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七十章 隐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四百七十章 隐秘

    我们这一落地,立时就被天水寨的人团团围住,獬豸神君皱了皱眉,对那个驭龙者老头黄九卿说:“我最近脾气不好,一走一过就想杀人,赶紧让这些人滚开,免得惨死。★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黄九卿呵呵一笑,冲着旺财长老那些人挥了挥手,旺财长老似乎对他的话不敢违拗,而且估计他也知道,凭这些人根本也围不住我们,于是他也冲下边挥了挥手,那些人倒也知趣,纷纷退开,但仍是远远围在周围,不肯离去。

    獬豸神君又看了黄九卿一眼,大大咧咧地说:“行了,现在碍眼的都走了,不是说叙旧么,叙吧,快点叙完了,我还有事呢。”

    黄九卿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看了一眼旺财长老说:“这个,叙旧嘛,旺财长老,想必你还不认识这位神君大人,我来给你介绍,当年天弘大法师在天火谷内设坛做法,请降天神,解救天水寨内的瘟疫,那时请来的,正是这位神君大人,后来也是他救了天水寨,这段故事,你应该是知道的,来来来,大家都不是外人,要多多亲近啊。”

    旺财长老双眼微眯,也露出了一丝讶色,闻言一改刚才的桀骜和蛮横,上前深深施礼道:“原来是天水寨的恩人,先前得罪,神君大人勿怪,在下旺财,是这天水寨的执事长老,只因和那姓杨的,有些事体纠葛,无意冒犯神君,还望神君大人看在昔年情分上,相助天水寨一二。”

    这家伙倒是也够玲珑的了,黄九卿几句话引导,他就立时顺坡下驴,居然拉拢起獬豸神君来了。

    当然,他也应该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他既然这么说了,态度又这么恭谨,好歹,獬豸神君也应该不好意思和他太为难了。这件事,只要能让獬豸神君袖手旁观,他们的胜算自然就大大的增加了。

    不过他们显然低估了獬豸神君的脸皮厚度,或者说,他们忘了獬豸神君根本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人家是神兽,又是神君,会被你们区区凡人几句话牵制住?

    “我说,我不管你是叫旺财,还是叫阿喵,也别跟我提当年情分,那时候天弘大法师,为人不错,我与他也该有一段因果,这才帮了天水寨一个忙,但不等于我以后也要帮你们,你也不用跟我客气,不用跟我套近乎,实话跟你说,我跟那个姓杨的也不熟,你们之间的事我也不知道,但是,谁也不许跟我这个韩兄弟为难,我可以不参与,不说话。但是他说的话,就是我要说的话,你们看着办吧。”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才是獬豸神君的说话做事方式,而且他这还是人身状态,要是变了兽身,才懒的跟你们啰嗦这么多,早都一犄角顶过去了。

    旺财长老的脸色眼看着就变了,那个铁托大法师身旁的少女却是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我也忍着笑对他说:“那个,旺财……长老,你不必纠结了,关于你们惦记鲁班天书的事,我早就知道,也知道一切来龙去脉,我只想说,你们死了那份心吧,现在杨晨已经遁走了,你觉得你还能把他再抓回来不?要我说,现在你们所说的,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趁早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得了……”

    我说的都是实在话,旺财长老脸都黑了,紧皱着眉,看样子似乎很是为难,铁托大法师走了过来,左右看看,沉声说道:“要我看,大家都是心里有话,不如这样,咱们吵也吵了,闹也闹了,既然无用,那还是坐下来谈一谈,有什么话,不妨都说在当面,能做朋友,总好过做敌人,天水寨已经是风雨飘摇,我虽然几十年不管寨里的事,但好歹也顶着大法师的名头,说不得,也要管上一管了。就是不知道,有人给我这个面子不?”

    这老头说话倒也是实在,而且我对他的印象一直不错,此时见他这么说,便点头同意道:“也好,反正我们也回来了,那就有话说清楚,当然,我会坚持一个基本原则不变,那就是鲁班天书永远都是杨晨家的,没有谈判的余地,也没有合作开发的说法。”

    旺财长老脸上阴晴不定,没有说什么,只是回头看了看其他几个长老,交换了一下眼神,便挥手道:“此地的确不是谈话之地,既然铁托大法师发话,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就请各位移步,到寨中议事厅叙话。”

    我和獬豸神君对视一眼,他自然一脸的无所谓,我也没什么,反正小白和杨晨现在已经安全了,我摸了摸玉貔貅,好好的在乾坤袋里放着,估计他们此时正在獬豸神君的宫殿里,和蓝宁他们愉快的玩耍呢,我也就不用担心他们的安危了。

    于是我便和獬豸神君一起,随着众人往里面走,旺财长老带路,我和獬豸神君相随,随后铁托大法师态度恭谨的请黄九卿先行,黄九卿呵呵一笑,却拉着他的手,两个老头一起往里走。

    那少女也紧跟在铁托大法师身旁,后面则是其他几个长老,还有几个不知名的人,浩浩荡荡的,一起来到位于寨中央的一座气势颇为宏大的大厅之中。

    进入大厅,我们分主客坐下,旺财长老等人坐在大厅右手边,我和獬豸神君坐在对面,正中间的位置,摆着三把椅子,但黄九卿和铁托大法师只坐了两旁的位子,中间的椅子,却是谁也没坐。

    坐好之后,又有人前来端上茶水,我也不管好赖,从昨天晚上折腾到现在,也是又累又渴,当即端起来就咕咚咚连喝了三大碗,喝的茶水淋漓,沾满了下巴,这才痛快的舒出口气,对着旺财长老说:“行了,喝了你的茶,你先说吧,除了我刚才所说的基本原则之外,你还有什么想法?”

    旺财长老坐在那里,却是有点如坐针毡,明显有心事,见我开口了,却没答话,只是回头吩咐,让人去关了大厅的门,又屏退了所有大厅内的闲杂人,这才叹口气对我说:“难道你当真以为,我们是想要鲁班天书么?”

    他这话一说,我不由愣了,这不是废话么,你们不想要鲁班天书,费那么大劲把杨晨拐骗到这里干嘛,又费心机弄出三场貌似光明正大的比试,实际上暗中算计,不都是为了得到鲁班天书么?

    “咳咳,旺财长老,你这个话,我有点不明白,如果你要说,你们压根就不想要鲁班天书,那咱们坐在这里,这是扯的哪门子蛋呢?我大老远的,一夜间赶了上千里的路,差点冻成冰棍,又是何苦来哉呢?”

    他听我这么说,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摇头道:“我先不跟你说这些,我且问你,想必你以为,天水寨的人,都是厌胜师吧?”

    我纳闷道:“难道不是么?”

    他再次摇头道:“实际上,天水寨虽以巫法闻名苗疆,但我们这里的厌胜师,只有两个人,而且你应该都认识,其中一个便是伊胜,另一个,则是我们前族长的大女儿,橙月。”

    他这话倒是让我吃了一惊,不由惊讶道:“啊,原来是这样,我还真以为你们都是厌胜师……可是,这和鲁班天书又有什么关系?难道是伊胜让你们这么做的?”

    他没有说话,却又叹了口气,说:“我和你也说不清楚,这样吧,还是让橙月的妹妹,来跟你说个仔细吧……”

    他忽然拍了三下手,对外面喊道:“快去叫赤月过来大厅,就说我有事。”

    呃……赤月?我忍不住汗了一个,心想,这个赤月,想必就是拐骗杨晨的那个女子了吧?

    我不由满心期待的往门口看去,看来,又一个新的隐秘,即将揭开面纱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