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九章 神秘访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四十九章 神秘访客

    一想到要出远门,钟鬼灵下意识的掏出了车钥匙…

    要说这两个月期间,除了养膘以外,钟鬼灵干的唯一一件尚算正经的事,便是买了自己心仪已久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V8大切诺基,在暴发户心理的作用下,钟鬼灵甚至想买路虎来着,后来让老爹钟海辰一通臭骂后只得作罢。「^追^书^帮^首~发」

    “你想开车去?”钟海辰似乎有点不放心,“一个人开车行吗你?认识路么?”

    “没事!”钟鬼灵春风得意,这两个月间开车也就家里跟医院两点一线,烦都烦死了,新车买了两个月了,竟然都没出三千公里的磨合期,是时候该跑一跑了…“我有GPS卫星定位,全国各大城市的地图自动导航!”钟鬼灵边说边往车里搬行李,甚至连野营帐篷都有。

    “我说你是去山西还是去巴西啊?”看着钟鬼灵大包小包的搬东西,钟海晨似乎有点不解,“出差你们单位不管安排住许啊?怎么还带帐篷?”

    “我现在改行当侦探了!”钟鬼灵满不在乎,“侦探,知道么?福尔摩斯!侦探行事要低调!懂么?低调!”

    “都快赶上搬家了,你这算哪门子低调?”一提到侦探,钟海辰的头立马就大了,第一反应就是贴在电线杆子上那种类似于“私人侦探、机打发票、代办文凭”之类的小广告,“我说儿子,过来!跟我说说你们这个单位到底是个什么性质!你这些钱都怎么来的…”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古董呢?我现在是服务外企!知道么?我们公司在日本美国那可都是有分号的!”钟鬼灵头都没台,哐当一下把一箱矿泉水放在了后备箱里,“你放心,我挣钱绝对是诚实劳动合法经营,连所得税单位都代缴代扣了…”

    爷俩正在扯皮,忽然一辆白色的宝马迷你停在了楼门口,钟鬼灵两只眼珠子瞬间就睁圆了,手上搬的一箱子可乐差点砸脚上,“小曼…?你不是回学校上课了么?”

    “我办了休学啊!”周小曼蹦蹦跳跳的来到了钟鬼灵跟前,“我想回家来照顾我爸爸!结果回家才知道他出国了!”

    “我就晕啊!本末倒置啊你!你上学考好成绩你爸才高兴呢,你怎么能干这种形式主义面子工程的事啊,为了每天晚上给你爸热两包方便面就不上学了?”对于周小曼,钟鬼灵向来是不客气的。

    “我就想照顾我爸爸的…”钟鬼灵这么一说,周小曼瞬时一脸的委屈,眼圈一下子就红了,“而且…而且…”

    “算了算了,算我怕你了…”钟鬼灵放下可乐拍了拍身上的土,“而且什么…?”

    “我们学校有个大四的男生天天骚扰我…,天天在我上课的教室门口堵着我…,晚上还在我的宿舍楼底下赖着不走,我只是想等他毕业走了以后再回去上课嘛…”周小曼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干脆跟蚊子差不多了。

    “行了行了,那既然回来了,就好好在家呆着…”钟鬼灵开始继续搬东西。

    “钟哥哥,你这是要搬家啊?”周小曼对钟鬼灵这一车的行李似乎挺好奇。

    “我要出差!”

    “哪里啊?”

    “山西!”

    “我能去嘛?”

    “哎?”钟鬼灵暗道不好,男女授受不亲啊,哪有说趁着人家父亲出国拐着人家大闺女去外地的?“我这是公事!没时间玩的!”

    “我也想去…”周小曼噘起了嘴。

    “你听话,在家老实呆着!”钟鬼灵哐的一声关上了后备箱门,“等我回来再陪你玩!……爸,我走了,有什么事打我手机!”

    ……

    发动了汽车,钟鬼灵一脚油门直奔外环线。

    理论上讲,钟鬼灵此行应该叫着魏笑彤,可是一想到魏笑彤半夜一点逼自己开车回天津又找宾馆的事迹,钟鬼灵还是退却了,带着这么个奶奶出远门,不累死才怪…

    点上烟,降下窗户,打开天窗,一股小风把钟鬼灵吹得简直就是美不胜收,“十年之前,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正哼哼着歌,钟鬼灵心里冷不丁一哆嗦,只见反光镜里,一辆白色的宝马迷你正跟在自己的车后面。

    “我靠…早走五分钟对了…”钟鬼灵干脆拿出手机,拨通了周小曼的电话,“我说你怎么回事啊?”

    “我怎么了?”周小曼满不在乎。

    “你跟着我干嘛?”

