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新书发布,大家支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新书发布,大家支持

    新书开始更新,书名《蛊术》

    希望老读者可以支持九道的新书。免-费-首-发→【追】【书】【帮】

    可以说,新书写得很曲折。九道遇到了一个很长上坡路。毕竟蛊毒这个故事,耗费太多的情感和精力,让我很难从中走出来。

    新书的故事的主人公萧宁。是萧灵霜的孩子。萧灵霜怀着身孕,回到了故乡小镇。艰难地生下了儿子,并姓上了“萧”姓。而就在几年前,萧棋也回到了故乡小镇,住在他外公的白水村里。

    故事从萧宁十三岁开始。

    也是蛊毒故事中预言的“十五年后玄门有大事发生”时间的起点。

    本来要写萧关的孩子,但还是觉得萧关太强大,他的孩子或许不会有那么多波折,所以就换上了萧灵霜的孩子了。

    新的故事,新的征程,希望大家喜欢。

    会出现一些老人物,但不会太多。

    那么,我最爱的萧棋和萧关,当然会出现。其他再看。

    新故事的视角可能会小一点,但故事绝对好看。

    请相信九道吧。

    …………………………………………………………………………………………………………………………………………………………………………………………………………………………………

    (我是冬天出生的孩子,身子骨弱,一出生就经常生病。

    听娘说,刚出生那会,每到半夜十二点钟,我就开始哭,要足足哭上一个小时才够,声音痛苦凄厉,而且腹部涨起,像是有一条虫子走动。

    娘为了弄清楚这件事情,想了很多办法,带着我去了很多家医院,都查不出游动的虫子是什么。不少医生告诉娘,根本就没有什么虫子,只是娘的错觉而已。

    后来遇到一个老中医,犹豫了半天才说:“可能是被仇家下了蛊虫!”

    那时候,在一些偏僻的小镇山村里,有不少人养蛊虫,以达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我出生的小镇就在湖北与江西交界的地方,十分偏僻。娘怀疑我被人下了蛊毒,每到半夜,蛊毒发作,蛊虫游走,才会啼哭不已。

    娘忙恳求老中医,他也没有救人的办法。

    后来,娘又找了不少“能人”,算命的瞎子、游方的僧道、扶乩的巫婆。他们一看到我的面相,脸色都吓白了,都远远地躲开,好像遇到了可怕的瘟神。

    好在我命硬,几次剧痛都没有死掉,竟然坚强地活了下来。

    等我慢慢长大,那只奇怪折磨人的虫子,渐渐地安稳起来,又好像忽然就消失了一样。以至于我和娘都怀疑,那只曾经出现在我腹部的虫子,只是错觉,才害得我们提心吊胆过了多年。

    后来,我经常会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模模糊糊地一片,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有一次走夜路,遇到镇子上的老铁匠。他的脸色惨白,一身鲜血。我回到家之后,才知道老铁匠已经死了好几天了,是被一辆飞驰的大卡车撞死的。

    我想,那个遇到的老铁匠,又是谁呢?我怕娘担心,这事情一直藏在心中,没有告诉她!

    十三岁那年,暑假开始的时候,天气十分炎热,为了补贴家用,我去镇上的商店贩了一些冰棒,走街串巷吆喝着卖冰棒。

    我用的办法是:央求商店老板先把冰棒赊给我,等我卖完之后,再把本钱还给他。

    那个夏天格外地炎热,冰棒的“生意”格外地好。

    在一棵柳树下,有个“心肠好”的大哥,用一张崭新的十块,一次性买走了最后剩下的冰棒,也换走了我的零钱。我欣喜不已,带着自己赚来的钱,兴高采烈地回商店还钱。店老板收钱的时候,眉毛紧蹙,说:“娃娃,这张钱,我不能收。”

    那是一张很新的十块钱,却是一张假钱,我很快就想通了缘由。我叫道:“我要去找他。”

