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二十六章 白胡子老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四百二十六章 白胡子老头

    这一幕景象让我很是惊讶,这狐谷内的秘洞中,竟还有这么一间石室,那个女子,又会是谁呢?

    我极力想看清这女子面貌,然而白雾弥漫,却怎么也看不清,就在这时,石室中忽然再次传来说话的声音。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心中一动,努力看去,终于看清了,石室里面,那玉床旁边,还有一个人,正对着那玉床上的女子喃喃低语。

    “娘,我这些天一直在犹豫,我不知道究竟该不该这样做,可是我好像没有别的选择了,雪姨也在劝我,她说车到山前必有路,但我有些等不及了,娘,我很害怕,我没想到这一天会这样快的到来,虽然、虽然您早就对我说过,但直到前些天,那个福缘斋主真的派人来了,我才相信,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声音如泣如诉,哀怨凄婉,就好像对着已逝的亲人在诉说衷肠,而我听着这声音,更是心头巨震,惊的目瞪口呆。

    因为这个在石室里面说话的,正是南宫飞燕。

    可是南宫飞燕叫做娘的,岂不正是那晏夫人么?上一次在狐谷,那晏夫人虽然受伤,甚至自断一尾,但是并没有受到什么要命的伤害,怎么现在就躺在这神秘的古洞石室里面一动不动了呢?

    难道,她是在疗伤?

    南宫飞燕刚才所说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她要做什么?

    石室里面的雾气弥漫,久久不绝,南宫飞燕还在低低诉说。

    “娘,您能告诉我,我这样做究竟对是不对呢?唉,娘,我已经来了几次,只是想得到您的指点,为什么您总是不说话呢,娘,难道您在九泉之下,真的已经失去了神识么……”

    什么?九泉之下?!

    我顿时大吃一惊,这个词可不是随便用的,九泉之下,那、那岂不是说明,晏夫人真的已经逝去了?

    可是不应该啊,上一次她明明还和我说过话,她明明只是断去了一尾,怎么会……

    忽然,南宫飞燕在里面嘤嘤的哭了起来,她伏在那人身上,再不言语,身子微微起伏,显然是在抽泣。

    而此时,石室内的雾气渐渐散去一些,终于露出了那女子的面孔,只见她面容安详宁静,双目紧闭,朱唇微启,容貌自是甚美,正是我曾经见过一面的九尾天狐,晏夫人。

    此时的晏夫人,静静的躺在玉床上,给人的感觉就像熟睡一般,南宫飞燕哭泣了一阵,才缓缓抬头,望着晏夫人的面目,痴痴的发呆,又过了好一会,她忽然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声音突转坚定。

    “娘,既然你迟迟不肯回应,那我只能当你同意了,事到如今,我也是没办法,如果不这样的话,不光我们狐谷,恐怕连这天下,都将要陷入一场大乱。还有,那个韩家的后代,韩青天,他、他现在还小,他需要我们的帮助,娘,韩家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不能不管他。”

    南宫飞燕说完这句话,便站起身来,双手略抬,结成一个印诀指向玉床,随后,那躺在玉床上的晏夫人,胸前忽然红光大盛,一枚小小的血红色的玉环,在满室清冷的蒙蒙白雾中,就那么,轻轻的,升了起来。

    我再次惊讶了起来,她这是要干嘛?

    只是这时我在外面垫着脚站了已经许久,脚已经有些酸了,此时里面红光大盛,白雾弥漫,我心中紧张,便想要努力往前看的清楚一些,却忘了我是在偷看的,一脚踩在了一块小石子上面,发出一声轻响。

    “谁在外面?!”

