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三章 失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五十三章 失踪

    对于这项确定华家荒村七章位置的工作,虽说钟鬼灵在思想上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等到实际操作时才进一步的傻眼:在最初的想象中,此荒村的七章各点至多是阳气弱而以,但却没考虑到一点关键的因素:就是此村所处之位置已然是山中,山,在道家的阴阳理论中占据着很特别的位置,山中的阴阳走势与平原地区是完全不能等同的,山中阴阳完全来源于天地自然,而并非生物,即便是山中的人群集居区,也会被山中自成体系的阴阳循环影响,此时的华家村荒废已久,其本就薄弱的七章早已与山中阴阳循环融为一体了…

    拿着罗盘一直忙活到快九点,钟鬼灵才隐约确定了一个阳气比稍强的点,还没来得及高兴便发现不大对劲,用丝线吊着铜钱又一番找齐之后才发现,此点虽然在华家荒村之中,却不是华家荒村的七章,而是整个管岑山七章中的一章,等于说之前好几个钟头都白忙活了…

    “这他娘的…”钟鬼灵一气之下干脆收起了罗盘,扑的一口唾沫吐在了地上,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管岑山,绵延起伏的山岭在月光下有如滔天巨浪,给人一种莫名其妙的压迫感,“明天白天再说吧,实在不行只能买个高倍望远镜上山看了…”看手工测量基本无望,钟鬼灵只得打道回府。免-费-首-发→【追】【书】【帮】

    回到露营地之后,钟鬼灵拉开车门把青峰剑扔在了后排,下意识的往帐篷方向瞄了一眼,只见帐篷前刚才点的篝火已经熄灭了,残存的火星随着山中的阴风忽明忽暗,有如鬼火一般,帐篷的拉链似乎还是刚扎好的样子,只拉到了四分之三的位置,下面还露着一个人字形的大口子,朝向正好迎风。

    “我说你也不怕吹成老寒腿…!”钟鬼灵跳下副驾位走到了帐篷跟前,下意识的往帐篷里看了一眼,“乖乖…你不是我的仇家串通起来玩我的吧…”瞪着眼睛盯着帐篷,钟鬼灵差点哭出来——帐篷里压根就没人…

    “周—小—曼!!!”钟鬼灵铆足了力气冲着四周一声声的狂吼,四周除了风声再无其它回应,拨手机,能打通但没人接,也听不见附近哪有手机铃声。

    “这他娘的荒山野岭的,能上哪去…?”无奈,钟鬼灵只能打起手电顺着来时的土路边拨电话边喊,大概走了近一公里,只听道边山坡上的一排院墙后传来了一阵隐隐的手机铃声,“小曼!!”钟鬼灵赶忙顺着山坡走进了院子,只见此院落约莫有十米见方,和自己先前到过的院子相比算是比较大的,院中大概有三间土坯房,屋顶已经没有了;在膝盖高的蒿草丛中,一左一右两眼枯井显得格外显眼,而周小曼正伏在其中一口枯井的石沿上一动不动,看姿势似乎已经失去知觉了。

    “小曼!!”钟鬼灵快步上前,只见周小曼一只手紧紧的攥着“子午阵”的放大照片,双眉紧皱脸色紫清,而另一只手搭拉在枯井的内侧,手指微微蜷缩似乎若有所指,“傻丫头…”虽说一直处于着急上火状态,但眼前这情景让钟鬼灵又不免泛起了一丝怜爱,看这意思,这丫头是在帮着自己找“子午阵”啊…

    “这到底是…”扶起了周小曼,钟鬼灵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似乎没什么不同,之后又打着手电往枯井里照了照,只见此眼枯井黑洞洞深不见底,这五六百块钱的军用战术手电竟然照不到头,“莫非你个死丫头骗子…”想到这,钟鬼灵二话不说便从周小曼手里扯过了照片,手电光下,只见照片上“子午阵”的“阵眼”处似乎有两个隐隐的圆圈,以前还确实没引起过自己的注意,本以为是阵里的什么东西,但此时此刻在这两眼枯井跟前,钟鬼灵不由得心中一动,“莫非…这两个白圈是指这两口枯井?莫非…这里是子午阵的阵眼!?”

