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四十八章 天机莫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四百四十八章 天机莫测

    司徒先生若无其事的抬头看看我,淡淡笑道:“呵呵,别惊讶,我只是打个比方,说说而已。免-费-首-发→【追】【书】【帮】”

    他忽然又沉默了,转头望着那盏长明灯,喃喃道:“……说说而已,说说而已,若是真能做到,这世间,又有几人呢……”

    我忽然想起什么,对他说:“是啊,真做到的,又有几人呢,就连秦始皇,不也是妄图长生,最后功亏一篑么,不,他那不叫功亏一篑,而是镜花水月,枉自嗟叹。”

    司徒先生微微一笑,对我的话未置可否,转而说道:“你若是要来问我三煞日,我可以告诉你,但在这之前,你得先和我说,对那些大墓的千年僵尸,你打算如何处置?”

    我想了想说:“这个其实我也没打算好,所以才来和你商量,问题是那些僵尸太多了,上千的数量,它们不死不灭,又想解脱,可在我心里,觉得它们只有真正灭亡了才算解脱,但是,要真是要杀光它们,灭尽它们,我想来想去,又不可能是它们的本意。要是自寻死路,方法多的是,何必求我呢?”

    司徒先生摇头道:“杀,并不是生命的终结。灭,也只是另一种形式的存在。要想真正解脱,得到救赎,需用一个‘度’字,才是正途。”

    “度”?

    我心中一动,这司徒先生刚才有意无意的,又提起了杀和灭,然后又提起了度,难道说,这韩家禁法第二层的最后一个境界,就是这个度字么?

    杀,灭,度?

    我沉下心神,静静的思索了一下,却觉得有些不对,怪怪的感觉,这个度字,似乎有些太大了,韩家禁忌师就算是本事再大,可这第二层是破魔神的法诀,用这度字,难道要度魔,度神不成?

    如果真能有那般本事,恐怕这世上也只有佛祖能做到了吧?

    吾辈凡人,哪里敢妄言度魔度神呢。

    怕是连天道,也不敢这么夸口吧,否则,世间还何来如此多的妖魔鬼怪?

    我百思不得其解,抬头问道:“先生,这尘世上,道途艰难,连度人都不敢说,况且人心日益崩坏,这度字,是否太过玄奇,我听起来,有点不敢担当啊。”

    他点头道:“你说的也对,不过,它们可是寄托全部希望在你身上,如果你不帮它们度化,那它们就只能不死不灭,然后在天象影响下,一次次的发狂,一直到,灭亡为止。而我刚才所说的三煞日,想必你也已经有了初步了解,那便是阴煞年,阴煞月,阴煞日,三煞合一,天空七星连珠,人间灾劫连现,那时,世间一切阴属之物,都将受到很大的影响,无论是潜伏的恶鬼,僵尸,都会失去仅存的理智,彻底的发狂,就好像……”

    他说到这里忽然顿住了,似乎在思索措辞,我脑中闪过一个画面,脱口道:“就好像地震的时候,满山乱跑的蛇鼠走兽,满地乱蹦的青蛙蚂蚱,满街乱叫的阿猫阿狗,还有……满天乱飞的鸡鸭鹅?”

    司徒先生微微一笑:“前面说的都对,不过,鸡鸭鹅会满天飞么?”

    我脸上一红,摆手道:“反正就那意思,会飞……也飞不高,那这么说的话,岂不是说,三煞日到来的时候,这世间要出大事?”

    司徒先生道:“那也未必,有些天象,并不一定十分准确,因为会随着时间推移,天体变化,产生些许改变,就像是有些古老的预言,在短期内很准确,可是时间越久,变数越多,就好比……玛雅预言。”

    “呃,世界末日那个?明白了,原来是出现变数,我说怎么没出现呢……”

    我又问他:“那三煞日具体是哪一天,先生能否先告诉我,我好先有个准备。”

    他又摇头道:“这一天,本是早已有定数,但这里面却又有变数,我这几天静坐闭关,就是为了参破这天机,但今天你执意要见我,我也只好见你,说一说这些原委了。”

    “可是,向羽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不是不见客?”对于他的话,我已经听明白了,不过我还是好奇,既然他静坐闭关,不想见客,怎么又见向羽?

