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三十九章 夜魔对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四百三十九章 夜魔对话

    这、不是说夜魔不会说话的吗?

    我一拍脑门,忽然想了起来,貌似从来没人说过夜魔不会说话的啊,只是我自己这么认为而已,而且事实上它也的确没有说过话,可是现在……

    这货真的开口说话了!

    我顿时拳头停在了半空,就见夜魔的身形渐渐清晰起来,还是那副老样子,不过那原本凶狠无情的眼眸里,似乎多了一丝情绪的波动。免-费-首-发→【追】【书】【帮】

    “韩家的后代,我知道你是,你若杀我,你会后悔。”

    这夜魔又说了一句话,它的声音干涩沙哑,就像老树皮摩擦发出声音,让人听了十分的不舒服。

    说完,它居然半撑着坐了起来,周身雾气缭绕,徐徐回到它的体内,它便靠着那棵大树,睁眼看着我。

    这家伙居然还有话要跟我说,我下意识的退了两步,南宫飞燕等人也围了过来,只有伊胜没有动,远远站在那里,也靠着一棵大树,却是坐了下来,一副对这边并不关心的样子,眯起了眼睛。

    我懒的理他,对夜魔说:“你、你有什么话,现在就说吧,你吞吃魂魄为生,杀生害命,本来就不应该留在人间,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你既然知道我是韩家人,那就……”

    它不等我说完,便忽然打断我说道:“你错了,我们夜魔一族,从来不会杀生害命。”

    它居然还会狡辩,我脑海里瞬间就闪过深藏已久的记忆,哼了一声说:“别闹了,这话你别说糊弄我,就算糊弄小孩子都没人信,就你这样的,不害人,谁信?夜魔幼子是怎么长大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么?”

    “夜魔的幼子会在月圆之夜,寻找到它们的宿主,并以宿主的血肉为食,直到它们长成为止。”

    这段禁忌笔记中的话,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以宿主的血肉为食,这叫不害人?

    夜魔忽然嘎嘎笑了起来,声音难听至极,它对我说道:“夜魔一族的宿主,固然也有人类,我们也是以魂魄为食,但是,夜魔一族,从来不伤害心性正直之人,我们的宿主,也大多是通灵的兽类,还有邪恶之人的躯体……”

    嗯?我听了夜魔的话,不由愣住了,这是怎么说?这夜魔一族,怎么在它口中又变成好人了?

    “想不到你果然道行颇高,居然还会忽悠人,不过你这话却是有个漏洞。我就是心性正直的人,你怎么总是跟我作对?”

    我一句话直指要害,你说你是好人,那怎么总跟好人作对?再说了,就它这形象的,它说它是好人,谁信啊?

    夜魔目光中透出异样的光芒,抬头看了我一眼,哼声道:“只因我的孩子死于你手,我不找你算账,我去找谁?”

    呃,我一下又滞住了,这话倒是事实,可是,那也不怪我啊,那本来就是……

    对了,我忽然想起了那个纸咒师,当时绝对是他拐走了夜魔之子,并且那些死猫的魂魄,都是被他收走,最后交给那个阿南,制成了猫奴,要说罪魁祸首,应该是他们才对。

    我想到这里,便把当年的事,大略的说了一遍给夜魔,这感觉有点怪,但它既然能够和我交流对话,那我总得把事情说明白,说不定,从它这里,还能够给我更多的信息。

    我说完之后,夜魔眼眸中闪出骇人的红光,不断的咆哮着,看样子愤怒极了,我下意识的退了两步,以防它暴走伤人,常庆却哼声道:“跟它有什么好说的,暗夜的魔怪,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自古以来,妖有好妖,魔却没听说有好魔,但凡叫得上魔的,都该死。”

    夜魔听了这话,却嗬哈狂笑起来,它猛的站起身来,身躯顿时暴涨,转眼间就恢复到了两米多高,浑身血红色的肌肉坟起,我不由大惊,难道那斩龙梭的威力,都不能伤害夜魔的躯体么?

    就见夜魔重新露出本相,仰天狂吼,其声裂空,几乎要刺破耳鼓,我忙捂住耳朵,血玉扳指红芒一闪,大喝道:“你再发疯,我就要再出手了!”

    夜魔的狂吼声戛然而止,它猛然垂首,冷冷的看着我们,喉咙里一丝一丝的挤出可怕的声音。

    “你们这些人妖……”

    我一挥手:“慢着,我是人,他们是妖,你分开说,别连在一起,我听着别扭……”

    夜魔一滞,目光凶戾的瞪了我一眼,随即继续道:“夜魔一族,虽然是暗夜的魔怪,黑暗的怨气所化,但我们只喜欢那些黑暗的负能量,贪婪、邪恶、卑鄙、犯罪,这些才是我们的食物,我们的力量来源,我们从来就不是善良的,魔就是魔,本就无善恶之分,我们存在的意义,只有生存,为了生存下去,无论做什么都是正确的,还有,这世界正是因为有了我们的存在,负能量才会减少,否则,你们早已经被负能量所包围,包围,包围……”

    它狰狞无比的重复着这几句话,但我却从它的话里面,听出了一些特殊的含义。那就是,夜魔本无善恶正邪,它们的存在只是为了生存,换句话说,它们是介于正邪之间的物种,它们虽然是黑暗的生物,却给这世界净化了许多负能量。

    这是一个可以辩论的话题,我突然就有些愣住了,如果事实真的是按照夜魔所说的这样,那我是否还应该灭掉它呢?

    其实简单来说,这就好像是一个食物链的问题,这个世界上各种生物并存,而且各自也都有着存在的理由和价值,从来没有一种动物是完全无用的,一种生物的灭绝,必然会给这世界带来巨大的影响,那么如果夜魔灭绝了,那些黑暗中的负能量,就会四处蔓延,充斥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我想,夜魔所说的,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我看着夜魔,皱起了眉头,常庆在旁忽然道:“优柔寡断,你管它那么多作甚,难道一只老虎伤人,你为了怕影响整个山林的生态平衡,就不去管它了么,真是荒谬。”

    他说的似乎也有道理,不过我随后一想,却又不是这么回事,苦笑道:“常庆兄弟,关键这老虎是一个濒临灭绝的东北虎,或者华南虎,再说……”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抬头问那夜魔:“既然你现在已经知道了,你的幼子是被何人所害,那你是否想去找那些人报仇呢?”

    “报仇、报仇……”夜魔的眼睛已经彻底红了,不断重复着这两个字,我一看有门,虽然这夜魔正邪不分,又凶恶异常,但要是能把它鼓动过来,变成对付福缘斋和阿南那伙人的盟友,貌似也不错,再说,刚才夜魔所说的话,我也听在了耳中,它们虽然是以魂魄为食,但是传说中夜魔害人的事,还真是没听说过,而且它也说了,夜魔宿主,大部分都是通灵的兽类,还有一些大奸大恶之人。

    这么算起来的话,它好像也不能归在恶人一类,最起码,也是爱憎分明,率性而为,比那神秘诡异,处处下暗刀子的福缘斋,要强得多了。

    夜魔的声音渐渐低了,我正要趁机再鼓动几句,它却忽然跌坐在地,像是自语,又像是对我说话一般,低低说道:“韩家人,我见过你的祖先,你们,果然都是正直的人。”

    呃,想不到这夜魔还夸了我一句,它又继续道:“我为了找寻我的孩子,整整找了十多年,可你知道,我的孩子,是怎么丢的么?”

    我挠了挠头,这我上哪知道去?

    它却不理我,又缓缓的讲述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