    “谁跟着你了?我出来兜兜风…”

    “兜风?好,那你慢慢兜!”钟鬼灵叹了口气挂了电话,干脆打开了双闪灯*把车停在了路边,他这一停,后面的宝马迷你也在二十米外停了下来。

    “你不是兜风吗?”钟鬼灵开门下车,只见周小曼坐在这里满不在乎。

    “是啊,兜风你也管啊…”周小曼噘起嘴,“你不带我去,还不许我自己去啊?”

    “难不成你要跟我到山西?”钟鬼灵差点呕出血来,心说DNA这种东西真是太可怕了,周家这两个闺女表面上看似千差万别,但骨子里怎么都流着这种不讲理的血液啊…?

    “谁跟你去山西啊!我自己开车去不行啊?”

    “你…!”钟鬼灵喘了口粗气,“我现在就给你爸打电话!”

    ……

    “对不起,您所拨叫的用户已关机…Sorry,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我爸怎么说?”看来周五金的手机周小曼早就打过了。

    “你爸说让我掐死你!!”钟鬼灵无奈的瞪了周小曼一眼,“你开车我不放心,先把车开回去,坐我的车吧…”

    ……

    宁武,位于山西中北部,是山西忻州市下辖的一个县,比起太原、大同、临汾、晋城这些大地方,可谓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县,等车驶入忻州境内的时候,钟鬼灵实在是想不通,当初那个冈村宁次为什么要殚心竭虑的对山西大动干戈,甚至把矛头由正面战斗转移到了老百姓头上,美其名曰“扫荡”,难道是为了煤?说实在的,近两个月中,钟鬼灵把抗战时期的历史多少也恶补了一下,日军侵华时期,大本营是在东北,甚至还成立了一个什么满洲国当幌子,单就东北而言,鹤岗、双鸭山、鸡西、阜新这些大煤矿应该已经能满足日本人的胃口了,日本就那么巴掌大的地方,又不是全民摊煎饼,要那么多煤干吗?想到这,秦戈的一句话又浮现在了钟鬼灵脑海里:袁绍一,名袁庚,字武彦,号绍一真人,山西宁武人…

    “袁绍一是宁武人…”钟鬼灵边开车边琢磨,听秦戈的意思,以目前掌握的资料看,“梨花”行动在山西就露过这么一次面,而此次行动又是在袁绍一的老家,是纯粹的巧合?还是另有什么深层关联?莫非袁绍一看见家乡父老受欺负一时热血沸腾,人家大岛少佐本身没什么想法,只是他老人家多虑了?“对了,梨花行动在宁武露面,说明袁绍一应该是一路跟踪那个大岛少佐到的山西,大岛来这干吗?”想到这里,钟鬼灵的脑袋更乱了,要说冈村宁次打山西的注意是为了煤,还勉强说得过去,但那这个大岛少佐如果真是值得东条英机亲笔写介绍信的重要特工,千里迢迢跑到中国来,不说去上海重庆这些大城市搜集情报,跑山西来干吗?“算了…到了那先找个明白人问问吧…”看周小曼边听MP3边看风景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钟鬼灵干脆也懒得想了…

    ……

    崞五线,是贯穿宁武县城的主要干道,汾阳宾馆就坐落在崞五线的公路旁边,是一家比较正规的宾馆,把车停好后,钟鬼灵先是开了两个标准间,之后便和一个叫张书全的值班经理聊了起来,还没聊两句,张书全嘴里的一条消息便引起了钟鬼灵的注意…

    “您从天津来?”

    “对呀,对了张经理,我跟您打听个事,宁武县,有没有谁对抗日战争比较了解的?例如什么老八路老红军一类的人物?”

    “哎?我听说日本最近闹欢加入联合国,有没有这事啊?”张书全的回答似乎跟钟鬼灵的问题不怎么沾边。

    “张经理,日本早就加入联合国了…”钟鬼灵也是一撇嘴,心说这个张大哥不会是从火星来的吧?

    “不对,我听说是入什么席位!好像挺重要的。”

    “您指的是常任理事国吧?”钟鬼灵道。

    “对!就是这么个席位!”张书全连忙点头,“最近大城市,这个事是不是闹的很凶啊?”

    “网上倒是闹的挺凶的,怎么了?”钟鬼灵莫名其妙。

    “我说呢…前两天有个客人,跟您打听的事一模一样…”张书全点了点头,“像个爱上网的…”

    “像个爱上网的?”钟鬼灵哭笑不得,上网莫非还有外貌特征?莫非魏笑彤自己先摸过来了?“张经理,这人男的女的?多大?”

    “男的…三十来岁,也是开车来的!”

    “男的…,三十来岁?”钟鬼灵一愣,“会是谁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