    我飞快地跑了起来,去找那个一次性买走剩余冰棒的人,是他给了我一张假钱。

    烈日当头,我的肺叶鼓风扇一样吹动,汗水打湿了衣服。我气愤难忍,不敢相信世上会有这么坏的人。我忙活了一天,也赚不了十块钱,他却要欺骗一个小孩。

    我在镇子里找了一个下午,都没有找到那个“坏人”。

    他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我的泪水和汗水滴答滴答地落下,懊恼不已,悔恨不已,如果自己眼睛放亮一些,就不会上当遭罪了。

    我不敢回家,想起了那棵柳树,就等在柳树下,那个坏蛋就是在这里骗走我的钱,他一定会再次经过这里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我一直等到太阳落山,整整一天没有吃饭,肚子饿得不行了,嘴巴因为流汗也裂开了口子。

    太阳落山后,黄昏来临,我竟然看到了那个坏人。我激动不已,冲上去,喊道:“把冰棒还给我,我不要你的假钱!”

    那坏人面部无情,脸色苍白,双眼通红,双手呈现一种病态的白,双手垂下,正“滴答滴答”地滴水,整个人像是刚从水中捞出来一样。

    我怕他跑掉,想将他紧紧抓住,哪知一个踉跄,竟然从他身上摔了过去。他双眼通红,奇怪地看着我,没有再理我,而是继续往前面走,走出了几步,竟然回头看着我,露出一排尖尖的牙齿……

    我整个人吓蒙了,难道是因为等得太久,出现幻觉了,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怎么会抓不住他呢?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我见到的坏人,根本不是人,而是……

    忽然,巷道之中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四个壮汉抬着担架,上面盖着一块大白布。

    很显然,白布下面是一个死人。

    “小孩,水上捞起来的人,不要看。”领头的汉子喊道。

    我刚准备转身,忽然吹来了一阵凉风,将白布吹了起来,露出一张熟悉的脸。那脸被水浸泡太久已经有些变形,但我认得出来,就是那个骗我钱的“坏人”。这时,他一双手从担架上滑落到一边,随着众人赶路的动作来回摆动。

    他分明已经死了!

    我一哆嗦,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只感到一片空白,怎么会有两个“坏蛋”,一个死了,一个活着呢。

    莫非那走动的人,是他的魂魄!

    我快要窒息了,坐在地上,来回寻找,已不见那个走动的“坏人”,只感觉那双红色的绝望的双眼就在暗处看着我……

    “萧宁……萧宁……阿宁……”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娘来找我了。

    我张开嘴巴想应一声,数次都喊不出来。

    娘赶过来将我一把抱住,道:“河道有人淹死,我还以为是你……你快把娘吓死了。你……没事吧,萧宁,说话啊。你别吓我啊,快说话啊!”

    我心中拼命地叫喊,却喊不出来,但娘的出现,让我有了安全,很快,我晕死在娘的怀抱里。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感觉一股清流正滋润着嘴唇,慢慢进入喉咙里。

    我睁开眼睛,看到了娘,正摇动着蒲扇。

    娘的双眼通红,显然是哭过,见我醒了过来,露出了笑容,说:“阿宁,你可算醒了啊!”

    我刚要开口说话,从腹部传来一股剧痛,像是有无数只虫子在咬我,脑袋里更是传来一股嗡嗡钻动声。几乎在一瞬间,万虫噬咬,头痛欲裂……

    我大声叫喊:“痛!痛!娘,我要痛死了!”我一巴掌打飞娘手中的蒲扇,从床上滚了下来,腹部的绞痛无法容忍,汗水瞬间湿透了全身。

    “痛!痛!”我不顾一下地撞向墙面,要结束这痛苦。幸而娘反应快,一把将我抱住。

    “老天啊。你开开眼,让孩子的痛,落到我的身上吧。不要再折磨孩子了。孩子是无辜,你开开眼吧……该死的老天爷……”娘大声喊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