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8章 鬼门(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8章 鬼门(中)

    我不敢再看那扇玻璃,扭头却看到郑牧良面色严峻,十分的难看。★首发追书帮★

    “那面玻璃应该就是那个鬼跳楼的地方,就是这里形成了鬼门,看到你朋友的右眼没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是地狱守门猫的眼睛,就是这只眼出现在了这里,才引起了鬼门的共鸣,你朋友也是被这只眼操控了。”

    郑牧良面色苍白说着话的时候,笼罩着张元身体的黑雾已经尽数被吸进了玻璃之内,而那面玻璃,波纹荡的更是剧烈了。

    而在高管走廊那里,老板鬼竟然和刘通扭打在了一起,不过刘通落尽了下风,情况堪忧,看来这俩鬼真的起了争执。

    不过现在也没空顾得那俩家伙,郑牧良动了动嘴唇,然后朝着张元冲了过去,同时对我大喝道:“帮我挖了那家伙的眼睛。”

    我愣了一下,赶紧跟了上去,韩池业不知怎么想的,竟然也跟了过来,只是刚跑了两步,便被不知何时钻出来的朱时学撞到在地。

    这家伙虽然受了伤,但是身子还挺麻利,打了个滚站起了身子,扭身就向高管办公区跑去。

    我暗骂了一句韩池业恶人有恶报,然后定神冲到了张元身边。

    郑牧良受的伤不轻,所以落在了我的身后,我一个人面对着张元,尤其被他湛蓝的瞳孔注视着,心里实在发慌,不自觉停下了脚步,干咽了下喉咙,扭身向回跑去。

    郑牧良对我厉喝道:“你别怕啊!他伤不了你!”

    我看着踉踉跄跄跑过来的郑牧良,只好重新扭回了身。

    但是我刚扭回身,一只脚在我眼前闪过,我的胸口猛地一疼,身子直接飞了出去。

    我一路撞倒了许多桌椅,然后重重摔在地上,浑身跟散了架一般,动弹不得。

    我躺在地上,捂着胸口痛的直哼哼,同时暗骂郑牧良骗我,这特么叫伤不到我?

    这一脚差点把我踹死。

    郑牧良此时也冲到了张元面前,只是他先前受伤实在太重,挥剑的动作都有些磕磕绊绊,直接被张元一巴掌甩飞到了一边,木剑掉在了地上,身子撞破一行办公桌,然后狠狠砸在了墙上,再次咳了一大口鲜血,身子抽动了两下,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看到这一幕我吓坏了,这里能解决鬼门的家伙也就这个小道士了,他若是挂了,我肯定也得挂在这里。

    我推倒压在我腿上的办公桌,咬牙站起了身子,嚎着嗓子给自己增加气势,朝着张元冲了过去。

    但是还没临近张元,一根红色的血管缠住了我的右脚脚腕,我直接摔了个大马趴,鼻子一阵酸疼,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我摸了下鼻子,手掌顿时一股腥热,我看着满手的鲜血,惊骇的扭头看向身后。

    只见高管走廊里,刘通再次被贴在了墙上,只是这次,他的身子缓缓变淡,而且从老板鬼眼眶里还分出了一根血管,扎在了刘通的额头。

    老板鬼缓步向我这里走来,我也没空理会鼻子了,赶紧坐起了身子,想要解开脚腕的血管,甚至顾不得恶心,都用上了牙齿。

    先前用木剑斩的怪轻松,可是我没想到,这血管韧性十足,我竟然咬不断。

    老板鬼距离我这里愈来愈近,我急得大汗淋漓,只好不管血管,站起身子,一蹦一跳的向旁边走去。

    但是谁知这老板鬼竟然没有理会我,甚至还收回了血管,站到了张元面前,对张元嘶吼了一声,然后从眼眶里飞出数根血管,袭向张元。

    我彻底看傻了,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刚开始他们还好好的一起搞我们,怎么忽然间老板鬼和刘通打起来了,这俩家伙算是有仇,还可以理解,可是这老板鬼怎么又和张元打了起来。

    虽然不明白这几个家伙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心里生出了一丝欣喜,这狗咬狗咬下去,占便宜的肯定是我们。