    南宫飞燕忽然低喝一声,同时手一放,那团红光便一下子弱了下来。

    我心中一惊,正不知自己是该现身,还是该躲起来,一道身影忽然不知从哪里飞快掠出,我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腰间一紧,随即身子腾空,眼前景物一花,嗖的一声就出了洞外。

    只一瞬,面前掠过那洞口藤蔓,我就已经出了洞外,急转头看,一个人低声在耳畔道:“不要动,也不要说话。”

    这声音明显带着命令的口吻,我想要挣扎,但在这人手中,我却好似突然失去了抵抗力,心头顿时惊骇,随后这人抓着我疾快无比的在树林中飞行了一段,才终于降落在地。

    我总算脚踏实地,抓在腰间的手也松开了,我急忙回头去看,却见一个白头发白胡子老头站在我的面前,下巴上长了几根稀疏的胡子,一脸的傲然之态,正不断的上下打量着我。

    这完全是个陌生人,我从来都没见过,愣了一下,同时和他开口道:“你是谁”?

    这白胡子老头冲我一瞪眼:“你先说!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我见这人倒不像是坏人,于是想了想说:“呃,我是南宫飞燕的朋友,是来这里看她的。”

    他又看了我几眼,忽然说:“你就是那个姓韩的小子?”

    “呃,是啊,我是姓韩,韩青天……”我见他居然知道我,下意识的就报上了姓名,他顿时眼睛一亮,却忙伸手指示意我噤声,又往远处看了看,回头对我说道:“你小子还真是敢乱闯,不要小命了么,那玉清洞中有万载寒冰,乃是狐谷禁地,闭关之所,道行不足者若是进了洞中会被寒气侵体,血脉爆裂而亡,整个狐谷里也没有几个人敢踏入那洞中半步的,若不是我及时拉你出来,你……”

    我疑惑道:“那你又是谁,狐谷禁地,闭关之所,你在里面干嘛?”

    这人又一瞪眼,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架势,哼声道:“我自然可以去,我是这狐谷的护法长老,你说我能不能去?”

    狐谷的护法长老?不是吧,狐谷里面不都是女的么,没听南宫飞燕说过啊。

    “你是狐谷的护法长老?”我上下看了他几眼,不由露出了质疑的表情。

    “怎么,你小子敢不信?”他摸了摸下巴上的几根稀疏胡子,一脸很是生气的模样。

    “呃,不是不信,只不过,你怎么证明你的狐谷的护法长老,刚才在那里面,你又在干嘛?”

    我不得不问个清楚,刚才那小狐狸精抢走我乾坤袋的事,我心有余悸,而且到现在那小狐狸精踪影皆无,我这还正着急呢,哪里还敢乱信人。

    就见这白胡子老头听我这么一说,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前仰后合,捶胸顿足,不要的摇头晃脑,花枝乱颤,娇喘连连……

    呃,等等,花枝乱颤,娇喘连连?

    我几乎以为我眼花了,就见我面前的这个白胡子老头,笑着笑着,忽然就慢慢的变化了形貌,居然变成了刚才抢我东西的那个小狐狸精!

    我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腾腾腾倒退几步,使劲揉了揉眼睛,再定睛一看,眼前正是刚才那个青衣少女,头挽双髻,相貌娇俏,双手叉腰,脆生生的说:“喂,大傻子,看什么看,不认识我了呀?”

    “你、你这、到底是……你是谁啊?”我已经彻底傻眼了,这还是刚才那个老头不?说实话他要是在我面前突然变成小伙子我都不惊讶,可这一个糟老头子居然一下子变成个娇滴滴的大姑娘,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这青衣少女掩口一笑,忽然抛出一物,说:“这个还给你,看把你急的。”

    我接过来一看,却正是我的乾坤袋,我忙伸手进去检查一下,东西都还在,不由一喜,抬头再一看,却又是吓了一跳。

    我的个乖乖,刚才的少女又变成老头了……

    我正目瞪口呆,这老头却换了一副严肃的神色,对我说:“刚才燕姑娘说的话,做的事,你都看见了吧?”

    我心中一动,什么意思,难道说,刚才是他故意变化了,引我进去的?

    他,到底是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