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三十四章 斩仙飞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四百三十四章 斩仙飞刀

    从常庆的描述中,我隐约想起了,一幕过往。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那就是,鲁班传人,杨晨家的那把神奇的斩仙飞刀!

    很像,真的是很像啊,我想起那时,伊胜前去杨家捣乱,想要夺取鲁班天书,杨老先生祭起斩仙飞刀的情形,正是装在一个木箱中,而杨老先生一拍木箱,金光射出,霎时化作飞刀,疾如迅雷,伊胜连一招都不敢接,就立即逃窜,却还是被飞刀斩中受伤。

    我胸中有些激动起来,眼神都有些颤抖了,如果这斩仙飞刀,真的就是当年一击斩落轮回宝镜的至宝,那、那我们对付福缘斋主的胜算,岂不是又多了一分?

    或者说,有了一个克制轮回宝镜的宝物,最起码,也可以让福缘斋主的阴谋不那么容易得逞了。

    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我心里想着,越发兴奋起来,忽然用力击掌,南宫飞燕奇怪道:“小天,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没什么,我就是……太激动了,呵呵,真是太激动人心了,想想那个画面就觉得兴奋呀……”我呵呵傻笑着说,其实心里却早已经想好了,回头我就去找杨晨去,如果他家那个斩仙飞刀真是当年的那件宝贝,那可就……

    常庆冲我翻了个白眼:“哼,真是神经病。”

    我呵呵一笑,没跟他计较,心里却想,你才是蛇精病呢……

    常庆的故事到这里就算讲完了,他对南宫飞燕说:“燕姐,你说,这件事我不找他找谁,你也别那么护着他,那个诸葛老家伙,肯定是他帮忙逃走的。”

    南宫飞燕低头想了下,问我:“小天,是这样吗,其实,常庆也是为了对付福缘斋,从这一点上来讲,咱们其实……”

    我摆手道:“我都明白,你不用多说了,常庆,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既然你把一切都告诉我了,我再装糊涂就没意思了,诸葛老鬼前些天确实求我帮他离开这里了,而且,我也确实帮他了。”

    常庆勃然大怒:“我就知道是你干的!这回你还有什么说的,快带我去找那个老家伙……”

    “你别那么激动好不好?拜托你用点脑子,你之前千方百计想让诸葛老鬼顺从你的意思,都没有用,结果人家还跑了,难道你这次去找到他,他就听你的了?”

    我对他提出质疑,常庆怒不可遏,一脚把地上一棵树踢飞,喝道:“他敢不听,这次我就让他魂飞魄散,永不超生,看他答不答应!”

    我摇头道:“别异想天开了,如果来硬的管用,也不至于让他跑了,我看,这件事你就别管了,我去试试看如何?”

    “你?你能说服那老家伙,帮我们夺回轮回镜?哼,那老家伙固执无比,又狡猾无比,他早知道轮回镜已经落入高人手中,凭他的本事,连我们都打不过,自然不敢得罪人家了。我倒想知道,你用什么方法,能让他听你的?”

    常庆也对我表示怀疑,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能用什么方法,想了想对他说:“这样吧,你想啊,我曾经帮他逃走,关于他现在的一切,我最清楚,所以我可以和他谈判,你硬的不行,我就试试软硬兼施,让他知道,帮助我们,还能对他有好处,如果不老实,那灾难立刻就要临头了。”

    常庆还是疑惑的看着我,说道:“你这不是废话么,能不能说具体点?”

    我一摊手:“具体点我也不知道,反正你要是觉得行,我就去试试,你要是不同意,那我也没办法,你完全可以自己去找他,继续逼迫他就范,那就跟我无关了。”

    常庆皱了皱眉,没有说话,南宫飞燕在旁轻轻拉了他一下说:“常弟弟,听小天的,我相信,他既然说了,就一定能做到。”

    常庆神情似乎有些不悦,但也没说什么,看了我一眼说:“那我怎么相信他,眼下时间越来越紧迫了,他要是一拖就是几个月,那就什么都完蛋了。”

    我对他说:“不用几个月,少则三天,多则五天,我差不多就能有个眉目,到时候我们还在这里见面如何?”

    南宫飞燕道:“嗯,我看行,常弟弟,那就这样定了吧,其实以你的脾气性格,就算是找到了那个什么老鬼,恐怕你也是对他无可奈何,不如让小天试试。”

    常庆这才终于点了点头,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好吧……”

    我暗暗松了口气,只要他肯同意合作就好,其实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团结一切能团结的力量,尽可能的孤立福缘斋。

    但这常庆虽然嘴上同意了,看我的眼神仍然不善,我不由挠头,这家伙也不知怎么就看我不顺眼,难道就是为了我跟南宫飞燕关系好么,你说你一个蛇精,活个千八百年都跟玩似的,你跟我一个几十岁就GAME OVER了的人类较什么劲,就算我真跟南宫飞燕如何了,你等我死了,你再跟她好呗。

    当然了,这话我心里想,嘴里不能说,否则还得吵起来,这个常庆虽然看着挺精明的,其实脑筋有问题,要说这蛇,跟狐狸的智商确实没法比……

    不过趁着常庆现在有南宫飞燕压着,乖乖的,我趁机问他:“对了,常兄弟,我还有个疑惑想问你,那福缘斋主抢夺轮回镜,究竟是要干什么?”

    常庆眼神又犀利了起来,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耸了耸肩说:“这个嘛,你想啊,所谓知己知己百战不殆,咱们要是搞清楚他的目的,不就能对症下药了么?要是连你都不知道福缘斋主的目的,那咱们就会处于被动啊。”

    常庆哼了一声说:“我当然知道了,我爹曾经说过,轮回镜最大的神奇之处,其实就是逆转阴阳,穿越轮回……”

    “逆转阴阳,穿越轮回,那是什么意思,你能不能说的清楚点?”我忽然就紧张了起来,看来常庆真是知道轮回镜的底细。

    我正瞪大了眼睛等着他说,常庆却停了下来,瞥了我一眼说:“我就只能说这么多了,剩下的事,等你把那诸葛老鬼搞定再说,记住了,我要的是他说出,当年能够对付轮回宝镜的那个法宝的下落和底细,明白了么?”

    这家伙心眼也挺多啊,居然说了个开头就不说了,我捏了捏鼻子,呵呵笑了下说:“好吧,我明白,那今天就这样,等我有消息,会让飞燕姐通知你的。”

    他又莫名其妙的冲我翻了个白眼,把头一扭,背对着我们说:“我走了,你们……你们随意吧。”

    我冲南宫飞燕无奈的苦笑一下,这小子还是满满的醋劲,南宫飞燕也捂嘴偷笑,却走上去拉住常庆的手说:“常弟弟,你回去小心点,现在不比以前,自己多留神,有事记得要跟我说。”

    常庆脸上一阵不自然,似乎还有点脸红了,不过还是展颜一笑,对南宫飞燕说:“嗯,我知道了,你、你也小心。”

    他说着身形一闪就要走,似乎很是紧张的样子,我双手叉腰,看着常庆这一副样子有趣,正想着待会怎么揶揄南宫飞燕几句,忽然就在这时,周围起了一阵阴风。

    这阴风来的好生奇怪,丝毫没有前兆,我下意识的浑身一冷,抬头往那阴风的方向望去,突然就见,那前方的树影里,仿佛笼罩着一层阴雾,阴雾之中,隐约站着一个黑色的怪影。

    两点红芒,在雾气中若隐若现……

    见到这一幕,我不由悚然心惊,几乎是刹那间就想起了一个老对头。

    夜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