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零九章 过往云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四百零九章 过往云烟

    螭吻龙君微微一笑,居然就那么坐了下来,淡然道:“无妨,如果连回忆都没有了,那会更加痛苦。★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无忧老鬼摇了摇头:“那可未必,说不定,你巴不得自己忘掉呢。”

    这两人刚才那么激烈的相斗,此时却像和老朋友面对面谈心一般,只是满天乌云仍然笼罩在头顶,那双头鱼龙在河岸边半死不活的,已经奄奄一息。

    无忧老鬼紧盯着螭吻龙君,缓缓开口道:“你可还记得,当年你是如何设下这两界屏障的么?”

    螭吻龙君摇头:“你只管说,我统统都不记得了。”

    “哼,那你真的,已经连龙女都忘记了么?”

    “龙女?”螭吻龙君皱了皱眉,再次摇头:“我只好像隐约对这名字有点熟悉,而且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无忧老鬼恶狠狠道:“那你听好了,龙女就是当年你为之震怒,并封了青冥界的人,你这蠢货,笨蛋,既然你真的都忘了,那我就来再告诉你一次……”

    无忧老鬼的语调似乎满是恨意,他对螭吻龙君说,千年前,螭吻龙君,还有无忧龙女,本是这无忧河中的,两条天龙。

    无忧龙女,当我听到这名字的时候,心中不由一动,不过却没插口,安胡子不知什么时候也悄悄的凑了过来,于是我们一起也坐了下来,听无忧老鬼讲起了过去的事情……

    在很久很久以前,大约有几千年了,那时候的青冥界,和冥界一样,是一片死寂之地,一条无忧河水缓缓流淌,正是冥界忘川的源头。

    这无忧河水,本是万年前,由天神从天河中引来,那时河水中便有两条天龙存在,正是龙之九子的螭吻,还有另一条无名的小龙。

    当时,螭吻本是奉命前来镇守这无忧河的,但后来,他发现原来从天河里面,悄悄跑到这里一条小龙,便很是生气,想要捉那小龙回去天河。

    两人几次相斗,小龙哪里会是螭吻对手,从来不肯和螭吻正面交接,而是潜身无忧河中,和螭吻一个追一个躲,展开了一场耗时近千年的趣味追逐战。

    要说本事,螭吻自然强盛许多,但是螭吻乃是奉天命而来,却是有一个忌讳,那便是不得擅入无忧河,螭吻牢记着这个禁令,从来不入无忧河,于是那小龙就得了优势,每每逃不过的时候,只要往无忧河里一钻,就安全大吉了。

    最初的千年里,螭吻从来没有在这滑溜的小龙身上占到什么便宜,几乎每次都要望河兴叹,他十分气恼,于是便回到天河,向天神借来了法宝斩龙梭,想要一举将那捣蛋的小龙拿下。

    他这一来一回,又是百年时间过去了,他信心百倍的回到青冥界,终于找到小龙的行踪,并且在小龙想要逃走的时候,祭出斩龙梭,牢牢钉住了小龙的元神,让它再也无处可逃。

    那小龙果然抵不过天神法宝,在斩龙梭的威力下痛苦挣扎,然而就在螭吻想要痛下杀手的时候,小龙忽然缓缓的竟化作一个妙龄少女。

    这小龙化作的少女,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白衣,恍若置身烟雾之中,面容秀美绝俗,清冷如雪,竟是一个容颜绝世的美女。

    只见她神情哀婉,楚楚可怜的倒在地上,双眉微蹙,望着螭吻,虽然没有说一句话,没有求一句饶,但螭吻几乎瞬间就被这少女的倾城之容迷住了,顿时不自禁的放下了手,上前问小龙叫什么名字。

    那小龙目含清泪,轻咬嘴唇,惹的螭吻心中怦然而跳,小龙却又扑哧一笑,对螭吻说:“我本来是没有名字的,不过你以后可以叫我无忧龙女。”

    螭吻还想要说话,但这小龙却趁机跃身而起,身化玉龙,径直投入了无忧河中,美丽的身姿在无忧河水翻了两个滚,对着螭吻吐出一串大大的水泡,便消失不见了。

    螭吻痴痴的望着无忧河,手中的斩龙梭却是已经不知何时落地了。

    从那以后,螭吻便爱上了这自称无忧龙女的小龙,他每日里都要跑到无忧河畔,希望能看到无忧龙女,但无忧龙女对他仍然很是警惕,顶多会从河中冒出头来,戏弄螭吻一番,从来不与他多说什么。

    螭吻却很是享受这种感觉,那时的他甚至觉得,只要每天都能在无忧河畔,看上龙女几眼,甚至是让她顽皮的吐自己一身水泡,都会觉得幸福无比,他那时常想,那是多么幸福的水泡泡呀……

    如果可能的话,他甚至愿意一生都钻入龙女的水泡里,和她一起嬉戏,再也不分开。

    时光慢慢逝去,无忧龙女在无忧河中,修炼了千年,螭吻便在无忧河畔,守了千年。

    后来有一天,龙女忽然从无忧河中探头出来,好奇的对螭吻说:“你每天这么守在河边,难道非要捉住我不可么?”

