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章 神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八章 神瞳

    看人的男人疯狂的笑着,大概是想反正自己已经杀人了,本身就是死刑,还不如在杀几个陪自己一起下地狱!

    从这个看起来就很傻的小姑娘开始好了……

    杨依依看着男人舔了舔嘴唇,说不出的恶心反胃,忍不住想吐,她闻着先前那个男人的血腥味,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冷静下来,在想着趁男人不注意跑开的时候,她看到了白灵!

    一双发红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个男人,苍白的表情,看上去很容易破碎的没有实体的存在,看上去就像复仇的恶鬼,不,本来就是恶鬼!

    心中有恨,为了复仇留在阳间。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杨依依觉得自己现在简直是够了,居然还有功夫想白灵心中的恨会是什么,听白灵说过,他好像已经活了很久了,他心中到底有什么恨居然让他停留到现在?

    白灵看见杨依依看着自己,居然露出安抚的笑容,他说着什么,不过杨依依没能听见,只看到白灵手挥动着,已经站在杨依依面前举起砍刀的男人突然像被操纵一样,做出几个诡异的姿势。

    “哐当!”

    砍刀掉在地上!杨依依立马反应过来跑开男人身边,然后杨依依听见背后又响起一声闷响,像是男人倒在地上了,杨依依没有回头,向白灵跑去。

    “走!”白灵拉着杨依依的手,向一个方向飞奔而去,跑得飞快!被拽着跑的杨依依有些难受,她第一次跑这么快,有些不舒服,过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下去挣脱开白灵的手压着胃吐了起来。

    白灵在一边冷冷的看着,没有说话。

    吐了好一会儿,杨依依才好受些,她看着自己吐了一地的马赛克,做出一副不忍直视的表情。

    白灵已经没有说话,也没有在拉着杨依依跑起来,而是示意杨依依跟着自己。

    不知道白灵想干什么的杨依依只得跟上。

    跑了很久,跑到杨依依开始脱力白灵才停下来。杨依依扶着膝盖喘气,周围是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适合杀人犯罪,杨依依好不容易把气理顺,看着白灵问,“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来这里说话不会被人发现。”白灵解释到,然后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

    石头是真的很大,杨依依不像白灵,可以飘上去,而是爬上去的,爬的时候她想,还好今天不是穿裙子,然后挨着白灵坐下,白灵没有反应。

    “然后,你要和我说什么?”杨依依拍了拍身上的灰问。

    白灵没有说话,过了一会才闷闷的说,“只想一起坐着就好。”

    莫名的,杨依依脸红了,她前不久也有这样的想法,不用和白灵说什么,只要一起呆着就好,没想到白灵也有这样的想法,杨依依开心的笑着,然后果真没有说话,吹着风,睡着了。

    白灵看着杨依依的睡脸,又要感冒了,他想,刚刚他在人群里说的是,我不会让你死的,因为你死了,我也会死。

    他们两个现在是一体的了,白灵手抚上杨依依白净的脸,吸取着她的阳气,不过吸得很少,晒会太阳就回来了,而且这点阳气现在对他也没什么用,他只是用这种方法感受着杨依依的温暖。

    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事情变得复杂了,复杂到,他不知道怎样才能解决。白灵啊,他感叹着,你已经死去多少年了,怎么会喜欢上一个人呢?还是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是吧?

    自己是不能喜欢上人的,被困在那里那么多年,自己早就疯了,不想刚刚那个男人那种豁出去的疯狂,而是压在心里的,小心翼翼怕被人触摸的疯狂。

    想要破坏一切,尤其是那个把自己推下地狱的人。

    但现在却毫无办法,找不到他,哪里都找不到他,反而出现这样一个束缚着自己的人,白灵注视着杨依依,叹道,没办法,谁叫自己愿意呢,毕竟自己必须的做点什么,不然真的会疯掉,没有任何理智的。

    白灵坐在那里,陪着杨依依,虽然他吹不到风,但他就那样眯着眼,百年不变的小脸上露出一种像是享受的表情。

    杨依依回到家又被围住了,和上次病房里的人一样,柳妮哭苦着问,“依依你没事吧呜呜,早知道自己硬把你拉过去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了呜呜。”

    杨陆看见杨依依完好无损的回来,倒是没有柳妮那么激动了,只是说,以后还是我负责送你们回家不,不然两个小女孩太危险了。”

