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五章 仁方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五十五章 仁方案

    在李文岗口中,大岛明之介对中国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首发www.zhuishubang.com大学毕业之初,大岛曾经独自在中国考察过七年,基本上走遍了中国的各大矿产区域,甚至还到过新疆和青海,中国人的热情与朴实给大岛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比起这些,让大岛印象更深的就是中国的贫穷与落后。作为痴迷于科学的人,大岛的想法是单纯且崇高的,他觉得科学属于全世界,科学的宗旨就是为全人类造福,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中国。回国后,大岛将自己在中国的发现编纂成册并分期在当时日本著名的地质学杂志《东亚地质》上进行了发表,这些文章在日本业界引起了震动,同时也引起了日本军界的注意,这些都是这个老实的科学家所始料未及的。

    后来,这位天真的科学家竟然开始奔走于住友、三菱等大财团之间,试图呼吁这些大财团能够向中国一些边远地区提供相应的技术设备,借以帮助改善当地人的生存状况,同时也能将这些地方的矿产资源加以利用,虽说“改善当地居民生存状况”的呼吁并未被这些财团的高层所采纳,但“利用矿产资源”的建议却从另一个层面助燃了右翼势力的野心,这些都是这个单纯的科学家所始料未及的。在大岛心目中,由中日合作开发一些矿藏是对两国都有利的事,但侵华战争的爆发却将其天真的幻想击了个粉粹!资源是要利用的!但方法却是用抢的!

    起初,日本朝野抛出了“东亚共荣”的幌子,这个大岛还真就信了,甚至天真的认为是自己的建议被内阁的一些高层所采纳了,并将所谓的“东亚共荣”与时下正流行的“共产主义”混为了一谈,当战事如火如荼的时候,身居后方的大岛并不知道这场仗因何而打,当时的大岛明之介,认为中国仍旧处于军阀混战的乱世,不少军阀在中国老百姓嘴里并没有什么好名声,所以当大岛听到日本军队节节胜利势如破竹的消息后,甚至还认为日本军队是在“解放”中国的平民,直到其作为军部的特别技术顾问,再次踏上这片已成焦土的中国大地之前,仍旧认为自己和日本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

    昭和18年(1943年)五月,大岛忽然被两个宪兵带到了东京大学一座毫不起眼的办公楼中,在一间办公室内,大岛见到了日本著名的物理学家仁科芳雄。

    虽说二人所处学科领域完全不同,但作为晚辈,大岛仍是对这位传说中的学术泰斗的亲自接见而倍感受宠若惊,经过一番密谈,大岛得知,由于日军在中途岛、珊瑚岛与瓜达尔卡纳尔岛的接连失利,美国已经掌握了太平洋战区的制空权与制海权,就目前的战势而言,日本已经完全处于劣势,面对以中国为首的东南亚国家抵抗力量的大举反攻与美国的节节紧逼,军部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听到这里,大岛明之介也是为之一惊,平时电台里听到的报纸上看到的总是日本又占领了那里、又取得了什么样的胜利诸如此类过五关斩六将的消息,自己也一直以为日本一直在打胜仗,没想到按仁科的说法,日本实际已经走到了战败的边缘,这种消息若是传出去,将会在社会上掀起怎样的混乱?想到这里,大岛不禁又是一番疑惑,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地质学家,且与仁科芳雄素不相识,如此重要的军国机密,这仁科干吗要告诉自己?而且还是特地派人把自己找来?

    正在大岛纳闷之际,仁科芳雄终于道出了将其找到这里的真实目的,在感慨了一通诸如皇恩浩荡之类的屁话之后,仁科坦言,目前军部急需一种新式武器来扭转战局,帝国空军司令部以自己的一份报告为基础批准了一个秘密计划,代号为“仁方案”,目前方案的理论演算部分已经完成,已经初步具备了试验条件,但此项试验需要两顿氧化铀,而日本本土是没有高质量铀矿的,所以希望大岛能够为国效力,以自己对中国矿脉分布的了解,帮助日本军部在中国大陆寻找铀矿石。

    “铀矿石?铀235?”听到这,钟鬼灵不禁一愣,“那不是造原子弹用的么?”

