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八十六章 远行,克洛斯城 (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天早上,趁着太阳还没从地平线升起,荒漠的气温还稍显凉爽,车队迅速地整理好营地,继续向着克洛斯城前进。

    到了下午两点左右,队伍才算是完全穿过了泽拉斯大荒漠。

    众人虽然有些疲意,但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必须得白天行进更多的路程。

    为什么不能日夜兼程?事实上,这是罗布罗王国的风俗,当太阳从天空落下,就不能在野外继续行进,否则,会冒犯夜游神一类的神明,遭遇令人不寒而栗的事情。

    虽是传统风俗,但可怕的事情却是真的,所以为了安全起见,莱丝夫人很早就定好了规定,在太阳落山之前,必须找个合适的地方休息。

    接近傍晚的时候,车队进入了罗亚马大盆地。

    罗亚马在罗布罗王国的传统语言中,意思是“复杂”和“多变”。罗亚马大盆地,也应征了它们。

    作为罗布罗王国最大的红岩盆地,这里一年到头,都处于大地变动的过程中,但它不像泽拉斯大荒漠,满是往外喷发滚烫熔岩的活火山。这里经大地变动产生的裂缝,会从地下喷出颜色浑浊的浓密烟尘。

    这些被称作“魇雾”的特殊烟尘,没有能够融掉皮肤和血肉的高温,也没有让人吸一口就倒地不起的剧毒,它的能力只有一个,就是让人失去方向感,找不到离开罗亚马大盆地的路,并最终被困死在这。

    每年的盛夏,是罗亚马大盆地的“魇雾”最强烈的时期,大多数人会选择避开罗亚马大盆地,多花费一些时间,走远路沿着它的边缘行进。

    但是,对于莱丝夫人的车队来说,他们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穿过罗亚马大盆地。可罗亚马大盆地的“魇雾”是人人色变的东西,他们自然也会感到害怕。

    这时,莱丝夫人拿出了她的秘密手段。

    一种叫做“异形马”的三脚异兽,作为前肢的单腿强壮有力,后肢稍显纤细,但是爆发力却更胜一筹,除了下半身以外,它的上半身和普通的红骢马驹相差不多,眼睛可能要更大一些,眼神中充满了人性化的狡黠。

    它有个罗布罗语的名字,莱丝夫人叫它“摩力”,意思是“引领方向的使者”。它天生拥有大幅度削弱“魇雾”效果的天赋,可以在其他人迷失方向的时候,带他们找到离开罗亚马大盆地的路。

    正因为拥有如此独特的天赋,“异形马”的成长条件非常苛刻,不仅需要数量惊人的珍稀药材,还必须得像对待孩子一样贴切呵护着它,如果它的精神有剧烈的波动,就会直接导致它的夭折。

    尽管培养一只“异形马”有如此多的苛刻条件,但各大势力还是趋之若鹜,在各种市场都砸下天价收购来收购它。

    但它实在太脆弱了,除了蓄养在大势力内部的,野外基本上见不到处于成长期的“异形马”。

    莱丝夫人的这只“异形马”,是某位地方大贵族进献给罗布罗国王的,结果被达古斯转手赐给了她。

    在她的精心养护下,这只“异形马”已经进入了成长期,相对而言,夭折的可能性大幅度地降低,辨识方向的本领也远超幼生期。

    当莱丝夫人把“摩力”从特殊的纳兽环中释放出来,已经把武器的保险都打开的护卫,顿时把它围作一团,细看之下,“摩力”是被他们严密的保护,没有留出明显的死角。

    然后,莱丝夫人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用亲切的语气说:“‘摩力’,带我们找到离开这里的路。”

