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零六章 是真是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五百零六章 是真是假

    我猛然回头,就见身后却站着一个朦胧的人影,但在白雾中却看不大真切,只是隐约看出,那人像极了刚才盘坐在地的天狐夫人,似乎正睁眼看着我,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这一瞬仿佛梦境一般,并不十分真切,我脑中一阵迷糊,用力甩了甩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但再抬眼看时,那白雾中却再也没有了什么人影。

    我微微一怔,刚要定睛细看,眼前却一片白雾缭绕,转眼间景物接连变幻,再看时,却是已经又回到了刚才的石室之中。

    “你刚才都看见了吧?”

    南宫飞燕忽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对我微微一笑道:“在这石室之中,什么法术都是无效的。”

    我有些尴尬的看着她笑了笑,这才明白我的隐身法原来早已被她看穿了。

    不过我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指了指外面说:“刚才那几个家伙,都走了么?”

    南宫飞燕连看都没看一眼,就微微点头道:“这玉清洞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如果是福缘斋主亲身前来,我不敢说,但就凭柳无言和那个老妖婆,在玉清幻境发动的时候,他们应该就已经被传送出去了。”

    “原来你是早有准备的,那、刚才那个‘福缘斋主’,如果不是他的真身,又会是谁呢,难道有人冒充?”

    我疑惑问道,南宫飞燕摇了摇头,微微蹙眉道:“若不是刚才我娘道破,我也是不知道的,但那人道行也颇为高深,否则,他刚才就会失陷在玉清幻境中了。”

    “可是,如果那人并不是福缘斋主,那柳无言和佘老妖婆难道也是假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其实我也很意外,他们怎么无声无息的就进来了,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们的守山大阵岂不成了一个笑话?不行,不管他们到底是谁,现在得马上通知雪姨加强防卫。”

    她说完便用恳切的眼神看着我,我挠头道:“你不会是想让我去报信吧?你们天狐谷地形我又不熟,再说你雪姨在哪,我也不知道,不如,我们一起去?”

    她摇了摇头,回头看了看那玉床上,我也随之望去,却见那寒玉床上,天狐夫人不知何时已经又静静的躺在了那里。

    我知道她心里还惦记着继承九尾天狐的事,但这件事看来并没那么简单,尤其刚才天狐夫人似乎发声,这证明了天狐夫人根本没有死,而是通过了一种特殊的方式,把自己封闭在了另一个状态,或者说境界之中。

    南宫飞燕应该也明白了自己的想法一时难以实现,犹豫了下,却还是摇头说:“就算我暂时放弃那个念头,可是我娘终究睡在这里,我要留下来守护她,守护这座玉清洞。至于雪姨那里,我会送你过去,这玉清洞其实是天狐谷的一处阵法枢纽,从这里可以传送到谷内任何一个地方。”

    她说的倒也有理,我想了下说:“那好吧,就依你所说,但是你千万不可以再轻举妄动了,我要告诉你,刚才我在谷外见到了婕妤,福缘斋主,正是想要将她修炼成九尾天狐,以此来达到他的目的……”

    当下我便把刚才在谷外发生的一切,还有那个黑脸鬼所说的话,简略的对南宫飞燕说了一遍,她不等我说完,便打断了我的话说:“你不必多说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他们要对婕妤下手。现在你速去告知雪姨这一切,还有,你对她说,不要对那福缘斋主抱有任何幻想了。”

    我点了点头,但却对她很是不放心,皱眉道:“我要是走了,你在这里怎么办?那福缘斋主,此次进来就是为了取得九尾天狐传承,你……”

    南宫飞燕微叹口气道:“你不必为我担心了,玉清洞有特殊的禁制,就算是福缘斋主亲身到来,他一时间也绝对破不开玉清幻境,你快快去吧。”

    她说着,便接连打出几道手诀,我的脚下骤然生出白光,一团雾气涌起,顿时一股特殊的力量传来。

    我只觉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拔起,倏忽间便产生了一股失重感,转眼间眼前白雾弥漫,一切都消失了。

    大约只过了一瞬间的功夫,我突然感觉到了脚踏实地的感觉,睁眼再看,面前白雾散去,我竟然已经出了那玉清洞,来到了一座山峰之巅。

    这山峰,正是前次我和南宫飞燕,还有雪姨见面的地方,而此时在我的前方,负手站立着一个女子,从背影看去,正是雪姨。

    我往周围看了看,并没发现任何异常,不由暗暗松了口气,看来那“福缘斋主”等人还没有出现。

    “夫人,您怎么独自在这里,天狐谷的守山大阵,可已经完全开启了么?”

    我上前开口问道,雪姨缓缓回头,面容有些凄冷,看着我微微点头道:“不错,守山大阵已经完全开启,现在距离天明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走到她的身边,望着山峰下,和天空的七彩光罩,对她说道:“夫人,现在的问题不是时间多少了,刚才我已经发现了福缘斋主,和他的两个手下潜入了天狐谷,难道您没有注意么?”

    雪姨神情一怔,有些惊讶道:“你说什么,他们已经潜入了天狐谷?可我怎么丝毫都没有发现,你是在什么地方发现的?他们现在身在何处?”

    我犹豫了下,还是实话实说道:“是在玉清洞,夫人,他们刚刚潜入了玉清洞,但不知为何,似乎又已经离开了。”

    雪姨突地转头,默默望着玉清洞的方向,幽幽道:“玉清洞,果然是玉清洞,呵,他第一个去找的人,果然还是姐姐。”

    她这两句话说的没头没脑,我疑惑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你不必担心,那玉清洞中有姐姐当年亲手设下的禁制,又有上古神裔留下来的玉清幻境,就算是福缘斋主闯进去了,如果他不是存心破坏,也会对那玉清幻境无可奈何的。想必,现在飞燕已经运转阵法,把他们送出去了吧。”

    她的言语间却好像并没十分在意,我问道:“你的意思是说,玉清幻境的阵法运转,会把他们都送出天狐谷之外?对了,你怎么知道飞燕在那里?”

    她叹口气道:“飞燕的心思,我岂能不知,那孩子……也是苦了她了。至于玉清幻境的阵法运转,会把他们送到哪里,我就不清楚了。按理说应该是谷外,但也不排除其它可能,因为那福缘斋主道行毕竟颇深,单单一个阵法不可能对付得了他,再说,玉清幻境虽然神秘莫测,但飞燕毕竟年幼,功力尚浅,还不能完全运转如心。”

    她这话分析的倒是应该很正确,我皱了皱眉,却忽然想到一个很可怕的事,抬头道:“夫人,玉清幻境传送的地方,不会将他们传送到里面的三清境中吧?”

    雪姨微微一愣,道:“不会吧,玉清洞其实和整个天狐谷的所有枢纽都是相连的,但是传送到三清境的可能性还是不多,除非,她是故意的,或者说,福缘斋主有心如此……”

    她话未说完,忽然跺脚道:“不好,如果让福缘斋主借机跑到三清境,那就坏了。”

    她面容上突然显出微慌的神色,转身就欲离去,我忙拦住她,把刚才南宫飞燕的话对她说了一遍,然后又告诉她,那福缘斋主,却未必就是真正的福缘斋主。

    雪姨却并没惊讶,看着我叹道:“福缘斋主是何等人物,怎会轻易亲身到此,尤其又是在此等特殊时候,我猜,那恐怕只是他的一个分身罢了。”

    “分身?”我不由讶然,那也太厉害了吧,居然都能弄出分身来?

    雪姨却没多说什么,只低头思索了下,便忽然拉住我说:“你随我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