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三十一章 最终之战(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五百三十一章 最终之战(2)

    两股强大的精神力,在我的面前形成了一道屏障,我心中暗惊,这两人果然不同凡响,连精神力都无法渗入。免-费-首-发→【追】【书】【帮】

    但我没有放弃,做为以精神力强大著称的禁忌师,怎么可以在这方面认输?

    我努力的集中了所有精神力,想象着将其化作一根尖刺,一点点的探入对方的结界领域之中。

    体内的力量再次被我唤醒,空冥之中,我仿佛看见自己的精神力竟变成了一根血红色的尖刺,就像那血玉扳指一样,闪着红芒,在那结界之中,慢慢的破开了一道极为细微的缺口。

    就在这时,眼前忽然一亮,一片白光耀眼中,我竟身入一个奇妙的境界,周围都是无边的白色,前方不远处站着两个人,一个发髻披散的绝色女子,身穿白色宫装,长裙曳地,静静的望着对面那高冠华服,气势卓然的福缘斋主。

    两人就如此默默对视,似乎并没有说话,但一个声音却清晰的钻入了耳中。

    “紫苏,若你现在答应我,我还可以立刻停手,我们一起用轮回镜回到过去,一切重新开始,好么?”

    这是福缘斋主的声音,但对面的天狐夫人晏紫苏却没有说话,只是那么静静的注视着福缘斋主,就好像,对他的话完全没有反应似的。

    “紫苏,过去你说人妖殊途,你说人类寿命太短,只能是匆匆过客,可现在我拥有长生不死的秘方,我拥有并不弱于你的力量,为什么你还是不肯和我一起走?你知道么,我刚才已经融合了那个秦皇的魂魄,从此世间再也没有什么秦皇了,他也永远不可能再次复生,是我,是我用这种方式,帮助他的魂魄以另一种方式存在于这世间,你的那一滴天狐泪,也已在我心中,你为何还要执迷呢?”

    福缘斋主不断的轻声低语,语气温柔至极,就像是对着久违了的情人缓缓诉说,目光牢牢的盯在天狐夫人身上,一瞬不瞬。

    终于,天狐夫人的声音幽幽响起。

    “两千年了,你从来没有忘记你当日的承诺,我很感动。可正是这两千年,让世间的一切都变了,你不再是过去那个热情善良,敦厚温文,学识过人,胸有丘壑的徐福了。现在的你,有野心,有抱负,敢作敢为,甚至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一切手段。很抱歉,我或许曾经为那个志向远大,热血激昂的徐福所感动,也曾有过那么一丝迷惘,但是现在,一切都已成过眼云烟,你早已不是当年的徐福,我也不是当年的晏紫苏,你与其纠缠不放,不如洒脱而去,凭你的聪明才智,若潜心修道,离那成仙之时,可说指日可待,你又何必如此放不下呢?”

    这声音听上去哀婉幽然,却正是在玉清幻境中,曾经说过话的那位天狐夫人,而此时我盯着这天狐夫人的身影看了半晌,也终于认了出来,这正是在玉清幻境里,当时那个在我身后一闪即逝的人影。

    听她此时说话,完全是正常之人,但怎么说她元神残缺,神智迷糊呢?还有刚才她在化身九尾天狐的时候,怎么会表现出那种呆呆的状态?

    还有福缘斋主,现在说起话来,明明还是那个儒雅书生一样,刚才那凶神恶煞,满脸狞笑的样子,又是怎么回事?

    “紫苏,难道你不知道,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么?如果我不努力让自己拥有现在的地位和能力,我怎么能配得上你?你是高高在上的九尾天狐,地位超然,我只是个普通的凡人,寿命短短几十年,我怎么和你长相厮守?难道我为你所做的一切,现在却要被你所鄙夷么?再说,我刚刚已经说了,只要你答应我,我立刻就可以放弃这一切,什么重建新世界,那虽然是我的毕生理想,但现在的世界已经烂透了,莫不如我们一同回到那个有着碧水蓝天的时代,一起去过简单又充实幸福的生活,远离这个喧嚣的世界,你说该有多好?”

    天狐夫人却凄然一笑,望着福缘斋主说:“就算你有此心,可是他呢,他会如你所愿么?”

    他?我忽然心中一动,这个他指的又是谁?福缘斋主的另一重人格么?刚才那个狰狞可恶的福缘斋主么?