    “异形马”的血脉中似乎天生流淌着关于罗亚马大盆地的记忆,不需要莱丝夫人说明太多,“摩力”就明白了该做什么。

    在“摩力”的带领下,车队开始穿行在“魇雾”弥漫的盆地中。

    这些颜色驳杂的“魇雾”,似乎蕴含着不可思议的力量,进入盆地没有一会,车队中的所有方向仪器都失去了目标,而人们也像醉汉一样,无法知道哪里才是正确的方向。

    他们只能指望着“摩力”,保护好它,让它引领着车队走出罗亚马大盆地。

    时间很快接近太阳落山,以他们的行进速度,应该已经行到了罗亚马大盆地的中间区域,只需要小半天,他们就可以完全穿过盆地。

    但是为了安全起见,莱丝夫人命令车队停止行进,找个安全的地方扎营过夜。

    因为空气中充斥着浑浊的“魇雾”,临时营地不能散得太开,大家都挤在很小的一片区域。娱乐活动也全部取消,分出三波人轮流守夜,小心提防隐藏在暗处的危险。

    除了随处可见的“魇雾”以外,罗亚马大盆地还流传着数量众多的怪诞传言,人睡着了会不知不觉失去脑袋,上个厕所然后永远消失,等等。

    尽管这些传言有些以讹传讹的成分,经过了好事人的精心加工,但不是所有的都是空穴来风,其中少部分的确是事实。

    晚上吃完饭后,莱丝夫人派人来找白解,说有重要事情商议,白解已经对莱丝夫人起了戒心,所以委婉拒绝了邀请,让来人转告莱丝夫人,他已经接受了莱丝夫人的计划,具体细节等白天

    才商议。

    收到白解的传话,莱丝夫人自然感到些许不舒服,但她很快收敛了情绪,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月亮升到头顶的时候,白解突然被耳边响起的急喘声所惊醒,他警觉地睁开双眼,随即闪到帐篷的角落,目光看向周围。

    帐篷里不只他一个,还有睡得像个死猪一样的齐天赐,他侧着身体,怀里抱着被子,大腿一动一动地来回摩擦。

    就这样安静地过了两分钟,白解的耳边又听到了那种声音,这次他听得更仔细了一些,声音像是从远处传来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传入他的耳朵。

    白解思考了一会,推开帐篷的帷布,来到外面,察看一下别人的情况。

    营地正中的火柴正在熊熊燃烧,大火足以照亮周围的一切,看见坐在火焰旁边的熟悉身影,他直接走了过去。

    “你怎么醒了?”盖坦回头说。

    “睡不着,来外面看看。”

    盖坦转过头去,从旁边拿过一壶热酒:“要不要喝上两口?”

    白解摆了摆手,谢绝了他的好意。

    “你为什么也没睡,现在还没轮到你守夜的时间?”

    “我已经习惯了。”

    白解顿了顿,似有所指的问:“你有没有听到什么怪声,就是刚才?”

    盖坦古怪地看了白解一眼,摇摇头,“我什么都没有听到,你难道听到了什么?”

    这件事情没什么好隐瞒的,白解把声音的特征仔细描述了一遍。

    盖坦的脸色变得更加古怪,他看着白解,过了好一会,才开口:“这里的确有可能会听到那种声音,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只有马上要死的人,才能够听到它。”

    白解突然觉得一股寒气沿后背涌出,穿过脊椎,让大脑表皮不受控制地产生不寒而栗的感觉。

    “不过,你不用太过担心,这只是传言,实际上我们也没有亲眼见过。”

    被寒意占领大脑皮层,白解顿时睡意全无,拿过盖坦旁边的热酒,往嘴里猛地灌了两口。

    “咳——咳——”

    “哈哈。”盖坦笑了起来,“这可是非常烈的酒,我都不敢这么喝。”

    火辣辣的酒水流入肚中,白解很快赶到头晕目眩,眼前模糊不清。

    看到白解似醉非醉,盖坦摇了摇头,起身搀住白解,把他扶回了帐篷。

    尽管动静不小,但是帐篷里面的齐天赐依然酣睡不醒,这时不知道做了什么梦,脸上竟然还露出傻傻的笑容。

    这个夜晚最终还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大早,白解就被齐天赐给摇醒。

    “醒醒!快出发了,你怎么比我还能睡?”

