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四章 失踪之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七十四章 失踪之爱

    “七六年、七七年那会,是文革闹的最凶的时候,我妈就是在那阵子生的我…” 魏笑彤把头往座椅上一靠,眼圈忽然红了,“后来姑姑带着我搬回农村,想送我去上学,但是没钱,我在学校上念了一年书就退学了,那时上一年学交十几块钱书本费就行,但是,姑姑拿不出那么多钱!”

    “你的感受我很理解,我也只上到小学毕业而已…前几天想办个假文凭还让人骗了…”钟鬼灵一撇嘴。首发www.zhuishubang.com

    “不是文凭的事…”魏笑彤目不斜视,一行泪水珍珠般滑落,“那时姑姑已经走不了路了,在山里住了十年,浑身都是病!但是没钱治…那时我就想,有朝一日我长大了,一定要挣很多很多钱,让她老人家享福…但是…她没能等到那一天…”

    “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些来了…?”看魏笑彤哭了,钟鬼灵的眼珠子都瞪圆了,赶紧扯下两张手抽纸递了上去。

    1992年,魏姑病逝,魏笑彤一个人从东北农村来到了北京,开始了漫无边际的打工生涯,凭借着一张漂亮脸蛋加一幅好身材,很快便在一家高档餐厅当起了迎宾员,几年以后,魏笑彤在报纸上看到一家香港企业招聘日语翻译,便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打了个电话,谎称自己是外语学院毕业的,并花钱办了假身份证和假文凭,虽说文凭是假的,但魏笑彤的日语水平可是真的,很顺利便通过了面试。

    在这家企业工作期间,魏笑彤认识了其前任丈夫香港人陈少康,两人很快坠入了爱河并在一年以后举行了婚礼。

    结婚以后魏笑彤才发现,这个陈少康的家族组成已经乱到近乎恶搞的地步了:陈少康的生父叫陈佐云,在香港有两家投资公司和一家规模颇大的实业公司,1985年死于癌症,把所有财产都留给了其生母汪珍,这个汪珍虽说已经一把年纪了,但却仍然淫心不死,在陈佐云死后的第三年便跟一个比自己年轻二十多岁的人结了婚,此人叫刘郎,只比陈少康大五岁,基本上全世界的人都能看出来,这个刘郎“嫁给”汪珍的目的只不过是家产,唯独这个汪珍自己看不出来,整天跟这个刘郎卿卿我我甚至还周游世界去度蜜月,一走就是四个月,后来汪珍还在公司里给刘郎安排了很高的职位,把整个公司的业务搞的乱七八糟,险些把个陈少康气死。

    和魏笑彤结婚半年以后,陈少康出于礼节带着魏笑彤回过一次香港,那次香港之行,陈少康和刘郎彻底翻了脸,并将财产以及公司股份分配问题搬上了桌面,当时并没谈出什么具体结果,但此后不久,陈少康便莫名失踪了。

    “失踪了?”钟鬼灵一皱眉,“怎么失踪的?”

    “有一天我老公忽然接到一个电话,之后好像很着急,说要一个人出去一下,就再也没回来…”

    “没回来?死了?”钟鬼灵一棱,“在香港还是大陆?”

    “回到大陆以后的事…”魏笑彤道,“一星期没回来,手机一直打不通,我都急疯了,但警方没有一点消息…”

    “你认为是那个刘郎干的?”钟鬼灵一皱眉。

    “开始我并没怀疑到他,但后来我婆婆也莫名其妙的死了,据说是心脏病突发,但之前她并没有心脏病的病史…所以我怀疑这个刘郎…”魏笑彤摇了摇头,“现在是谁干的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想找到他…”

    “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钟鬼灵继续问道。

    “嗯!”

    “招过他魂魄没有?”

    “招了…但招不到…但那并不代表他还在世…”魏笑彤叹了口气,“这些年我动用一切能联系到的关系,拼命的找,但一点线索都没有…”

    “你有委托我找什么镇道之宝的精神头,为什么不委托基金会去找你丈夫?” 钟鬼灵一皱眉。

    “我没有钱…”魏笑彤一摊手,“我丈夫死后,我把公司卖了,之后在他生前几个朋友的帮助下开了现在那家夜总会,同时也希望通过这种途径认识一些有门路的人,因为这些年以来,我从来没放弃过找他…找镇道之宝这种事,可能秦先生会答应免费帮忙,但找丈夫这种事,我想秦先生是无论如何不可能免费的,况且就算他答应帮忙了,也未必能找到…”

    “你…想让我帮忙…找你丈夫?”钟鬼灵的心灵再一次崩塌,对周小曼有意思吧,那丫头却对那个死鬼谢明念念不忘,刚想对这魏笑彤献点殷勤,没想到又蹦出来一个生死未卜的陈少康,怎么这年头都时兴玩《人鬼情未了》啊…

    “不用…你帮我找到贺掌石就行,不管有没有镇道之宝,只要找到就行,我也对我婆婆有个交代…”魏笑彤越说语气越冷,“我知道一种方法可以找到我丈夫…但现在不能用…”

    “哦?为什么?”钟鬼灵没精打采道。

    “我婆婆曾经想用这种方法找贺掌石,但为了养活我,放弃了…现在我也可以用这种方法找他!”