    只见老板鬼操纵着血管袭向张元全身,张元竟然不管不顾,只是盯着老板鬼。

    血管距离张元的身体还有一寸之时便停下了,仿佛遇到了一堵无形的墙壁,而我注意到,张元湛蓝的右眼发出了幽蓝的荧光。

    张元嘴唇开始蠕动着,似是在说话,可是我听不见声音。

    老板鬼历吼了一声,似是回话一般,然后疯狂大吼着,血管飞得更快了,狠狠撞着那堵无形的墙壁。

    可惜,血管看似声势浩大,但是却在冒起白烟,逐渐变短,然后消失。

    而老板鬼竟然跟发疯了一般,眼眶里一直飞出血管撞击那堵无形的墙壁,但是,毫无进展,根本无法接近张元,而老板鬼的身体也在慢慢变淡。

    “那家伙想要找回自己的东西,而张元想要开鬼门,他俩有了冲突。”

    郑牧良的话从我身后传来,我扭头看去,郑牧良此时无比的凄惨。

    他身上的衣服在先前与老板鬼打斗时便被扯的破破碎碎,现在更是像浑身只是挂了布条一般。

    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关键是这家伙满身的鲜血,脸上也被血迹覆盖,完全看不到了他本来的面目,看来实在是可怕。

    不过人都被搞成了这样,这家伙竟然没因为失血过多晕过去,我不得不佩服。

    郑牧良身子一个踉跄,瘫坐在了地上,我回过了神,赶紧上前扶住了他,他却摇了摇手。甩开了我的胳膊。

    “据我猜测,这个鬼是因为公司而跳的楼,所以他的执念是公司,他想要找回他的公司,因此滞留在了这里,你那个朋友,要打开鬼门,而鬼门一开,那个鬼别说找回公司了,这个楼恐怕都要变了。”

    说到这里,郑牧良有些艰难的抬起头,看着我道:“所以你要先去帮助那个鬼,把你朋友那只眼给挖出来。”

    我明白郑牧良这是打算利用老板鬼,点了点头,但还是有些犹豫:“他们先前不是好好的,会不会我一过去,他们又和好了,再把我干了。”

    “不会的,先前因为你朋友阴气浓郁的缘故,还可以操纵那个鬼,但是现在你朋友的阴气被吸入了鬼门,所以那个鬼才可以恢复自己的思维。”

    听到这,我放下了心,虽然还是有些不太明白,但是只要那俩家伙维持对立就行。

    “要快点,那个鬼的血管是用他自身的阴气幻化的,他在拼着魂飞魄散阻挡张元,等他消失了,就你一个人也就阻挡不了你朋友了。”

    听到郑牧良的催促,我抹了一把鼻血,狠狠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抓起一只椅子,大喝着冲向了张元。

    我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事实是我其实是个很胆小的人。

    可是现在情况由不得我胆小,若是张元在那只眼睛的操控下,真的打开了鬼门,我可能会死在这里,所以由不得我不冲上去。

    我举着椅子,快步冲向张元,但是眼前闪过一道黑影,一个肥胖的身子直接从侧面冲了过来,狠狠撞在了我的腰间。

    我再次飞了出去,这次直接印在了墙上,内脏犹如破碎了一般,绞在一起,我喉咙一堵,然后吐出了一大滩血,随即滑落在了地上。

    我瘫倒在地上,眼前阵阵发黑,脑海里也空白一片。

    好不容易等我回过了神,却看到我面前站立着一个肥胖的身影,正是无头的朱时学,而他还举着一个办公椅。

    卧槽!这家伙不是追韩池业那疯子去了吗?怎么又找上我了?

    我脑海里刚生出疑惑,朱时学已经举着椅子朝我头上砸来。

    我被吓傻了,办公椅在眼前逐渐放大,我只顾的上惊呼一声,椅子落了下来。

    “砰!”

    我认命的闭上了眼,耳边传来了一声巨响,随即一股腥热浇了我一头。

    “还……不……快去!”

    郑牧良哆嗦的话语传至耳边,我睁开眼,看到这家伙就挡在我的面前,用后背替我挨了这一下,嘴角不断滴落着鲜血,刚才就是他吐了我一头血。

    这小道士又救了我一命!

    郑牧良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扭身一脚踹倒了朱时学,而他也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同时对我大喝道:“不想死就快去啊!”

    郑牧良这不要命一般的态势感染了我,我胸膛里一阵发热,忘记了浑身的疼痛,直接站起了身子,再次大吼着冲向张元。

    这一次,我学精了,没敢再拿椅子。

    我也想明白了,这朱时学怀恨惨死,他的执念肯定是复仇,所以才会不要命的追韩池业。

    而在这家伙死前,我还拿椅子砸了他,他肯定记得,也恨着拿椅子的人,所以我只得老老实实空手跑向张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