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四十五章 僵尸出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四百四十五章 僵尸出没

    诸葛老鬼郑重其事的说出两百年前他所认识的鲁班传人,名字居然叫伊败。首发www.zhuishubang.com

    这让我大跌眼镜,下巴几乎都砸脚面上,这是搞什么啊,不是姓杨吗?

    诸葛老鬼看着我的反应,疑惑道:“嗯?你干嘛这是,难道你认识那个人?”

    我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不认识不认识,我就是纳闷,这是人名么?咋听着这么奇怪……”

    诸葛老鬼说:“奇怪么?呵呵,那你说我叫诸葛孔铭奇怪不?其实很正常,因为我们这都属于艺名……”

    我晕了一个,真是够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还艺名?

    “那个伊败,原名我是不知道了,反正他当时算是很厉害的人物了,他的鲁班天书,严格来讲不是正统,而是厌胜师中代代传下来的一些偏门,但是他这人绝顶聪明,心性坚忍,那时曾自以为天下无敌,直到后来,据说是和人比试的时候败了,且连败数次,他盛怒之下,便给自己改名伊败,说是什么时候能胜过那人,再改名叫伊胜,只可惜,终其一生,他也没能再胜那人半场……”

    诸葛老鬼说罢,我心中忽然就明白了,伊胜伊胜,原来这个名字却是这么个来历,如此说来,难道伊胜还真是那个伊败的儿子,或者后人?

    不过从年龄来看,儿子的可能性不大,那伊败都两百多年前的人物了,除非他有本事能活两百岁,当然这也是有可能的,问题就是他要是两百岁,还能有生育能力么?

    那伊胜看着可是和我应该差不多,除非他驻颜有术,实际上是个八九十岁的老头子,那还有可能是伊败的儿子。

    我纠结了片刻,晃了晃头,不管他是儿子还是孙子吧,总之这根线索是有了,现在诸葛老鬼明显还是不愿说实话,装着没见过斩仙飞刀,但这也不重要,反正,找到杨晨,斩仙飞刀自然就有了。

    “老哥,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当年伊败既然号称天下无敌,那胜了伊败的人,到底是谁呢?”

    我出言问道,诸葛老鬼却呵呵一笑,良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说:“那人,叫韩立。”

    韩立?!

    我差点一屁股坐地上,这是哪个韩立啊?是我们韩家禁忌师,还是……

    诸葛老鬼却不管我的反应,自顾道:“这回你没问题了吧?反正该说的我都说了,能说的我也都说了,小伙子,找轮回镜的问题就交给你了,我已经死了,就不跟着搀和了,唉,是年轻人的天下了,记住,如果找到斩仙飞刀,你是用不了的,必须要说服鲁班传人才行,只是那结果如何,就看你的造化了。咳咳,那什么,我最后还有个事……”

    “你说,有什么事?”我忙说道,这诸葛老鬼的信息量太大了,现在他说啥我都盼着能出现点新线索。

    他却指了指地上,说:“待会别忘了,把这俩美人给我烧了……”

    我无语道:“放心吧,回头要是事情顺利,我再来烧个母狼……”

    那头狼一听这话,抬头冲我嗷呜一声,意思好像是说:你可别忘了啊……

    这一趟总算还是顺利,我和小白随即起身,把剩下的东西能烧的都烧了,供品也摆上了,然后便准备下山。

    走在路上的时候,我心里很是高兴,刚才上山的时候,那个柯南说什么来着?还诸事不宜,还阴煞日,我就说不准吧,现在怎么样,不但事情一切顺利,还把伊胜他爹的老底都淘出来了,大有收获啊。

    我看了下时间,还早得很,心里盘算着,待会回去,就抓紧时间去火车站买票,今天晚上就走,明天这个时候就到杨晨家了,这么久了,我估计他的鲁班天书修炼也应该大有进步,到时候带上斩仙飞刀,哼哼,福缘斋,你们这回又多了个敌手……

    正想到这里,前面就到了下山的拐角,那是一处山坡,转下去之后,就能看见山下的大路了,小白探头探脑的往下看,一边对我说:“小哥,你说,那个柯南会不会在那里等我们?他不能又跑了吧?”

