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二十章 真相(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五百二十章 真相(2)

    我和南宫飞燕同时抢身想要上前拦阻,夺下那块天蕴石,但那福缘斋主虽然始终没有看我们一眼,我们俩却不约而同的又不能动了……

    我终于意识到了,我们现在和这个福缘斋主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上的争斗,就像柳无言说的,他已经只差一步就要达到大圆满,飞升成仙的境界了。★首发追书帮★

    可怜的韩家禁忌师,说到底也只不过是凡人而已。

    那天蕴石不断向前飞去,就在快要到达铜炉之上的时候,我已经看到那铜炉上方已经有丝丝青烟逸出,顶盖不住颤动,似乎马上就要打开。

    我瞪大了眼睛,心中焦急万分,却是无可奈何,只要那天蕴石落入铜炉之中,里面被封印的九尾天狐泪,就会落入里面,助那紫蕴丹成功,同时,那里面同时封印的,极有可能是秦始皇的魂魄,也可能因此而复活,重新降临于世。

    晏青雪倒在地上,目光中射出愤恨不甘,却也丝毫没有阻止的能力,眼睁睁的看着那天蕴石飞到了铜炉之上……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在铜炉之下忽然伸出了一只手,牢牢的抓住了那块天蕴石,同时一个声音说道:“你们都是干什么的,在这里捣乱,都给我出去。”

    我顿时惊讶不已,因为这人竟是那坐在一旁,始终没人看过他一眼的马九。

    他冷着脸,目光扫视着福缘斋主等人,缓缓道:“这炉丹是我炼的,是我在这里守了七七四十九天,才炼制出来的。我说什么时候开炉,就什么时候开炉,你们有什么资格,到这里来指手画脚,打扰我炼丹?”

    马九这番话居然铿锵有力,丝毫不给福缘斋主面子,说的我心里大呼过瘾。

    福缘斋主也是愣了下,却是根本没搭理他,只略略皱眉,对柳无言说:“这人已经没用了,还留着干什么?”

    言下之意竟是要柳无言干掉马九,不过柳无言却没动,躬身说道:“斋主,紫蕴丹是这人一手炼制,所有的过程都是他来操作的,在丹成之前,杀不得。”

    他居然婉言拒绝了福缘斋主的话,而且说的似乎还颇有道理,马九手中握着天蕴石,露出一丝冷笑道:“斋主大人是神仙般的人物,我这样的小虾米,本来是没资格在这里说话的。不过斋主刚才所说的话,我句句都听在耳中,虽然不懂什么雄途霸业,也不懂什么君临天下,更不懂什么情情爱爱,但是我却有个疑惑想问斋主,这块石头既然同时封印着九尾天狐泪和那位始皇大帝的魂魄,那你把他们同时加入铜炉中,岂不是说,要把那位大帝的魂魄也一同炼了么?”

    福缘斋主面色不变,道:“这等大事,说了你也不懂,既然紫蕴丹马上就要出炉,你还是把天蕴石丢入其中,不要耽误大事,否则后果你懂的。”

    他的语气里暗藏威胁,马九却摇头道:“要是炼了那人魂魄,其实也跟我没关系,但我马九炼了一辈子的药,虽然挖墓掘坟,炼骨入药,坑人害人,可这炼药的功夫从来没失手过。这炉紫蕴丹,我早已经看出来,非同凡品,可能这也是我这一生中,炼制的最后一炉药,也是最好的一炉药。所以,我不能让这中间出现任何差池和错误。”

    他看着福缘斋主,继续道:“按理说,这紫蕴丹要最后成功,只要一滴九尾天狐泪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什么天蕴石,也不需要什么人的魂魄。这炼丹的是我,守炉的是我,添材料的是我,掌握火候的也是我,跟你没有半点关系。因此,我拒绝你的这种做法。而且这紫蕴丹要出炉,还有最后一道工序,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不知道,你若是现在杀了我,就永远都得不到紫蕴丹。”

    我又一个万万没想到,马九竟然有如此勇气和魄力,居然敢直接拒绝福缘斋主,甚至和福缘斋主叫板,看来这人痴迷于炼药,果然已经是疯癫状态。

    不过,这对我们而言,却也是好事。

    福缘斋主面色终于微变,正眼看了看马九,缓缓点头道:“你要怎样?”

