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一十二章 穿越通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四百一十二章 穿越通道

    然而,双头鱼龙已是奄奄一息,如何走得?

    无忧老鬼与它一体同修,只怕也将要不行了。★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螭吻龙君缓缓走到双头鱼龙身前,凝目伸指,一滴血从指尖落下,融入双头鱼龙的身体。

    螭吻龙君挥手,前方雾气徐徐散开,鱼龙身上红芒微闪,居然跃身而起。

    “这滴龙血,不会助你成龙,但能救你的命,去吧。”

    无忧老鬼目露感激的望了螭吻龙君一眼,起身道:“好,既然你已非当年的螭吻龙君,过去的恩怨一笔勾销,我虽然恨你对龙女所为,但我能有今日道行,也是你所赐,青冥界,就此告别了。”

    他话音一落,当即身形一闪,立即与鱼龙合体,腾飞半空,一声怪啸,声震天穹,随后降落下来,喝道:“想去三岔口的,就随我来……”

    我喜出望外,上前对螭吻龙君道:“多谢龙君相助,实不相瞒,我本是三岔口黄泉客栈,龙婆婆的徒弟,这次去三岔口就是找她助我还阳,如果龙君有什么话想带给她,我一定捎到。”

    “龙婆婆……”螭吻龙君喃喃重复一句,脸上露出凄迷之色,“如果真的是她,那你就替我转告,青冥界的仙境已成,她如果还想看看,随时可以回来。”

    我重重点头,转身正要走,螭吻龙君又递过一物,道:“你把这个交给她。”

    我下意识一看,却正是那黑乎乎的尺许长棍状物,只见螭吻龙君手掌抚过,那物件登时光芒微闪,化作一根巴掌长短的菱形梭状物,两端尖细,犹如纺锤。

    “这就是斩龙梭,你拿去交给她吧。”螭吻龙君并没有说明为何把这斩龙梭交给龙婆婆,不过我已然明白,他是想用这当年用来对付龙婆婆,哦,应该叫龙女婆婆的法宝,送给龙女婆婆,用意自然是表示已经后悔当年之事,希望龙女婆婆能够原谅他。

    我默默不语,接过这斩龙梭,螭吻龙君手中又取出那块玉牌,微叹道:“这是她当年身上之物,此时物尚在,人却已非,人却已非……”

    他不住的低低念叨着,就像个沉浸在往事回忆中的老人,面容上露出一丝笑容,缓缓的坐了下去。

    我暗叹口气,从身上取出仅剩的几个青冥果,递给螭吻龙君道:“这些,是龙女婆婆送给我的,现在是你的了,两界隔绝后,这果子既然在这一界几乎断绝,那就让这几颗果子,重新在这里生根吧,希望再过些年,这青冥界的无忧河畔也能再次长满青冥果。”

    说罢,我便转身跨上了那双头鱼龙的脊背,安胡子也急急跑了过来,我伸手拉他上来,双头鱼龙倒并没表示出反对,带上我们在无忧河畔腾空而起,围着螭吻龙君绕了一周,便发出一声叫,径直向着无忧寒潭中俯冲而去。

    面前迷雾漫散,寒潭水泼喇喇分开,这双头鱼龙扎入深潭中,风驰电掣般的在迷雾中穿行。

    耳畔水声隆隆,迷雾重重,一股无边的压力从四面八方传来,我和安胡子紧抓着鱼龙背鳍,俯身低头,心中无比紧张,从这深潭内的通道中,向前进发。

    周围一片朦胧,什么都看不见,感觉过了许久,鱼龙忽然骤然加快速度,一声长啸,身躯猛的昂起,高高向上飞起。

    那无边的压力骤然消失了,眼前霍然开朗,我睁眼一看,就见我们已经身处另一个世界之中,大体和青冥界似乎差不多,但却更加接近冥界的幽暗景象。

    双头鱼龙在半空腾飞舞动,下方是一条墨黑色的河流,看上去却是比那无忧河窄了许多,在这幽暗的大地上蜿蜒向前,一直延伸到无尽的远方。

    已经到了三岔口了!

    我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地方,不由满心欢喜,双头鱼龙在半空飞舞片刻,便落了下来,一头扎入河水中,我和安胡子翻身跳下,站在河岸旁,看着这一界,心中感慨万千。

    “老大,天呐,我不是在做梦吧,居然、居然真的到了三岔口,从这里往前,就是冥界了吧?”

