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章 已故廿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章 已故廿年

    虽说已经停了机且开机时间未知,但陆孝直还是把蒋保才的电话输进了新手机的号码本,充好电以后,陆孝直便开始对着这部崭新的手机相面。「^追^书^帮^首~发」说实话,陆孝直平时性格很内向,所以即便是受伤以前都很少有人主动打电话过来,这次虽然把新号码用短信通知了通讯录里的所有人,但除了收到了几条确认短信外,却没一个打电话过来的。

    盯着手里的手机,陆孝直一阵发呆,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了不少事,从自己小时候一直到眼下躺在舒服的大床上,看看四周还算得上豪华的装修和墙上的等离子彩电,真是像做梦一样,虽说自己会点道术真功夫,但这东西真能挣大钱吗?从古至今,算命看风水驱鬼镇邪的本事都只能算是糊口的营生,没听说过有谁靠这个发家致富的,现今就算世道不同了,有真本事的少了,物以稀为贵,但也不大可能“贵”到这个份上啊?在大款家熬几宿就能挣几百万?想想钟鬼灵的发家史,陆孝直无奈一笑,典型的狗屎运啊,能挣钱还能泡妞,一想到泡妞,陆孝直不禁又是一阵唏嘘,干脆拿起手机给自己拍了张照片,之后对着手机屏幕又是一阵的郁闷,只见照片上的脸简直和唱京剧的没什么区别,天生的“祖国山河一片红”,而且辐射面积比小时候好像有所扩张,且有越来越大的趋势,“紫气照顶…这明明就是照脸吗…”对自己这张脸,陆孝直也麻木了,什么时候自己也能走一回桃花运呢?当然,像钟鬼灵那样跟美女富婆打交道的经历就不奢望了,长相次点,穷点,个子矮点,胖点都无所谓啊,总而言之,只要是女的就行啊…

    胡思乱想之际,手机忽然叮叮当当的想了起来,着实把陆孝直吓了一跳,一看号码是钟鬼灵的。

    “喂,老二,现在这边有个事,关于算卦的,我跟你说说,你看靠不靠普…”三天前,钟鬼灵便被方云主招到了香港去开什么述职会议,说好听了是开会,其实就是陪一些所谓的董事吃吃喝喝游山玩水而已,虽说秦戈本人并不想搞这些表面文章,但眼下社会风气便是如此,这类联络感情的俗套便不可避免,毕竟基金会相当比例的资金来自这帮花钱买名声的人。

    “算卦?找你们算卦?”陆孝直一愣,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算卦虽说是门博大精深的学问,却也是个始终要不上价的行当,听师傅说想当年民国时期圈里赫赫有名的堂卦先生王博凯,号称中原第一卦,国民党大员卫立煌登门求卦也只不过收了二百五十块大洋,单就算卦而言这已经是天价了,当时街头摆摊算野卦的也就几个铜子一卦,而在钟鬼灵的形容下,基金会一单业务少说也得几百万,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肯花几百万去算卦?

    “找过专业算卦的,但算出来的结果不一样,不知道信谁的好,才找到我们,这个业务是秦总亲自介绍的,雇主是他好朋友,所以要绝对谨慎,这可是关系到你哥我在这的政治前途,活很急,而且基金会没人接,你要觉得靠普就帮着琢磨琢磨,咱就当拍他马屁了,接不了千万别勉强,这马屁就算不拍,也绝不能往马腿上拍…”钟鬼灵道,“反正我觉得不大靠普…”

    听钟鬼灵详细一说,陆孝直才算长了见识,原来在现代社会,还真有肯花几百万求卦的人,而且还不在少数…

    以前,台北有个很出名的堂卦先生叫司马英,三十岁设堂卜卦,每月两卦,从五十岁开始每月只开一卦,想排上他的卦,单单有钱是远远不够的,关键还要看“缘份”,甚至真有富商拎着上百万的现金登门求卦都没戏,而一些一穷二白的退休大爷大妈几千新台币没准当月就能排上一卦,而这种怪异的“缘分”说反倒让上门求卦的大款富豪络绎不绝,但有95%的人会吃闭门羹。

    当然,也有一些狗仔媒体说司马英此举完全是出于炒作,虽说司马英本人对这种报道的态度则完全不予理睬,但有一部分未被司马英拒绝的大款们却把这位老爷子捧上了天,特别是有一位在内地开工厂的香港商人,东南亚金融危机期间赔的血本无归债台高筑基本上就差上吊了,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找司马老爷子求了一卦之后立即来了个咸鱼大翻身,两笔可以说是从天而降的狗屎运订单不但助其渡过了难关,甚至还吸引了几笔巨额风投资金的注入。类似的案例对于司马英来说可以说是数不胜数,以至于司马英这个名字在港澳台及东南亚上流社会圈子里是越传越神越神越传,当然,在钟鬼灵而言,司马英这个名字是头一次听说。

    在那5%有幸能求得一卦的大款中,有一个叫索见昌的人,本来不怎么信这些东西,找司马英约卦也完全是因为一位投资人的热心推荐,极具戏剧性的是,投资人向索见昌推荐司马英时过自己刚吃了闭门羹…

    为了不驳投资人的面子,索见昌硬着头皮委托其为自己约了一卦,没想到还真约上了,也便骂着街去了趟台湾,没想到刚见司马英五分钟,先前的不屑一顾便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则是深深的震惊与深信不疑:一开始为了找碴抬杠,索见昌故意把自己出生时间往后虚报了两个小时,而司马英竟然能凭借索见昌脸上一条一年前留下的新伤疤,指出这个故意报出的误差,整个算命过程虽然只有十五分钟,但索见昌却也开了眼界:自己一些见不得人的儿时隐私和生意上的陈年黑幕,连自己的亲爹亲妈老婆孩子都不知道,这个死老头子是怎么猜出来的?

    算卦,总要有个事算,既然这司马英貌似算的很准,索见昌便也想算点实质性的东西,首先是提出了一些生意上的问题,之后便提出了关于自己孩子的一堆问题,例如何时能娶妻生子是否可以继承自己事业等等。

    索见昌的孩子叫索云吉,性格很孤僻且很怪异,从来不主动和别人说话,在英国念了四年的书,竟然没交过一个朋友,即便如此,在索见昌眼里自己的宝贝儿子依旧是横看成岭侧成峰,怎么看怎么顺眼。

    然而,当索见昌把儿子的生辰八字告诉司马英之后,司马英也差点喷了,一个劲的向索见昌确认这个生辰八字有没有错误,索见昌当然很肯定,听到第一声啼哭时自己特意看了表,误差绝对不超过一分钟。

    此后司马英给出的结果也差点让索见昌当场喷血:按这个生辰八字,索吉云应该在两岁夭折,也就是说,现在索见昌奉若掌上明珠的宝贝儿子,应该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