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三十七章 血魔出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五百三十七章 血魔出世

    轮回镜回旋翻腾,一柄利刃已经刺破辛雅的肌肤,鲜血,殷红的鲜血缓缓流出,滴落在那轮回镜上,很快,就化作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血河,在我已经模糊的双眼中无限放大,急速奔流……

    我脑中轰的一声,一股莫名的力量瞬间就从我的身体里冲了出来,占据了我的全身,随即,一阵放肆的狂笑,突然从我的口中发出,我不禁一下子醒来,但却发现自己再次失去了控制自己身体的能力。首发www.zhuishubang.com

    我顿时心头大骇,但口中却还在发出狂笑,只听一个声音说道:“徐福,你当真是够蠢的了,我还要多谢你,帮我把那些该死的家伙都从我的身边赶走,哈哈,要不然的话,我还不会这么快完全恢复自由。”

    这声音分明就是从我口中发出的,我惊讶的已经不知所措,却丝毫控制不了自己,就见福缘斋主已经收回了轮回镜,辛雅的手腕上一道血线暂时停止了流淌,整个人却在这时突然醒来,朦朦胧胧的睁开眼,望着面前的一切,似乎还有些不大清醒。

    我不知道福缘斋主到底对辛雅做了什么,只听他沉着脸望向我这边,冷声道:“你是谁?”

    他这一句话却把我体内的那个声音问住了,半晌无言,良久才哼声道:“你管我是谁,你自己又是谁,你以为你是徐福,还是福缘斋主,还是那个秦始皇?狗屁,你现在什么都不是,千年前的徐福早已不存在了,福缘斋也已经该解散了,秦始皇么,你要有那本事,就可以自己去做,可惜,你已经回不去了。”

    “呵呵,你要怎样?难道你以为,你就可以阻拦我了么?”福缘斋主说着,忽然手掌微动,将天狐夫人,轮回镜,辛雅,都控制在他身边,说道:“只要我心念一动,随时都可以离开这里,既然你也看中了那具躯体,干脆就拿去,你在这个世界称王,我去另一个时空争霸,谁也不影响谁,如何?”

    我体内的声音发出一声怪笑,说道:“你若要走,把轮回镜留下,我不管你。”

    福缘斋主脸色一沉:“你简直胡言乱语,轮回镜就在这里,有本事你来拿,哼,我倒不信,当年那许多禁忌师都没有伤到我分毫,却把你禁锢了这千年,你这小小血魔,难道还真以为自己能成气候么?”

    原来我体内的这个家伙竟是个血魔,就听这血魔又说道:“你也只不过是徐福的心魔而已,占据了他的身体,想把他强行修炼成自己的分身,只不过你这功夫不到家,后来反而被他控制,很少有机会有反制于他,你当我不知?”

    福缘斋主哈哈大笑道:“你倒是了解得很清楚,不过我就算是徐福的心魔,那我也是徐福,所谓魔由心生,哪个人敢说自己没有心魔?我只过是代表了执念,替他来完全他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事而已。”

    血魔冷笑道:“我自然了解了,韩家多少人进入血玉扳指,为了禁锢于我,他们的血脉和灵魂和我纠缠千年,他们所有的记忆都在我的心里,他们所有的一切,我都了如指掌,包括你和他们斗了千年的每一个细节,我都记得比你还要清楚。”

    福缘斋主也冷笑:“记在心里?我倒很想问一句,你的心何在?”

    他这话一说,我明显感到体内的血脉突然就开始加速,血魔果然随即怒道:“我现在就是韩青天,韩家人的力量,起初是从血玉扳指中得来,千年来,韩家人的血脉成就了我,后来却反过来想要禁锢我,我便让他们从此断子绝孙,一个个老老实实的到这血玉扳指中来伺候我,哼哼,禁锢,不过是我壮大力量的手段而已。不过我还要感谢你,若不是你刚才用轮回镜送一些韩家人的灵魂去了另一个时空,我还是要受到他们的一些影响,也不会如此轻易的就脱身而出,完全控制这身体,哈哈哈哈……”

    我听的更是心头怒起,若完全无可奈何,此时的我非但身体不能动,口不能言,只有眼睛能看,耳朵能听,和刚才的状况一模一样,我默默的在心底挣扎,反抗,呐喊,想要唤起血脉深处韩家先祖的力量,再次禁锢这血魔,但却一次次的失败,那种血脉相连的熟悉感,亲切感,竟似乎已经被这血魔所彻底压制。

    血魔的狂笑声在耳畔震响,我简直不敢相信那是我所发出的声音,周围所有人都在远处围了一个圈子,但在这福缘斋主的领域结界之中,再加上血魔的力量,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进来。

    血魔狂笑不止,似乎越来越是得意,突然,他控制着我的身体凌空跃起,手掌成爪,狠狠抓向了面前的辛雅,竟似乎要将她瞬间断喉。

    我在心底惊呼,却无济于事,福缘斋主哼了一声,手掌微缩,辛雅身体顿时避过,血魔抓了个空,但辛雅也因此醒了过来,惊讶的看着我,脱口道:“小天,你、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我心中有苦难言,血魔哈哈笑道:“小妞,你的青天哥哥是来救你的啊,啧啧,乌鸦女,这可是几百年都难出一个的极品,乌鸦女的血,更是大补,来来来,让我吸干你的血,把你从乌鸦女的诅咒中救出吧。”

    辛雅惊呼一声,血魔再次出手,福缘斋主脸色一变,也同时出手,辛雅竟在两人抢夺中,从空中飘起,一道白光与一道血光交汇在辛雅身上,我见状急怒攻心,拼力大叫了一声,竟然脱口而出,只是随即就听血魔的声音狞笑起来。

    “小家伙,你居然还敢反抗,给我老实点乖乖的待着吧,你不是想要收拾这个徐福么,定秦剑现在我的手中,我就满足你的心愿,将他除去!”

    他话声一落,我的体内血脉如同巨浪般翻涌起来,一股暴虐的气息从我的体内腾腾升起,我顿时就觉得自己身上像是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冲出,狂笑声中手掌一伸,竟将不远处的佘婆婆一把抓了过来,哇呀一声暴叫,竟硬生生的把她撕成了碎片!

    佘婆婆发出一声惨呼,漫天血雨纷纷落下,她竟顿时化出原身,一条庞大的黑蟒出现在面前,却是已经从中断为两截,血魔狞笑声中,手掌忽然探出,竟从那黑蟒体内抓出一颗拳头大小的珠子,吞进了肚中。

    “嘿嘿,千年黑蛟珠,好东西,啧啧,徐福,这么好的东西,你居然留在身边千年都不享用,真是浪费啊,哈哈哈哈……”

    血魔狂笑声再次震响,忽然纵身跳出,双手成爪,猛的昂头一声咆哮,那一声完全不似人类的死后,根本不是我的身体里所能发出的声音,就像是一头狂怒的野兽,在仰天吼叫!

    霎时间,我觉得我的整个嘴都要裂开了,那巨大的吼声震彻天地,震的我脑中顿时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我的心几乎完全沉了下去,最后浮起的念头只有两个字:完了。

    只是这种感觉,却很是奇怪,我以为自己已经完全被控制了,甚至连精神和思维也没有了,但我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我却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就好像整个人都被关在一间小黑屋里的感觉。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我的周围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这就像一片无边广阔的黑暗空间,我看不到任何事物,也触不到任何事物,整个人就好像在一艘正在大海上颠沛的小船上的黑暗船舱中,不断的被海浪抛起,落下,周围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我存在的证据。

    但我知道,此时的血魔,正在用我的身体和福缘斋主在进行着一场殊死搏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