    “什么方法啊…?”钟鬼灵感觉气氛似乎有点不对。

    “日本有一种巫术,只要用他生前用过的东西就能找到他!不管是死是活都能找到!”魏笑彤道,“咱们手里的这块拂掌玉,应该也是出自贺掌石之手,所以姑姑只要用那种方法,就能找到贺掌石…”

    “哦,那不是很好吗?”钟鬼灵道,“你干吗早不用?”

    “用了那种方法,我就…”

    “你就怎么样?总不会挂了吧?”钟鬼灵试探性的问了问,没想到魏笑彤竟然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的奶奶!”钟鬼灵差点喷出来,“使不得!万万使不得!杀敌一千自损一千一啊这是!比同归于尽还过分…这种缺心眼的招儿谁发明的?”

    魏笑彤低头不语,没说话。

    “你听我说,人死不能复生啊!你找到他,如果他也挂了,你们小两口还能聚聚,万一他没挂,你说你不亏大了么?”钟鬼灵都不知道怎么说好了,但魏笑彤仍旧沉默不语。

    “得…”钟鬼灵无奈一叹,没想到这魏笑彤一天到晚嘻嘻哈哈的,心里竟然隐藏了如此骇人听闻的大秘密,“这样,贺掌石的宝贝找到以后,我个人免费忙帮,帮你找你老公,行不行?”

    “算了…”魏笑彤一笑,“我找不到,你怎么找?”

    “哎…这个…”钟鬼灵也服了,“贺掌石,你也找不到,这不是就快让我找到了么?”

    “很抱歉瞒了你这么久…”魏笑彤冷冷一笑,“我现在除了那家夜总会,一无所有,如果我不在了,夜总会送给你…”

    “别…那种地方我可罩不住!”钟鬼灵感觉到这魏笑彤似乎打定了主意了,“你听我说,我这人看不得女孩子这样,说实话,你帮我找宝剑我很感激你,但这次帮你跟那个无关!贺掌石毕竟也是我派先人!所以我决定帮你找老公!就当是报答你帮我要回宝剑!行不行?”

    魏笑彤依然沉默不语。

    “得了!跟你说实话吧!!”钟鬼灵也豁出去了,像魏笑彤这种性格的女子真要想干点什么傻事谁也挡不住啊,“我…我有点…有那么一丁点,一丁丁点的,百分之一的,喜欢你!”钟鬼灵清了清嗓子,“今天听你说你老公的事,对我打击很大,但我还是毅然决定帮你找你老公!因为只要你开心,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的开心,我就开心!”说完这段话,钟鬼灵的脸涨的像个西红柿,两眼目视前方不好意思看魏笑彤,虽说自己模模糊糊对周小曼也有点意思吧,但毕竟年纪差的有点远,大部分的心思也只是拿周小曼当妹妹看,而魏笑彤却完全不一样。

    许久。

    钟鬼灵用眼角斜了一眼魏笑彤,发现魏笑彤正用一种怪异且充满热情的眼神看着自己。

    “唉呀妈呀…这眼神…”钟鬼灵赶紧假装目视前方,驾驶室中只能隐隐听见引擎的低鸣。

    “谢谢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魏笑彤忽然一句,说的钟鬼灵心一个劲的跳。

    “我…我送你回北京吧…”钟鬼灵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张师伯这边一有消息,我马上给你打电话…”一路上,二人没再说一句话,但每次钟鬼灵用眼角偷偷往旁边斜视,心脏都会怦怦的跳上一阵…

    …………

    一个星期后。

    虽然深知“玩物丧志”的道理,但钟鬼灵仍旧怀着满腹的自责迷恋上了网络游戏。这一天,正在战场跟人PK,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张国忠。

    “喂,张师伯您好…”钟鬼灵把电话夹在脖子上,两只手仍旧操作键盘鼠标。

    “鬼灵啊…那张图好像的确是长地图。”

    “哦?您找到地方了?”

    “嗯…”张国忠道,“我那位朋友一眼就看出了拂掌玉上‘轮回局’的轮廓酷似湖南省的地图,而‘散怨阵’的路线大概就在湖南慈利一带!”

    “慈利?…那不是大岛鸣之介解救甄秀秀的地方么?”游戏中,钟鬼灵被一群人乱棍打死,气的干脆下了线。

    “这两张图,咱们画的比例不太对,我那位朋友把两张图的比例关系重新调整了一下,‘散怨阵’是人死之前在‘七脉’上动手脚,所以人死以后魂魄上会带有印记,现在江玲魂魄上的这个‘散怨阵’如果按一字排布的话,与湖南的‘澧水’流经张家界市的部分非常像,尤其是‘七脉’的位置,与‘澧水’边上的后坪、阳湖坪、金岩、溪口、岩泊渡、慈利、苗市七个地方在地图上的比例关系几乎完全重合!我认为这就是地图!否则的话,如果不是贺掌石故意安排,我觉得阵法与地图出现如此巧合的几率几乎是零!”

    “我晕呐…这个贺掌石有两下子啊…”钟鬼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张师伯,这两天方便见一面么?”

    “我随时有时间!”电话中张国忠一笑,“现在,大体可以肯定贺掌石把东西藏在了湖南,但具体地方仍然不好确定,我觉得,那块拂掌玉上应该还有文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