对我,自然是恨之入骨,那个小夜魔的牙齿此时就在我的身上,它肯定能够感应得到。★首★发★追★书★帮★而猫奴,本就是许多惨死的猫魂聚集在一起,硬生生炼入可可的体内,才制成了猫奴。

    那么问题来了,那些猫,都是怎么死的?

    我清晰的记得,是夜魔之子,将它们杀死,掏空内脏,死的都是凄惨无比,然后那个纸咒师和它分工,夜魔之子杀猫,吃内脏,纸咒师收取魂魄,甚至我现在怀疑,那个夜魔之子就是被纸咒师拐走的,目的就是为了老猫的魂魄。

    所以,那些猫魂应该很清晰的记得,杀死它们的,就是夜魔之子,此时见了这夜魔,自然是愤怒无比,以为当初那个小夜魔已经长大,岂不知,却是夜魔之子它爹,或者,它妈?

    当然,无论是它爹还是它妈都不重要,此时猫奴可可,已经认定了,这个夜魔,就是她的死仇。

    我顾不得去想太多,捏着破字诀,大喝一声,扬手便打。

    这一张破字诀,只是试探的,果然,夜魔见一道红光袭来,并不闪避,怪笑一声,双翅一收,再次护住胸前。

    它居然想要硬接,我不由暗暗紧张起来,难道这家伙真有这般实力?

    破字诀堪堪击至,一团红光将夜魔笼罩其中,夜魔不闪不避,破字诀正好击中夜魔胸膛,红光爆闪中,夜魔连声怒吼,脚下蹬蹬蹬后退数步,居然没完全将破字诀挡住。

    不过下一刻,它再次怒吼一声,双翅猛然展开,那红光便轰然而散,我定睛再看,破字诀的威力已经被完全卸去,无数红光化作细丝,就好像黑夜中燃烧的灰烬,缓缓消散。

    而夜魔,只是退后了几米远而已。

    这家伙果然强悍,在我所遇到过的敌人里,这还是第一个,能在硬接破字诀之后,依然站在原地的人,哦不对,是魔怪。

    夜魔桀桀怪笑,忽然双翅一展,身形闪动,竟奔着我扑了过来,我急忙再次甩出一枚破字诀,同时血咒一起,镇字诀立现,这家伙速度太快,既然破字诀不能一击而破,那就先把它镇住再说。

    不料这次它却没有硬接破字诀,怪叫一声,身形忽的贴地掠起,居然化作一股疾风,避开了破字诀,倏忽间就到了我的另一侧,粗壮的大爪子从翅膀下探出,直直的抓向我的胸口。

    我没料到这家伙的真正速度,远比刚才和猫奴大战的时候还要快,我这血咒刚写到一半,还没来得及发出,它的大爪子就已经到胸前了。

    我靠,我低骂一声,顾不得尚未写完的血咒,右手握拳,血玉扳指尖刺探出,呼的一拳砸出,迎向夜魔的魔爪。

    情急之下,只得硬碰硬了!

    没有任何缓冲,没有任何迟疑,我这一拳,结结实实的和夜魔递过来的大爪子,撞在了一起。

    接下来,两声惨叫传出,我和夜魔同时抱着手腕连连后退。不过它现在是什么感觉我不知道,我却感觉像是一拳硬生生砸在了一块石头上,手上一阵剧痛,骨头似乎都要断了,不由暗骂一句,这坑爹货,爪子也太硬了。

    再看夜魔,抱着手也是连退几步,一点微弱的红芒已经透过血玉扳指的尖刺,刺入了它的手掌,而且似乎在不住扩大,夜魔口中不住发出厉啸,眼中凶光毕现,恶狠狠的盯着我,整个身躯似乎都开始微微发抖起来,然而,就在我凝神警惕的时候,它突然狂吼一声,不顾手上的伤,居然又扑了上来。

    妈的,这么凶悍的家伙我还是第一次见,就见这夜魔仍然是不顾死活的挥动着爪子,往我的胸口抓来,我忙再次退后数步,心中却是一动,它这么不要命,难道是想夺回夜魔之子的牙齿?