    她问的很是天真无邪,螭吻忍不住笑了,他故作凶恶的说:“没错,我一定要抓住你,我要让你一辈子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龙女也笑了,笑的很开心,她眨了眨眼睛,指着天空说:“如果你想要抓住我一辈子,那就帮我,把天宫搬下来好不好?”

    螭吻不解,龙女便说,她当日从天河里本是无意想要来这里玩耍,但后来天河关闭,她无法回去,年深日久,很想念当日天宫的景象,她对螭吻说,要是能在这黑暗的世界里,见到天宫的玉树琼花,碧水青草,那该多好。

    她说罢,低低一叹,满眼都是无尽的怅然,便潜入了河水中。

    这是她第一次和螭吻谈心,当她走了之后,螭吻便暗下决心,一定要让龙女重新见到天宫的景象。

    他是这青冥界的守护者,也是青冥界的主宰,从那天起,他便不惜耗费巨大的法力,试图将这青冥界改地换天,变成天宫的模样。

    但是这里和冥界本为一体,想变成天宫模样,谈何容易,莫说他一个小小螭龙,就是天神下界,也休想轻易做到,但螭吻每每想起龙女怅然的样子,便发了狠,他不停的忙碌着,从一草一木开始,一点点的改变着青冥界的模样。

    他又忙碌了近千年,青冥界终于有了一点仙界的样子,他高兴的找龙女出来,龙女见到了这一切,很是惊讶,也很高兴,但是,龙女只高兴了片刻,却又叹了口气说,这里整日都是昏暗一片,黑沉沉的天空,雾气经年不散,徒有仙境之物,却无仙境之景。

    龙女说完,再次潜入了河中。

    螭吻挠挠头,他望着满天的黑雾,重新鼓起干劲,又开始当起了雾霾清洁工。

    只是这天空的幽冥之雾,却是和冥界一体,永远都无法驱散,他这边费力的清理出一片晴空,那边的幽冥之雾又吹了过来,如此反复,他疲于奔命劳碌,却是半点作用也没有。

    又一个千年过去了,这千年里,螭吻每天都很忙,他也曾在疲累的时候,跑到无忧河畔,偶尔会见到龙女一面,只是那时龙女在无忧河底潜修,已经很少出来,也根本不知道螭吻所做的一切,她只是很奇怪,这个曾经很霸气威武的螭吻,怎么总是一副很疲累的样子呢?

    螭吻为了让龙女开心一笑,已经尽了全力,但他最后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做到,他有些灰心的把这一切都告诉了龙女,然而这时龙女却对他说,自己要走了。

    螭吻惊讶的问龙女要去哪里,龙女说,她在无忧河中修炼圆满,感受到了河中的冤魂越来越多,它们的苦楚无法言说,痛苦不堪,她想要到冥界去,帮助那些无法脱离苦海的冤魂们,重新踏上轮回之路。

    螭吻有些呆了,他耗费了数千年的光阴,为龙女几乎打造了一个新的世界,但到最后,修炼已成的龙女,居然想要离开他?

    螭吻苦苦挽留,龙女却劝他不要为自己再做这些傻事,要他好好修炼,将来重新飞升天界,做一个真正的天龙。

    螭吻却哪里肯听,他满腔的热情,所有的心思,几乎都是为了龙女,怎么舍得让龙女离开,一个人去那凶险的冥界?

    两人争执了起来,龙女一气之下,潜入河中不再出来。

    螭吻在河岸相求,却得不到回应,他越来越是暴躁,眼望自己为龙女建的世界连半点用处都没有,他恼怒极了,开始四处发泄,想要砸烂这个世界,什么玉树琼花,什么碧水青草,什么天宫景象,统统都是一场虚无。

    这时连龙女也劝不住他了,他整个人就像发疯了一样,终于有一天,龙女顺河而下,悄悄的离开了无忧河,奔向了冥界的忘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