    我嗯了一声,点点头说:“应该是的,其实我也没去过真正的冥界,不过要去冥界,必须要过黄泉客栈,龙女婆婆,就在那里。”

    安胡子道:“你怎么能确定,他们口中说的龙女,就是你说的那个龙婆婆呢?”

    我叹口气道:“若不是她,还能有谁呢?其实这两界虽然阻隔不通,但从无忧老鬼和那螭吻龙君的口中能够听得出,他们一直都知道龙女现在的情况。”

    安胡子愣道:“不会吧,两界封锁,他们如何得知?”

    “毕竟他们都非常人,而且两界不是真正的完全封闭,那双头鱼龙,难道就不会悄悄越界来这里么?”

    我话音一落,河水中哗啦声响,无忧老鬼出现,往周围看了看,说道:“从这里往前,走不远,就是黄泉客栈了,你们去吧,见了她……替我问好。”

    我诧异道:“怎么,你不过去么?”

    他摇摇头:“不了,她也不知道我是谁,除非我用鱼龙之体过去,但是那样的话,也没什么意思。”

    我指了指鱼龙说:“那它不能化形为人吗?”

    无忧老鬼苦笑:“化形为人?冥界生物,皆是怨气虚体,没有化形一说,除非修炼到极致,凝体固身,但到时候,也已经成仙了。算了,我能来到这一界,已经知足了,总好过守在那寒潭底苦捱岁月,就这样,后会有期吧。”

    他对着我们摆了摆手,身形便渐渐淡去,终于消失不见,却在这时,无忧河中鱼龙高高跃出水面,扭摆双头,轰的一声又落入水中,只见一道水线在无忧河中出现,便远远的去了。

    我和安胡子望着双头鱼龙离去的方向,发了会呆,回想前事,再看看这静寂的世界,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总算我们命大造化大,这回,应该不会再有什么灾厄了。

    我们一起踏上了路程,这里是无忧河岸,到处都生长着彼岸花,绵延向前,一大簇一大簇的,虽然是身处冥界,却也有着一丝的生意盎然。

    按着无忧老鬼说的方向,我们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前面一片荒原中,果然出现了那个孤零零的黄泉客栈。

    接下来,几乎没有什么悬念了,我和安胡子来到黄泉客栈,见到了龙女婆婆,她有些讶然,然而当我拿出那个斩龙梭,她便明白了一切。

    我静静的对她讲了螭吻龙君的事,还有无忧老鬼的事,她便静静的听,关于过往的一切,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叹了口气,接过了斩龙梭,凝神端详起来。

    她虽然不言不语,但我从她的眼中,看出了岁月的痕迹。

    良久无言,这时安胡子忽然讷讷的问龙女婆婆,既然无忧河水有着特殊的能力,为何她老人家在无忧河中许多年,却没有失忆呢?

    龙女婆婆微微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说:“你若无忧无虑,没有烦恼,那还何必要选择忘记呢?”

    她老人家这句很是深奥,我想了许久,才想明白,或许龙女婆婆正是因为当年天真烂漫,无忧无虑,所以才会在无忧河中生活,而且,最初的她,对螭吻也没有任何情爱之心,或许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没有受到无忧河的影响。

    但后来,她离开青冥界和螭吻争执的时候,听了螭吻那些告白,才终于意识到自己内心所欲,所以,才会吐血受伤,匆匆逃离,说不定,她今日的苍老,也是为了这个缘故。

    我心中无比感慨,龙女婆婆却是早已看开,她凝望着青冥界的方向,满面波澜不惊,浑浊的眼中,并没有露出半点异样,也不知她的心里究竟是在想些什么。

    她又问了我为何会来到此处,我苦笑着讲了,龙女婆婆微微一笑,告诉我说,在这个世界上,实际有着许许多多的平行通道,许许多多的特殊空间,那天我本想进玉貔貅里面去找獬豸,却无意中一头撞进了青冥界,这也算是误打误撞,不过好在我命中有造化,非但没事,反而得福。

    我纳闷的问龙女婆婆:“我都已经够倒霉的了,这‘福’,指的是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