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七章 自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五十七章 自度

    想到这,钟鬼灵有点坐不住了,真要是打仗死的,冤魂孽魄肯定不止一个,而是一群,加上这么个糟瘟的破阵,万一也来个变形金刚组合体,搞出个类似于当年魏金花那个“黑煞照顶”之类的群体性恶煞,这周小曼可就彻底毁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坏菜…”钟鬼灵自言自语,“彻底坏菜…”

    “怎么了?”看钟鬼灵表情不对,李文岗似乎也有点慌。

    “没事没事,跟你没关系…”钟鬼灵闭上眼深呼了一口气,开始仔细琢磨:就目前的状况来说,出去硬拼的胜算几乎是零,只能等天色破晓冤孽退避的时候再想办法,理论上讲,周小曼身上那东西虽说厉害,但等天色破晓以后也是要离开的,就如同闹撞客(即所谓鬼上身)也会时好时坏一样,除非有人为因素的影响,否则在自然状况下,任何冤孽都不大可能赖在人身上24小时不走,但比起普通的撞客,周小曼的情况却要复杂很多,普通撞客的话,受害者自己的魂魄在身上,冤孽走了就会暂时恢复理智,而周小曼自己的魂魄似乎被卷进了这个糟瘟的子午阵,冤孽走了反而会昏迷不醒,硬招的话不定又会招来什么乱七八糟…

    “真他娘的麻烦…”一想到这,钟鬼灵的头又大了,现在来看,想救周小曼似乎只能采取一个笨办法,就是把阵里的冤孽一一超度,把来头大的先都打发了,然后再招周小曼的魂魄,说的简单,这种几十年不能投胎的怨孽怨气极大,超度一个都得吐血,万一这阵里不用太多,哪怕只有十个八个的,都够自己喝两壶的…

    “对了…如果打仗的魂魄不能投胎,那同样死于枪伤的大岛和那个闯进来的神秘人为什么可以投胎?莫非是那个神秘人施了什么法术在大岛和他自己身上?”一想起那个神秘人,钟鬼灵似乎看到了一线曙光,“把他用的方法在周小曼身上试试,先让周小曼的魂魄从这个子午阵里出来,之后人工引导一下,以‘投胎’的方式再回到自己身上不就行了?”

    “你怎么了?”见钟鬼灵又是皱眉又是点头的,李文岗似乎有点奇怪。

    “李大哥,麻烦你再仔仔细细的回忆一下,你父亲中枪之后,那个中国人有没有做什么别的?”钟鬼灵道。

    “唉…”李文岗一看得,看来这位钟大兄弟是中邪了…“钟兄弟,人要是中了枪,还能关心别人在干嘛么?”

    “那他开枪之前呢?”钟鬼灵仍旧不死心。

    “开枪之前…”李文岗一阵皱眉,“对了,钟兄弟,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像起来了,你信玄学么?”

    “信啊!”

    “我不知道这个跟我父亲复活有没有关系,当时我父亲哭着向那个人下跪,那个人把我父亲扶起来之后把一个东西塞给了他,还没等他明白怎么回事,就中枪了…”

    “哦?什么东西!?”钟鬼灵赶忙追问。

    “不知道啊!”李文岗一皱眉,“那是一个用玉石雕成的东西,像个玉坠,我父亲是搞地质的,对汉学也有一些研究,他说那东西应该是用一种五彩玉雕成的,上面的图案应该与一些玄学的东西有关,但还没等他看明白就中枪了…”

    “玉坠!?”钟鬼灵心中一动,赶忙从口袋里掏出了魏笑彤的那个玉坠,“你看是不是这个?”

    “钟兄弟,中枪是是我父亲,不是我…”李文岗也无奈了…

    “对不起对不起…过于激动了…”钟鬼灵长出一口气,按唐海琼的说法,这个玉坠一共是两个,一个在自己手里,一个在贺掌石手里,如果大岛所说的五彩玉坠真是贺掌石手里的玉坠,莫非,那夜硬闯大岛住处的人是贺掌石?

    在钟鬼灵看来,既然大岛能投胎,这证明子午阵是有效的,之所以有其他的冤孽不能投胎,只能说明投胎与否的关键并不在阵,而在于魂魄本身:阵的功效只有一个,便是保持魂魄生前的记忆,而投胎与否则取决于魂魄是否带有怨气!当初袁绍一和唐海琼应该也想到了这点:人是不能主观决定自己死后魂魄是否带有怨气的,即便是袁绍一这样的高人,倘若真的挂了没准也得麻烦别人超度。

    “自度法…”琢磨到这,钟鬼灵不禁进一步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中原符箓众派,虽说是一脉同源,但也各有所长,就如同现代的大医院有“肿瘤医院”、“口腔医院”、“眼科医院”之分一样,虽说肿瘤医院也有牙科门诊,但论起高端牙科水平,毕竟还是口腔医院权威,道术也一样,论起驱鬼镇邪,首当其冲肯定是茅山派,但若论起超度人的手法,清微派可是首屈一指的,清微不少能人高手甚至将超度人的方法玩出了花样,尤其是以怪异著称的贺掌石,此人生性高傲且孤僻,万事不求人(可以说此人一生之中唯一一次求人就是为了给唐海琼的闺女魏金花驱除恶煞),所以也给自己发明了一套自力更生超度方法名曰“自度”,顾名思义就是自己超度自己。

    从传统的理论角度而言,所谓“自度”是行不通的,魂魄的怨气是生前的潜意识形成的,例如某人生前的愿望是考大学,结果没考上大学就挂掉了,表面上看其亡魂的怨气似乎是考大学引起的,但若真正的做起法事,没准会发现其怨气之源是没搞上对象,弄个纸人烧掉就能平息其怨气引其投胎,跟考不考大学压根就没什么关系,很多当事人生前主观上并未在意的事,没准死后就会引发怨气成为投胎的障碍,这些都是不可预知的,只有等死后才能知道,所以在传统眼光看来,所谓“自度”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但贺掌石的本性就是“挑战传统”,这种“不可能中的可能”还就真的被这个怪才给发明出来了,虽说不肯向别人透露具体细节,但关于发明“自度”这件事,这贺掌石可是津津乐道逮谁跟谁显摆,只不过在同门看来此法一来不实际二来不实用,也便没几个人在意而已,没想到这哥们在这个“梨花行动”上还真把这套不着调的法术用上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