    想到这,钟鬼灵赶忙开始检查周小曼的两只手,“怕什么来什么…”这一查不要紧,钟鬼灵这心瞬时便提到了嗓子眼:只见周小曼攥照片那只手的虎口处有一个黑紫色的瘀痕,约么有米粒大小,在军用手电的白色强光下甚是显眼,毫无疑问,之所以这丫头会晕倒,显然是在电棒放电的时候误碰了触点,被30万伏的高压电击晕了,这种情况倘若放在别处算不上什么大事,扎两针按按人中足以,但放在这就不一样了,周小曼的八字本身就不硬,加之前些日子受的那些折腾,魂魄更是极易出窍,万一这一电棒下去,其魂魄出了窍,顺着这个“子午阵”去投胎咋办…?要说阵法这东西跟什么生化武器可不一样,只要不遭受人为的破坏,一个阵法的效果持续上千年这都是正常的…此刻钟鬼灵已经不敢再往下想了,颤颤巍巍的翻了翻周小曼的眼皮,脑袋里顿时嗡了一声,果不其然,魂魄已然出窍…

    “祖师爷啊…”钟鬼灵脑袋里一片空白,二话不说撒腿便开始往露营的地方狂奔,理论上讲,这“子午阵”的原理大概也是让魂魄游走“七章”,但此“七章”绝非真正意义上的七章,正常的投胎,魂魄会在头七之后游走七章,随着阳气的不断增强,生前的记忆与眷顾会被不断削弱,而“子午阵”中的“伪七章”却丝毫没有阳气可言,魂魄若置于阵中也不会有头七投胎之说,在此间游走之后生前的记忆与眷顾非但不会被削弱,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会被增强,如果没有一些人为的干预,魂魄就此成为恶鬼也说不定啊…此时此刻,钟鬼灵脑袋里唯一的一个想法就是不管这个“子午阵”的效果还在不在,先把周小曼的魂魄招回来才是真格的。

    插好三柱引魂香,钟鬼灵的桃木剑刚一举,引魂香的烟雾便绕着圈飞出了院墙,没过一分钟,一团烟雾已然在周小曼四周绕起了圈,“莫非这个什么烂阵已经失效了…?”眼前的一切似乎有些过于顺利了,往常农村的小孩子丢魂,招着都没这么顺利过,不过此时钟鬼灵也没多想,这周小曼毕竟八字不硬,魂丢着容易想必招着也容易吧…?

    眼看着三柱香烧到了底,钟鬼灵收起桃木剑蹲下身子摆了个洒脱的造型,就瞪着周小曼苏醒了,没想到这造型坚持了约么有一分钟,直到周小曼身子周围的烟雾都散尽了,周小曼的眼睛却始终没睁开,“靠,怎么回事?”此刻钟鬼灵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伸出手刚想扒周小曼的眼皮,忽然间感觉自己的手腕子被一只冰凉的小手紧紧的攥住了…

    “小…小曼…”钟鬼灵也有点发傻,还没等缓过劲来,只见周小曼的眼睛已经自己睁开了,手电光下闪闪发光,跟动物差不多,“你…”说实在的,出道怎么说也有十年了,钟鬼灵还真没见过这种情况,就在这时候,要命的事又来了,刚才给周小曼招魂的引魂香,此刻竟然绕着钟鬼灵的身子转起了圈。

    “我靠…这是把什么招来了…!?”钟鬼灵心中暗道不好,只感觉一股凉气从脚底班顺着腿肚子一个劲的往上冒,较了较劲想把胳膊抽回来吧,只感觉手腕子像被钳子夹住了一样,任自己如何用力却纹丝不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