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六章 起死回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五十六章 起死回生

    “父亲住的房间不是所有人都能随便进出的,有四个人昼夜值班,保安非常严格,进出都要严格登记,进去的是谁,目的是什么,呆了多久;父亲出屋做什么、和谁一起等等,这些都要登记,说实话,那时他虽说有少校的军衔,但跟犯人也差不多…” 李文岗似乎有点无奈,“进屋的人穿着日本军服,吓得我父亲又把枪收起来了…这也应该算是一种懦弱吧,死都不怕了,还怕有人看见自己死!”

    “可以理解…”钟鬼灵点了点头,“想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跟随在大岛明之介身边的两个小队日本兵,都是由岗村宁次亲自选拔的精锐中的精锐,其中还有一个十人小组是赴德国受过特训的特种兵,单独负责大岛本人的安全,对于这百十来号人,在一起混了两个多月,大岛虽说不都认得,但至少全都脸熟,但此时进来的这个人却是个陌生人,日语说的也很生硬,其问题也只有一个,就是质问大岛此行的目的是什么。「^追^书^帮^首~发」

    “你爸告诉他了?”钟鬼灵冷不丁一较劲,差点把李文岗疼晕过去。

    “啊!!大哥,你这是接骨头还是拆骨头啊!”

    “已经接好了…!”钟鬼灵小心翼翼的把李文岗的手放在了腿上,之后便拉开了旅行包一通乱翻,还不错,有一本硬皮杂志卷起来勉强能当固定用的支架…

    “我父亲知道这个人是中国人,当时也很矛盾,临走前仁科曾经再三叮嘱,此为军国头等机密,如果此刻说实话就等于卖国,但如果不说,一旦日本把铀弹造出来,就会杀死更多无辜的人…”李文岗道,“不过最后他还是说了,他有自己的思考方式,他觉得科学不应该用来杀人,至少他自己不能这么做!”

    “之后呢?你爸到底自杀没有?”钟鬼灵一皱眉。

    “他全盘说出了仁方案的计划,并且还告诉这个中国人,已经有两批含铀的矿物样本运往日本本土了,但按他的认识,这两批样本的含铀量都不具备提炼的价值,第三批样本将于五天后从威海由潜艇运往日本!这批样本的含铀量普遍很高,很可能具备提炼条件!”李文岗道,“看见这个中国人后,我父亲有了新的想法,他希望得到眼前这个中国人的原谅然后再自杀,这样才能死得心安理得…”

    “那个人没原谅他,所以他也没死成?”

    “不!那个人原谅了我父亲,中国有句老话,不知者不怪,我父亲起初并不知道侵华的真相!”李文岗道,“但我父亲还有一点顾虑,如果自己就这么死了,军部肯定会把这件事赖在中国人头上,他的家人将对中国产生无穷无尽的恨,他不希望这样,所以便在一张与妻子的照片上写了‘请相信这个人的话’几个字后交给了这个中国人,希望等战争结束后这个人能去日本向其家人解释一切,但这个人缺做出了让我父亲到死也没想明白的举动,他让我父亲自己去向家人解释,之后便朝我父亲开了枪…”

    “这么说他最终还是没原谅你父亲啊…” 钟鬼灵摇了摇头,但立即就感觉不对劲,“等等…容我想想…那年是1943年…大叔,您老贵庚?”此时钟鬼灵也哭笑不得了,如果大岛那时就已经死了,眼前这位爷是哪来的?

    “这就是我所说的怪事!”李文岗并没直接回答钟鬼灵的问题,“我父亲说,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人朝自己开枪,但后来却莫名其妙的发现自己躺在棺材里,周围哭嚎的全是中国人!”

    当大岛苏醒时,发现自己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一摸全是木板,而自己身上似乎并没有枪伤,而更让其莫名其妙的是,当有人听见自己的呼叫声撬开木板的时候,周围站的竟然全是中国人,并且都唤其为“广生”,而此时距离自己被杀的日期竟然已经过了两个月!

    起初,大岛拼命强调自己是日本人,非但却没有人信,反而认为其是疯子,后来,大岛以中国人“华广生”的身份加入了反战同盟担任翻译工作,通过一位日本军官打听才知道自己在日本已经“死了”。

    “华广生?你是说…,你父亲‘复活’后姓华?”钟鬼灵心中不由得一动,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外面的“子午阵”,理论上讲这个大岛死的时候,华家村应该还在日本人手里且应该戒备森严,用一些诸如障眼法之类的法术混进其住室倒是有可能,但摆阵又谈何容易?难道袁绍一会为了成全一个日本人的和平思想,冒着集体暴露的危险摆阵?说不通啊…

    “是不是很疯狂?”

    “不!一点都不疯狂!我也是为了这个事来的!”钟鬼灵道,“你先别说话,容我想想…”

    “为这个事来的?”李文岗一愣,“你知道我父亲的事?”

    “我问你,你爸有没有说哪个中国人向他开过枪以后都干什么了?”

    “开过枪以后就死了啊,我说大哥,你这个思维逻辑…”李文岗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哎…等等…我爸好像说,迷迷糊糊好像听见屋外有枪想…之后的记忆就是躺在棺材里了…”

    “我明白了…”钟鬼灵点了点头,看来袁绍一这伙子人,为了打探明白大岛来中国的目的,竟然不惜派人硬闯大岛的住处,但面对日本人的森严戒备,进去容易,想出来可就难了,看来这个阵是进去之前就步好了,其目的并不是单纯的为了让大岛带着记忆投胎,而是为了让进去的人能“死”着把消息带出来!看来被白天的战斗所震撼的不止是这个大岛明之介,看着家门口的老乡一个个惨死,想必是袁绍一也绷不住劲了,以至于不惜违背军统局关于“赏花”的命令而擅自决定冒险去“摘花”,甚至把“子午阵”这种“效用未知”的禁阵都搬出来以防万一了!

    “真是用心良苦啊…”想到这,钟鬼灵不禁叹了口气,既然大岛能起死回生,说明这个“子午阵”的确是有效的,在阵被破坏前,靠此阵起死回生的似乎不止大岛一个人,至少还应该有那个朝大岛开枪的中国人,会是谁呢?想到这,钟鬼灵不禁又想起了正在上面作威作福的周小曼,“莫非是东边不亮西边亮,该转世的没转世,却把不该转世的给送出去了?”

    拿出照片,钟鬼灵又仔细的分析了一下“子午阵”的阵图,如果阵眼旁边的圆圈代表两口井的话,以这个比例,整个“子午阵”的面积并不大,应该比上面的院子大不了多少,从理论上讲“子午阵”虽然有保留死者记忆的功能,但却不具备超度的功能,如果有怨气的话,即使有子午阵的帮助也是不能投胎的,既然那个大岛在死前得到了那个中国人的原谅,那想必死后魂魄不会带有多少怨气,投胎自然不成问题,那个中国人既然是内行,想必有没有怨气也能想法让自己投胎,如果周小曼出事,说明这阵里还有其他冤大头,有怨气投不了胎的,在子午阵的特殊作用下,似乎智商还很高,会是谁呢?“莫非是白天打仗死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