    白解的脑袋还有些醉意,两眼无神,看上去就像元气大伤一样。

    “你怎么了?”齐天赐觉察到了不对。

    “没事,就是昨晚不小心喝了两口烈酒。”

    “什么酒能让你变成这样,你难怪喝了鬼酿的酒?”

    “这里哪来的鬼,那酒是盖坦的。”

    两人的对话正在继续,盖坦却正好拉开帷布走了进来。

    “你们已经醒了,赶紧准备吧。”

    话题刚好说到盖坦,白解在盖坦离开之前叫住了他,向他谢道:“昨晚谢谢你。”

    让白解和齐天赐感到意外的是,盖坦露出疑惑的表情,不明所以的问:“昨晚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谢我?”

    “昨晚我们俩不是在篝火旁边说了些话,我还喝了你的酒?”白解的语气渐渐下沉。

    “你肯定是弄错了,昨晚我很早就睡了,到我守夜的时候,也没有碰到过你。”

    盖坦的回答,让白解感觉寒意如电流般遍及全身,盖坦的话还犹在耳边,现在想想,那个“盖坦”的确有些古怪,他的身上似乎蕴藏着可怕的寒气,因为非常靠近篝火,所以给人的感觉不太明显。

    见白解的脸色像染了油墨般难看,盖坦皱起眉头,向他问起具体发生的事情。

    毕竟这件事情太过怪诞,白解也希望和人交流,就全盘托出地告诉了他们。

    听完白解的描述,他们的表情大不相同。

    “你确定是晚上十二点左右?”

    白解点了点头,“我那时候碰巧看了一眼联络器,上面正好显示的是十二点。”

    “恐怕你是遇到了死神的使者。”

    “死神使者?”

    “那是流传在罗亚马大盆地的传说,在很久以前,这里曾是死神的城市,突然,有一天,从天空降下大如山岳的陨石,将死神连同它的城市一起埋葬在这片盆地的深处。从此以后,每到晚上十二点,死神便会派出它的使者,到处寻找拥有特殊体质的人,将他们的灵魂带入被埋葬的那座城市。“

    白解和齐天赐渐渐听得入神,都没有注意到盖坦的结束。

    过了一会,白解最先反应过来:“然后呢?

    ”

    “然后?那些失去灵魂的人会长睡不醒,身体保持原样,一直到寿命自然终结。”

    怕两人真的相信了这个传说,盖坦接着说:“不过它只是传言,让人长睡不醒的方法有很多种,你遇到的事情,或许和这个传说没有半点关系。”

    白解也想这么认为,但他隐隐有种感觉,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和这个传说有莫大的关系,至于他为什么没有长睡不醒,恐怕另有原因。

    当队伍继续出发的时候,莱丝夫人以及宫甲和歌司雅,也随后知道了这件事情。为了弄清楚事情的原委,莱丝夫人把大家叫到了她的指挥车。

    指挥车内的秘密会议室,众人相对而坐。

    “想必大家都知道了这件事情,白解,你能把事情还详细描述一遍吗?”

    除了盖坦和齐天赐,其他人只知道大概内容,他们保持沉默,认真地聆听白解的描述。

    “这么说,那个人假冒了你的身份?”

    面对莱丝夫人的目光,盖坦面色一正:“我敢发誓,那个人绝对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我相信你,但是,他为什么要假冒你的身份?”

    白解对此倒有点眉目,但他不好当着莱丝夫人的面直说,看他欲言又止,莱丝夫人看向他,问道:“你还有别的什么发现吗?”

    “没什么。”白解改了口,“我只是想问问夫人,那个传说到底是不是真的?”