    “没错!”李文岗道,“‘仁方案’的最终目标,就是造出日本的原子弹!”

    “等等…”钟鬼灵也蒙了,“我有点乱…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日本唯一一次跟原子弹打交道,就是被那玩意炸过。”

    “实际上日本也在造!”李文岗道,“直到日本官方将仁方案公布于众之后,我父亲才肯说出这件事…虽说对‘东亚共荣’抱有幻想,但父亲本人并不想涉足战争,更不想让自己的知识直接或间接的转化为杀人的工具,但人的命运往往并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对于仁科的邀请,他只能答应,当时的日本社会一片狂热,只要提及为国效力这四个字,什么人道啦正义啦亲情啦等等一系列统统靠边站,我父亲不是布鲁诺,他有家人,有妻子和父母,面对仁科的邀请与旁边的宪兵,他所能做的只有妥协。包括我父亲在内,当时没有人知道铀弹的威力有多大,甚至仁科芳雄自己也没有概念,和大部分日本人一样,他所能做的只有执行!”

    此后,大岛明之介便成了由仁科芳雄直接领导的“仁方案”小组成员,被授予了少校军衔并以军部特别技术顾问的身份被派往中国占领区寻找铀矿资源,而大岛本人精通中文并曾经在中国游历考察的经历也得到了东条英机本人的高度重视,以至于对大岛此次中国之行寄予了重望,并亲书冈村宁次,责成其对于大岛的中国之行给与特别配合,一定要不惜代价保证大岛小组及所有矿物样本的安全,如有必要甚至可以直接发动正面战争以争取机会!甚至说冈村宁次此次对晋西北的疯狂扫荡,也是在给大岛所带领的技术小组打掩护,寻找铀矿的事被中国人知道到无所谓,如果传到美国人的耳朵里麻烦可就大了…

    “那你为什么来这?”钟鬼灵道,“你老爷子在这藏了什么宝贝?”

    “主要是印证一下我父亲所说的一桩怪事!”李文岗道,“这是我父亲临死时告诉我的,听起来很疯狂,但他很认真!”

    “怪事?在这?”钟鬼灵一愣。

    “就是这!就是这口井所在的院子!”李文岗换了个姿势,脸上的肌肉顿时扭成了一团。

    “等一下,你要信我的话,让我先把骨头给你接好,要不你这支胳膊就废了!”看这李文岗似乎不是什么坏人,钟鬼灵忽然想起了其胳膊骨折的事…

    山西并不是大岛中国之行的第一站,但因为前几次的矿石样本采集都是地处深山或边远地区,使得其并没有真正认识到侵华战争的本质,但当这位心怀崇高理想的科学家再次来到晋西北地区后却彻底被惊呆了:这还是曾经来过的中国么?此刻,大岛已经彻底看透了所谓“东亚共荣”的谎言,华家村之战更是给了大岛莫大的震撼,冲锋的人中至少有一半,根本就不是所谓的军队,就是普通的农民,有一个农民的胳膊被机枪打成了两截,临死前拼命想找到自己的手,这一幕让身为一介文人的大岛明之介彻底崩溃了…

    “他开始意识到,这场战争本就是**裸的杀戮,而自己就是刽子手中的一员,由其是自己正在做的事,是在帮军部制造秘密武器!”李文岗道,“于是他想到了逃跑,可是…可是…唉!日本国内是很狂热的,如果他跑了,家人会受到牵连!于是他想到了死,如果自己死了,家人可能不至于受到军部的刁难,但当他把手枪吞进嘴里正要扣动扳机的时候,一个神秘的人进入了他居住的房间…”

    “神秘的人?”钟鬼灵一愣,“怎么个神秘法?”

    “这就是我所说的怪事!一切怪事都由这个人而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