    我想了想说:“不能吧,上次他应该是临时有事才走的。不过人家是给下面当差的,不是咱们这种闲散人员,要是走了,那也没办法,看看再说吧……”

    说着话,我们便转过了拐角,正要继续往山下走,忽然就听前方山沟里传来了嗷嗷数声怪叫,不似人类。

    好像,是狼嚎。但仔细听,却又夹杂着很奇怪的声音,而且那狼嚎叫的也很惨烈,很恐怖,就好像……

    在痛苦的挣扎?!

    “不好,快走……”我心里咯噔一下,知道出事了,赶忙和小白往前跑去,三步两步冲下山坡,站在一棵大树下,居高临下的往下这么一看,登时是倒吸一口凉气。

    就见下方竟赫然出现了几只面目狰狞,行动迟缓的僵尸!正围在一起,发出瘆人的怪吼声,同时还有阵阵凄厉的惨叫,从它们的身下发出。

    那大墓里的僵尸竟然真的跑出来了。

    我立时想起了那只被僵尸咬死的大狼,再仔细一看,在那几只僵尸却是正在撕扯着一只灰毛大狼,并不住的掏出狼的内脏,撕下血肉,狼吞虎咽的往嘴里塞,就和饿了几百年的恶鬼一样。

    不过这倒是真的,它们确实是饿了几百年,可是这样出来明目张胆的觅食,分明是要出事的前兆,现在是吃动物,等这山里没有食物了,下一步就要下山吃人了。

    还有,我记得那大墓里的僵尸何止上千,这眼前才只是几个,而且它们都是赤手空拳,很显然是大墓上层的那些僵尸奴隶,是比较低级的,如果让那些僵尸武士出来,那可就不是简单的吃人,搞不好,就是一场人间大劫。

    就这转眼的功夫,下面狼嚎声就渐渐弱了下来,几个僵尸分开来,再往下看,满地狼藉血污,尸骸凌乱,四分五裂,惨不忍睹。

    而那几个僵尸,却像是还没吃饱,喉咙里不断发出瘆人怪吼,张牙舞爪的,继续往前方走去了。

    看起来,它们还要继续觅食。

    我紧紧皱起了眉,看来这也是迫在眉睫的难题了。

    我的目光盯着那几只僵尸,忽然,另一个方向也传来了怪叫,我们俩忙跑了过去,就见那里居然也出现了几只僵尸,不,确切的说是一只僵尸,它手中正抓着一只瑟瑟发抖的兔子,张开恐怖大嘴,一口狠狠咬在兔子的喉咙上。

    而旁边又有几只僵尸跑了过来,眼看抢不到兔子,竟然和先前那只僵尸撕扯起来,两只僵尸抓住一只手臂,一起用力,竟硬生生的把那僵尸手臂撕扯下来,两个僵尸一人一半,咔嚓咔嚓的大嚼起来……

    这场景简直就是美国丧尸电影,我看的一阵恶心,心里说不出的难受,眼看那几只僵尸不住撕扯,为了一点食物,已经开始了自相残杀。

    忽然,身后传来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

    “你都看见了吧,这就是我们的现状。”

    我猛然回头,却见常猎户站在那里,他依然还是老样子,只是目光盯着山坡下互殴的僵尸,流露出了一丝无奈的哀伤。

    “怎么会这样,之前不是在古墓里待了千年,难道现在待不住了?”我问道。

    他沉默了半晌,才缓缓说道:“你说对了。其实如果能度过今年,它们就会恢复正常,只是,现在的情况和以前不同了,我只是想保住这座陵墓,保住这些曾随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但是……”

    “怎么?”

    “今天是阴煞日,再过几个月,便是阴煞月,这本没什么。可今年,却是数百年难逢的阴煞年,等到那一天,三煞日到来,或许,就是我们的末日了。当然,也说不定,是这世界的末日,可我并不想这样,我只想……”

    常猎户眯着眼,丑陋的面孔上微微抽搐,望着山中肆无忌惮横行的僵尸,缓缓道:“我只是想,解脱……”

    “三煞日,解脱……”我喃喃重复了一遍这句话,他说的虽然轻描淡写,但在我心里,却如同压下了一块大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