    “从发生在你身上的情况看,那个传说不是空穴来风,但传说毕竟是传说,有许多人为夸大的部分。以我的看法,那可能是某种潜藏在盆地深处的神秘生物,可以变幻人类的外形,并通过一些手段让人陷入沉睡。”

    就在这时,有人敲响了会议室的门。

    “进来!”

    推门进来的是莱丝夫人的心腹,名字叫做格林,他年龄不大,但是已经跟了莱丝夫人快十年。

    他的眼中仿佛只有莱丝夫人,目光没有从房间里的其他人身上扫过,走到莱丝夫人的旁边,贴着耳朵密语了几句。

    “我明白了,你赶快派人把那里包围起来,先不要让人探查里面的情况。”

    “是!老板。”

    待格林离开,莱丝夫人把事情告诉了其他人。

    “车队前方发现了一处特殊异兽的巢穴,但里面的异兽全都死了。”

    这件事情听起来古怪,但在罗布罗王国,在古怪的事情都不会太让人感到意外。

    齐天赐顿时起了兴趣,他擅长的就是研究异兽,现在正好可以大展身手。

    “那里还有多远?那些死了的异兽都长什么样子?”

    “我已经派人把那里围住,你要是对那些异兽感兴趣,我们可以暂时停下,休息半个小时。”

    对于专家来说,半个小时已经够了,齐天赐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那些异兽的尸体。

    车队行驶到一片低洼的沼泽地带,全副武装的护卫正站在一片老树林的旁边,盛夏正是树叶最为翠绿的时候,这片树林却片叶全无,全是些张牙舞爪的的锋利树枝,一眼望去,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齐天赐下车之后,带上工具就往这片鬼气森然的树林里钻,就像飞蛾扑火一样。

    看来,只要是遇上了真正感兴趣的事情,其他事物的影响力将会大大减弱,就比如齐天赐那出名的胆小。

    十分钟后,齐天赐从树林中出来,回来的时候还带着一堆已经解剖的残肢。

    看到白解他们,他就激动地说:“我有个大发现!”接着,他把目光落在白解身上,“这个发现,可能和你昨晚上发生的那件事情有关。”

    其他人本来不太有兴趣,听明白他的意思,顿时露出好奇的目光。

    “你发现了什么?”白解问道。

    “里面那些异兽尸体的脑袋背后,有个藏着特殊物质的毒囊,里面释放的毒素,可以让其他生物不控制地产生幻觉。依我看,昨晚上你肯定是遇到它们了。”

    这番联系合情合理,而且这片老树林距离昨晚他们扎营的地方只有不到五十公里,完全在异兽的活动范围之内。

    但是,白解还有有些疑问,他问道:“如果真是它们,为什么昨晚我会安然无恙,而这些异兽又全都突然暴毙?”

    “它们的尸体上没有明显伤痕,我暂时也没有找到死亡的原因,再多给我一点时间,我想我一定可以找出来!”

    “那好,这几个人交给你调配,这几天你可以让他们干任何事情,我希望在到达克洛斯城之前,能够得到你的答案。”莱丝夫人说道。

    车队已经停得够久,封锁那片树林的人回归车队,队伍继续向着前方行进。

    至于留在老树林中的异兽尸体,他们遵循异兽原则,就让那些尸体留在那里,不对它们做过多干涉。

    所谓异兽原则,是由野兽原则演变而来的行为准则,被世界联盟确定并推广,核心要义:当发现处于意外状态的异兽,如果它没有明显对人类表示敌意,人类不

    能对异兽的行为进行干扰。

    像这些异兽尸体,他们本可以一把火全都烧光,但这些异兽既然不对他们构成威胁,他们就不能擅自处理这些尸体。

    其实这个原则的本意是为人类着想,异兽很多都拥有错综复杂的血脉关系,如果人类擅作主张,极易和某些实力强大的异兽产生矛盾。对于本来就缺少援力的人类来说,这无疑是往沉甸甸的负担上又加重了一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异常觉醒》,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