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章 病危通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章 病危通知

    “三千八百八!?”钟鬼灵脸上的青筋与服务员亲切的笑容形成了鲜明对比,“不是两千五么?”

    “先生对不起,我们的价签摆错了,两千五的是3250,N70三千八百八。首发www.zhuishubang.com”服务员继续微笑,好象摆错价签这种事算不上什么大问题。

    “哦…好的…”钟鬼灵抹了把汗,“我再看看…”

    “先生,用不用我拿真机给您看一眼?”

    “呃…不用了…谢谢你…”钟鬼灵满怀留恋的看了一眼柜台,挺不情愿的走出了手机店。

    掏出烟点上,钟鬼灵无奈的看了看步行街上来来往往的俊男靓女,个个挂iPOD拿时髦手机,“妈的,这世界上怎么这么多人比我有钱呢…?”感叹之余,忽然感觉嘴里的烟嘬来嘬去好象一点味儿都没有,把烟卷拿在手里一看,原来是根断烟,过滤嘴底下裂了一道大口子…

    “他妈的…又来了…”钟鬼灵的脸上不禁涌出一线愤怒,掏出坦克轧过般褶皱的烟盒看了看,还好,还有一根,仔细观察了一下,还好没断…刚把烟放在嘴里,掏出打火机一点,只听刺啦一声,打火机火石飞了…

    “他妈的…有种就给我滚出来…!!”握着报废的打火机,钟鬼灵简直怒不可遏,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开始自言自语的大叫起来,“你他妈的到底有完没有…!!”钟鬼灵并不在乎来往人群怪异的目光,继续左顾右盼的上下打量,就好像周围藏着什么人一样。

    “小伙子…这个是你扔的…?”就在钟鬼灵大山大叫的时候,人群里忽然挤出了一位戴红箍的老大妈,走到钟鬼灵跟前用手指了指地上的断烟,“这是步行街,不许乱扔烟头,罚款十块…”

    “哎…?”光顾着嚷嚷了,面对这位突如其来的大妈,钟鬼灵心里又是一阵郁闷,“大妈,今天我没带钱…再见…”就在老大妈低头掏发票的时候,钟鬼灵舌尖一顶上牙膛,憋足了一口气猛的转身逃跑,等老大妈抬起头,发现这个年轻人已经狂奔到一百米以外了,速度之快恐怕参加奥运会都能为国争光了…

    一口气狂奔了足有一公里,钟鬼灵才在一处快餐店的门口停了下来,刚想买瓶冰镇矿泉水润润嗓子,口袋里那部一天至少充两次电的黑白屏手机忽然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喂?请问您是陆孝直先生的家属么?”

    “是我…您哪位?”

    “这里是医科大学总医院,陆孝直先生现在正在手术,请您务必来一趟…还有,病危通知书需要您签一下字…”

    “病危…!?他怎么了他!?”钟鬼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师弟昨天还活蹦乱跳的,今天怎么忽然病危了!?

    “是这样的,他出了交通事故,现在正在抢救,希望您尽快来医院…”

    “哦…好的我马上过去,医药费大概多少钱!?”一提到钱,钟鬼灵脑袋又大了,她娘的这年头干什么都要钱,什么都不干逛大街照样有人打电话催命,什么世道啊…

    “押金已经交过了…您来签字就可以…”

    “哦好的…”一听不要钱了,钟鬼灵长出了一口气,心里却一个劲的纳闷,自己那个游手好闲的师弟连吃拉面都得到自己这蹭,怎么可能忽然冒出一位好心人去给他交钱?莫非是交通肇事者?唉算了,管他是谁呢…不用交钱就好…挂上手机,钟鬼灵看了看钟表店灯箱上的表,还好,离公交车站不算远,坐三站公交下车跑快点大概跑两公里就能到,没必要打车…

    说到钟鬼灵这个名字,可能会有人问,好好一个人为什么要叫这么诡异的名字?呵呵,其实钟鬼灵本名钟良,鬼灵是他的道号,师傅陆青阳说他生来命犯鬼灵,又和传说中的捉鬼天师钟馗姓一个姓,所以便给他起了这么个道名。

    师从陆青阳、皈依清微教,是钟鬼灵人生的巨大转折点,在拜师之前,钟鬼灵也就是钟良的童年可谓是多灾多难,有人说他命苦,有人说他命大,这两种说法看似矛盾,但若放在钟鬼灵身上,则正是他拜师以前的人生缩影。“不幸中的万幸”这句话在中文中多少带一点褒义的色彩,但如果所有的“万幸”都只能在“不幸”中才能发生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