    “哼,他又能怎样,当初他就曾经说过,如果我能通过这番努力,得到你的回心转意,他就如我所愿,也不插手我的事,现在我费了好大力气,才将他封禁住片刻,紫苏,你再不当机立断,悔之晚矣。”

    他这话一说,我登时明白了,原来这才是福缘斋主的本身,可是他所说的,那另一个他,到底又是谁?

    天狐夫人摇头:“你不要傻了,我反要劝你,这本是你的执念做怪,才有此番因果和劫难,若你能放弃执念,魔念自退,又与我何干?再说,就算我随你一同回去了,你又怎知,它不会随你一同回去?到那时,你如果还是摆脱不了它,你欲怎样?”

    福缘斋主微愣,随即坚定道:“如果那时,我就会与他同归于尽,一了百了,绝不因此牵累世人。”

    “呵呵,同归于尽,恐怕到时,你们两个,将只能留下一人,你说,那人会是谁呢?”

    福缘斋主挺起了胸膛,大声道:“紫苏,你若随我,就要相信我,我既然对你的情意千年未变,那自然还是当初的徐福,我绝不会因此而成为罪人。”

    天狐夫人微叹:“你已经是罪人了,难道你自己不知?”

    福缘斋主语滞,旋即怒声道:“那我这便将他灭掉。”

    天狐夫人再次叹息,却没有再言语什么,福缘斋主上前一步,正要再对她说话,忽然他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同时一股狂霸的气势从他的身上霎时散发而出。

    “哈哈哈,你当初对我的承诺还没有兑现,怎么就想反抗了么?难道你忘了,是我给你的长生不死,是我给你的永恒之力,是我给你的一切一切?”

    一个声音忽然从福缘斋主体内发出,他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一片,面露狞色,但却紧咬着牙,看上去十分诡异。

    我听出了,这声音正是之前那个凶狂的福缘斋主,和刚才那软语温存的声音完全就是两个人的感觉,简直就像是一个凶恶的狂魔。

    “你、你要怎样,我已经跟你说过,你要重建这个世界的秩序,你要做这世界的主宰,你尽管去做,虽然这也曾是我的理想,可我早已认为那是行不通的了。现在我只想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我和紫苏回到过去重新开始,你在这个世界当你的主宰,你为何非要扯上我?”

    福缘斋主面露痛苦地说道,就听那声音冷冷道:“你在开玩笑么?我根本就是你,你根本就是我,我们两个本为一体,我离开了你,我不会存在,你离开了我,你也会是一具行尸走肉,什么回到过去重新开始。堂堂福缘斋主,竟然会为了儿女之情,放弃理想和抱负,放弃这唾手可得的一切,当真是可耻,可笑,可怜,可惜。”

    他话音一落,整个画面忽然轰的一声,就像一阵飓风席卷而来,只听福缘斋主痛苦大叫一声,我眼前一片漆黑,顿时什么都看不见了。

    再次睁开眼睛,就见福缘斋主已经踏上了火龙,哈哈大笑着,那火龙喷吐出了一大团炽烈的火焰,毫不客气的袭向对面的九尾天狐!

    我的意识瞬间回来了,见到这一幕,心中已经了然明白了什么,再看九尾天狐却又是恢复了那一副痴呆呆的样子,眼看着那火球到了近前,却不知躲避。

    我见状大惊,忙纵身跃起,眼望福缘斋主,胸中又不自禁的腾起熊熊的怒火,竟不顾一切的向他扑了过去。

    我这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竟忘了獬豸神君,也正是这样,我的身体突然不受自己控制,也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就见我手中定秦剑光芒爆闪,一剑斜削而出,直斩福缘斋主的颈上头颅。

    但那火球却是没人拦阻了,獬豸神君随后而动,却是慢了一步,眼看那火球就在打在仿佛无知无觉的九尾天狐身上……

    就在这时,天狐谷内的地下,包括三清境的地下,突然涌出了数道通天拄地般的彩光,粗粗看去,共为七道,正是七种不同的色彩,如同七道汇聚而成的彩虹一般,冲天而起。

    再看九尾天狐身上突然爆闪出七彩之光,就像是为了配合那七道彩虹之柱,随即缓缓升上高空,至于那团八荒火龙的火球,早就在触到九尾天狐之前,就化作了一团灰烬,消失不见了。

    我心中顿时大惊,顿时只觉身体里的力量突然散去,这一剑竟就如千钧之重,再也提不起来,这一剑还没击到福缘斋主身前,就已经无影无踪了。

    这又是发生了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