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二十四章 何谓天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五百二十四章 何谓天道

    这一剑划破长空,带起一道长虹,劈向了那福缘斋主。免-费-首-发→【追】【书】【帮】

    同时我的灵魂深处也像是与这定秦剑有了感应,一股暴怒的情绪,霎时传遍了我的全身。

    我知道,这是我体内的热血在作怪,因为我现在的整个身体,都是由韩家先人的血脉所构成,所以,我也相当于继承了他们的所有传承和记忆,此时我的所有情绪和反应,都是带有烙印的。

    肩负使命的大秦天师,历代韩家后人,我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曾经和这福缘斋主相斗过,我只知道此时我的热血再也无法按捺,尤其当他表现出狂暴和乖戾一面的时候,我就更加忍不住,热血瞬间在澎湃沸腾,心中只剩了一个字。

    杀!

    我不懂什么招法,也不会耍什么花样,这剑在我手里用来,也只不过是和一根棍子差不多,所以,我采用了最简单直接的方式,一剑劈出!

    福缘斋主眼看那一剑到了眼前,却不闪不避,双手只一合,就把那剑光拍灭,同时大笑道:“韩青天,韩家后人,我说了多少次了,你们的时代早已结束了,我现在才是天道的代言者,跟我斗,你们是找死!”

    他忽然举手向天,一道狂霸无比的气浪从他的身上涌出,我们竟同时被这股气浪推出,无论是司徒先生,还是晏青雪等人,都远远跌开了。

    这时我才忽然发现,那个福缘斋主的身外化身,却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好像就是在福缘斋主第一次开始发狂的时候。福缘斋主将我们远远推开后,再次狂笑一声,伸手一抬,天蕴石终于无法控制的落入了铜炉之中,他哈哈大笑道:“你们是无法阻挡我的,紫蕴丹终将会出世,我也会成为真正的天道代言者,告诉你们吧,在我的计划之中,炼化了始皇魂魄的紫蕴丹,被我吞服之后,那我就会获得召唤大秦死士的能力,再加上外面山谷的人,我就有足够的力量在三天之内,按照天道的指示,改变天上的星相排列,那时人间的五行之气将会颠倒,阴阳之气将会错乱,所有人都会发狂,发疯,自相残杀,到时候我就可以轻易的将这世间的一切抹去,从头再来,哈哈……”

    他竟似已经疯癫,居然狂叫着把这些话说得清清楚楚,只是那一股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无匹气势,我纵然拿着定秦剑也无法突破闯入,尝试了数次血咒,但无论是破字诀,还是灭字诀,竟都毫无作用。

    我的心渐渐沉了下去,难道真的如他所说,他已经是新的天道代言者,韩家禁忌师,莫非就这么被天道所弃了么?

    不,不对,不会是这样的,天道虽然无情,可也绝对不会让这样的疯子得逞!

    在福缘斋主的大笑声中,外面天狐谷中忽然轰隆一声震天响亮,那守山大阵似乎终于抵受不住,竟似乎已经被破开了。

    福缘斋主闪身来到那铜炉前,目光中流露出极为迫切的渴望,等待着那紫蕴丹的出世,喃喃道:“你们这些蠢货,那狗屁守山大阵,我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我想进来,谁也拦不住我,谁也拦不住我……”

    晏青雪口角流血,望着福缘斋主道:“不错,守山大阵根本拦不住你,我自然知道,我开启这大阵,也不是为了阻拦你,我只是想借此来让你无法利用天狐谷内的灵脉,来实现你的计划,我早就猜到了,你之前对我所说回到大秦,重新来过的话,根本就是谎言。”

    福缘斋主面色冷峻,目光中射出异样的光来,似乎不理她说什么,在他周围笼罩了一层特殊的光罩,将整个广场都护在中央,无论是谁,都再无法上前一步。

    司徒先生缓缓走到晏青雪旁边,低头叹息道:“你既然早就不相信他,为何又给他机会呢?”

    晏青雪凄然道:“我只是想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我不知道,他、他会变得如此无情,我还以为,数百年的潜修,会让他放弃心中的执念,但没想到,我错了……”

    福缘斋主忽然回头,森然说道:“你错了,你的确错了,晏青雪,当年你姐姐苦劝我放弃执念,我才终于下决心归隐,但后来我要你们帮我炼那紫蕴丹,却并非是出于一己私念,想要再掀起风浪,而是、而是……其它的原因,你却在一次偷听我们谈话后,心生歹念,在你姐姐闭关修炼之时,害她走火入魔,元神散乱,就凭这一点,我至今没有杀你,已经算是对你仁至义尽了……”

    他二人自顾的说起话来,说的却都是当年的往事,听来听去,都是些三角恋,甚至四角恋的事,狗血得很。

    我悄悄问司徒先生,现在可有什么办法阻止他,司徒先生掐指一算,道:“我在闭关的数月时间里,已经参透了天机,从前我本不愿泄露天机,但这一次,说不得要泄露一次了。你听我说,这紫蕴丹投入天蕴石后,距离出世,尚有一段时间,他现在已经开启了绝对领域,这是他的本命守护元神,修炼两千余年,厉害无比,无人能近他身,唯一能破除的办法,就是……”

    他停顿了下,忽然压低声音对我说:“开启三清境的守护阵法,这三清境虽然已经弃置许久,但其中灵力非同小可,只要能够重新将其运转,就有机会破去他的守护元神,还有,你要切记,万万不能让他服下紫蕴丹,只要拖延住他,我们就有胜利的希望,因为,其实这长生不死药,也是有时限的,他现在已经快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所以,他才会如此疯狂。”

    我顿时大吃一惊,按司徒先生此言,那福缘斋主难道竟是因为上一次的长生不老药,药效已过,他已经不能再借此长生了么?

    南宫飞燕不知何时走了过来,说道:“不错,我一直在怀疑这件事,这世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长生不死药,就算是王母蟠桃,也只是能增寿延年,多活个几千岁,长生不死?呵呵,就连天上的大罗天仙,也不敢说能够与天齐寿。”

    原来是这样,我再次忘了一眼福缘斋主,心中油然而生新的希望,对司徒先生问道:“开启三清境的守护阵法,需要我怎么做?”

    司徒先生道:“他现在一心守住紫蕴丹,绝对不会动的了,而我们的时间大概还有半个时辰,你需要在这半个时辰之内,击败外面攻打守山大阵的十二雷神,守山大阵的压力一去,天狐夫人就能够借天狐谷的灵脉,重启开启,那被晏青雪所封闭的三清境守护阵法。”

    晏青雪倒在一旁,低头无语,我心中不由凛然,抬头看了看天狐谷的上空,又看看满面痴迷盯着铜炉等待紫蕴丹出世的福缘斋主,以及外面那座山崖上,依然守望着天狐谷的九尾天狐,重重点头道:“好,半个时辰之内,我必回来。”

    司徒先生却道:“你记住,你现在体内其实有着足以和福缘斋主匹敌的力量,历代禁忌师的力量集合,血脉传承,非同小可,只是你暂时不懂运用,我希望你能够自行领悟韩家禁法的第三层境界,迅速提升,到时候,你就可以完全运用那种力量,记住,徐福的话都是在放屁,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什么天道代言者,你要相信,天道的力量,永远都是公平,正义,和平,仁爱。”

    我重重点头,手握定秦剑,转身便往外走去,南宫飞燕上前拉住我的手,对我嫣然一笑:“弟弟,我们一起。”

    我看着他,胸中不禁热血澎湃,握紧了她的手说:“好,我们一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