    杨母说,“那怎么行,你现在高三了,正是重要的时候,可以说是决定一辈子的关键,不用在她们身上浪费时间。”

    杨树离他们远远的抽着烟,闻言立马接口道,“还是我送吧。”

    杨依依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句话,因为她今天听到白灵和她说,以后可能不会在见面了,因为他有事要做,很重要的事。

    杨依依心情失落,一想到以后可能见不得白灵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像缺了一块很重要的东西。众人看见她这样,只以为她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开始自己讨论着,最后决定,先把柳妮送回家,听杨依依的意见。

    杨依依却一直心不在焉的,整理完今天刚发的书就上床睡觉了,杨母为她倒了一杯热牛奶,喂她喝下,让她睡得安稳些。

    然后杨依依一晚上都睡不安稳,做了一晚上噩梦,她不停的见到有人死去,各种各样的死法,各种各样的死状,白天醒来,顶着一对熊猫眼,看得杨父杨母还有暂住他们家的杨陆心疼无比。

    杨树提议道,“要不今天先给依依请天假?”

    毫无疑问,众人同意这个选择,听闻到杨依依一些事的班主任也同意的请假,甚至关怀到杨依依的精神状况,“听说有些人会被直接吓傻,杨依依她……还好吧?”

    杨树无奈的说,“还好还好。”

    杨依依就这样在家修养一天,柳妮在上学,昨天又没布置作业,杨依依预习了一会课本就不知道该干嘛了,抱着遥控器不停的换台,突然她停了下来,眼睛盯着电视里的一个人,是个颇有人气的明星,电视里正播放着她去世的消息。

    杨依依背后一身冷汗,因为昨天那个人出现在这个梦里过,死法是坚持不住病死过去,她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人,想要找出什么不同,最后惊恐的发现,他们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联合自己可以看见一个人身上的死气判断他什么时候去死,杨依依好像明白了什么,所以自己现在是,可以在梦里看见人的死状?

    这可不是什么好能力。

    这是一个会把人逼疯的能力!

    如果接下去她不停的在梦里看见人死去,会让她不敢睡觉的!

    杨依依立马跑到杨树房间,杨树那时正赶着稿子,被她那么一闹,手一抖,不小心按下了文档右上方的叉键,他刚刚没保存!杨树也觉得自己快疯了。

    但是听到自己唯一一个女儿说的话,他觉得自己那个就是小事。

    “你是说,你能在梦里看见人的死亡?”杨树忍不住抽烟,他不怀疑杨依依说的话,因为小时候杨依依对他说她能看见死气判断一个人多久内会死去的时候他质疑了,而杨依依用事实改变了他的质疑。

    如果这样那可不好啊,女儿会没办法得到休息,那个女孩能不停的看见人的各种各样的死法能保持冷静?还好杨依依是从小就能看见死气所以胆子稍微大一点,但现下却是冷静不下来。

    杨树安抚着,没有起到一点作用,不由得郁闷,为什么自己的女儿会发生这种事?他们杨家几代了都是普通人,怎么女儿就这么独特呢?

    突然杨树想到什么,小声嘀咕着,“会不会和白灵有关?”

    杨依依听见了,她看着杨树,问道,“为什么爸爸好像很了解白灵的样子?”

    杨树脸一僵,语气有些凶,呵斥,“问那么多做什么?你当时就不该接过那条项链!不然就不会出那么多事!”

    杨树不知道,事情的发生那是接过项链那么简单?有些事,真的是注定了的,改变不了什么。

    时间转眼过了四年,杨依依已经习惯了每天晚上做梦时看见各种各样的人死去,胆子练得很肥了。

    已经,她已经四年没有见过白灵了,四年前,杨树发火呵斥了杨依依,最后却是什么都没说了让杨依依好好休息,在杨依依又做了一晚上噩梦第二天精神憔悴杨母杨陆担忧的情况下,杨树一脸平常。

    接下去的几年,杨树不停的以我要去找灵感为理由全国各地的跑着,杨依依不仅是没见过白灵了,还很少见到杨树。

    那一年最后还是让杨陆接送她们的,杨母工作很忙,经常找不出时间照顾杨依依,所以请了一个保姆。

    最后,杨陆考了个同城的有名的大学柳妮和杨依依上了同一所高中。

    就当杨依依以为在这样下去自己就会忘记白灵过着遇见白灵前一样的生活的时候又有事找到了杨依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