    夜魔的速度此时已经减慢了下来,似乎它也不敢太过逼迫,我趁这时机,忙写了一个镇字血咒,冷声道:“你本来不应该属于人间,现在,就让我送你回去地狱吧。”

    拾魂老人在旁插口道:“那个,它不是来自地狱的,它是人间怨气和污秽的产物,你顶多能打散它,不过想要消灭它,有点难度……”

    我无语道:“大爷,不带抢台词的,我哪知道它是从哪来的啊,我就是……”

    话音未落,夜魔嗷的一声怪叫,双翅忽然拍出一股强烈的飓风,整个身躯飞起半空,突然涌出无尽的阴雾,裹挟着阵阵阴魂惨叫,居高临下的俯冲下来。

    这一冲之势雷霆万钧,我心中微慌,忙打出镇字血咒,迎向夜魔,但在夜魔这狂怒的冲击下,镇字血咒的光芒虽然夺目依旧,却没能阻止住夜魔的冲击,就像一阵水波,被猛然坠落的巨石,瞬间击破,我心头一惊,就见夜魔已经毫无阻挡的冲了下来。

    这家伙的凶悍实在是我前所未见,再想要用血玉扳指迎敌,已经有些不对了,因为他这冲击力太猛,我怕到时候血玉扳指纵然击中夜魔,我自己估计也被砸成肉泥了。

    但这方圆十余米内,几乎都被它的威力所笼罩,想躲也躲不开,不远处的猫奴可可摇晃站起,正往这边奔来,但是肯定来不及了,另一侧的拾魂老人,却仍是袖手旁观,看来,谁也指望不上了。

    无奈下,我只得咬咬牙,聚集所有的力量,手指连挥,赶在夜魔冲下来之前,仓促准备了四层叠加的血咒,一层镇字诀,两层破字诀,最后一道禁字诀,先后出手,迎击而上。

    然而,这一次我并不是同时完成的,因为夜魔冲击的速度实在太快,我只能一道一道的先后打出,不过这应该也有个名头,连环箭!

    如果时间允许,我或许能尝试着打出五层甚至六层以上的叠加,但是真的已经来不及了,挥手间,第一道镇字诀已然打出,平地里一团红光冲天而起,夜魔也是呼啸而至,两下轰然对撞!

    耳中便听一连串的炸响,从空中传来,那夜魔带起的阴风黑雾,就如同一颗大号的炸弹,轰的一声便穿破了第一层镇字诀,速度竟是毫不减缓,又继续撞向了我打出的第二层破字诀。

    这一下,爆炸声更加响亮,破字诀的威力到底不同凡响,一大片红光漫散,夜魔在红光中势头略阻,但一声呼啸,骤然加速,却还是冲破了这破字诀的封锁。

    紧接着,第三道破字诀也冲了上去,夜魔眼中闪着骇人的红光,就像一个来自于远古的恐怖巨魔,发出瘆人的狂吼,再次撞了过来。

    轰!

    又是一声大震,夜魔的身形连连摇晃,却仍是不退,我手中正准备着第四道血咒,旁边一声喵呜大叫,猫奴可可居然再次冲上半空,刚好落在夜魔的背上,随即张开嘴,恶狠狠的向夜魔的颈项处咬了下去。

    这简直就是猫捉老鼠的惯技,掐脖子啊,夜魔惨呼一声,不断下冲身形终于颤抖了,那势不可挡的冲击力被缓了一缓,翅膀接连扑动,双手连抓,似乎要将背上的猫奴抓住甩脱,然而猫奴身形瘦小,又是缩在它的肉翅之下,一时间,夜魔居然抓不到她,也甩不掉她。

    这两人顿时胶着在一起,在半空翻滚起来,夜魔凶狂无比的在半空嚎叫,猛然张开巨口,头颅突然旋转了180度,一口咬住了背后的猫奴可可!

    可可厉声惨叫,却仍是死死咬住夜魔的脖子不松口,我看的心头狂跳,再也顾不得许多,索性咬了咬牙,把第四道禁字诀改成了破字诀,再次脱手飞出,现在可可危险,我必须要救她。

    红芒冲天,击向夜魔,这一次它的注意力完全在猫奴可可身上,应该会一击奏效!

    然而我却万万没想到,这道破字诀堪堪击至,夜魔的脑后突然又张开了一个大嘴,同时双手一张,竟然把这道破字诀死死抱住,然后张开巨口,一口咬住红芒,竟似乎要把这道破字诀吞噬掉,一口一口的咬了起来!

    这、这他娘的也太疯狂了……

    看来此时,我只能用禁字诀来试一试了,但是,可可仍然在夜魔的背上,两人死死纠缠咬住,谁也不肯放开谁。

    如果用禁字诀能够奏效,杀掉夜魔,那么可可,也很可能同时被杀,因为,它们都是禁忌者,都是不应该存在于世间的。

    我的心渐渐沉了下去,这又是一个很艰难的选择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