    “呵呵,这个简单,上一次,向羽中毒受伤,还有些未净,这些天来,他一直在我这里休养,算是我半个门生了吧,所以,他并不是客。”

    我顿时无语,这老头子还真是会拉交情,这么几天的功夫,向羽也成他半个门生了。不过想来也是,他号称天机先生,本事天下无双,洞悉世间万物,谁和他相处一段时间都得敬服,别说半个门生,就算直接给他跪倒认师傅都有可能。

    “那……这天机你究竟有没有参破呢?”我继续问道,司徒先生随即便低下头,闭上眼睛,缓缓道:“参破天机,非同小可,尚需时日,尚需时日……唔,你不妨先去做你的事,时机到了,自然一切都会揭晓。”

    我苦笑道:“先生,关键我就是怕你不揭晓,我说,你不会是在这里躲灾吧,福缘斋主,到底跑哪去了,能不能给我个指引,哪怕暗示我一下也行啊?”

    他却已经不再说话,只低低道:“天机莫测,天机莫测......”

    我无奈起身,叹道:“好吧,你不想说,我也没办法,不过,我要告诉你,对于恶势力,你不打倒他,他就会永远压着你,欺负你。要想翻身,唯一的办法就是干掉他,或许你不敢,或许你有很多顾虑,但是,如果有一天,所有对他有威胁的人,都被他逐一干掉,那时候你就会后悔,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反抗,而是做了被凉水一点点煮熟的青蛙。”

    说完这话,我也不等他反应,转身就走,什么他娘的天机先生,如果不敢说出真相的天机先生,那还不如一个满嘴放大炮的算命先生。

    事情已然如此,和他多说什么也是无用,还不如去做我自己的事,我算是看明白了,他现在就是想做缩头乌龟,早让那个福缘斋主吓破了胆。

    我带着气走出轮回阁,向羽正在外面站着,见我出来,便问:“如何?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不出来还能怎么样呢,跟他一起缩在里面不出来么?向大哥,我知道你是个汉子,最好自己该干嘛干嘛去,别和他搅在一起,哪怕,跟冷清扬一块去抓鬼都比在这强。”

    向羽却是呵呵一笑,摇头道:“这个你不用担心了,司徒先生的心怀和胸襟,不是我们能够猜测的,你有事就先忙,对了,如果见到欧阳阳,再帮我谢谢她,给她问好。”

    “欧阳阳……”他这一说,我也想起了那个红衣少女,倒也是好些日子不见了,不知道她现在又在干什么。

    我对向羽点了点头:“好吧,如果遇到了一定帮你说,就是不知道她现在在哪,我又没空往人家家里跑,看你运气了。”

    “她现在……和冷清扬在一起,应该是去了泰山。”向羽忽然说道。

    “泰山,他们去那里干嘛了?”我纳闷道,向羽说:“应该是有什么大事吧,不过我没多问,只是他们走的那天,冷清扬来看过我,对我提起来的。”

    “唔,我知道了,那你就继续在这待着吧,我看你气色还不太好,可能还需要休养些日子,那就这样,我先走了。”

    说完,我便告辞了向羽,走出门外,南宫飞燕正等在外面,见我出来忙上前问道:“小天,怎么样,先生在做什么?”

    “先生……在思索人生。”我苦笑一声,也没多说什么,冲旁边喊了一嗓子:“小白,走了,跟我去火车站买票。”

    小白还在那里调戏猫奴呢,不过他却不敢离的太近,听我喊他,屁颠屁颠的就过来了,还回头冲猫奴一扒拉眼皮:“再见……”

    猫奴已经被他逗弄的怒不可遏,我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叫声不好,忙一把拉过小白,撒腿就跑,就在这时,困字诀刚好失效,猫奴嗷的一声叫,身子猛然蹿出,一爪子就抓了过来,但幸好我拉着小白躲的快,这才侥幸躲开,随后南宫飞燕拦在猫奴面前,双手一叉腰,头也不回的喊:“你们走吧,我来对付这只不听话的小猫咪……”

    我们俩气喘吁吁的跑出这条街,对视一眼,忍不住一起哈哈大笑起来,回头一看,南宫飞燕正溜溜达达的走了过来,看来那小猫咪也是对她无可奈何。

    我笑着拍拍小白的肩膀,示意他和我走,小白却说:“哥,你这就要买车票走了,难道你忘了,学校里还有个洗澡的女鬼没解决……”

    我一拍脑门:“哟,还真把这事忘了,那好吧,咱们先去买票,反正是后半夜三点的车,然后今天先把那女鬼解决了,再上车,也来得及。

    我自信满满地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