    马九道:“很简单,我只要紫蕴丹出炉之后,随便你们怎样,也都跟我无关了,但在这之前,我说了算。”

    福缘斋主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他,他顿了下又说:“其实你们都搞错了,炼这紫蕴丹,九尾天狐泪固然是材料的一种,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马九今天是句句语出惊人,整个广场中已经没人说话了,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只见马九说到这里,却是语塞,似乎不知下面讲些什么,同时眼睛不住的在左右乱瞄,众人正在纳闷,忽然就听远处传来一个声音说道:“九尾天狐泪,只是代表了一种精神,一种境界,只要达到了这种境界的事物,都可以代替九尾天狐泪。”

    这声音很是耳熟,众人抬头望去,就见三清境外竟缓缓走来一人,他一出现在这里,我登时觉得身上一松,立即恢复了自由。

    我不由大惊,定睛看时,那人却正是司徒先生。

    就见他缓步走来,边走边说道:“有人说,九尾天狐,一生只流一次泪,这是缪谈。实际上,这句话的含义应该是,九尾天狐泪,只有一次是最宝贵的,是这世上极为难得的珍宝,也是极为稀有的材料。那就是,九尾天狐在顿悟的刹那,在真正体会了天道精神的刹那,在晋级成为九尾天狐的刹那,所流下的那一颗泪水,才是真正的所谓九尾天狐之泪。”

    他说着话,便来到了广场之前,又继续道:“所以,斋主大人曾妄想靠着修炼之法,制造出九尾天狐的念头,根本就是错误的,那边即便拥有了九尾天狐的样子,却永远无法得到九尾天狐的精神,和异类修真,感悟天道的那种境界。”

    福缘斋主脸上终于动容,阴晴不定的看着司徒先生,道:“你的意思岂不是说,我还是要用那唯一的一颗九尾天狐泪么?”

    司徒先生摇头:“错矣错矣,我刚才说的,只是九尾天狐泪的由来和作用,但要炼这紫蕴丹,长生不死之药,却是未必。只因世间万物,无论是人,是妖,是兽,还是花草树木,山石精怪,只要能够真正感悟天道的精神境界,甘愿为之而献身,皆可以身入丹,得成仙药。”

    “你是说……干将,莫邪?”

    “呵呵,差不多,差不多,所以我说,斋主早已着相,这,不好,不好。”

    福缘斋主目光在我们几人身上扫视,缓缓问司徒先生:“那么以先生的意思,这里面的几个人,谁可入药?”

    司徒先生说了半天,意思居然是不必用九尾天狐泪,而只要有人甘愿献身,投入炉鼎,就可以炼成仙药了。

    这时马九又不说话了,却跪在地,对司徒先生拜道:“要不是先生在这七七四十九之中,无数次对我开导,恐怕我早已经戾气冲体而亡了,先生刚才所言极是,想我马九一生罪孽,早已该死一万次了,现在我愿意以身投炉,我炼药一辈子,最后能用自己入药,也算是死得其所,死得痛快。”

    他说出这话却是毫无畏惧,眼中更是闪着兴奋的光芒,我这才听明白,他刚才的这番话,应该都是司徒先生教给他的,现在他更是要以身入药,简直是疯了。

    福缘斋主嘴角牵动,道:“你所说的最后一道程序,就是这个么?”

    马九点头:“没错,这最后一道程序就是缺个药引子。”

    “既然是这样么,那就不需要你了,药引子,还是用九尾天狐泪比较好。”

    福缘斋主话音一落,在另一侧站着的,他的分身忽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就已经出现在马九身旁,一抬手,那天蕴石就重又落入他的手中,同时马九毫无征兆的口中狂喷鲜血,身躯像断线风筝般,远远跌了出去。

    福缘斋主手一扬,那铜炉的顶盖便突然掀开,一道七彩火光冲天而起,他看也不看我们一眼,天蕴石便再次向铜炉中投去。

    “药引子,哼,这是我准备了两千多年的药引子,谁也休想阻拦我……”

    福缘斋主的语声中透出一丝戾气,目光中更是闪出和他平常显示出的卓然气质丝毫不符的,急不可耐的光芒。

    不知为何,他这句话出口,却似乎换了个人似的,与此同时,我的身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一下子被触动了,一股燥热从丹田处冲起,瞬间就传遍了我的全身。

    血色光芒爆闪,一道禁字诀瞬间脱手飞出,就在那天蕴石即将落入铜炉之前,牢牢将那天蕴石托在了半空……

    晏青雪忽然喊了起来:“你们不要信他,他刚才的话只是为了让姐姐的元灵和那人的魂魄安稳,快阻止他,不能让紫蕴丹出世,否则……”

    她话未说完,一道流光忽然击中她的胸口,晏青雪惨呼一声,身躯凌空飞起,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挣扎着对南宫飞燕伸出了手,但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福缘斋主身上忽然散发出丝丝可怕的戾气,竟如同眨眼间就变了个人似的,目光中充满了杀气,森然道:“你们这些愚蠢的家伙,我只是想不动干戈的完成我的愿望,既然你们都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